山上人

转发
文/参宿四2017.10.07 17:36字数(10020)阅读(716)喜欢度(265)收藏(7)点评和评论(26)

又是一天。

小明早上吃了三块面包,从学校附近一个小当铺买了两瓶不知道是什么的饮料,然后便去上学了。听说接下来几天是学校的公开日,会有姐妹学校的老师领导前来参观学习。真够无聊的,小明想着,加快了脚步。我可不能迟到。

他发现周围的人看他的目光越来越奇怪。怎么回事?不会是裤子穿反了吧?小明低头看了看,并没有。但他突然感觉脖子痒痒的,像被什么挠了一下。什么鬼东西。小明诧异地摸了摸自己下巴,惊奇的发现自己摸到了许多浓密的毛发,而且似乎变得越来越多。他大吃一惊,赶紧掏出手机,打开自拍功能——屏幕上的小明俨然一副大叔模样,下巴、鬓角长满毛发,最令人吃惊的是,这些毛发是绿色的!


整洁的客厅。

“爸爸,我想跟你一起去嘛!”一个稚嫩的女声传来。

一个瘦弱的男子将一个小姑娘一把抱起。“这次爸爸可不是去玩哦,”男子梳着一头褐色长发,留着小胡子,戴着一个略大的黑框眼镜。他注视着自己的女儿,眼中充满了爱怜。“答应爸爸,在外面不要乱跑,爸爸就带你去。”

“是去爬山吗?”小姑娘好奇地问。

男子笑了:“不是,这次不是。我们去参观一个学校哦。”

“我会听话的!”小姑娘开心地说。


办公室。

周老师揉着眉头,眼神复杂的看着旁边站着的小明。本来这次公开日表现好点,说不定就有上面的什么奖励了,这下好了,怎么还会有这种乱子。她斜着眼看着小明想着。

这份工作周老师已经奋斗了十年了,就像登山一样,只有前进没有退路。别的老师总说周老师是整个级组最上进的一个,而她无暇顾及别人怎么说,只是一个劲的努力工作。

小明也看着她,满脸绿毛让他的样子不仅怪异,而且滑稽。刚刚他在学校厕所尝试用剪刀剪掉这些毛,却发现这样做不仅十分痛,而且还会长回来。现在好了,班上的同学都叫他绿毛怪。

周老师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丝似有似无的微笑浮现在脸上。

“现在别校领导和老师都进学校了,也来不及叫家长接你回去。你先回班上。”周老师淡淡地对小明说道,“遇到不认识的老师,可别说是我的学生。”说罢,周老师起身离去。

小明原地站了一会后,还是灰心地回到教室。“绿毛怪回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喊道,全班人一齐盯着低着头的小明。“你这病不会传染给我们吧?”一个胖乎乎的同学起着哄,顿时全班哄笑起来。

小明没有理他,继续向他的座位走过去。他发现自己的同桌已经把桌子搬开了一段距离,而且没有看向他。

“说你呢,绿毛怪,聋了?”胖同学叫住小明。

小明背对着他停了下来。

然后小明猛地一个转身巴掌,“啪”的一声大力抽到胖同学脸上,然后立刻侧身,拿起桌面一个装着饮料的塑料瓶打向第二个冲过来的同学。第三个同学从后面抱住了他,他用力往后一倒,把那个同学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他愤怒地盯着全班震惊的同学。

然而他并没有这么做。他只是径直走向他的座位,忍下了这一口气。胖同学刚想继续起哄,突然发现全班安静了下来。周老师走进了课室。

“这几天什么日子,大家应该很清楚了吧,”周老师站在讲台上说道,“遇到不认识的领导和老师一定要有礼貌,作业必须收齐,供领导老师参考交流。”小明发现周老师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

“还有一件事,”周老师有点欲言又止,“小明。对,你今天的公开课,嗯...”小明注意到班上不止一位同学开始欲笑又止。“小明今天的公开课将会去上厕所,而明天他会在家里休息。”周老师宣布道。

小明注视着周老师,周老师也注视着他。

“不,我不会去。”小明愤怒地喊出声,“你这是变相歧视!我爱呆在哪呆哪!”他注意到了全班看着他的目光——震惊、不屑、反感。

所以他也没有这么做。他吞了口口水,深呼吸了几下,压下了心中的怒火。

“您不能这么做。”一个严肃的声音响起,“听课是他的权利。”小明惊讶地抬起头。是小滔,一个身材略胖的男生。“我觉得完全没必要赶他走。”

“做决定的是我,”周老师有些许生气,“领导已经进了校园,你们可别丢十三班的脸。”


第三节课了吧。

男子走进了十三班的课室,不少同学起立向他问好,他也微笑着回应。下课后的教室里充斥着各种杂乱的声音,同学们打闹嬉戏,聊天八卦,十分热闹。

“我觉得周老师就不应该那么做。”他听到有人议论道。周老师?这个班的班主任嘛,怎么回事。“我觉得应该和级长或者校长反映这件事,及早送小明去医院。鬼知道拖延这么久他会不会病得更糟。”“就是,我觉得拿个围巾包住绿毛不就行了,要不我们现在去厕所找他。”“算了算了,要上课了,下节课下课再说。老师们都来了。”

男子皱起了眉头,想了想,偷偷从后门走出了教室,径直向男厕所走去。

走到男厕所门口,他愕然发现了一个脸上长满绿毛的男孩在洗手池洗脸,旁边还放着剪刀和一些药膏什么的。小明从镜子看到了他,猛地快速转身,单手遮住了脸,问道:“谁?”

“你怎么不去上课?”男子问了一个没脑子的问题。他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笑了起来。“我叫李智慧。今天来参观的老师。你需不需要去医院?”

小明放下了手,疑惑着盯着他。“不用,我的老师叫我不要丢人现眼。”

李智慧笑了起来。“我也是你的老师,我可以允许你去看校医,或者找你父母来接你。”他说话的很温和,有一种让人放心的感觉,“不想被别人看见的话,我们在这里呆到下课,等你们班上的其他老师走了再回去呗。”说着他用左手理了理头发。

“你的左手......”小明注意到了。李智慧的左手拇指比常人小了许多,而且有点畸形,看上去十分怪异。

“天生的。他们都叫我小拇指,哈哈,我已经习惯了。”小拇指又笑了起来。说罢,他用手扶了下眼镜,又挠了挠头。

小明也笑了。他觉得今天唯一的开心事就是遇到了和自己谈的来的人。


晚自习前。

小明在网上看到了一则新闻“绿毛学生疑似变异,老师不采取措施帮助”。他大吃一惊,连忙往下翻动新闻,竟然看到了几张自己的照片,背景赫然是厕所,只不过没有小拇指。

我被李老师偷拍了?!小明难以置信。从上午李老师的言行看来,他明明是一个和蔼友好的老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还是说当时有其他人在现场?不行,我得去问问他!

他快速冲出教室,也顾不得其他人惊讶的目光,“请问李智慧老师的办公室在哪?”


远离城市的地方就是好。小拇指站在阳台边,看着天上若隐若现的星星。看星星总能让小拇指在繁忙的工作中找到一丝慰藉,然而他也说不上这是什么——可能仅仅是逃避一下现实所带来的安心吧。这次他出差的学校只是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镇上,不过学校还是给他们配备了不错的办公和住宿的条件,所以小拇指才会放心带上女儿一起来。他不希望女儿受一点苦。想到这,小拇指回头看了看旁边关紧的门。女儿在里面熟睡着呢。

小拇指走回电脑桌前准备为下一条新闻写稿。终于有个稍微吸引眼球的新闻了,这次报道做好点,上面奖金应该不少,没想到这次的工作也没那么无聊嘛。

“您这是什么意思?”哐当一声,小明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小拇指忙站起身,“轻点轻点,我女儿在睡觉呢!”他连忙低声说道。

“为什么要偷拍我,还做成了新闻发到网上?!”小明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不过仍然放低了声音。“是不是你干的?”

小拇指听后完全没有抵赖:“是。你这种奇闻可是很能吸引大众的目光的。能写出一篇好文章,我肯定能获利不少。”

“那我呢?”小明发现自己声音有点颤抖,“我以为您是在乎我的。”

小拇指没有立刻回答。小明看到小拇指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下——而且不像是装出来的。

“我相信公众会为你怜惜的,运气好的话还有好人给你捐款治病吧。不过,你可能要先撑过一波嘲笑和舆论了。”小拇指轻描淡写地说道,脸上仍挂着熟悉的微笑。“我还有个会议需要去记录,准备走了。哦对了,我是新闻工作者。”小拇指满意地看着小明脸上的愤怒,“你的事我和校长洽谈了,你随时可以回去看医生。”说罢,他站了起来,微笑着起身离去。


晚自习已经快要结束了,周老师疑惑的发现小明才刚刚回到教室。

小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的。他也顾不上周老师的斥责和同学的议论,呆呆地坐着、想着。随后他趴在桌上,眼睛变得有点湿润。爸爸在几年前车祸去世了,妈妈只是一个小职员,艰难着养活着这个家庭。得了这种怪病,怎么有机会治的好......他还傻傻的以为小拇指是真心在帮他。周末约了同学去登山,这可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活动。结果呢?同学都在笑话他了,他也没心情去爬个什么鬼山了。

他突然站起身,从书包拿出早上买的不知名的饮料,匆匆准备离开课室。周老师见状起身,想阻止小明又跑出教室。她却留意到了小明手中握着的饮料。周老师想了想,微笑着坐了下来。

小明也没注意到周老师,他就径直跑向了小拇指的办公室。他知道小拇指开会去了,于是他大胆地打开门,然后偷偷往饮水机中加入了早上他买的饮料。你想出名,成全你。

然后他转身准备离开办公室。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小明想着,他是新闻工作者,这个房间很可能有什么录音、摄像设备,就像早上偷拍他的微型相机那样的东西。于是他又轻轻关上了门,开始在办公室搜寻了起来。不久,他注意到抽屉里的一个发夹,体积过大,有点沉。小明拿了出来,发现还闪烁着红光。在录音!幸好没弄出什么动静,小明想着,把这个微型记录仪关掉了。

他突然听到门开的声音,急忙躲到办公桌底下。

“爸爸?爸爸?”一个稚嫩的女声。“爸爸又出去了,真无聊。”小明微微侧过头,看到一个小姑娘拿起了水杯走向饮水机。他睁大了眼睛,正想过去阻止时,办公室大门打开了——小拇指进来了。

小明眼睁睁看着小姑娘喝下了他动过手脚的水,内心充满了自责与不安。他知道自己爬上了一座山。

他看到小拇指走了过去,亲了亲女儿,一把抱了起来。小明趁机快速遛出了办公室,还不忘带上了那个发夹。


晚上。

小拇指已经来回在办公室兜了三圈了。

他看着旁边低声啜泣的女儿,又看看手表,又摘下眼镜,揉着自己的眉头。刚做好的稿子被他杂乱地放在一旁,他也无暇整理了——果不其然,小姑娘脸上也长出了和小明相似的绿色毛发,十分骇人。他也发现了自己的发夹被偷了,肯定是有人进来动了手脚。肯定是小明那个混账干的!想到这,小拇指就气得不行。然而他也没有什么证据,女儿也说没见到有人进来。现在他只指望着赶紧开完下一场会议然后送女儿去医院。显然,女儿突然得病打乱了他原来所有的计划,他也完全没想到看似无知的小明会做出这种举动。

更让他没料到的是,小明的班主任周老师竟然为小明辩护,声称整个晚自习期间小明都在课室认真写作业,没有离开半步。这让小拇指十分不解。

作为新闻工作者,他向来相信自己敏锐的直觉,他能从小明的眼神看出一点东西;作为一个父亲,他也为女儿的不幸烦恼不已,想亲手掐死小明那家伙。

小拇指知道自己已经被困在了一座山上,高而陡峭,而且还没那么容易下来。

种种念头萦绕在小拇指脑海,以至于整个会议他也无暇工作,满脑子开小差。等到他回到办公室,准备接女儿去医院时,愕然发现:女儿不见了。


“您为什么要帮我?”小明看着周老师。他很清楚周老师是知道自己晚自习缺席了一段时间的。他看到周老师也微笑着看着他,似乎是要让他放松:“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为我早上的行为道歉。你也知道......没有人不在乎自己的前程,我也是为了班级好。”

小明默然低下头,又抬起头看着她。显然他并不相信这一套说辞。

“如果没有什么事,你可以回班上了。”周老师并没有注意到小明的反应,她起身说道,“还有一个消息,我哥哥是在学校附近一个私立医院工作的,教授级别。我问了他你的事情,他表示很有把握帮助你治好病。”她停顿了一下,“看在是师生份上,我可以考虑免费治疗。他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病了。”

说不心动是假的。小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沉思了良久。如果能省下医疗这一大笔费用,无疑是帮了妈妈一个大忙:他现在还不敢告诉妈妈自己的事。他只和妈妈说,今晚要在学校住宿,明天下午才回家。

小明捏着自己的绿色胡子想了想,还是决定尝试一下。他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但是他必须冒一次险。

而且他不是一个人去医院。小明决定要带上小拇指的女儿。


深夜。

“大晚上你让一个中学生和一个小女孩独自外出?!”小拇指愤怒地对门口保安吼道。

保安随意地回答道:“他们有学校老师的批准假条,而且是有老师跟着的。”说完保安指了指方向,“他们去了附近那个什么私立医院,最近开的那家。”

“哪个老师?”

“呃...一个女老师。我不记得姓什么了...你追上去看看。”保安挠了挠头,打开了学校大门。

小拇指也顾不上问什么了,直接往保安指的方向跑出去,身影消失在了一条漆黑的小路。

他出去不到一分钟,保安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如果等等有一个看上去比较瘦的男子急忙想出学校,拦住他。”


我在哪...?

几点了...

小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大脑有点痛,但更多的是晕。他终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手脚动弹不得。

这是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周围除了白色还是白色,浓郁的消毒味略有些刺鼻。小明被固定在了一个手术台上。小拇指的女儿则被固定在不远处另一个手术台上熟睡着。

“怎么回事......”小明低声说道,他挣扎地想爬起来,发现大脑晕乎乎的,有点力不从心。“别...”他已经猜到了什么。

一只有力的手把刚爬起一点的小明又按回了手术台上。刺眼的工作灯照在他脸上,小明看到了一个穿着整齐的医生。他戴着黑色眼睛和消毒口罩,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到什么特征。“我...怎么在这,你是谁?”

“周老师的......哥哥。嗯。”那个陌生的医生走去一张桌子上拿了些什么。小明努力爬起身,眯着眼看到医生拿来了许多手术用具。金属碰撞发出的声响让小明不寒而栗。

“我怎么在这?周老师呢?”

医生瞥了他一眼。“她回去了。我们马上开始。”他在一台白色的机器上暗了几个按钮,又回桌子上拿来了点什么。

“你要干什么?”小明有点慌张,大脑因为恐惧稍微清醒了一点。他看到医生手上拿着白色的湿毛巾,拿着一瓶药品在往里面倒。

药品上赫然写着“乙醚”两个大字。

医生拿着沾湿的毛巾走过来,疑惑地问:“周老师没告诉你吧?现在要研究你的病情。”

小明猛地一扯医生的大褂,措不及防让医生撞到了手术台上。医生反应很快,一手抓住了小明,另一只手拿着沾有乙醚的毛巾就要往小明脸上盖。小明用力一个转身,用膝盖大力顶撞了一下医生裆部,随后双手抢过医生手上的湿毛巾,捂在了医生鼻子上。医生还来不及为下身的不幸惨叫就双腿一软,昏倒在了在地上。

小明快速坐起身,解开手术台的控制。他听到旁边有其他人匆忙的脚步声,一定是动静太大了。他看了一眼仍在熟睡的小姑娘。哎,没时间救你了。随后小明夺门而出。


快晚上十二点了。

小拇指一路跟着到了医院。这真是一条偏僻的小路,鬼知道那个周老师怎么会带他们走这里。小拇指看着周围几乎漆黑一片,拿出了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照明。不久,他见到小明、女儿和周老师三人走进了医院。但是几分钟后,只有周老师一人走了出来,坐车离开了。而门口的保安说医院已经打烊了,这让小拇指大为疑惑,也感到十分不安。正当和保安争执的时候,他看见小明从门口疾步跑出来,后面还跟着几个大人大喊着拦住他。

小拇指知道出事了,但是又不见自己女儿的身影。心急如焚的他还是跟上了小明,但他知道不能暴露自己。小拇指紧张地用手扶了扶眼镜,拿出了手机。

迟疑了一下,他还是按下了110。


等到小明第二次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昏暗的小屋子里。自己则被绑在了一个椅子上。

“幸好我还没走太远。哼哼,没想到你小子跑出来了。”说话的是周老师。她一改往日的威严庄重,一脸得意和不屑。“平常不见你这么机敏,遇到危险还反应挺快的。”

“你们想拿我做研究......然后从中获利?”小明喘着粗气,盯着这个女人问道。

周老师笑着说:“还有那个小姑娘。居然还有第二个得了绿毛病的。”说完她笑得更厉害了,走过来用手扯了扯小明的绿色胡须,“你是不是把那个什么饮料偷偷给李老师的女儿喝了?”

“这是无意的!”

“不管无意有意,我帮你开脱了李老师的麻烦。你自然也要帮我和我哥完成这个实验,对吧。”周老师的笑容慢慢消失,“不过有她一个也够了,你这么调皮,就继续呆在这里吧。”

“砰”的一声闷响,周老师倒在了小明椅子前。后面站着一个瘦弱的男子,手上握着一个木棍。他走了过来,从衣服里拿出折叠刀,剪开了绑住小明的绳子。

“现在去救我女儿。”小拇指冷冷地说道。


夜已深。随着灯光越来越少,星空也已铺展开了,俯视着这个不起眼的小城镇。

他们又一次逮住了小明。

小明这次是五花大绑地走着。旁边跟着周老师、医生,还有几个便装男子。这家医院、还有这个周老师以及他的哥哥,还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人,估计都是一伙的。小明也想不到自己怎么会摊上了这么一桩倒霉事——为了报刚刚手术台上的仇,那个医生还给了小明和小拇指几拳。鬼知道他们把小拇指拉到哪去了。

“没想到你居然会有盟友。”走在一旁的周老师愤恨地说道,时不时揉着后脑勺,“再有下次,哼...”她看向了她哥。医生瞥了小明一眼,那眼神让他不寒而栗。他大概猜到这些人想对他做什么。这么偏僻的城镇,安保也不怎么样,这些人简直就是在警察眼皮底下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你们想的真...周到。”小明咳了两下,有气无力地笑道,“学校附近当铺卖的东西,也是你们动的手脚吧。”

周老师笑了笑:“在学校没见你这么聪明。”

小明低下了头,“我就是那个倒霉蛋?帮助你哥完成一些不知名的研究实验,成为你们的小白鼠咯?”

“不止你一个。”

“她是无辜的。”

周老师转过身,看着小明的眼睛,伸手扯了扯他的绿色胡子,疼的小明直瞪眼,道:“没有人是无辜的。”

“只有利益,对吗?”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对。也不全对。我从很多无辜的人身上得到了很多利益,但这些仅仅是带过我成功和财富,并不能让我有多高兴。”小明抬起头,看到的是医生盯着他的眼睛,“成功的人总要牺牲很多东西。为了成功,我们只能不断攀登。”

周围的“保镖”们也不说话。他们沉默地走完了这一趟漆黑的偏僻小路。

前面就是阴森森的私立医院了,但是似乎并没有晚上的宁静。

不止是没那么宁静,而且越来越吵闹。

红光和蓝光轮流闪烁着,把整座大楼染上了颜色。刺耳的警笛越来越清晰,中间夹杂着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警察来了!


凌晨。路上的人越来越少了,阴冷的风吹着每一个还没回家的人。

小拇指这回几乎是绝望了。

他劝阻小明先去医院救女儿,但小明执意要去早上买饮料的当铺看个究竟。小明相信那里的员工知道些什么。结果就在当铺附近遭到了周老师哥哥和一群人的伏击。小明被带回了医院,自己被打了几拳,扔进了一部车的后备箱。

他感觉到车在开。他低声啜泣着。

身上没有带任何设备,被搜身后手机也没了。他不知道这些人要干什么。

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她叫诗蓝,李诗蓝。十分美好的一个名字,正如小姑娘本身一样美好。每次加班回家,她都会冲向刚进门的小拇指。小拇指则会微笑着蹲下来,一把抱住诗蓝,亲一下可爱女儿的脸颊。诗蓝三岁时小拇指和妻子离婚了,分居异地。双方答应在诗蓝九岁前由小拇指抚养,九岁后则和妈妈生活,直到成年。然而离婚不久,疾病如烈火一般夺走了诗蓝的母亲。诗蓝那天晚上哭了很久,小拇指没有安慰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阳台边看着夜空。那天天气很好,肉眼能看到许多星星。小拇指便一颗一颗地数,数错了则又重来。诗蓝哭累了,自己上床睡觉。这是她最乖的一次。

他很害怕疾病,害怕这个罪孽夺走他身边的一切。从小的畸形拇指让他的童年备受嘲笑,而母亲的离去让诗蓝备受煎熬。而他的父亲几年前也得了大病,但是他隐瞒了小拇指很久,直到又一次父亲当着他的面咳出许多血,然后当场昏倒,小拇指才察觉。小拇指把辛苦工作的积蓄全部都拿了出来,却没有成功挽回父亲。

那天晚上,小拇指抱着诗蓝,坐在阳台边一起数星星。

从此以后,小拇指和诗蓝的生活非常艰辛。作为新闻工作者,他经常长时间到处奔波,女儿则交给自己的母亲照顾。每次在外出差,他都会带上女儿的小一寸照片放在上衣口袋里,寂寞的时候,他会轻轻抚摸这张照片,就像抚摸诗蓝柔软的脸颊。他从不用他的畸形拇指去摸。他觉得这是一种侮辱。

车停下来了,却没有人打开后备箱。他从口袋里摸出了女儿的照片。但是他看不清,光线太暗了。他啜泣了起来,又赶紧止住了声音。

最后,耳边只剩下手表“滴答滴答”的声音。


不知睡了多久,这个长夜终于过了。

几道阳光透过车缝射进后备箱。他听到了外面警笛的声音。

一名警察走过去打开了后备箱,只见一个瘦弱的男子猛地扑出来抱住他,手上还拿着那张小一寸照片,颤抖着问:“我的女儿呢?”


刚刚天亮。

“我可没有绑架李先生的女儿和小明。”医生对着一伙警察一字一句地说道,“他们晚上失踪了,我们医院有义务将他们找回来。”旁边的人群也回到了医院里面,只有周老师还在和警察解释着。

“你放屁!你先是把弄晕带到了医院,后面还抓住了我两次,都是把我绑了起来。”小明看着前面的医生和一众警察,情绪有点激动,“李老师的女儿也被你们绑起来了。你们还说要拿我们做实验!”

这时,小拇指抱着诗蓝走出了医院大门,旁边也跟着两个警察。让小明诧异不已的是,诗蓝脸上的绿毛竟然完全消失了!

医生回过头见状,得意地看向小明:“看,我可没对你们做过什么。李先生女儿的病我也治好了。这完全就是一场闹剧啊,各位警察先生。”

周老师也急忙抢着说:“小明,你没有证据,别污蔑我哥哥!”

“你......”小明怒目圆睁,大力喘了几口气,看向正在走过来的小拇指。

小拇指也看着他,但是小明从他眼神里读出了一丝悲伤和无奈。他有几分不祥的预感。

“我误会他们了。他们的确治好了我女儿的病,而且...没有对我们做什么。”小拇指轻轻地对警察说道。他察觉到小明愤怒的眼神盯着他,他几乎不敢抬起头。

“为什么...”小明压低了声音,向小拇指走过去,质问道。他完全不明白在这关键时刻小拇指为什么要突然改口。

“我们出去走走。”小拇指对小明说道。“各位警察先生,真是麻烦你们了,很抱歉!”说完他大步牵着诗蓝往学校走去。

“为什么!”小明大喊着跟上小拇指,而身后的周老师则轻轻地笑着。

小拇指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难道还不够多了吗?现在我女儿的病治好了,在警察督促下那个医生也会治好你的。我们不要再惹事了。”

“这怎么叫惹事?我们要把坏人绳之以法!”小明愤怒地说道,脸上绿色的胡须在空中微微颤抖。

小拇指猛地转过身,怒目圆睁地说:“你是傻子吗?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即使有,他们两个贱人也有办法伪造些什么搪塞过去。你也看到他们有多少人了,在这个小城镇我也对他们做不了什么。如果你和他们撕破脸皮,他们又没有被抓起来,你就要承受他们的报复了。”他缓了口气,“我只想要我家人的安全,就这样!他们有没被抓起来我不在乎!”小拇指看着诗蓝的脸庞,发现诗蓝也看着他,“我们天亮就离开这个鬼地方。”

小明沉默着,低下了头。

“姓周的为了他们的家庭做这些勾当。我为了我的家庭,为了金钱拿你蹭了个热度;为了诗蓝的安全也不惜忍受不公。你为了你的家庭迟迟没有告诉你的母亲,生怕让她心碎。这些事都是有因有果的,这些事我们从来不少见。它们可能沉重地打击了一个人或是一个家庭,也喂饱着另一个家庭的子女,充实着他们的腰包。当你真正走在生活和社会的正中央,你就要做出决定,如何应对家庭、个人,还有道德伦理这些繁琐事情之间微妙的平衡。”小拇指轻声说着,紧紧握着诗蓝的手,仿佛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就像攀登雪山一样。当你踏上去,在雪里踏出你的第一个脚印时,你就要做好牺牲很多东西的准备。很多人在不断攀登,越到后面越精疲力尽,危机四伏。这时候他们必须不断卸下背负的东西,这些东西可能是金钱,可能是友谊,甚至是你最亲的人和最后的道德底线。生活就是这样一座山,一座蕴藏着危险与希望的雪山。有人知足常乐,放弃了向更高的攀登;当然也有人愿意牺牲很大的代价。”

小拇指继续走着,眼神复杂地看了他几眼。半晌,他说:“那篇报道我已经删掉了。我会帮你想办法的。他们愿意冒险干这些肮脏的勾当,总有一天会阴沟翻船的。”

小明仍然没有看向他,依旧不说话。

小拇指有些愧疚,皱了皱眉头。他发现小明停下来不走了。“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这对你也是一堂课......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我可以...”

“那让我们翻过这最后一座山吧。”小明打断了他。“你的山。”

小拇指也停了下来,看向他:“你说什么?”

“你的眼镜。”小明走过去,伸出手,“可以给我看看吗?”

小拇指面部僵住了,他知道了小明想要什么。半晌,叹了口气:“你真的很聪明。”

“你用它拍了很多证据吗?”

“不多。”

小明向他走过去,说道:“你翻不过你心里的大山。你害怕证据不够,你害怕连累到自己的女儿。”小拇指取下了眼镜,在末端有几个很小的按钮和一个微型端口。这俨然也是一个摄像机。

“你知道我不能冒这个险。”小拇指急忙说道。但是诗蓝却向小明走了过去,她看上去毫不害怕小明。小明也走到诗蓝旁边,轻轻解下了她的小辫子,取出了一个黑色的发夹。

发夹上规律地跳动着红光。

“这...这是......”

小明看着他。他想让小拇指自己说出来。

“我的监听器...我的发夹...”小拇指声音变得颤抖起来,小明能听出一丝喜悦和难以置信之情夹杂其中。

“它一直在工作,录下了他们在医院说的话,录下了所有的阴谋。”小明盯着他,将发夹递到他手上,郑重地说:“现在冰镐在你手上了,你要翻过自己的这座雪山了。”

END

17.10.7


文章最后由 参宿四(作者) 编辑于2017.10.07 18:09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参宿四 所有
265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5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24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3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26人送来了礼物
17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参宿四
学生
发表文章(12)获得喜欢度(2297)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