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里的人和网外的猫

转发
文/君既若见录2018.03.11 12:32字数(1686)阅读(93)喜欢度(229)收藏(1)点评和评论(3)

融进这满是樟树味和猫味的老式小区是不久前的事,可“不久前”如何去定义,又相当麻烦,时间在这里形成一片积洼,用化学里的词,胶体。人们活在时间的胶体中,全然不觉得时间流移,其中掺足了记忆与遗忘的故事。老式小区、猫和老人,这样的组合仿佛产生出十分微妙的影响,无论对时间还是故事。

排列规整的樟树簇着排列规整的楼栋,鳞次栉比的五层居民楼被僵硬地分割成两种颜色:上半部分在阳光下泛出灰白色,下面由树荫染成深棕色,正中间钉着斑驳的铁牌。到处都贴着标签,人也不例外,一目了然,让人想起童年时的填色游戏。一切莫不井然有序,形形色色的老人在年轻人急促脚步声后互相问好,在剥漆的长椅上静待和风抚过。建筑群间的阴影隐匿着腐叶的气息,铵钮似凸出的阳台挂着白色与藏青色,那是校服的颜色。

门自然得有,每栋楼三张,像煞不锈钢所织的网,不过镶着墨绿色的电钮,锁孔烙在电钮下。这些门怕是有特殊的意义,不然不会如此格格不入,不会在埋葬时间的地方一成不变。

我系好鞋带,吮口咖啡,脑中荡着电光乐队的吉他声,在七点二十四分推门而出,楼道里漫出一股湿塑胶味。听到身后不安的交谈声,不免加快脚步。眼前驼背老太太的背影塞满三楼阴郁的布景。忽地记起《罗生门》来。

高楼间隙的天空抹上暗灰色,无可名状的伤感渗过砌成网状的三楼窗口,年轻的夫妇与少女同我一起堵在老人身后。少女修长紧致的双腿裹着牛仔裤,上身是紫罗兰色的运动衫,身材甚是耐看。就算缝隙最宽时我仍挤不到老人前面。我和后面三人陷入近乎悲痛的沉默,活像送葬队伍。

好不容易捱到门前,我艰难地从老太太的粗呢衣与石灰墙间钻过,蹭上粉霜似的白灰。我等门锁一声呜咽后顶开门,老人与她的针织帽一起颔首致意。夫妇甩下我们,少女走过时用极淡的口吻道谢,一缕发丝伏在她的颊边。我试图提示她将头发撩回去,却像哑巴一样微启双唇。似乎说什么都是对她的侮辱。

“食物链构成了食物网。”生物老师这样说,我们付诸实践。

讲一下猫。

这一块的猫不少,深夜里连成一片的哭嚎伴着酷爵士简直妙不可言。猫的号叫是如何闯入耳中的,我不关心,正如人们不关心它们是被遗弃的还是家猫一只只滥交来的。不过,猫儿既然以某种身份生活在网外,那一定有它们存在的意义或是不可言传的秘密。

像这样的猫我却也养了一只,与其说养了,不如说是建立了种简单的关系。猫君只是趁着半夜我钻回网似的门时,来讨半瓶牛奶,我没想什么就给了它。若不这样,想必第二天便见不到猫君了。脑中莫名其妙蹦出破碎的桥段:我躲在居酒屋的柜台后,猫君拂开卷帘扯松领带,毛皮下现出隐隐的勒痕,猫君用右爪理了理胡须说:

“一瓶牛奶。”

“什么?不要啤酒、烧酒吗?”

猫君又僵硬地重复牛奶一词,我赔笑着取出冰牛奶,猫君一饮而尽,发出声“咕啊”,用爪背抹了把嘴,抓起公文包扬长而去。

终归是幻想,猫君在网前守了三分钟,我从家里拿来一瓶牛奶和手表盘那么大的瓶盖,往瓶盖里添满牛奶后稳稳放在猫君面前。平常卡住门的砖块无迹可寻,只好自己用身子抵住门。从十点起,雨就下个不停。

猫君在檐下品味牛奶的时光尤为漫长,简易的屋檐拦住街灯大部分的白光。有时恰巧会撞见刚归家的白领浑浑噩噩地被无名的力量拖着,身影拉长成一片失去野心和梦想的空白。他摸索着钥匙,无视一人一猫的存在,逃回箱子般的家里。明早同样会有什么他不关心的东西,把他拎出箱子,拍拍屁股放生到网外,宛若对一只猴子。到傍晚他还是会惴惴不安地退回来,如我与猫君对饮一样,日复一日。

喝完牛奶,猫君坐在我双腿的阴影间。我一直在乱想些什么,等我读完书,猫君自然会被留在这,最终成为一只死猫。而我这种挣扎在平庸与优秀的人从孤独的少年到孤独的中年再到孤独的老年,迟早也是个死人。

雨势不减。

“喂,进来吧。”我将身体挪入门内,右手撑着门。

猫君扭过头“喵。”

“来啊,里面暖和得很啊。”我撑开的口子足够让三四只猫涌进来。

猫君眨了眨琥珀色的双瞳“喵。”

它再没理我,溜回私家车下那块被压得极为紧实的黑暗中。我啜饮一口牛奶,重新把网口封得严严实实,思忖着猫君不进网内的理由。这令我兀自忆起句话:

“猫跟我和你一样,想的都是些五花八门的东西。”

或许吧,网外的猫比网里的人要好过得多。

文章最后由 没有名字你是要上天吗 编辑于2018.03.12 13:48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君既若见录 所有
229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 4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 5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 4
消耗50积分
不明物体喜欢度 -2收到 0
消耗10积分
9人送来了礼物
···
3条点评
两京2018.03.14 13:51
1
给文章评了星
猫君拂开卷帘扯松领带,毛皮下现出隐隐的勒痕,猫君用右爪理了理胡须说:“一瓶牛奶。” 就这一个地方,让人想起了村上春树,文字柔软而平静,意识和现实之间的交错感,网里和网外。不知道猫羡不羡慕人,但人总归是羡慕猫多些。
闲时折花2018.03.13 00:19
0
给文章评了星
宁向直中取,莫向曲中求。
钟季路2018.03.11 16:08
1
给文章评了星
网里也是墙里
0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5.0
总评星数(15)评星人数(3)

写作水平一流啦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13)获得喜欢度(1261)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
高中作文,初中作文
Keywords: 高中作文 初中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