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颗行星的所有酒馆

转发
文/空山粥2018.03.16 07:13字数(7140)阅读(88)喜欢度(108)收藏(0)点评和评论(12)

闵玧其自从独自去了首尔念书后就同父母少了联系。玩音乐靠谱个屁,二老把叛逆的少年骂了个狗血淋头,不想少年二话不说,拎着行李和设备、带着一颗炽热逐梦心只身去了首尔,一走就是七年。因为天赋和勤奋,在毕业前他就积攒了不少名气,大多优质的唱片公司向他抛出橄榄枝,同宿舍的小伙子们邀他一起弄个工作室,他悉数拒绝了,而是在离学校两个街区的商业街深处买下一个门面,开了个酒馆,二楼当工作室,偶尔接几个帮新秀写歌的单,靠版权费生活得算是无忧无虑。

“玧其哥,你不回大邱就算了,好歹也找个对象吧。”小学弟金泰亨在一旁不停地叨叨,闵玧其听得烦,把盛了下酒菜的盘子往原木桌上一扣:“屁话怎么这么多?年三十还在我这逼逼智旻还不捉着你打。”

“这不。”金泰亨一勾唇,“找你一块过年嘛。”

闵玧其的反应也是意料之中的,他只是敛着眸子睥睨了金泰亨一眼,一屁股坐下来就夹菜往嘴里送:“不是年年都要打跨年炮吗?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一个人在这酒馆过就好。”

“只要想打不随时能打,不差这个跨年。”金泰亨瘪嘴,“那我把智旻叫来,三个人一块过年。”

沉默了片刻,闵玧其还是说:“别。”

“年年都拒绝我们两大昔日校草的邀请也不是个事儿啊。”金泰亨瞅着闵玧其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叹了口气,“你说你来首尔六七年,一个人过了多少次年了。”

“年年都老子自己过。”闵玧其把筷子往碗沿一砸,三角眼直勾勾盯着金泰亨,俨然一副送客的模样,“快走吧,智旻回来要是没见着你,我可不帮你开脱。”

“哎…真是。”金泰亨也是个见好就收的主,溜去柜台顺了瓶桃花酿,“那我可走了哥,你注意安全。”

“呵,我还能被吃了不成。”闵玧其懒得抬眼,背着人家挥挥手算是礼貌送客。话是这么说,可当耳边真切传来厚重玻璃门被关上时风铃的清脆响声时,他还是不免有些遗憾。但是今年是两个孩子正式迈进社会的一年,肯定都累坏了,这种美好的日子一定会选择拉上窗帘关上壁灯,裹着毯子挤在一块吧唧着零食看完一部暖心的电影,他不太喜欢给别人添麻烦,所以拒绝是必要的。

只是,在这种阖家欢乐的日子里,他一个人在另一座遥远的发达城市独自喝酒吃菜,怎么说也悲戚得过分。奇怪,闵玧其想,明明这些年都是听着电视里新年倒计时声同杯中加了冰块的伏特加一起度过的,为什么今年却格外伤怀。明明寒来暑往自己早该习惯了才是,或许,是自己真的不年轻了,开始厌倦孤独了吧。

性情所致,闵玧其嗜好安静与寂寞。但人性所致,他也会感到孤独和凄凉。平日里灵魂的强烈理性会趋使他强制压抑自己的感性,但这周遭的人尽数沉浸在幸福温馨时,那该死的感性会瞬息间挣脱桎梏,开始折磨他脆弱的情感。

本来过年时要酒和下酒菜的,但不知为何现在的闵玧其只想上楼去好好睡一觉,睡过跨年,他就不会嗅到他人的美满和自己的狼狈了。夹了颗花生送到嘴里,涩而咸,闵玧其正寻思着要不要去泡个热水澡,身后的风铃就在恍神的时刻突然轻响了起来。

条件反射地以为是不死心的金泰亨,闵玧其转身刚想开骂,却倏地对上一双局促而陌生的眸。是个年轻男人,或者说是个男生。闵玧其起身,今天不营业的话还没出口,男生倒是抢了个先:“大叔,我饿了。”

大叔??

闵玧其眼皮一跳,随即眯着眼一脸慵懒且危险地看着男生:“小屁孩多大了?和爸妈吵架呢?”

“大叔我都两脚迈进20代了,说我未成年是在夸我显小吗?”男生笑得亮眼,看得闵玧其愣了一瞬。简约的衬衫打底,外边套了件黑色及膝的呢子大衣,下身是破洞牛仔裤搭圆头小皮鞋,显然一个20代小青年的模样。

“几岁了?”

男生走到了闵玧其身边,身高差霸道地灭了闵玧其一半气焰,但他嘴上还是不认输。

“大三。”男生还是笑着,眼睛亮亮的,承载着昏暗酒馆里暖色调的灯光。

“小四岁就叫大叔,小八岁是不是就叫爹了。”因为不喜欢身高受到牵制,闵玧其选择绕去了柜台。刚想问男生要吃点什么,却因为男生过分的一脸纯良再度有所怀疑:“诶,身份证拿来看看。”

“哥是要查户口吗?”嘴上说着不满,倒还是从皮夹里抽出了一张硬卡。田柾国,1997年9月1日出生,家在釜山。闵玧其抿着唇把身份证递回给田柾国:“吃什么。”

“年糕汤。”田柾国想了想,“有火锅吗?”

“有材料,要等。”闵玧其瞥了他一眼,“大晚上吃什么火锅。”

“冬天不就是要吃火锅吗?”田柾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番茄锅,谢谢。”

“还要什么。”

“两份年糕汤。”田柾国理了理微卷的黑毛,“有酒吗?”

“小孩子喝什么酒?”闵玧其皱起眉,“甜酒冲蛋吗?”

“冰朗姆。”田柾国撑着柜台我行我素,“我成年了。”

“小屁孩。”闵玧其没好气地打好单子就径直去了后厨,田柾国伸手把单子一把扯掉,继而冲着厨房委屈巴巴:“我不要蓝莓汁。”

“闭嘴。”

倒腾了快二十分钟闵玧其才端着年糕汤出了厨房,随即反身去把用番茄汤做底锅的火锅端了出来。推给田柾国一杯蓝莓汁,闵玧其坐下来嘬了口伏特加,刚要起身田柾国就把一碗年糕汤推给了闵玧其。

“干嘛?”闵玧其挑眉。

“过年不就是要喝年糕汤嘛。”田柾国盯着闵玧其手心的玻璃杯,“还有,哥喝酒我喝蓝莓汁,差别对待呀。”

“两个男人喝酒容易误事。”闵玧其起身,田柾国立马道:“你去干什么?”

“加冰块。”闵玧其扬了扬杯子。

“大冬天你喝酒加冰,胃会废掉的。”田柾国二话不说开始叨叨,闵玧其听着感觉前方高能,只觉得心烦:“不加就不加,你别叨了。”

金针菇、豆腐、虾饺、菠菜…冰柜里头还有剩的闵玧其都给拿了过来,叠着放椅子上,随手倒了几个菜品进火锅就同身前的家伙一起咕噜咕噜起了年糕汤。很暖和,白色的糕体与唇舌缠绵,升腾的蒸气与鼻息交织。原来这个静谧的夜晚有人陪的感觉是这样的,虽然只是一个不大熟悉的大学生,金光没有太多对话,但莫名其妙的,他的灵魂变得同他的胃一般炙热且滚烫。

“哥叫闵玧其吗?”身前正埋着头大口嚼着年糕的男生突然开口。

“嗯。”不知是什么原因,兴许是蒸气太过汹涌,竟使得闵玧其眼中不觉氤氲了一片海洋,声音也晦涩了不少,“哪里看的?”

“营业资格证。”田柾国如实回答,“况且B大音乐系…”

“…往届优秀毕业生墙上有我的照片。”闵玧其的声线恢复了最初的清冷,“别说了,那张照片是我黑历史,我还因为院长不愿意撤照片和他吵了一架。”

“确实很黑历史,以至于我刚刚看到你的名字才想到是你。”田柾国噗嗤一声,“吵架的事情院长和我们讲过,说你嘴炮攻击,把他…”

“不,是院长的小狼狗把我杀得措手不及。”闵玧其罕见地勾了勾唇,“名场面,金硕珍还录了我和金南俊battle的视频…你是音乐系的?”

“嗯,唱歌的。”田柾国喝完了最后一口年糕汤,哈出一口暖气,“妈妈说新年喝了年糕汤才算长大一岁。”

“那也要明天喝才作数。”闵玧其本是想笑他蠢的,却不料肌肉收缩后鼻尖毫无征兆地一酸,眼泪堪堪落进碗里。他叹了口气,仰头吞了口伏特加。

“你哭了。”

田柾国直直地看着他。闵玧其抿了抿唇角,指尖掠过湿润眼角,继而埋下头喝完了年糕汤。

“哎,哭了又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闵玧其放下碗,瞅着一脸认真的田柾国,“看什么看,快吃你的火锅。”

“哥想家了。”田柾国若有所思地放下一句话,再听话地抬手去夹锅里翻腾的虾饺。但无奈,升腾的热浪包裹着翻滚的蔬菜与肉,各路气息交织的水汽迷住了他的视线。来回折腾了几下,田柾国还是觉得有些抱歉,刚打算放弃,虾饺却突然被一个大漏勺给舀了起来,精准地落进了自己的碗里。

“是啊,哥想家了。”闵玧其重重地吁了口气,把勺子往锅沿一搁,顺势推向田柾国,“夹不起就用勺子,别犯蠢。”

“想家干嘛不回去。”田柾国把勺子扶稳了,又低头去啃那个滚烫的、泛着粉红色的虾饺,“反正这大过年的,不会有什么客人。”

“你不就是么?”闵玧其再度嘬了口酒,“万一我没开门怎么办?你岂不是又孤独又挨饿的。”

田柾国的目光闪烁了一瞬,随即他咬开了虾饺。清淡的汁水滑过唇际,粉嫩的馅一半入口,辗转舌尖。

“只是,哥一个人坐在这里…不难受吗?”

只是哥一个人坐在这里,听着外面那么热闹的鞭炮响,看着对面居民区一户户亮着的暖灯,不难受吗?

“难受也得受啊。”闵玧其尾音带笑,但脸上却仍是一副淡然模样,以至于这个笑颇有一种自嘲的意味,“小孩儿走进社会就懂了,这纷纭世事啊,不是说难受就可以逃避的。生活充满了未知和苦难,幸运是幸,不顺才是人生。”

“酒馆是副业,我得工作,想得到更多版权费就要用心去打造更多优质的歌曲…当然,主要是为了我的梦想,释放我对音乐的热忱。生活是很现实的,可能念书时候还能决定自己的取舍,长大之后很多事的主导权就不在自己了。”

田柾国端正地坐着,眨巴着眼一脸认真。闵玧其大抵是被他一本正经的模样逗笑了,正起身道:“你还小,我都老了。”

“哥才毕业三年就叫老?”田柾国嘟囔道。

“不是都被你叫成大叔了吗?”闵玧其嘴角一扯。

“那是我…大脑判断失误。”田柾国佯装严肃地吮着蓝莓汁。

“懒得和你贫。”闵玧其搓搓手,不想田柾国突然起身,一颗鲜嫩的鱼丸带着几根金针菇就进了自己的碗里。

“我不要。”闵玧其抬头看着他。

“哥喝洋酒的话要垫点东西,不然很伤胃的。”

闵玧其微微愣了片刻,随即他勾起唇角,低头咬了口汁水四溢的鱼丸:“照顾人倒是一套一套的。”

田柾国盯着闵玧其一颤一颤的薄荷色发旋,说:“看得出哥平时对自己不是很认真。”

“也没那么严重。”闵玧其摇头,不经意侧头时却见田柾国正凝睇着他。一时间莫名地心跳加速,闵玧其咽了口口水,佯装冷静且不留痕迹地别开了头。

“抽根烟,介不介意。”闵玧其说着就去摸烟盒。

“介意。”田柾国皱了皱眉。

“那我出去。”闵玧其说着就起身,田柾国本想拦的,却在身体摇晃后选择了坐着不动。可能是觉得人家抽烟自己管不着,闵玧其耸耸肩,推开大门时带动了风铃,稀里哗啦响了一片。

现在是夜里十点半,顺着街道望过去有隐隐的、闪烁着的烟火在空气因子中流连,有孩子清冽的欢笑声,或远或近,总之不尽真切。闵玧其悠悠地点起了一根红白,深冬的风很冷,况且吹来时还携着万家灯火的温馨分子,扬过发梢的瞬间略显黯淡。

灰白的烟雾自唇齿悠扬,像一副不明晰的印象派画作悬在空中,随即被风打散,飘远。记得宿舍是十一点的门禁,得问问小孩什么时候回去。想着,仅是一根烟烧尽,他便收了烟盒,转身进了酒馆。

小孩是借着这一根烟的功夫,把酒杯里的伏特加偷喝了一大半。很皮,闵玧其无奈地挠挠头,索性转身去桶里盛来一杯,撤走了田柾国手边的蓝莓汁。

“快门禁了,什么时候回去?”闵玧其瞧着田柾国眼神清明,有些讶异于他的酒量。

“想和哥一起跨年。”田柾国涮了块肉,沾好酱塞进嘴里。

“宿舍进不去怎么办?”闵玧其的语气不经意间开始略有放柔,“据我所知宿舍楼隔墙装了防盗网。”

“住你这。”田柾国抬手顺过闵玧其手边剩了一半的杯抿了口里边的淡黄色酒精。

“你怎么非要喝我喝过的。”闵玧其睥睨了他一样,又正色道,“况且,我这里只有一张床。”

“我们可以窝沙发看电影。”田柾国抬眼,“跨年不就是要这样吗?”

“不过我们还没认识三个小时。”闵玧其揉了揉额角,“这样堂而皇之地上我的宝贝沙发是不是有点占便宜的成分。”

“又不是上你。”田柾国镇定作答,“所以并没有占便宜。”

开始说荤话了。闵玧其心中一紧,盘算着到底要不要把这个年轻力壮的小年轻给带上自己的宝贝沙发,田柾国是先起了身,动作过于迅速吓得闵玧其双腿一软:“你干嘛?”

“头晕。”田柾国咧开嘴笑出了兔牙。

闵玧其定睛一看,好家伙,杯里剩了的酒也全部消失了。洋酒后劲足,闵玧其看着小孩面色渐渐开始攀红,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的眸子也愈发迷离。不是好兆头,闵玧其起身把晕乎乎的小孩一把拉到身后,乱甩的手险些打翻一碟香菇。菜还没吃完,得收拾一下再上去。闵玧其想了想,扯着田柾国的手臂绕过楼梯角摆放的君子兰,让他跟着亦步亦趋上了楼。

因为才结束了一首情人节特别歌曲的创作,见金泰亨前他才刚眯眼半小时,所以二楼的工作室很杂乱。绕过工作室才是自己的生活区,堪比家庭影院的巨大屏幕安静地黑着。幸亏沙发上收拾好了,闵玧其把田柾国轻轻倚上沙发,扯过厚实的羊毛毯往他身上一糊:“乖点啊,我去收拾下一楼。”

田柾国哼了几声。

“嗯…”犹豫再三闵玧其还是道,“去洗个澡吧。”

不是说他乐意一个才认识不到三小时的家伙进自己浴室,只是他想一个被伏特加后劲冲到的家伙需要洗个澡清醒一下。况且…他的宝贝沙发需要好好呵护,一定要洗干净了才能爬上来。

田柾国又哼哼了几声,踉跄地起身,开始脱外套。

闵玧其赶紧把他塞进了浴室,又在衣柜翻出来金泰亨之前买来备用的衬衫和内内,顺着门缝递了进去。留一个几乎不认识的男人在家,还带洗澡的,闵玧其边下楼边觉得不对劲,这好像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算了,听着身后遥远的哗哗水声,闵玧其咬咬牙,开始着手一楼的清理。把火锅的底汤倒掉,锅子刷干净;没动过的碟子清理好放进冰柜,用过的碟子、碗和酒杯全部放进洗碗池;扫地、拖地、再是桌面清理,一步步来,到了最后闵玧其是气喘吁吁了,酒馆里头也是干净得很,再之被昏暗的橘色暖光一映衬,倒有了一种不可名状的优雅感和温馨感。

“哥!”

楼梯处传来一声软绵的叫唤,或带不满,或带埋怨。闵玧其蹙着眉出了后厨,就见田柾国套着尺寸相当的衬衫,穿着不知从哪顺来的属于闵玧其的一条睡裤,湿着头发俯在扶手上满眼委屈巴巴。“干什么干什么?”闵玧其呼吸紊乱了,他别过头去用力眨巴了下眼,又扭过头来看着田柾国,“吹风机在浴室里放毛巾的上面,你把头发吹干,然后上沙发等我。”

“那你快点,都…十一点过三分了。”

裤子悬在半空中,露出了田柾国精瘦的脚踝,不太宽松的尺寸勾勒出田柾国腿部接近完美的曲线。闵玧其吞了口口水,返回厨房洗干净最后几个碟子,把东西收进消毒柜后从储物柜搬出了一罐蜂蜜,舀了勺冲温水,搅拌均匀后关了大门和一楼的灯,路过工作室时也顺带拉上了灯。

“喝掉。”

田柾国动作很快,一看就是住宿舍被逼出来的。吹风机被收好放回了原位,房间有些乱的地方也被稍作了整理。要是身边一直有个这么样的人也是个不错的事情,闵玧其脑子里突然蹦出了这个想法。杯子被递回来,田柾国用乌黑深邃的眸子安静地凝视着他,他把杯子放上茶几,弯腰打开了电视:“你可以先选选电影,有什么想看的。我去洗个澡。”

田柾国点了点头。

洗澡一向是闵玧其快速解决的事情,就算洗头发也能很快完成。在浴室就全副武装好,在洗漱的地方吹干了这一头薄荷绿,当闵玧其出了浴室时,田柾国似乎吓了一跳。

“你怎么…这么快。”瞪大兔眼的模样过分乖张,闵玧其瞅着不禁觉得有些动容。

“动作利索,哪像你们年轻人。”闵玧其拉掉了所有壁灯,以至于只有电视和沙发边的小台灯正闪着光。厚重的复古窗帘盖住了窗外的夜色,却盖不住空气间洋溢的喜庆因子。闵玧其不客气地翻上沙发,把田柾国身上的小毛毯拉过来了三分之二。小家伙选片子的时候很认真,显示屏的光悉数覆盖住了他的面部,勾勒出他硬朗又不失稚气的棱角。选了什么片子闵玧其不大关心,只是点击开始后田柾国突然把茶几上的杯子拿起递给闵玧其,他满脸疑惑地看了眼杯底——没喝完,疑问的话还没出口,田柾国率先道:

“哥也喝了酒啊,明天也会头痛的。不知道哥有没有洁癖,如果不喝我喝过的话我再下去弄一杯是了。”

洁癖自然是有的,但奇怪在于闵玧其对这个男生起不起一点反感之心。保有余温的蜂蜜水入喉,微甜,闵玧其抿了抿被水润过的唇,再度轻轻把杯子放上茶几:“开始看吧。”

是英国和法国一起制作的一部爱情喜剧片,大致讲的是个破镜重圆的故事,闵玧其没用心看,倒是田柾国坐在他身边看得认真。他是有些困倦了,毕竟熬了将近三天才赶完曲子,半小时睡眠一点也不够,再之这种昏暗的场合、柔软的沙发毛毯和恰当温度的地暖,所有因素都成了睡意的催化剂。

意识影影绰绰的,头是下意识往边上点,在一个有温度的地方停留了一会,闵玧其才突然恢复了理智——现在他正靠着田柾国的肩膀。不对,他们最开始至少隔开了半米,怎么脑袋一歪就碰到了?闵玧其觉着不对,但过分的睡意侵蚀清醒和明晰的神经末梢,让他不可抑制地滑进了田柾国的怀里。

毛毯紧紧地裹着倚靠在一起的两人,鼻息间缱绻的滋养洗发水味道同体香杂糅。田柾国好像轻轻笑了,闵玧其倒是无从溯源这同遥远的烟花爆竹声交织在一块的轻笑声。梦里什么都有,他好像触及到了远离孤单的秘密。

电影戛然而止,画面停在男女主破镜重圆后接吻的场景。浅浅的呼吸声缠绵悱恻,田柾国把毛毯往上拉了拉,又紧了紧怀里睡熟得像只小懒猫的家伙。

//

闵玧其一向起得早,只是在他醒来的时候,田柾国已经准备套大衣了。睡裤给妥帖折好放在沙发上,田柾国瞅着闵玧其醒了,很自然地上前顺了顺闵玧其乱蓬蓬的头发。

“回学校吗?”

“嗯。”田柾国点头,深沉的眸子里倒映出闵玧其清澈的身影,“回去收拾东西。”

闵玧其也就不多问了,从沙发里头腾起身,吮着双拖鞋就揉着头发送田柾国下楼。才走到楼梯口就听到门口暴躁的拍门声,闵玧其眼皮一跳,下一秒田柾国就啪地一下打开了大锁。

“诶玧其哥…”

果不其然是金泰亨,只是他身后还跟着朴智旻,四道目光在落上开门者时瞬间空气凝结。田柾国估计也觉着棘手,挠了挠头说了句“早上好”就准备出门。

“等等。”闵玧其冷静地叫住了他。

“嗯?”

“你…今天还来吗?”闵玧其说这话是有点犹豫,他觉得这不大像自己的风格,但毋庸置疑,他想能再次见到这个男生。

顿住步子的田柾国瞬间眉开眼笑,转身亮着眸子道:

“当然来,以后天天都来。”

//

世间有这么多小镇,小镇里有这么多酒馆,他却走进了我的,这是怎样的缘分。

END

附:

这篇文章的灵感在于年三十夜里一个人回家,漆黑的走道突然想到,那些回不了家的人会不会很寂寞。后来又想,希望每个人都能幸运地在另一座遥远城市遇到一个陪伴,不论是以95这种爱情方式,还是以果糖这种不必言明的温柔方式,都不失是为一件温暖缱绻的事情,于是就写下了这个简单温馨的小故事。这个世界真的很美好,希望每一个人在孤独的时候,都能阴差阳错遇上一个有能力温暖你、拥抱你的人。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空山粥 所有
108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3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2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5人送来了礼物
3条点评
两京2018.03.16 09:26
2
给文章评了星
孤独的人太多了,能遇上一个让自己感觉到不那么孤独的人就成了一件稀罕的事情。在这颗行星上行走的灵魂也许都缺了某一角,因为另一个人的走近人生变得温满起来。 我的直觉告诉我其实田柾国(太会撩了!)早就已经关注闵玧其很久了!
空山粥回复了两京 :
对!!
2018.03.16 12:19
2018.03.16 09:26
1
给文章评了星
在独自一人孤单的时候,突然闯入的一个人,打破自己的孤独,带给了自己久违的温暖,我想,感情有时候就是因为这渴望已久的温暖而产生的吧。
刘青松2018.03.16 08:14
3
给文章评了星
在另一个城市孤单打盹的人 他内心都有一种关于温暖的奢望吧 文章着眼于一个小酒馆 写出了这个群体内心抱团取暖的隐秘 有一丝挥之不去的孤独感
空山粥回复了刘青松 :
呜呜呜您给我这篇傻乎乎言情这么深沉的评价弄得我好惭愧呜呜呜
2018.03.16 09:27
7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5.0
总评星数(15)评星人数(3)

写作水平一流啦

作者信息
空山粥
学生
长沙市一中高中1705
发表文章(9)获得喜欢度(2007)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
高中作文,初中作文
Keywords: 高中作文 初中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