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易水寒

转发
文/清欢丶2018.10.01 16:18字数(1035)阅读(1345)喜欢度(25)收藏(1)点评和评论(8)

        偶路过易水边一小镇,藏身在铁骑似山脊的怀抱中。某处酒家,雕花窗格,荣喜堂上的金匾迎着流沙般坠下的朱缎,说书先生扬了扬旧黑的下襟,折扇一打启齿道:“话说荆轲有三世,都啊,与这易水呐有孽缘哇……”

         第一世,他为妖。妖,绛珠花妖,她,千年来,生根在易水畔,鬼魅般的紫,只在夜里悄然开放,将花的美色都祭献给月。一年水旱,她在易水边苦苦哀求着,哀求着神祇下降甘霖,神祇无信,但一个身着白衣,青丝一尘不染的男子为她带来润泽。男子浅笑,每夜前去为她浇灌,她也笑,许是因为月色太美,许是因为他眼中闪烁的光太令她心动。她弃妖神之身,转世为人,苦寻救命人。

         第二世,他为人。他化作一个女子,明眸善睐,千姿百媚。众里寻他千百度,终了,寻到了他——救命人。她报他一生,他亦许她一世,他说,他是个剑客,闯遍天涯,归来婚嫁。她铭记于心,日日夜夜翘首以盼,可却没在月圆之时等到他的花轿,而是冰冷寒光的遗刀。她悲痛欲绝,以两行清泪奠他,泪偿恩报,她再未等到下一轮明月,便纵身一跃,抱恨易水,追他的魂魄而去。

        第三世,他为士。荆轲身为剑客,怀国之危亡而报燕太子丹知遇之恩,他决然赴秦行刺。临至易水,荆轲立在峭崖陡石上,凛冽的寒风如利刃一般迎面刺来,砭骨的寒挡在他飘起的素黑衣襟下,顾望四下里皆白,白水、白浪、白衣、白冠,似是茫茫雪海,而轲,是末世燕国唯一的光亮。飘飘衣袍,白晃的,刺痛钻入眼瞳,也钻入了丹与渐离的心。丹一身素洁,青丝未老,渐离素手击筑,白净如初,荆轲见此景,恰若前日,三人初逢,一见如故。他忽然想念从前无忧的日子,把酒放歌,作诗吟唱,只觉欢心,无虑当下。他凝重的目光落在易水旁的草木,曾绽放的那般自如,葳蕤,不免怅惋,肩头又感沉重了一番,他的痛,他的愁,他的情,他的爱,一律的吞噬在了白沫飞翻长逝而去的易水中,渐离的筑,太子的泪,全都揉碎其间。慷慨悲愤如泉,一泄喷涌,轲唱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今一言,士誓死!”渐离的波澜不惊,丹的排山倒海,荆轲都不忍看到。于是他走了,不管身后的击筑声愈来愈悲,不管身前的风愈来愈凉,他为自己的满怀不舍,断了退路。他走了,他的背影淡去,而他却浓在了历史里。他走了,不留下一丝念想。鹰的盘旋带来尘土,而他,远了。

        “荆轲倒在了血泊之中……”说书先生抚了抚折扇,慢慢地从唏嘘人群中退开,而我方才从易水故事里醒来。荆轲醉倒在了秦乡的血红之中,而我早已醉在他的魂魄里。

文章最后由 没有名字你是要上天吗 编辑于2018.10.01 18:06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清欢丶 所有
25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0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5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0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3人送来了礼物
1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清欢丶
学生
长郡中学高中澄池文学社
发表文章(40)获得喜欢度(4304)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