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湘 | 来日可期

文/空山粥2018.03.14 17:56字数(7788)阅读(44)喜欢度(125)收藏(0)点评和评论(7)

「来日可期吗?」

「我有点想你。」


01

二十八岁的朴智旻坐在被整理得干净归整的办公桌前,身前亮着白光的电脑上显示着刚才财务总监传来的财务报表。办公室没开暖气,浅浅的属于深冬的微风偶尔顺着半开的窗穿堂而过,滑过他弧度漂亮的下颚。他的睫毛被头顶的白炽灯照映着,在眸处落下一大片阴影,将本就有些暗淡的眼睛衬得愈发深沉。

手边白色的马克杯里还剩三分之一不到的咖啡,但已彻底冷却了。朴智旻扣上笔盖,打算重新为自己满一杯,还没来得及合上本起身,门突兀地被敲响了。

“老板——”

隔着磨砂的玻璃门,朴智旻大致辨认出了来人。思路被打岔,他叹了口气,抬手合上本子轻咳一声道:“请进。”

手边冰凉的马克杯立刻被盛满了滚热醇厚的美式的马克杯替代,朴智旻看着,挑了挑眉,指尖惯性地轻轻敲击桌面,饶有兴趣地冲小秘书道:“还不回去吗?小男友还在忙?”

“在下面等我啊。”姑娘边说着,边把一张纯白的信封推给朴智旻,“本来已经下楼了,前台姐姐给了我封这个,要我亲自带给你。”

“好,辛苦了。”朴智旻指尖带过信封,大致扫了扫外封,发现没有一个字样后随即将其放下,偏头对小姑娘说,“快回去吧,大晚上记得要注意安全。”

“那老板也要早些休息。”

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走了,顺便带关上了门。脚步声远了,朴智旻才再次拿起信封,迅速拆开——

是一张邀请函。

高中毕业十周年的聚会,定在离公司半个小时车程的一家酒店二楼,时间是这周六。

周六?

朴智旻蹙眉,眼前的日历上显示这周六的行程很紧凑——上午有全体员工的年终大会,下午有各个分部门的小会,而晚上有一个某杂志的独家专访,算是个推不掉的档。

估摸着就算想去也没这个时间,况且他也实在没什么闲情去搞这些矫情玩意儿,干脆推了比较好。滑开手机,在kakao里翻出高中时期班长的会话框,发了句“哥我聚会去不了了”就打算把邀请函直接扔进碎纸机。

手机的来信振动却打断了他把请柬塞进碎纸机的动作。

“这次好不容易把那两个出国的崽子抓回来了,你必须赏个脸来。”

出国?

朴智旻心中一紧,发了句“我们班有哪些出了国的?”过去。不消几秒,班长便火速地回复了两个名字,还在名字后附上了一句“他俩今晚的飞机哦~”

朴智旻按住太阳穴,只觉得一瞬间有些眩晕。

的确,是那两个名字。

只是当屏幕上出现的方块字和心中的答案一致时,他还是有一些猝不及防。

其实朴智旻心里比谁都清楚那两个出国的小崽子是谁。高中毕业之后,全班就那两个人出了国,一个为了学习企业管理去了加拿大,一个难以忤逆父母之命去了北欧。

一个是他最好的朋友,连跳两级的聪明弟弟田柾国。

另一个是金泰亨。

是朴智旻的暧昧对象。

是一个腐朽在视觉表层,栩栩如生在记忆深处的男人。

是一个让他来日有期又来日无期的混账东西。

毋庸置疑,朴智旻是恨他的。


02

请柬最终没有进碎纸机,朴智旻打通了田柾国的电话。多伦多飞首尔要十三个小时,一个电话打过去时田柾国正好就坐在帕尔森机场的咖啡厅里翘着腿等航班。

一看到屏幕上闪烁着的名字,田柾国就知道这个哥哥为何要打电话来,又是要和他探讨什么事。他有些觉得麻烦地嘁了一声,同身前的狐朋狗友比了个嘘的手势,滑开通话。

“什么情况?”朴智旻一开口就咄咄逼人。

“什么什么情况?”田柾国装傻反问。

“你们…不,他,他为什么要回来了?”

“很奇怪吗哥?”田柾国慵懒地解开衬衫最顶的一粒扣子,边冲着邻座小姑娘挑着眉边对电话里懒散地道,“就是班长牵头啊,联系上我了,要我去找泰亨哥。我那天和他说了,他说他公司总部正好有个去首尔分公司交换的名额,也有些想以前的人了,就答应了。”

“所以…”

“所以哥你现在快去睡觉,明天起个早床,把自己打扮得干干净净去准备聚会吧。”

“但…”

嘟嘟嘟。

阿西,这通电话还不如不打。朴智旻放下手机,想着方才这个没个正行的弟弟的话,一瞬有些怅然若失地低头,盯着自己平展着的手掌上浅浅的掌纹。

他忽然觉得时光在自己掌心处的所有流逝,如今看来似乎从来没有过。

因为,在这断层一般的十年光阴的末尾,那人要回来了。


朴智旻不知道该如何来涵盖他和金泰亨之间的关系。他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自己对金泰亨的那份喜欢,其他的统统不知。高一的敌对,高二高三的相处,和高三最末尾的放纵…他们牵过手,接过吻,上过床,但他们没有一段正儿八经的故事。金泰亨爱玩,朴智旻也是,两人爱玩又会玩的人聚在一起,再配上一点比较恰到好处的暧昧,简直就是绝配。

但事实就是这样残酷的摆在这里,他们之间没有一个确定又正当的关系,也没有一段真实的爱情故事。仅有的一次告白,还是在离别前夕翻云覆雨后,朴智旻蜷在金泰亨宽大的臂膀里轻声说的。

他说,金泰亨,要不我们在一起试试。

金泰亨看着他,没有回答,只是再度吻了上去。唇齿相交,却不单单是柔情,还带有一丝野性般的啃咬。气息交织,剧烈喘息的尾声金泰亨将他禁锢在双臂间,轻飘飘地说了句词不达意的话。

你说来日可期吗?

朴智旻听不懂,单单地缩进他的怀里,将头埋进他滚烫赤裸的胸膛,没有回话。

而金泰亨也很奇怪的没有继续自问自答一发,而是紧紧地搂住朴智旻,没有再说下去。彼此浅浅的呼吸交融在黏稠的黑暗与清冷的月光下,朴智旻在黑暗中摸索着,用小手捏住金泰亨的小指,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他想接一句,只要有你,来日便可期。

但他实在是太困了,那人低沉的呼吸声按摩着他的耳蜗,让他放松了全身,瘫软在那个滚烫的怀抱里。

可惜这句未完成的话金泰亨是无缘听到了,况且一无缘就是十年。人生能有几个十年?朴智旻常常这样愤愤地想。在他去念大学的时候,在他去找工作的时候,在他自立门户开公司的时候,在他辛苦经营的公司蒸蒸日上的时候,他总会想到金泰亨,又总会埋怨很多事,但最后久而久之,以前的伤痕随着一年年的过去而被迫愈合,粉嫩的痕迹不着偶尔会提醒他曾有过这样一个让他爱得深沉的精致少年,但细细想来,又宛如幻梦一场,像是流水带起残花碎叶,缓缓淌过他的全世界。

凉凉的,不大真实。

人生能有几个十年?

人生又能有几次离别后相逢?

人生还能有几个让你来日变得可期的人?

朴智旻不矫情,但他就是不敢去面对,甚至有些惶恐。长达十年的幻梦已经把真实的金泰亨扭曲在真相背后了,他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子的,他也不指望这次的重逢能让他们之间发生什么多余的故事。

其实他就是想见见他。


02

周六来得很快,在失眠、醇厚的美式和回忆中悄悄地来了。和衣在沙发上眯到天亮,在办公室自带的小房间里简单地冲了个澡,朴智旻打扮地干干净净大步走进了会议室。

除开中途用了半小时吃中饭,从上午九点一直到下午四点朴智旻都忙得团团转。毕竟是年终,各个部门要总结今年计划明年,总结起来就是两三个小时,计划起来又是一两个小时,总之开完总会和分部门小会后,朴智旻已经彻底颓了。把会议的内容和结果大致做了整理,又帮员工每人订了份犒劳晚餐,朴智旻将自己狠狠甩到自己的保时捷上,晕乎乎地开车回家。

洗完澡,神清气爽。裹着氤氲水汽光脚踩上一尘不染的大理石地板,朴智旻捞起茶几上不停振动着的手机,瞥了一眼,是田柾国。

朴智旻滑开页面:

“干嘛?”

“下楼,接你去。”

“…等我一下。”

面对着被钟点工清理整齐的衣柜,朴智旻斟酌再三,最终将手中的西装放回衣柜,从衣柜最里面翻出一件宽松的加绒卫衣,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下了楼。

有心为之啊,田柾国看着这个裹着寒气跨进自己身边的男人,视线扫过他的衣着,揶揄道:“挺怀旧啊,五年了吧。”

田柾国知道这是金泰亨唯一寄给朴智旻的东西,在分别后的五年时,逆时邮差一般出现在朴智旻的办公桌上。标准的北欧设计风格,拆开纯色的包装袋,那年的朴智旻展开衣服,眼泪就在这片洋溢着新衣布料味的地域里浅浅地滑过脸颊。

“喜欢而已。”朴智旻一掌糊到田柾国的栗色发上,像以前一样不留余力。精心打理的发丝被这个不懂事的哥哥弄乱,田柾国倒没有一丝不悦,随手捋了捋头发,启动汽车时附带地问了句话:“想过复合吗?”

“扯什么玩笑,当年就没有在一起过。”朴智旻白眼。

“…那…考虑过正式地在一起试试吗?”

“以前有过。”朴智旻眼珠子转来转去,“现在没了。”

“当真的?”

“嗯!”朴智旻答得笃定。

车平稳地驶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车内开了暖气,正呼呼地吹着。朴智旻把只露出袖口一截手指的手放在暖气口前,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问着田柾国一些不着调的问题。

“公司搞得怎么样啊?”

小兔崽子在去加拿大的第三年,不动声色地申请了移民,通过了之后又在本地搞了一家企业,直到企业步入了正轨时才通知他的爹爹他决定留在加拿大不回去接管家族企业了。别说田柾国了,连朴智旻都因为“没有立即阻止这种事的发生并不报告家长”而被田爹爹臭骂一通。但所幸田柾国同学也算争气,花了个几年就把企业做大做强,在本土有了一定名气,他爹爹才算缓了几分脸色。

“每次都问,有事早出事了。”田柾国一记白眼过去。

“私生活呢?”朴智旻迅速接话。

田柾国侧头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如您所想。”

“超乱?”

“原来我在你眼里就这尿性。”田柾国腾出手呼了把朴智旻毛茸茸的脑袋,“忙工作都搞不赢,还私生活?”

“行行行。”朴智旻还想开问,田柾国却直接一句话插了进来,惹得他一愣:“哥你呢?你的私生活。”

“别不是在那次之后…”见他一脸茫然,田柾国邪魅一笑,“禁欲了?”

“那次”指的是什么,彼此都心知肚明。朴智旻“唔…”了一句,撑着头若有所思。

“好像…”

好像真没有过一次正儿八经的性事。公司的事务很多,多到他根本腾不出时间去顾及这些——其实不存在所谓的没时间,他只是故意这样用一堆事来压制住自己的欲望,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东西。

“好像不记得了。”

田柾国笑了笑,一个转弯,倒车,拉刹车,把车稳稳地停在车位里。

“下车吧。”

“他应该到了。”

田柾国的五官在黑暗里影影绰绰的,却宛若那年出国时在机场的地下停车场冲他和金泰亨笑着的样子。朴智旻看着,一瞬间很真切地觉得,这些年的光阴是招摇而过了,可故事里的人却都还是那年离别时的样子。


03

“朴总您终于来了~”

推开包厢门,班长一脸猥琐地凑上来,一把攥住他的手,眼神往他身后一渡,“哎哟这是哪位呀,我们国儿哟,跨国公司的大老板。”

“做作依旧啊您。”田柾国咧开嘴,不要命地冲故作夸张的班长道。朴智旻噗嗤了一句,刚要回头去加入他们的打趣,视线在移动的瞬间,突然僵住了。

他们在自己身后好像还说了些什么,但朴智旻都没有注意听了。他的手被班长抓着,视线却轻轻地定住,稳稳地落在那个坐在靠左手边位置的单手端着高脚杯的男人身上。

他也没变,和原来一样的。

但这依然不能抹去那长达十年的断层时段存在的痕迹。

“来来来别在门口傻站着了,快进来…这个包厢都是当年咱一个寝室的老铁,就别讲客气了…”

被班长推搡了一把,有些踉跄却被田柾国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顺着这个哥哥的视线一望过去,田柾国勾起嘴唇,眼神同金泰亨的对上了。

抓紧。

他做了个口型,然后把朴智旻轻轻一推,稳当地推到了金泰亨的座位边。

在北欧呆久了的男人是不擅长谈恋爱的。

金泰亨抿了口红酒,在心里笑了笑,探身取了圆桌上的一只高脚杯,自然地推给了朴智旻。

“十年不见…”

“别来无恙。”

金泰亨微愣,小幅度地侧过头,正对上朴智旻在精致的灯下染上琥珀色的眼睛。他本想优雅地来段俗套又不脱离现实的开场白的,没想到被朴智旻一句干脆的“别来无恙”给打断了。

“别来无恙。”

但多年的商务经验让他很快地收了那些惊讶的情绪,又用零碎的淡漠来填充自己那双墨色中包裹着狡黠的眸子。

其实金泰亨觉得挺有意思的,毕竟这种久别重逢的矫情场景硬是被他们演绎成了最初认识的场景。年级第一和第二,一言一语间满是浓郁的火药味,他们像两只蓄势待发的野兽,针锋相对。

看到朴智旻微弯起的眸子,想必他也想到了这一点吧。金泰亨眯了眯眼,指尖在高脚杯的底部缓缓摩挲。

“朴总别瞎坐着着金老板眉目传情了,快,酒,满上满上。”

“哪有眉目传情啊。”

他们微妙地对视一笑,然后融入了激烈的、阔别多年的老兄弟之间无厘头的玩笑中。

“……”

“诶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原来高三的时候,年级里有传原先一直对着干的年级第一和第二有一腿来着。”当年的女副班喝醉了,半倚着高中时期就在一起而前几天刚订婚的男寝室长,语无伦次地调笑道。

“对对对,说是有人看到放学时候教学楼天台金泰亨和朴智旻在接吻,然后这个传闻就传开了…诶当事人不就在这里嘛,你们那个时候到底是个什么小情况呀。”

“什么鬼…都是谣言好不好,整个高中都是敌对关系,哪有什么小情况。”见大家的视线都聚集在了自己身上,微醺的朴智旻连忙挥了挥手,“瞎几把扯蛋。”

金泰亨一晚上没沾什么酒,眼神清明得很。他没发表什么言论,就只是顺着朴智旻的话轻轻笑了笑,倒也没表态。

“你一个人说了不算,金泰亨说说,到底那个时候,你俩有没有背着兄弟们搞什么暗戳戳的地下恋情呀?”

所有人的视线都交织在了金泰亨身上,他抿了口红酒,又无奈地笑了笑。

“嗯…”

“那个时候,我们是在交往。”

朴智旻晕乎乎的,但这句话倒是听得真切。他瞬间瞪大了眼,侧头一脸不解地看着金泰亨,而金泰亨只是温润地笑着,狭长的眸子噙着细碎的暖光,没有继续说话。

这句话声音不大,大家也没有太较真,权当玩笑似的过了这个话题,跳到了“班主任一个月不换棉袄”的话题上。朴智旻还沉浸在震惊之中,愣愣的,唯有坐在班长身边的田柾国看着他们,轻轻地勾起了唇角。

那是他们三个的共同回忆。高三下学期段考的那段时间,两个理科生和一个文科生为了找个安静的地方学习,就跑去了教学楼的天台。朴智旻背文综,反反复复地读了又背背了又读,金泰亨和田柾国刷理综,一本一本的练习过去,水管和腐朽墙壁的夹角里塞了一大把他们用剩的黑色笔芯。

那时候他们还是暧昧关系,但上升到了肌肤之亲的层面,牵手是有的,拥抱也有,但接吻就只有那么一次——那天的夕阳实在是太美了,他们三个并肩靠在天台的栏杆上,说着未来的向往。轮到朴智旻了,他的话还没说出口,金泰亨就倾身去吻上了他的嘴唇。

吻了两次。一次是轻轻碰了碰,起身,像是没亲够一般,再次倾身。第二个吻很长,长到田柾国别开头的姿势都有些僵硬了,长到他们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全部凌乱了,那个吻才算是结束。

“有人看见了,好像。”

田柾国听到朴智旻轻喘着气,软细着声音说。

“没事。”

然而那次接吻就没有后续了——至少在天台上没有了。他们还是各干各的,背书的背书,刷题的刷题,偶尔会闲聊,但更多时候,整个天台上只有细碎的读书声和笔尖滑过纸张的声音。

那是青春。

是十年前的青春。

田柾国眯了眯眼,看着桌那头大眼瞪小眼的两人,好像在看一部大结局迟播了十年的电视剧。


04

夜深了才散场,深冬的冷风很刺骨,吹得朴智旻醉意醒了一大半,同老友们一个个地告了别,到了最后酒店门口就剩了他们三人了。

怪尴尬的。朴智旻想着,又冲快要僵掉的手心里哈气,侧头对把手插进厚重风衣的口袋的田柾国道:“车呢?”

这么晚了,自是打不到出租车的。

“我要去我爸那,他紧急召唤我。”田柾国一挑眉,视线过渡到朴智旻身边的金泰亨身上,“他送。”

“别…”

“走吧。”

回绝的话还没说出口,身边的金泰亨倒是很主动地抬手搭上了他的腰,带着他往地下车库的方向走。朴智旻皱了皱眉,刚想挣脱,金泰亨却收紧了手臂,硬是把他带着走开了。朴智旻有些慌忙地回头,却看到田柾国满脸带笑,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只感觉腰上的手再次一紧,身体被迫拉向了身侧的人。

“住址?”

“你先松手。”

金泰亨知趣地松了手,朴智旻立刻向边上挪了几寸,硬生生地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然后报了公寓旁边一个小区的名字。

“嗯。”

跨进宽敞的凯迪拉克里,金泰亨打开了暖气,又将风口拨下来了几分正对着朴智旻。浅浅的暖意游经他被冷风侵袭的脸庞,带着金泰亨的气息,痒痒的,却也让人莫名起了一份安心感。朴智旻仰在副驾上,怔怔地盯着车的天窗板,任由金泰亨帮他系上了安全带。

有些不真实。

“睡一会吧。”金泰亨说着,扭动了车钥匙,车启动了。轻微的引擎声被呼呼的暖风吹散,困意不着痕迹地将朴智旻笼罩,他应了一声,随即眯上了眼,彼此的呼吸在车厢里此起彼伏,整个世界涌动着一阵说不出的美好。

半小时的车程,半小时的浅眠,朴智旻想来,他好像很久都没有睡得这样安稳了,安稳到他不大想起来。他分明隐约听到了停车和拔钥匙的声音,可他就是不愿意睁眼。而金泰亨似乎也不急,只是将车稳稳地停在了路边,平静地看着窗外闪着微弱昏黄的路灯。光泽揉碎在了他闪烁着的睫毛里,朴智旻眯着眼偷偷看着,竟不觉出了神。

“醒了的话,是还要继续呆一会吗?”

金泰亨突然侧过头,与他对视,目光平稳,视线悠长。

“不用了。”

朴智旻撑起有些发麻的身体,急忙去开门。

“那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故意把住址报得离你家还有一段距离,是为了可以和我多走一段路?”

搭在车锁上的手一顿,朴智旻眼帘微垂,别过头去看身侧的金泰亨,却看到他的眼里有细碎的光泽。

“你想多了。”

朴智旻用力地闭上眼,又睁开,毫不犹豫地推开门下了车。


05

但金泰亨还是死皮赖脸地下了车,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你别这样。”

走了一段,朴智旻停了步子,有些无奈地反身道。

金泰亨没有回话,只是堪堪地站在路灯下,微笑着看着他,眼底有细细的涓流淌过。

朴智旻叹了口气,转身就要走,手腕却突然被身后大步上来的人捏住了。心中一阵没来由的紧张,他条件反射地要甩手,却被捏得更紧了,紧到他错觉几乎能感觉到这人掌纹沟壑的痕迹。

“…松手…”

朴智旻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声音的深处却是满满的颤抖。

“我想抱抱你,好吗?”

朴智旻没说话,金泰亨全当默认,直接把他往怀里一扯,轻轻地环住了他。

“金…”

“朴智旻。”

金泰亨用下巴浅浅地抵住他沾了深冬寒意的发旋,打断了他用来掩饰自己内心挣扎的反抗和拒绝。

“我好想你。”

“十年了我真的好想你。”

金泰亨不厌其烦地低语着,朴智旻安静地听着,则头埋进他的怀里。整个世界都是这种这十年间只会存在于午夜梦回的味道,让他感到满满的不真切,似乎一大意,这个男人又会消失在自己的掌纹间。

他是这样想的,随即他鼻尖一酸,遵从自己的内心想法地抬手回抱住了他。

“考虑重新开始吗,智旻?”

朴智旻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单单地将头深深埋进他温暖的胸膛里,隔着厚厚的冬装听他稳健的心跳。轻巧溢出眼眶的眼泪浸透柔软的布料,金泰亨轻轻叹了口气,宽大的手掌揉上他毛茸茸的后脑勺,又将他往怀里按了按。

“可是,我们当初就没有过开始呀…”

小奶音黏糊糊的,尾音还带着颤。

“那就从告白开始,好吗?”

“我喜欢你,朴智旻先生。”

“你愿意接受我吗?”

金泰亨说这些话时,声音很轻,语气却笃定。他并不急着等到答案,他更享受把这副软软的身子环在怀里紧紧的感觉,这让他感到真实,好像中间这断层的十年只是一个未见面的夜晚、一次不同考场的大型考试、一个回老家过年的寒假。而朴智旻也没有迅速地做出回答,他只是安静地窝在这个承载了他十年以来所有思念的怀抱里浅浅地抽泣着。鼻息尽是他的气息,指尖和身体所触及的是属于他的温度,朴智旻闭着眼,只觉得一瞬间好像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相拥缠绵的夜晚。

年少的男孩压不住眼底的爱意,抑制不住身体深处的所有渴望占有的欲望,想让两个不成熟的灵魂永远相融,却敌不过父母的安排。

但冗长的断层也无法改变他们相爱的事实,亦无法阻止他们之间本该发生的一切故事。


「你说来日可期吗?」


朴智旻从那个紧紧的、迟到了十年的拥抱中抬起头,睁大了泛着雾气的眸子。

视线所触及的最近范围里,渐渐已显成熟之色的男人五官却宛若当初的少年时代,棱角分明,笑容温润如玉,眼底是一条静谧的星河。

星河深处,是他含着水雾的漂亮眸子。

星河从未断流。


「只要有你,来日便可期。」


END


文章最后由 空山粥(作者) 编辑于2018.03.18 14:31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空山粥 所有
125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 0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 5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 2
消耗50积分
不明物体喜欢度 -2收到 0
消耗10积分
5人送来了礼物
···
2条点评
透透2018.03.14 21:47
0
给文章评了星
来日可期这四个字本就温暖,加上只要有你便越发的暖心了。
十年,有太多的人错过,幸好你们没有。
空山粥回复了透透 :
接踵而至的人流冲散了时间 淡化了一切苦痛与煎熬 最后只要还是你 一切就都安好
2018.03.14 22:22
刘青松2018.03.14 21:36
2
给文章评了星
十年了,终于画上一个圆满的结局
看到最后我也松了一口气
而中间都是漫长的、淡淡的
被拖进断断续续的回忆里
十年,也只有青春年少的人
才能这么“大手笔”啊

空山粥回复了刘青松 :
可能正因为年轻 所以才敢爱 所以才敢义无反顾 所以才敢辜负和离开吧
2018.03.14 22:22
2条评论

5.0
总评星数(15)评星人数(3)

写作水平一流啦

作者信息
空山粥
学生
长沙市一中高一1712
发表文章(7)获得喜欢度(759)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
高中作文,初中作文
Keywords: 高中作文 初中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