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至塞上(改写)

转发
文/奈北樨2018.10.19 22:24字数(840)阅读(1221)喜欢度(5)收藏(0)点评和评论(4)

狂风呼啸着从远方冲来,身过处,皆卷起漫天黄沙。地平线上,隐隐出现了一辆小车,孤单而落寞,渐渐地向长城驶来。近了,更近了,车在城前停下。

“来者何人?意欲何为?”

“监察御史,典属国王维。此番出使凉州,途经此地,特来慰问。”

“吱——呀”久闭的城门为失落的来客敞开,守军们注视着那羸弱的身子从车上缓缓步下。上城楼,眺远方,茫茫沙漠之中,飘飞的蓬草在呻吟,在哭泣,在求饶。可风无动于衷,一次又一次将它推向地狱的深渊,它无法控制自己,更无法摆脱这一遍遍的凌迟。它只有两个选择,死亦或活,死则一了百了,活则万般痛苦。可它,还是毅然选择了活——活着,总归是有希望的。

北归的大雁悲鸣着在天上划过一道无助的弧线,它失群了,它脱离了队伍,它不知道该前去何方。它一回又一回地在原地打着转,犹豫不决。从天边传来几声同样的哀嚎,它向那儿飞去。它又停住了。它无法确定,那是父母泣血的呼唤,还是风儿恶意的陷阱。风止了,雁儿徘徊着。最终,它决定了,一挥双翅,捎着不安与恐慌,孤身一人,向西北驰去。罢了,随遇而安吧。

车又离开了,继续朝着太阳落下的地方出发。

辽阔无垠的大漠目堵了这一切,它微微地勾起唇角,用自己宽大的胸怀接纳了这迷惘的人儿。回首来时径,那出发的地方中,悠悠地升起了一道笔直的烟,巍然屹立于天地之间。像儿时的炊烟,像帝都的天塔,更像那孤寂的背影。怅望前方路,一条长河出现在了视线里,似那土地上的一根碧色的绸锻,千曲百折,终是一往无前。天空松开了托着红日的手,它急速下坠,光彩映得周边的云霞也羞红了脸。突然,它停住了,立在众山之巅,橙红的光晕自圆润的躯体上散开,用尽最后的力量发出万丈光芒,照得那天地为之黯然失色。宏大粗犷的明黄,潇洒独立的黑灰,延绵不绝的碧青,圆浑美满的朱红撞击在一起,所释放的能量,足以粉碎所有的负面情绪。

稍稍可以瞧见萧关的影子了,“跶哒,哒哒”忽地一阵马蹄传来,骑兵在车边停下。“御史大人,将军不在萧关。他正在燕然山上,勒功”!

“是吗?”诗人探出身来,脸上带着笑意。

打了胜仗啊。

真好!

文章最后由 绮疏 编辑于2018.10.19 23:40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奈北樨 所有
5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0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0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人送来了礼物
2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奈北樨
学生
发表文章(14)获得喜欢度(128)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