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湘 | 守望故乡

转发
文/剑桥2018.03.19 20:29字数(1006)阅读(102)喜欢度(89)收藏(4)点评和评论(6)

故乡很小,是一座小到不能再小的小城。天总是一片澄亮的蓝。那些郁郁葱葱的悬铃木,在小小的一方天地里,显得那样高大。

故乡很小,小到熟人见面不靠约,靠碰。

一群中年人在小食肆里喝酒。灯光昏暗,桌子上的花生壳啤酒瓶横七竖八的乱摆。有一个胡子拉碴的壮汉醉醺醺地盯着隔壁桌的一位瘦高男子。迷乱的眼神在男子身上游荡了好一会,他高声叫道:“这,这不是老陶嘛,来...来来,一块喝一杯”。壮汉蒲扇般的大手一挥,俩桌并一桌,俩拨人聚成一群人。男人们继续觥筹交错,吹牛打屁。

故乡很小,小到消息异常灵通。城东上午发生点什么事,城西打铁的吴老二,城南卖鞋的胡大姐,就算是偷糖吃的赵儿小都知道。

在一个黑黢黢的夜晚,爸妈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大吵特吵了起来。声音震的天花板都快翻了。我当然是没见过这场面,锁门蜷在屋子里不知所措。他们吵什么没什么印象,有几个字我倒是听得清楚:离婚,离,婚。隔壁常送我饺子的老婆婆推开了自家的门:“有啥吵的,老夫老妻的,也不怕吓着娃”。但看着爸妈没有停嘴的意思,她只得重重地“唉”一声,就回去了。

正当爸妈吵到白热化,互相瞪着的时候,我家半掩的门一下子就被踹开了。一个浑胖的胖子风风火火直冲玄关。他跨步挪手,气沉丹田:“俩夫妻的整啥呢!狼嗥虎吼地”。见爸妈齐齐瞅他,他才慢悠悠地说:“夫妻嘛,这个,床头吵床尾和,你俩..."话没说完,门外又挤进一人:”妹子你被这家欺负啦,看大伙给你主持公,道“。好家伙,最后俩字像唱京剧似的。还别说,外面呼啦啦围了一群人,都是熟面孔。我妈一看这架势,连忙摇头:”没啥没啥,就斗斗嘴,家常小事,劳各位驾啦“。

等送走了乡亲们以后,我妈瞪圆凤眼,大喝:”都害你,咱家啥破事全让人知道笑话“。我爸点头哈腰:”诶,是是“。

小学毕业以后,我随父母赴外地念书。虽辛苦劳碌,也时常偷闲回来这个芝麻点大的小城。不曾和故乡疏远,反而牵挂更深。父亲和他的”狐朋狗友“相遇在那家小食肆。他们互相寒暄,喝酒,划拳,面红耳赤。咸干花生的壳在风中乱滚。我在一旁看着,不知素日里沉默寡言的父亲竟有这样一面。

绿蚁醅新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酒足饭饱之后,我和父亲爬上城西小时我爸带我放纸鸢的小山坡。他一屁股跌坐下来,醉眼朦胧地望着这小城。他伸出手来,指向极远处的一抹灰色:”你知道不,当年,你爹我,光脊梁爬上那个水坝,那可是最快的一个“。

我知道我也会站在水坝上,站在山坡上,站在小酒馆,守望着它,我的故乡。


文章最后由 剑桥(作者) 编辑于2018.09.11 22:12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剑桥 所有
89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4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7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1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1份
给作者鼓励
11人送来了礼物
0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剑桥
学生
发表文章(67)获得喜欢度(21418)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