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长沙——我私人的游与逛

转发
文/清凉界2018.11.15 10:02字数(12234)阅读(754)喜欢度(232)收藏(0)点评和评论(18)

下面是我在语文课堂以外上的语文课,是在湖南省图书馆的公益讲座,且不论效果如何,只觉打破了窠臼,颇为畅快,语文学习岂止在课堂?

走进长沙的巷陌

——在湖湘讲坛上的语文课

引子

一个老地名是一个故事、一个传说,让人动容;

一个老地名是一段历史,让人追古思今;

一个老地名是一个典故,让人知名知史;

一个老地名是一个标志,让人见名知景;


一提到长沙,很多人立刻会想起湖南卫视。真实的长沙除了娱乐精神,更重要的是历史积淀,长沙是国务院首批公布的24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素有“楚汉名城”之称,要知道早在15~20万年前,长沙地区开始有人类活动。约7000年前,长沙开始形成村落。有文化可考的历史有3000多年,春秋时期纳入楚国版图,旧战国时城邑颇具规模,成为楚南重镇。自秦汉以来,长沙一直是湖湘地区政治、军事、文化教育中心。据专家考证,今日芙蓉区马王街、化龙池一带,天心区坡子街、太平街一带,开福区潮宗街、通泰街一带尚存的老街小巷,其街巷走向、建筑布局、街道名称等,在明清两代即已定型。长沙古城自形成以来,地址几千年没迁移,老城街头巷骨架沿袭至今,这在世界上都是罕见的。2000多年前的道路甚至与今天所在位置的街巷依然重合,故此长沙成为中国历史上最长时间在同一地址建城的城市之一。

长沙旧城历史遗存众多,一些重要古迹,如官署、学宫、城隍和祭祀祠庙,一个城内均有三至四套。这些地名遗迹就存在于需要保护的历史街区内。1904年长沙开埠,城市建设迈上近代化旅程。从保留至今的民国初期建筑,如咨议局大楼,湘雅医院门诊楼,基督教永恒堂以及石库门民居等,可窥视当时长沙建筑的独特色风格。它们介于江南传统古典建筑与西方现代建筑之间,既延袭古风古韵,又展现时代特色,体现了湖湘文化会承与兼容的有机融合。

长沙旧城的历史街区和各类历史建筑,历史遗迹,近半个世纪以来遭受过三次大的毁坏。一是1958年大炼钢铁,破除迷信,拆庙、拆城,砍大树,建土炉,斗姥阁,金盆寺,李公庙等均毁于这一时期。二是“文化大革命”期间破“四旧”,湘春路口的辛亥烈士祠、玉皇坪的玉皇殿,玉泉街的玉泉寺,县正街的城隍届,里仁坡的鳌山庙等,均毁于这一时期。三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许多文物古迹,具有历史价值的街区和建筑由于开发建设遭到破坏。如坡子街的福禄宫,教育街的中山纪念堂、蔡锷北路的左宗棠公馆,麻园岭的陈明仁公馆,福源巷的左学谦公馆,望麓园的宁诚馆等,均被拆除。一些集中展示长沙传统经济与文化的老街、街道两旁建筑新旧叠加,违章建筑屡拆屡建,老街的整体格局和建筑风格被打破,尤其是周边的高层建筑阻挡了山、水、洲、城的通透视野,破坏了老街千百年来形成的古老空间特色。反映老街居民生活、社会习俗与文化艺术的其他建筑,如亭台楼榭,水井牌坊,佛寺道观及麻石街等多数未能保存下来,历史街区的人文环境特色逐渐消失。

值得欣慰的是,长沙历史文化街区尚未达到完全消失的程度,有的街区历史风貌还保存得比较完整。《长沙市城市总体规划》规划的小西门、天心阁、潮宗街、开福寺4个“历史”风貌保护区,再加上化龙池历史街区,建设控制范围总面积为4.61平方公里,占市区面积556平方公里的0.8%。最近几年在旧城改造修复和保留的建筑还有贾谊故居、中山纪念亭、北正街天主教堂等等。

在长郡中学澄池旁,有一座韩玄墓,韩玄曾是东汉末年的长沙太守。现在长沙南门口附近有一条小巷叫南倒脱靴巷,还有一条小巷叫西倒脱靴巷,其地名的由来就是源于韩玄的一个典故。

传说关公战长沙时,韩玄命守将黄忠应战,黄忠久战不胜,韩玄十分不满,诬其有反叛之心,下令处斩黄忠。素与黄交谊甚好的魏延大怒,拔刀相助,要刺杀韩玄。韩玄见势不妙,窜下城楼,意欲从城南向北跑。为骗过魏延,跑过小古道巷一小巷时,有意将一靴子脱下,靴尖朝南放着,以示南遁时靴子脱落掉地,此巷后来即彼人们称为“南倒脱靴”。魏延识破了韩玄的欺诈,朝北追去。韩玄经过城西臬后街的一条小巷时,又脱掉另一只靴,仍将靴尖朝南放着,自己朝北门奔去。此巷后来即被人们称为“西倒脱靴”。

长沙,是我国确定颁布的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有1000多条街巷。老长沙人都知道“南门到北门,七里容三分”这样一句老话。这个“七里容三分”就是解放前长沙老街的长度,在这段并不长的路上,却留下了一串串精典的地名,令人回味无穷。这个“七里容三分”就是解放前长沙老街的长度,在这段并不长的路上,却留下了一串串经典的地名,令人回味无穷。

半湘街,一人巷,二里半,三公里,四牌楼,五里牌,六堆子,七里庙,八角亭,韭(九)菜园,十间头,百善台,千佛林,万祠巷。(从半到万,无一遗漏,闪烁着城市的数字风情。)

桂花井,荷花池,白果园,芙蓉巷,紫荆街,樟树园。(这里花木掩映,瓜果飘香,令人神往。)

金沙里,木牌楼,水风井,火后街,土城头。(暗含“金、木、水、火、土”阴阳五行气象。)

红石岭,赤岗冲,黄泥街,碧湘街,青石井,黑石渡,紫竹林。(“红橙黄绿青黑紫”,七彩缤纷。)

赵家坪,孙家坡,苏家巷,王家坪,左家井,涂家冲,侯家塘。(可谓百姓云集。)

金线街,银盆岭,铜盆湖,铁铺巷,锡庆里。(却是“金、银、铜、铁、锡”五金俱全。)长沙是历史文化名城,其文化内涵,表现在各个方面,连街名也不例外。据不完全统计,纵横交错有1026条道路街巷。

命名为街有144条,称巷的有253条,称路的有94条,称里的有126处,合计616处,占全部街名60%;其余命名较多有称园的52处,称村的58处,称坪的31处,称桥的18处,称井的19处,称塘的13处,称湾的12处,称子的13处,称岭的10处,称头的15处,这10种地名占全部街名23.4%;其他尚有62街名占16.6%。

长沙街名压尾共76个字,可编成四宇韵文19句,既押韵,又好记,分列如下:

“道路街巷,湖井渡塘,里径墅庄,池堤沟湾。阁殿桐魔,台局庙观,牌坑镇站,岭坎坡岗。村桥田山,园圃堆仓,咀口背杆,楼坪壁墙。洲门留香,雷靴边祥,岸城桐场。林侧套峰,厅子岔宫,头址板冲,尾亭港垅。”


街巷便如同城市这部百科书的目录,让我们按图索骥去寻访遗留在民间的宝驹。

(一)街巷地名里的司署府衙

清朝是中国历史上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与现代社会相距不远,故留下的古地名比比皆是,长沙街巷以司署府衙命名的街道名称甚多。

藩正街、藩后街因位于藩司(湖南布政司)之前后而得名;

府后街位于长沙府署后侧;

粮道街是因此街驻有粮道衙门;

盐道署所设之地即称之为盐道坪;

洪承畴经略湖广时所建贮藏军米之地谓之皇仓湾,而位于皇仓之后的街道顾名思义的是仓后街;

稻谷仓则是因为长沙县粮仓建在此;

臬后街、都正街源于臬司、都司;

宝南街因位于“宝南钱局”之南而得名;

取“大修文治”之意命名的修文街是因临近长沙府学宫及学院衙门;

取“文运昌隆”之意命名的文运街,是因其位于清“贡院”之前,而顺星桥也是因为临近贡院,来省考生多住此,取顺乎文星、得中高魁之意而命名的。

(二)街巷地名里的历史人物

以历史人物名字命名,是长沙街巷名称的另一种由来。

药王街是纪念药王孙思邈而得名;

晋朝醴陵人丁鳌山,任太守,为官清正,后世将其居所葬地称醴陵坡(今里仁坡)以推崇;汉代贾谊谪宦长沙,定王刘发筑台望母,于是便有了太傅里、定王台千古之地。

近代长沙更是名人辈出,先有曾国藩、左宗棠,后有黄兴与蔡锷。1885年,左宗棠逝世后归葬于长沙东乡白竹塘,时人在长沙湘春街建有左文襄词以为祭祀,今祠虽不存,然左文襄祠之街名一直未变。至于以辛亥革命的元勋黄兴、蔡锷命名的黄兴路、蔡锷路更是使古城增辉。

(三)街巷地名里的百家姓

长沙的街巷地名除了以英雄豪杰之名命名外,更多的是以百家之姓命名。例如:袁家岭、侯家塘、晏家塘、伍家岭等等,不胜枚举。

(四)街巷地名里的数字家族

老居长沙的人都会记得一段含着地名的顺口溜:“一步两搭桥,三公里,四方塘,五家井,六堆子,七里庙,八角亭,九(韭)菜园,十(司)门口,百善台,千佛林,万祠巷。”从一到万,无一遗漏,闪烁着数字的魅力。

民间还流传着另一种说法:“半湘街,一人巷,二里半,三公里,四牌楼,五里牌,六堆子,七里庙,八角亭,九(韭)菜园,十间头,百善台,千佛林,万祠巷。”从半到万,无一遗漏,展示着数字的风情。

(五)街巷地名里的花草果木

花草果木也是长沙街巷地名命名的素材之一。读着杏花园、芙蓉巷、荷花池、桂花坪、紫荆街、槐树巷、楠木厅、松柏里、桃子湖、檀树坎、白果园、柑子园、枣子园、竹山园、芋园、梅园、梓园……等优雅的名字,一种对这花木掩映之处的神往之情便会油然而生。

(六)街巷地名里的衣食住行

长沙街巷地名的由来还与人们的衣食住行相关,留意这些古朴、形象的原始地名,饶有风趣。

人们的衣食任行,七行八作离不了香铺巷、线铺巷、书铺巷、衣铺巷、当铺巷、肉铺巷、钟表巷、扇子巷、鞋铺巷、面馆巷、茶馆巷、铜铺巷、草药铺巷、油铺街、灯笼街。

黄泥坑、糟坊巷、席草田、扫杷塘、草墙湾、茅棚街、枯饼巷、芭茅洲,名虽不雅,却真实地反映了市民居住环境的狭小、简陋、恶劣;而吉祥巷、如意街、长寿里、和平巷、丰盈里、兴隆巷、太平街、幸福里等街巷地名则表达了人们把对幸福生活的祈盼追求。

长沙有1000多条街巷,我们列举的不过十之一二,还有众多名闻遐迩的名街名巷,值得我们去探究。比如青石板巷化龙池因神话传说而得名;文庙坪是长沙古代供奉孔子的地方,府学宫的“道冠古今”石坊是目前长沙惟一保存完整的古石坊;坡子街因两个跨街牌坊之间有段百十来米长的坡道,故称此路为“二元坡子”。

(七)行云流水地名联

家家楼阁挂红红牌,势如流水;处处门庭开黄道,洽对朝阳。(红牌,指红牌楼,在黄兴中路南段,今无。流水,指流水沟,在大古道巷。黄道,指黄道门,即今南门口。朝阳,指朝阳街,今名金庭里,在太平街)。

威镇营盘,螃蟹浑身甲胄;彩呈衣铺,凤凰遍体文章。(营盘,指营盘街。据《湘城访古录》载,此地曾为明吉藩四将军府卫队驻地,街由此得名。螃蟹,指螃蟹井,原名金甲坊,在草墙湾;又,螃蟹岭,在浏正街;又螃桥,在清水塘路。衣铺,指衣铺街。凤凰,指凤凰山,在吉庆街。史传明吉王为其女凤凰公主建凤凰台妆楼于此。)

金线缕成,古道之桂花似粟;丰泉润就,新开之柑子如瓜。(金线,指金线街。古道,指古道苑,在樊西巷。丰泉,指丰泉古井,在东茅街。新开,指新开门,乃长沙古城九门之一,民初改名为兴汉门。柑子,指柑子园,在蔡锷中路。)

水林月照于鱼塘,荷花香勃;泉里云驰于水庙,楠木荫遮。(水林月,指水月林,在定王台南侧。鱼塘,指鱼塘街。荷花,指荷花池,在蔡锷北路。泉里云,指云里,在流水沟。水庙,指水来庙,今名红星巷,在西长街。楠木,指楠木厅,因巷内曾有一纯用楠木构成之富绅宅而得名,在潮宗街。)

坡子三层,街真履道;塘湾九曲,水最清平。(坡子,指坡子街。履道,指履道巷,在黄兴中路。塘湾,指塘湾里,今名堂皇里,在古稻田。)

游人接贵,学士登瀛,三台并驾,二府连衡。(接贵,指接贵街。登瀛,指登瀛桥,今名登仁桥,在学院街。三台,指位列三台,在尚德街。二府,指二府坪,在学院街。)

同开三泰,鸳鸯之匹配双双;又到一村,鸡鸭之成群咯咯。(三泰,指三泰街。鸳鸯,指鸳鸯井,在幸福桥。又到一村,指又一村。鸡鸭,指鸡鸭巷,今名燎原巷,在藩城堤。以上“各”韵。)

药王汤而詹王酒,孙祖调烹;文庙笔而武庙刀,老郎演戏。(药王,指药王街,清同治四年以前此街即建有药王殿,故名,今殿已无。詹王,指詹王宫,清咸丰十年所建,在都正街,今无。詹王即易牙,长沙餐馆业尊其为行业保佑神。孙祖(即孙思邈),指孙祖殿,今无,址不详。文庙,有长县、善县及长沙府三处,一在织机街,一在学宫门正街,一在民主东街[今名崇圣里、崇文里]。武庙,指武圣殿,祀关帝,今无,址或在营盘街附近。老郎,指老郎庙,在三兴街。民间所奉老郎神有二,一为戏曲业所祀梨园神唐玄宗,一为烟花女子所祀白眉神管仲。管仲为官妓之始作俑者,据《五杂俎》载:“管子治齐,为女闾七百,征其夜合之资,以佐军国。”唐玄宗则曾选乐工三百,宫女数百,教授舞乐于梨园,且时或亲自指挥或登场表演。长沙老郎庙所祀为梨园神。)

相国引青山之路,将军寻白马之盟。(相国,指相国寺,址不详。青山,指青山祠,在书院路妙高峰西北侧。将军,指将军府,系明吉藩四将军府,在又一村。白马,指白马庙,在南大路。)

泉径招贤,接龙于双井之巷;石门留客,落星于三府之坪。(泉径,指老泉别径,址不详。双井,指双井巷,在坡子街。石门,指石门痕,今名石门坎,在半湘街。落星,指落星田。三府,指三府坪,在学院街。)

台向西安,定王原山陕孝子;馆开东庆,文公本徽国儒生。(西安,指西安里,在西长街。定王,指定王台,在东庆街东。据传汉代定王刘发因思其母,特从长安运土筑台于此,以便登临而聊慰亲情。山陕,指山陕会馆,在坡子街,今无。东庆,指东庆街。文公,指徽国朱文公祠,在原贡院东街[今教育街],左宗棠曾在此设馆授徒,今无。宋代著名学家朱熹,系安徽省人,曾讲授于岳麓书院,有《朱文公集》、《朱子语类》传世。徽国,指安徽会馆,在上东长街[今蔡锷路北段],已无。)

喜国家仁美风淳,吉祥云护;余庆永存,长春久驻。(仁美,指仁美园,在成仁街。吉祥,指吉祥巷,在黄兴北路。余庆,指余庆街,取《易经•坤•文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义而名。长春,指长春街,即今北正街之中段。)

文星有耀,文运从此常享;福星高照,福源尔后长裕。(文星,指文星街,在左局街。文运,指文运街。福星,指福星门,在西长街。福源,指福源巷,在八角亭九如斋侧。)

乘羊风而直上,路接三兴;占鳌背而连登,桥联一步。(羊风,指羊风拐角,即蔡锷路与中山路交汇处。三兴,指三兴街。鳌背,指鳌背街,在化龙池,今无。《善化县志》载明万历四十年,知县唐源于学宫屏墙外横开一渠,“桥曰三元,街曰鳌背,池曰化龙。”桥联一步,指一步两搭桥,在小古道巷。)

化龙得池,雷从平地以腾声;走马来朝,日出上林而作赋。(化龙,指化龙池。相传此地原有一井,内有一龙,将归海,则届时长沙必汪洋一片。邻近一铁匠闻知,倾铁水入井,令龙化而铁匠因以身殉,井坍而为池。雷,指平地一声雷,在建湘南路。《善化县志》载:“高井:城东墙根,定王台左;井可见底,水注旁穴。投瓮入汲,嗡然有声,俗称平地一声雷。”走马,指走马楼。上林,指上林寺,在仓后街,今无。此句用西汉司马相如作《上林赋》[又名《于虚赋》]典。以上“赋”韵。)

(八)街巷地名展示的历史文化

不同的语言会随着文化和民族的接触产生融合现象,但是地名的变化却相对较慢,它的顽强的延续性和稳定性较好地保存了文化史的某些本来面目。[2]地名往往形成于较早的年代,融合了较早时代的历史文化特征。它们或者记载着一段深刻的历史、感人的传说,或者描绘了远古时代人们的社会生活。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古城长沙,也拥有许多古色古香、耐人寻味的地名。长沙一名本身便是历史文化的产物。“长沙”最早见于《逸周书•王会篇》,该书所记载的贡品中便有“长沙鳖”这一名目。此后,“长沙”屡次出现在典籍中,《史记•越王勾践世家》中有“长沙,楚之粟山”。“长沙”的得名由来有多种说法,尽管这些说法都无从考证,却给“长沙”这个名称增添了更多文化的韵味。

关于长沙一名的由来,历来文史学者众说纷纭,没有断论。归纳起来,大概有以下五种说法——

得名于星宿。这是流传最广,最为人接受的一种说法。古天文学根据天空方位将天上的星辰分为二十八宿,分别个立一方。二十八宿中有一轸宿,为南方朱雀七宿的最末一宿。轸宿有星四颗。《西步天歌》中有“轸宿四珠不等方,长沙一黑中间藏”的记载。轸宿对应的地面南岳衡山,星相学里,轸是衡天地之重的星宿。附属它的小星星——长沙星,唐.张守节《史记正义》中云:“长沙一星在轸中,主寿命”,又云:“长沙星明则主长寿,子孙昌”。古人认为:上有星象,下有相应的星野。《史记 •天官书》云:“天则有列宿,地则有列域”。于是长沙星相对应的地面即叫长沙。故长沙又名星沙。星相学这一说法符合古人的认知程度和心理需要,故流传甚广,影响最大。

得名于万里沙祠。晋.阚骃《十三州志》说:“汉有万里沙祠,而西至湘州,至东莱万里,故曰长沙”。唐.杜佑《通典》中潭州“秦为长沙郡”的自注云:“有万里沙祠,故曰长沙”。于是,以后各代地方志多引此说作为长沙得名之源,并加以阐发考释,认为长沙在古代有祭礼沙土之神的活动。

得名于沙土之地。长沙的地质结构为石英砂岩、砂砾岩、粉砂岩及页岩等为基础,经长期的外力作用,底层崩塌的岩石经风化、流水的冲刷,使大量的沙石聚积地表。特别是湘江流域一带,至今枯水季节犹能见到大量的沙滩、沙洲等。尤其是沙粒长大:白如霜雪,长如米粒。故曰长沙。

得名于沙洲(即橘子洲)。橘子洲是位于湘江中部的水陆洲,长约5公里,宽约0.1公里。关于此水陆洲的出现年代,有不同的认识。据宋《太平寰宇记》说“晋惠帝永兴二年(305年),此州生”。但地质工作者在对长沙的地质结构做取样分析时,确认水陆洲为第四纪全新世时行成的一级阶地的典型地层,年代至少在一万年以上。1986年发掘的“长沙县南土乇遗址”与水陆洲的南头相去不远,位置就在低于水州的河滩上,遗址年代距今7000年以上,其地层基本属于第四纪全新世地层。因此,水陆洲应早于东晋以前就出现,且有人类活动。

得名于古蛮越祭礼之地。在古蛮越语言中,沙,指原始女神;长,指祭坛。在楚“南平蛮越”之前,长沙居民属蛮越族。长沙是故蛮越先民祭拜女神的地方。

以上五种论说,经过各时代的学者专家研讨,第一、第二中说法逐渐被排除,否定。

关于得名于星宿之说,认为,最早提出“天有九野,地有九州”理论的著作《吕氏春秋》中记载了轸宿和长沙星,但该书的成书年代在公元前239年,轸宿的记载最早也仅在公元前443年。湖北曾侯乙墓一件漆器上有二十八宿图和轸宿之名。此外,部分星宿在《诗经》里已有出现。基本可以把星宿营的出现定在西周末,春秋时期。但以上均晚于长沙一名的出现时间。正如《善化县志》所说:“星以沙而得名,非沙以星而得名也”。其实,星宿之名无非是人们根据地上的事物或概念发挥想象得出来的。

关于第二种说法,亦早有人怀疑。明崇祯年《长沙府志》云:“通志谓郡有万里沙祠,日方(开始)于周威烈王之际,不可考矣”。又,明《一统志》云:“在莱州府城东北三十,夹万岁两岸,沙长三百里,是祠在东莱,与长沙无与。”古人早就怀疑不可考及长沙和沙祠没有关系了。《史记 •孝武本纪》记载:汉武帝在元封二年(前11年),曾到山东东莱祈祷“万里沙”(东莱曲城,有沙径三百余里的沙源),东汉,应劭注曰:“万里沙,神祠也。”长沙至东莱相隔万里之遥,毫不搭界。很有可能是当时的人们将此事和两地联系,始有长沙者,所谓万里长沙也的说法。

第三种和第四种说法,依据基本相同。都是突出长沙的地质和事物的特征。地名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古代先民以其居住地的突出特征给居住区域命名是古代地名的主要来源,是符合古人的认知水平和唯物主义认识论的。

至于第五种,尚无定论。个人以为有一定的道理。至今,壮、侗等民族聚居地区仍有女神崇拜的风俗,他们的成语有:“未立村寨,先立长沙”之语。不仅长沙市,在南方还有一些地名叫做长沙。


长沙之名的由来,虽无断论,是因为地名来源之多,各说都有一定的依据。而长沙地名来源之多正好证明了地名文化的丰富内涵。综合起来,长沙地名中折射的历史文化主要表现为:

(一)历史文化景观的折射

地名与人们的生活紧密关联,一旦得到认同便具有很强的稳固性,能较好地保留历史文化的某些本来面目。长沙的许多地名中都残留了历史文化的印记,如历史的官僚制度、经济面貌、交通状况、宗法制度等。

长沙有一系列能反映封建社会官署制度的地名。如藩正街、藩后街因为位于藩司(湖南的布政司)所在地附近而得名,盐道坪、都正街分别因为位于盐道署、都司的所在地而得名,县正街、巡道巷也充分传达出古代官府的气息。同时,长沙地名中还有部分与古代的科举制度直接关联。如贡院街是清代贡院所在地,修文街取“大修文治”之意,因临近长沙府学宫及学院衙门而得名,文运街取“文运昌隆”之意,因其位于清贡院之前而得名,顺星桥也是因为临近贡院,取“顺乎文星、得中高魁”之意而命名的。

我国自宋代以后商品经济日渐发达,城市的经济生活和文化生活也日趋丰富多彩,商业经济已经形成了专业化的倾向,不同行业的商店分布在城市的不同地段,并由此产生了具有行业特点的地名,这点在长沙地名中也有所折射。如:香铺巷、线铺巷、书铺巷、当铺巷、面馆巷、茶馆巷、鞋铺巷、铁铺巷、油铺街、灯笼街,充分反映出历史上长沙经济的兴盛。同时,长沙还有一系列以“X 市”命名的乡镇,这又保留了历史上商品交易地“草市”的痕迹,如暮云市、渔湾市、全塘市。至于安业坊、永丰坊、升平坊则反映出历史上长沙城里居民区与商业区分开的市坊制度。即使如黄泥坑、茅棚街、枯饼巷等看起来极不雅致的地名,也正是长沙昔日贫苦和落后的折射。

“牌”指驿道上用于告示历程的石牌,早在清代,湖南的驿道网络已经非常发达,长沙便是这个网络的重心,长沙地名中至今还保留着以“牌”来命名的地名,如二里牌、五里牌等。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宗族观念十分强烈,宗族关系集中体现在“姓”上,同族同姓即为宗,“姓”是语言符号中中国传统社会宗法制度的表现形式。长沙的地名中,冠以姓氏的地名随处可见,如:冯家湾、左家井、古家巷、四家井、史家巷、江家巷、伍家井、向家湾、危家铺、孙家坡、沙家巷、苏家巷、杨西塘、吴家坪、何家巷、邱家湾、佘家塘、纽家巷、张家巷、陈家井、茅家嘴、和家坪、金家码头、洪家井、赵家坪、杨家洲、侯家塘、姚家巷、涂家冲、高家巷、郭家巷、唐家湾等。

尽管时过境迁,对于今天的长沙而言,这些地名所指称的地点再也看不到某一姓氏人口集中的面貌,但这些地名体现了历史上该区域的居住特点,也反映出了长沙人强烈的宗族观念,其文化底蕴值得人们探索。

(二)历史故事和民间传说的记录

长沙有许多历史故事和民间传说,这些也在地名中得到记录。如太傅里是为纪念汉代谪宦长沙的贾谊贾太傅;定王台是为记录定王刘发筑台望母这段孝史;跳马涧、惊马桥、“马栏山”、捞刀河这些地名都与传说中的关公战长沙紧密相连;长沙城南的取名为南倒脱靴的小巷、城西的取名为西倒脱靴的小巷,其地名的由来更具传奇色彩,传说是镇守长沙的太守韩玄为逃脱追杀,利用鞋子摆放的朝向,对追杀者进行误导的一段故事,尽管其真实性无法考证,却也反映了长沙人们对历史的一种遐思。

此外,长沙还有部分地名来自于民间传说。如化龙池是为了纪念传说中为保护长沙城而牺牲的一对夫妇。同样,金线街的名称也与吕洞宾的传说有关。至于落星田街名的由来,则相传是这个地方曾砸下一颗星星,惩处了一位“陈世美”式的人物。这些因民间故事而成的地名,赋予了长沙神秘的文化色彩,也体现了长沙人对憎恶扬善精神的颂扬,对人的贪念的告诫,以及对于见异思迁、忘恩负义此类行为的否定。

(三)长沙地名中文化心理的展示

地名可以直观地反映一定地域的地形地貌,也可以委婉地记载史实或者传说,但地名作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更多的是承载老百姓的心理状态,体现出他们不同时代的心理变化,以及他们对于世界和人生的看法。我们大致可以从长沙地名中剖析到如下心理状况:

1、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趋吉避凶”是全人类共同的心理特征,在汉民族心理中表现得尤其明显,聪明的汉民族人善于利用语言来化解生活中不吉祥的一面,借助语言来实现美好的一面。对于人们每天都可能使用的地名而言,更是寄托了人们美好的愿望。长沙的地名如意街、吉祥巷、长寿里、和平巷、兴隆巷、开福区、幸福桥、太平街、聚福园等,都无不寄寓了老一代长沙人在动乱的年代对安宁的向往,在贫穷的日子里对幸福的渴望。

2、对历史名人的缅怀

湖南历史上名人辈出,毛泽东、刘少奇、朱德等让世世代代的湖南人觉得骄傲,近代的长沙也先后出现了曾国藩、左宗棠、黄兴、蔡锷等伟大人物。为了纪念这些为湖南、为中国的发展做出贡献的英雄,长沙好几条主干道路都是以历史伟人的名字来命名,如蔡锷路、黄兴路、中山路等,长沙人用感恩之心纪念着已去的伟人,也希冀这些以伟人名字命名的地名能庇佑长沙的安宁与幸福。

3、对传统文化心理的遵循

均衡、整齐的语言形式一直是汉民族偏爱的表达方式,这一点在地名中常有体现,如北京街道的名称“长安东街/长安西街”、“朝阳门南大街朝/阳门北大街”等。对称、工整的地名不仅符合了汉民族传统的审美观,也非常便于识记。尽管长沙的地形相对复杂,并不具备北方城市那样突出的对称感,但长沙地名中使用方位词语、数词来命名的情况也并不少见,例如使用方位词的地名:东牌楼、南阳街、左局街、右局巷;使用数词的地名:一元里、二府坪、三泰街、四端里、五里牌;使用阴阳五行的地名:金沙里,木牌楼,水风井,火后街,土城头。这些地名以各种序列性明显的词语来命名,表现了长沙人对传统文化心理的遵循,工整的地名极富语言魅力。

4、对佛、神的崇拜

湖南自古便以“好巫鬼,重淫祀”而闻名,汉代王逸在《楚辞章句》中说“昔楚国之南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祠,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指出了先秦乃至汉唐湖南民间宗教信仰风俗之盛。屈原的《九歌》对沅湘流域祭祀中迎送鬼神的场面进行了精彩的描述,其中描述的湘君、湘夫人等至今仍是湖南民间信仰祭祀的对象,《招魂》中描述的召唤亡魂的行为在湖南民间也仍存在,说明了宗教信仰的历史积淀性。我们从长沙的一些地名也可以看出人们对于佛教、道教以及吉祥物的信仰,如铁佛东街、千佛林、火宫殿、轩辕殿等是人们对于佛教的信仰,而玉皇坪、太乙寺、斗姆阁、吕祖巷则反映了道教文化在长沙的流传,宝塔山、东瓜山、古堆山都与太乙真人的传说直接关联。

5、长沙地名历时变化的文化关照

语言是社会的载体,社会的变化必然会在语言中得到反映,地名也是如此,会随着时代的变化、社会的发展而发生不同的改变情况。地名的变化首先表现在旧地名的消失,旧地名的消失往往是由于地名所指的地点发生了变化,原有地名已经无法指称变化后的地点。随着长沙城区的不断建设发展,拆除了很多街道和建筑物,于是一部分地名便自然消失了。如长沙历史上的地名息机园因明末清初一学者的宅子而得名,三圣殿因为该地是屠宰业所祀祖师张飞之庙而得名,这两处地点现在均不复存在,地名随之也成为了历史。

其次,地名的变化还表现在新地名的出现。新地名大多是为新的街道、建筑物等而命名。如湘春里所指称的巷道在扩建后分化成为多条巷道,于是出现了新民、劳动、迎春等新的巷道名称。

应该说,旧地名的消失和新地名出现大多属于地名的自然变化,是时代前进的必然产物。地名的变化还有一种情况,即地名的更替,此时地名指称的事物并没有消失或者发生大的变化,而是基于城市建设、心理喜好等需要,政府进行的强制的更替。如“文革”期间,长沙的部分地名曾经临时性地更名:雷打井街道的名称来源于附近有一口传说中轰声如雷的井,“文革”期间更名为红光街;一步两搭桥指两座仅有一步之遥的桥,“文革”期间被认为有通向资本主义的嫌疑,更名为反资街。阿弥岭也被更名为政治色彩很浓的唯物岭。这些地名的更替都真实地反映了一个特定时代的文化特征。

长沙地名的更替中最常见的是对原有地名进行的雅化,如烂布巷改为南福巷,丝茅桥改为司马桥,灯笼街俗称亮壳子街,后雅化为登隆街,地名京腔刘因清代曾住一北京捕头刘某而得名,后来雅化为清香留,因贫穷而得名的牛坊岭雅化为留芳龄等。语言美是人类一直的追求,用字上的美是语言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用字上要能让接受者产生积极的联想,享受到愉悦的情感体验,而诸如烂布巷、丝茅桥中的用字都与“贫穷”、“肮脏”关联在一起,很难给接受者以美的感受。因此,从语言美这一角度来看,置换后的地名可以避免消极联想,用字上更为美观、文雅。但是从另一角度来看,这些更替后的地名在避免了原有名字粗俗、卑下的同时,也失去了原有地名中所蕴含的文化意义和历史意义。

伽达默尔说“人以语言的方式拥有世界”。语言是了解社会现实的向导,人类并不像一般理解那样仅仅生活在一个客观世界、一个社会生活的环境中,更重要的是人类生活在作为他们的社会的表达媒介的语言支配中。作为湖湘文化存在的主要城市,长沙的地名值得我们用文化的观念去解析,我们不仅要在一般意义上认识到其含义,更要去挖掘出其所映照的社会生活、所折射的地域文化,这对于展现长沙的文化底蕴,从而提高长沙的人文魅力等都不无裨益。同时也可以促使我们去思考如何尊重地域文化,尊重地名的文化效应,让地名更有效地传递和继承文化。

结束语:

让我们看看这样两幅相隔30000年的图画,这两幅画外形并不相似,但气韵、精神却一脉相承:

《长沙马王堆T型帛画》

这幅帛画的内容极为丰富、复杂,从人间到天上、地下,从现实到幻想,从整体看,表现手法多样而协调,正象用多种乐器合奏出的一首奇变而和谐的交响乐。同时,高度的装饰风格和写实手法相结合是这幅帛画的一大特色。帛画的内容很复杂,却能够处理得既分布全幅,十分饱满,又互有联系,丝毫不觉得杂乱;既能够突出某些主要内容,又有主有宾,花团锦簇,不显孤立。表现了我国古代绘画艺术的最高水平。在我国古代绘画史上是难得一见的杰作,具有难以估量的艺术价值。整幅帛画把神话、想象和现实生活完美地统一起来,是一幅画,但又何尝不是3000年前长沙人心目中的一座城呢?


《长沙城市规划图》

这当然是不折不扣的长沙城,古老而崭新,激情而疲惫,古老而繁华的长沙。神话一般传说于游子情怀里的白沙古城,不过是弹丸之地,然而就是这方弹丸之地,却倔强地向每个长沙人心里散发光芒。潜移默化地融入生活,一个城市成为一种象征,一个符号,一股动力。长沙的街巷,有着钢筋水泥的堆砌,也有着血肉粘连的情结,这里有沉睡千年却不曾沉寂的古汉文明,也有无须推敲应景出现的泊来文化;这里有灯火通明的商业步行街,也有摇摇欲坠的木板危房;这是一个行色立体的城市,是真实的平易近人的蜗居天堂。

长沙的街巷也正是一卷卷的帛画,在那些青砖苍苔上写满了故事,每一个地名就是一个故事的开头。那林林总总,不胜枚举的街巷名称,引领着我们打开一段段尘封的历史,去寻找古城长沙发展的历史轨迹,去感触古城长沙深厚的文化底蕴,绚丽多姿,源远流长。

文章最后由 清凉界(作者) 编辑于2018.11.15 10:18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清凉界 所有
232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2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6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4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2份
给作者鼓励
13人送来了礼物
9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清凉界
老师
发表文章(19)获得喜欢度(3126)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