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话 | 采莲

转发
文/青桐2018.10.06 09:11字数(2321)阅读(1581)喜欢度(238)收藏(7)点评和评论(21)

她本是江南的采莲女。

大约是从小见的多了,感受的多了——那么大一片的莲花摇曳生姿,娉婷袅娜地立在池中,花瓣上泛起点点淡淡的红晕——竟也无师自通,以莲花之姿习得几支舞,名曰“金莲舞”每当她起舞时,口中总轻吟李后主的新词:

“嚼烂红绒,笑向檀郎唾。”

她仰慕李煜,也羡慕大周后,每日苦习金莲舞在梦中与檀郎幽会。

十六岁那一年,她只身来到金陵。

风尘仆仆的混血女子,终于如愿以偿的入选了教坊。“明日就是在国主面前起舞的日子了。”

李煜来了。他穿着贵族的服饰,手中照例捧着一卷诗集,饱满的天庭在阳光下发着光。她遥遥地望见他来了,屏息凝神,垂下眼帘,忽闪的睫毛中掠过一丝羞怯。

她本就是胡人与汉人所生的混血女子,那天早晨的精心梳妆,使她光彩照人。一头微卷的长发披在脑后,繁复的发型是她梳了很久才扎好的,一对异帮女子特有的深目上覆着微翘的睫毛,在不经意间顾盼生情。她挑了一袭青色的舞衣,如同家乡莲池中的一株莲花,脸上因为激动而泛起点点红晕,她纤足轻点,轻盈的身姿与舞动的碧纱使其他舞女黯然失色,李煜看得呆了,宣她上前。

她不敢注视他,睫毛微微颤动,“好一对美目啊,窅……不若,朕就唤你作窅娘,如何?”她没接话,脸上飞起两片红云,其实……只要是他赐名,又有什么好不好呢。国主将她拉到身旁坐下,他看到国主的眼睛:真的是重瞳……两只瞳孔中散发着书香,让她微醉。

她在宫中跳了八年舞。国主为了看她跳舞,请人打造了一座高达六米的金莲台,纯金的花瓣饱满艳丽。她和曾经无比羡慕的大周后一起排练,她弹琵琶,她起舞。她要对得起国主的心血。纯金的莲台之上,素纱飞旋,满眼的眼花缭乱。

可是没等到跳舞,大周后病倒了,她泪眼朦胧立在卧榻前:“大周后,你答应过我要一起跳舞的……”床上的美少妇气息奄奄:“窅娘——”大周后去世的那一天,她哭得几乎昏死过去,原本的一对深目更加深陷,眼神暗淡无光,整个人如一株花瓣零落的莲花,形销骨立。李煜比他更憔悴,每日茶饭不思。她受着双重折磨,却更加严格地逼迫自己起舞。只不过,舞蹈中不再只是少女单纯的欢喜,起舞时紧蹙的黛螺,别有一番在痛苦中产生的美。她在舞蹈中怀念大周后和那一段时光:国主呢,他怎么样了?

莲台,就这样一直空置在那里。因为,再后来,赵匡胤的军队攻破了金陵。

国主选择了去汴京,她能理解:他原本就喜爱诗书,也作得一手好词,此刻他没有铁血男儿的决绝,能怨得了他吗?出行的那一日,她换了一身素白的纱衣,头上一顶白色江南女子戴的纱帽,抵不住秋日隐隐的寒意。国主讶异地望着她,八年的舞蹈,他们相知甚深。

“眼色暗相勾,秋波欲横流”

“你……也要去吗?”

“嗯。”

“去了那里,会吃很多苦的。”

“窅娘不怕吃苦。”

可没有说出口的是:她愿意与他一起吃苦。她的江南软语,酥酥地响在他的耳畔,让他心生不忍。

可是就连这简单的愿望,上天也不愿意达成。赵光义登位后,窅娘被心怀不轨的赵光义唤去宫中当舞女。这大字不识一个的粗人皇帝,不怀好意的用色眯眯的眼睛打量着他。她带着厌恶地瞪着眼前满脸横肉的汉子,他却反倒贪婪的注视着她的美目。北方长大的汉子,何时见过这等标致的江南姑娘啊。“窅娘是吧?过来给朕跳支舞。”她站在原地没动,思念远方的国主与娥皇。“小美人儿,别怕呀。”

无奈之下,她踮足,却全然没有了从前在金陵的风韵。她的手臂是僵硬的,像秋日瑟瑟发抖的莲,一池的莲都开败了,独她垂着头,任由花瓣随水流飘走。一曲终了,那个叫她跳舞的人却大声喝彩。她的嘴角不易察觉的勾起一丝鄙夷的笑:这也值得你喝彩么?

再要求她跳,她也开始推辞:“没有金莲台,窅娘恐怕跳不出金莲舞。”她极力使言辞客气些,再客气些,却做不到。“金莲台?朕可以替你造。”赵光义满脸堆笑。窅娘的脸不再掩饰,轻蔑地嘲讽“那可是纯金打造出的莲台,你们北方的工匠,有这手艺么?”赵光义无言以对,却甩出一句狠话:“朕总有一天会让你跳金莲舞的。”

夜晚,窅娘立在榻前,凝望着窗外,怀念金陵的秀丽景色,国主这会儿,是不是也在窗前呢?两行清泪从她面颊滑下,口中轻轻吟出李后主的词: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沙哑而粗鲁的声音打断了她:“窅儿,陪朕歇息可好?”她讨厌他这么叫她,直犯恶心。但她却不动声色,仍旧面对着窗口:“陛下先睡吧,窅娘还是等跳完舞再侍奉陛下吧。”身后的影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消失了。

七月初。

皇宫的后院里,一座金莲台蓦然拔地而起,金莲台的前面,是一小片南方移植的莲花,开得正盛。一朵一朵,与当年采莲的情景无二。窅娘望着莲台,只望了一眼,便辨出这是标准的六米。“好熟悉……”一刹那,她恍然醒悟,:这不正是澄心堂里国主为她建的莲台吗?往事浮上心头。

赵光义放肆的笑声在他身后响起:“哈哈,窅儿,你说,朕厉不厉害?”她悲愤交加,看来,这个舞是非跳不可了。“陛下,七月七日吧。”她的声音里透着决绝。“好哇,好哇!”赵光义没听出来。

七夕至。

窅娘换了当年初入金陵时穿的那一身素青色纱衣,几个月来第一次细致的打扮自己:七月七日是国主的生日呀,我恐怕……做工考究的花瓣衬着她精致的脸庞,楚楚动人。她不理看了呆了的赵光义面朝东方:重光,窅娘七月七日跳金莲舞为你祝寿!

她从未跳得这样投入,仿佛身旁大周后的素手正拨动琵琶。时间又回到了那年排练。她轻舒玉臂,曼妙的身姿第一次展现了出来。赵光义大叫:“窅儿,给朕转过来!”她心无旁鹜,一心对着东面起舞。舞终,她对着国主所在的方向款款下拜,大周后的笑靥又浮现在眼前……

她站起身来,向着那一池清丽的莲花:国主……重光,窅娘来生还做你的采莲女!

她的身姿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跃入池中,嘴角还挂着一抹笑容,有嘲讽,也有眷恋……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


(以上关于窅娘的事件大多来自《品中国文人》)


文章最后由 青桐(作者) 编辑于2019.03.21 06:48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青桐 所有
238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3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7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4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1份
给作者鼓励
12人送来了礼物
14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青桐
学生
发表文章(34)获得喜欢度(4939)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