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尽桃花(上)

转发
文/碎碎念2018.09.07 22:00字数(5207)阅读(1561)喜欢度(171)收藏(3)点评和评论(19)

(旧文,为某非主流杂志“诗词新解”栏目所写的言情小说,非此类爱好者慎点。)



题都城南庄

唐·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1、

唐贞元六年夏,东宫后院。

舒晴干完活回到下房时,已是亥时,早过了晚饭时间,又只能挨饿了。打了水清洗完毕,正准备休息时,丽妃的贴身侍女兰香闯了进来,也不管是否会吵到别人休息,一把拽住她的衣领大声呵斥道:“想偷懒?忘了娘娘怎么吩咐你的吗?干完活就立刻到荷塘里去采集新鲜的露水,准备明日泡茶用!”

“是,奴婢这就去办。”她抬起头看着兰香微微一笑,然后背上竹篮、竹筒,提起灯笼,面色平静地出了门。

自她誓死不肯侍寝而被太子贬为奴婢的那天起,她就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劈材,熬药,清洗厨房、打扫院落……最脏最累的活,最苛刻最艰苦的待遇,以及众人蔑视嘲笑的目光。但这是她的选择,无论如何残酷,她都会默默忍受。

东宫的夜是明亮的,石座路灯里的烛火煌煌燃着,照着满地的光。一盏盏红色宫灯挂在廊檐下,如夜空里的繁星闪烁。就连浮月桥的两侧也是灯火辉煌,桥下的水面被照得波光潋滟,远远看去仿佛一条银河玉带。

独自走在灯火明亮的小径上,她平静无波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厌倦。

这深宫内院里的繁华热闹其实都和她无关。她想要的,不过是长安南郊的一片桃林,一方小院,一间茅屋。

沿着曲折石径踏上荷塘里的小小兰舟,解开绳子正准备划动船桨时,就见一行人提着灯笼往这边走了过来,最前面的那个身影正是太子李诵。不愿让他看见自己,轻轻放下船桨就往狭小的船舱里躲去。仓促中不知踩到什么东西,脚下一滑,她惊叫出声,整个人就掉进了水里。

岸上立刻有人喝道:“谁在那边?!”

幸好船还在岸边,水并不深,虽然沉了下去,挣扎了几下,还是顺着堤岸爬了上来。一团火光毫不客气的打在她脸上,微微闭了闭眼,便拖着湿透的衣服上前,恭敬的跪拜行礼:“奴婢舒晴参见太子殿下。”

“是你!这么晚在这里做什么?”冷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怒火。

衣服已经全湿透了,此刻被风一吹,只觉凉意渗进了骨头里。她咬紧牙关,极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变得颤抖:“回殿下,奴婢奉丽妃娘娘之命,在此采集露水。”

“冷吗?”声音依旧清冷,却终于带了一丝关切。

“谢殿下关心,奴婢不冷。奴婢是觉得今夜月色甚好,荷香阵阵,如此良辰美景,很适合下水戏耍,一时忘形而惊扰了殿下,奴婢罪该万死。”

李诵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她娇小的身子柔顺地匍匐在地,如瀑的黑发和湿透的衣衫上不断有水珠滴答滴答溅落在地。明明那么狼狈,她的声音听起来却是该死的平静。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又似乎只是一瞬,他才开口说了一句:“还是这么倔。”

舒晴低垂着头,没有说话。忽然感觉身上一暖,余光一瞥,罩在身上的披风金丝为线,祥云为纹,正是太子所有。诧异地抬起头时,只看到他已然远去的背影,在灯火辉煌的夜色里依旧俊逸挺拔。

只可惜,她最初遇见的,是桃花灼灼的三月里,那个俊秀儒雅的少年郎。他在桃林里对她展颜一笑时,万物都失了颜色。


2、

翌日,她高烧不退,昏昏沉沉的在床上躺着。辰时未到,兰香就怒气冲冲地赶了过来,看到她手里抓着的那件披风,脸色微微一变。几步走到床前,用力摇晃着舒晴,见她清醒过来,指着披风厉声问道:“太子殿下的衣服怎会在你这里?”

“昨夜采集露水时,偶遇殿下,殿下宅心仁厚,体恤奴婢辛苦,便将这件披风亲自赏给了奴婢。”

兰香瞪了她一眼,看着她一脸淡然的样子,心里就有气。她就像团棉花,不管怎样欺辱她她都不会生气。明明只是个下等的奴婢,那平静淡定的神色却总能让人自惭形秽,仿佛她才是高高在上的主子。

兰香夺过她手里的披风往正殿走去,同时不忘警告舒晴:“你好好在这里呆着,没有娘娘的吩咐不要乱跑,待会儿要是找不到可有你的罪受。”

“是,奴婢知道。”她笑着又躺了下去,心里却明白,迎接她的,肯定又是一场疾风骤雨。

芳华殿里,丽妃听了兰香的话,啪的一声,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漂亮的眼里闪着嫉恨的光芒。明明是他亲口将她贬为最下等的奴隶,厌恶的将她送给自己处置,为什么又会深更半夜的给她送披风?是看到她受苦动了恻隐之心吗?可惜,即便他现在想后悔,她却不会再给他这个机会。想到这里,她面色一冷,露出阴狠毒辣的神色:“兰香,我不希望她再出现在太子面前,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是,奴婢明白。”兰香笑着退了下去,不一会儿就带着两个太监走进下房,指着舒晴命令道:“这个人偷窃太子殿下专用物品,罪不可恕,把她绑起来给我带走!”

紧闭的房门砰的一声被撞开,李诵的身影出现在偏殿最深处的小杂屋里时,两个正在用刑的小太监吓得跳了起来,手里的夹板扑通一声掉在地上。“太……太子殿下……”兰香吓得腿一软,跪倒在地,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李诵看都没看她一眼,径自走过去,在舒晴面前蹲了下来。她软软地昏倒在地,浑身血迹斑斑,一向淡定的脸色苍白如纸。虽然发丝散乱,但少了那种倔强,反而更显得柔美娇弱,让人怜惜不已。

李诵皱眉,伸出手将神志不清的舒晴抱了起来。她的身子很轻,比他第一次从长安南郊抱她回来时还轻,像完全没有了重量一样。看着她凄楚的模样,他的心里很疼很闷,咬牙道:“我承认,这一次,我又输给你了。”

听到他的声音,她勉力睁开眼睛,了然一笑。“你来了。”

她知道以丽妃的性格,如果知道太子殿下还关心她牵挂她,必会生出嫉恨之心。他是故意要丽妃折磨她,想磨掉她的棱角她的坚持,然后心甘情愿的接受他的安排。即使这一次丽妃没有发狠,以后必然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所以她如他所愿,故意让兰香看到他的披风,甚至言语上模糊不清,引人遐想。

听到她的话,李诵无声地叹了口气。这个女人,总是能这样平静的戳穿他的伪装,看清他深藏于心的安排。表面上她一步步走在他的计划中,实际上她却在以自己的方式反抗着他——从没见过像她这样,对自己也可以这么狠心的女子。就算被打得遍体鳞伤,她也依旧笑得云淡风轻。这样的她,叫他如何舍得放手?心里久久不能平复,抱着她的手却温柔了许多,生怕一不小心就弄疼了她。

只是,到底要怎样才能留得住她?


3、

她被太子抱回了暖晴阁,这是他从南郊将她带回以后,特意为她修建的庭院。院外翠竹挺立,十分清静。他没有像往常一样,专断的给她妃嫔的封号,但不管多晚,不管多忙,每日必会来一趟暖晴阁。这样的体贴和宠爱,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他的用心,她并非不知,却只能故作不懂。午时阳光正烈,他依旧顶着炙热进了暖晴阁。躺在内殿的软榻上,任宫女轻轻地按压着太阳穴以缓解疲劳。窗外是苍翠欲滴的竹林,风吹过的声音都格外清新,不禁说了一声:“这整个东宫,只有你的暖晴阁让人心神宁静。”

她淡淡接了一句:“殿下错了,这暖晴阁本就是殿下的,与民女无关。”

“你就一定要让本王心里不痛快吗?”声音阴沉而冰凉,却在看到她削瘦的脸庞时,又压下了心头的怒火。

修养了一个半月,伤势终于痊愈。清风拂过,殿外树叶沙沙作响,几片青黄斑驳的叶子飘进了内室。不知不觉间,秋意已经悄无声息的浸染了整个长安城。这日天气晴好,艳阳高照,树静无风,舒晴突然起了性子,一路出了暖晴阁,沿着白玉石廊慢慢散着步。

转入花园时,一股浓郁的花香扑鼻而来。抬头看到浓绿中点点金黄的小花,便笑着对身旁的宫女说:“这桂花开得真好,跟我采一些带回暖晴阁里酿点桂花酒吧。”众人纷纷叫好,有人搬来凳子,有人取来剪子,叽叽喳喳地采起桂花来。

太子李诵正和几位文人名士自议事厅内走出,经过花园时,远远看见桂花树下围了一群人,莺声燕语的好不热闹。几个年轻的文人不禁好奇的停步观望,其中一白衣少年朗声笑道:“都说秋风萧索,秋意阑珊,但太子这里仍是一派春意盎然啊。”

她刚剪下一支开得异常热闹的桂花,雀跃地转过身正要开口说话,忽然看见不远处太子身边含笑而立的白衣少年,手上的花枝顿时掉落在地。嘴唇微张,似乎想说什么,但那失措也只是一刹那,转眼她又恢复如常,笑着招呼宫女过去扶她跳下凳子,隔着距离跟李诵行了个礼后便转过身往回走去。

白衣少年看着舒晴远去的背影,饶有兴致地问了一句:“这女子虽没有绝世风华,却有着超脱尘世的淡然清雅,一举一动都像是一副清新自然的书画,真是难得的气质佳人。她也是殿下的姬妾之一吗?”

李诵眉头皱了皱,没有说话,抬起脚继续往殿外走去。少年又望了一眼看不到头的白玉回廊,这才起身跟了上去。

暖晴阁里很静,明亮的光线隔着珠帘照进来,给屏风上的桃花镶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她看着如霞似锦的桃花,想着那少年微微含笑的脸,心里又开始躁动不安起来。那是在三月灼灼的桃花树下,跟她许下一年之约的崔护呵。没有想到,他们的再次相见,竟然是这样的情景下。转身之时,似乎看见他的笑意有一丝凝滞,是误会她成了太子的女人吗?

不,她虽身在东宫,却坚定的在守着他们的约定啊。

晚间,太子来到暖晴阁时,她亲自泡好茶,笑着端到他面前。“后日是中秋佳节,民女想上街看看花灯,望殿下恩准。”

李诵定定地看着她,灯光从右边照过来,刚好看到她的半个剪影,那弯弯的柳叶眉下,是长而卷翘的睫毛。虽然在他面前,她总喜欢低垂着眼睛,看看似恭敬的神色下,却有一分说不出的淡然自若。而此刻,那淡然中似乎带着一丝忧伤,淡淡的,几乎察觉不到。

他眼中的复杂之色一闪而过,半晌,才沉声道:“你决定的事,便不会轻易改变。就算现在我不答应,你也一定会想出其他办法逼我点头的。晴儿,我说的对是不对?”

她有些讶异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尊贵的男子。他的确是越来越了解自己了。

自暖晴阁离去,李诵又回了书房,独自在窗前看了很久,终于拍了拍手,招出两名隐卫,沉声吩咐道:“以后你们就到暖晴阁帮我看着晴儿,她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统统都要向我禀告。”

“是。”隐卫答了一声,矫捷的身影转瞬又融入了无边的夜色里。


4、

中秋之夜星空晴好,硕如银盘的圆月周围镶嵌着璀璨的繁星,颗颗晶莹明亮,好似天宫仙女不慎撒落的明珠。夜风带着桂花香徐徐吹来,把这个夜晚也薰出一种莫名的诗意来。舒晴站在客栈的窗前,看着白衣少年推开房门翩然而至时,一向淡定的脸上有着灿烂又羞涩的笑容。她疾走几步迎了上去,轻声唤道:“崔郎!”

“阿晴,真的是你!”崔护握住她的手,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待清醒过来,又赶紧松开她的手,不自然的笑了笑。她偏着头笑看着他,又固执的伸出手紧紧握住他的,任他挣扎了两下就是不肯放开。

“阿晴。”他的脸微微有些泛红,双手轻轻一带,她便柔顺的依偎在他怀里,一时只觉得心中一荡,像是温酒入怀,又温暖又醉人。

她与他的第一次相见,是在桃花灼灼的三月。那日是难得的晴朗天气,屋外桃花盛放,灿如云霞。她持一只横笛,在桃花树下吹着曲子。突然听到一个干净清澈的声音高声说道:“请问屋里有人吗?在下踏春路过此地,想向主人求一杯水喝。”

笛声停了下来,她踏着满地落花,自桃树后走了出来,就见一个眉目俊秀的白衣少年斯文有礼的站在门前。大约是听到了脚步声,少年转过身来看到她时,有片刻的失神。然后他展颜一笑,戏谑地问她:“姑娘可是桃花仙子?”她记得,那时他的眼神是说不出的温柔,在他的笑容下,缤纷的落英都失了颜色。

她嫣然一笑:“公子真会说笑。茅舍简陋,公子不嫌弃的话,请随我入室饮一杯粗茶。”

奉上茶水后,她又取出棋盘,笑着问道:“公子如果不赶时间,可否与我对弈一局?”崔护笑着点头,抬起修长白皙的手,将棋子分开。室内一派平静淡然,黑白棋子也透着柔和的光,如凝玉,如曜石,一刚一柔配合融洽。明明才认识不久,言行举止却总能让对方会心一笑,仿佛已经认识了很久一样,一抬眉、一转眸间都有一种特别的温柔。直到日薄西山时,崔护才起身道别。她倚在柴扉上看着他慢慢走出去,在院门前又回过头来,踌躇了一会,终于快步走回她面前,低语道:“阿晴,等我一年,明年这时我定亲自上门提亲。”

她抬起头,笑得欣喜又娇羞:“好,我等你回来。”

那时,她和他都没有想到,三个月后,太子李诵也会出现在那片桃花林里,在见到舒晴时,坚定又霸道的对她伸出手:“跟我回东宫。”在她拒绝时,凤眸冷冷一笑,“你若不随我回去,我便一把火烧了这里。”

她靠在崔护胸前,轻声说:“崔郎,我不是太子的女人。我一直在守着我们的约定。”那一日,她可以为了周遭的百姓随他回到东宫,但在东宫里,他对一个连性命都不在乎的女子却毫无办法。

“我知道。”他温柔地看着她,眼神中都是笑意。在东宫见到她时,他曾试探性的问太子她是否是他的侍妾时,太子皱着眉头没有说话,那时他便知道了答案。只是,一想到太子看着舒晴那复杂的神色,他又有些担忧地皱起了眉头,“太子好像很在意你。”

她看着扑腾的灯花,语气坚定地说:“我会想办法让他放我走的。崔郎,这一次,你一定要等我。”

“好。”他眼里是浓浓的笑意,抱着她的双手将她搂得更紧了。


(未完待续)


《歌尽桃花(下)》


→更多精彩文章←

—————————————————

欢迎来到12KM作文

汇集了大量优秀的中学生原创作文

聚集了来自全国优秀的语文教师

在文学社交中提高写作水平


你可能也喜欢:

《一朵早醒的桃花》

《凡桃花深处必有人家》

《归去的一朵桃花》

文章最后由 没有名字你是要上天吗 编辑于2018.12.14 16:46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碎碎念 所有
171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4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3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1份
给作者鼓励
6人送来了礼物
12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碎碎念
嘉宾
发表文章(24)获得喜欢度(23361)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