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臭三分香(菜园子05)

转发
文/老鼓捣汤正良2018.11.16 20:26字数(2558)阅读(979)喜欢度(730)收藏(4)点评和评论(102)

“屎臭三分香”做题,未免让不事耕种的人恶心,却也或许因其反常而吸人眼球。按照“菜园子”前面的命题模式(比如《菜园子04-绿色食品》),当题为“有机肥料”,又恐这样的题给人以说明文的感觉。——不管他了,入正文。

有机肥就是我们常说的农家肥,是几千年来农耕的传统常态肥。科学定义的话,“凡以有机物质(含有碳元素的化合物)作为肥料的均称为有机肥料”。

传统农业,排在首位的有机肥当是人粪尿。在抽水马桶出现以前数百上千年,人类的排泄物大抵全部回归农林土地,是最普遍最广泛的肥源。

养家糊口谋稻梁,现在叫职业、工作,过去叫营生。城镇营生,五行八作之外,有个“金汁行”,金汁行就是经营大粪的,金汁行这个名称真取得好,为什么好?自己去想。

我们看影视剧,当看到过拖着粪车打着绰板沿街巷收粪的,听着绰板响,各家各户拎出马桶递给收粪的倒入粪车。这类收粪的,各地称谓不一样,粪夫、倒老爷、倾脚头……,但都是有组织的,归属某个金汁行(称谓当然也不尽然相同)。

金汁行老大各有其地盘,好的地盘,大粪成色好,等级高,卖价也高。比如说,皇宫、官宦区出来的大粪,等级就高(原因当不待言说)。为争夺地盘,常有械斗,打出天下的金汁行老大,收授门徒,等级分明,收粪、守粪、销售、记账、掌级(给大粪定等级)、派工等,高级管理人员也是一身绫罗绸缎,出入高档酒肆茶楼,这些人解放时当然也是被斗争的对象,有个名称叫“粪霸”。

插一个不算笑话的笑话,奉系军阀张宗昌对金汁行收取税收,有人撰联讥讽:“自古未闻粪有税,今朝除却屁有捐。”

解放后,也还有个组织叫“粪业工会”,北京市第一届粪业工会有个叫时传祥的委员,是个著名劳模,曾被毛泽东主席接见(文革中被迫害致死)。他有几句很著名的话,“宁愿一人脏,换来万家净”,“没有大粪臭,哪来稻米香”……时传祥语只是对自己工作性质的定位,是有境界的,但“屎臭三分香”这样的话,必定出自耕种人家,道出了对肥料、土地、农作物的感情。

文革时学校请来一个老农作忆苦思甜报告,说到一个地主老财如何抠门(吝啬),不知怎么说到:这个老财有一回领着儿子去镇上吃烂肉(丧宴),饭后老财领着儿子就往回跑,儿子说跑那么快搞么子,老财说,蠢货,不跑快一点一泡屎就肥了别人家的田,硬是夹着这泡屎跑四五里地拉到自家的茅坑里。台下哄堂大笑,老农作古正经说,向毛主席保证,千真万确,我是亲耳听这个地主老财的儿子说的。

后来逐渐了解到,夹一泡屎走几里地拉到自家茅坑,其实是一种普遍现象,一泡屎五斤稻啊。这样的人之所以成其为地主,良有以也。

老鼓捣15岁到镇上农业生产组务农,头三个月给我安排的主要活计就是掏大粪,也就是作了粪夫,谓之“掏”,是当时镇上单位、职工宿舍多用公共厕所了,要到厕所粪坑里面掏。主要工具是一根扁担两只粪桶一个粪瓢,我们掏粪的自嘲1009部队(扁担像1,粪桶圆口像0,粪瓢像9),另外还有粪铲粪钯,经常要跳到粪坑底下钯铲蹲位底下的粪堆,作业时要吹着口哨,以示坑下有人,以免屎尿拉到头上或被女人误作流氓抓。

因为做过粪夫,对粪有与常人不一样的感知,还很清晰记得,60年代末70年代中到长沙,南门口往南不远和通泰码头往北不远,都有粪码头,城里收的粪,在粪码头集中,望城、湘阴、宁乡一带的公社,按计划凭票到粪码头购粪。

人粪尿之外,牲畜粪便也是比较普遍的农家肥来源,北方地区马牛羊厩肥,南方地区猪粪鸡鸭粪。

说到牲畜粪,虽然古希腊传说有赫拉克罗斯把艾尔菲厄斯河改道,用河水冲走牛粪,沉积在附近的土地上,使农作物获得了丰收。但好像西方农业最初有意识使用肥料,是鸟粪。他们发现磷酸盐矿可以让农作物产量提高三倍,这种磷酸盐矿,是千万年来由聚积的海鸟、蝙蝠和海豹的粪便和尸体沉积矿化而成,为争夺加勒比海地区岛屿上的磷酸盐矿,欧美爆发了“鸟粪争夺战”,美国人还颁布了一个《鸟粪岛法案》,全美掀起掏鸟粪热潮。

后来西方农业用肥还是在矿物上打主意,19世纪中叶用硫酸处理磷矿石制成磷肥,成为世界上第一种化学肥料。而中国至少隋唐开始就有意识施用农家肥,这个《齐民要术》有载。

直到七十年代初老鼓捣务农时,我们那地儿还没用化肥。稻田主要是绿肥、凼肥、人粪尿,种蔬菜主要是草木灰(农村几乎家家有一个“灰屋”,一般将柴灶出的草木灰堆积在厕所一角,因而一些地方就称厕所作灰屋)、火土灰(薅草皮子O——入声,不是明火烧)、鸡鸭粪,当然最多的还是人粪尿,乡村都有私家厕所,镇上人家每天早上将马桶倒入菜园粪缸。

七十年代中后期,我们那儿开始用化肥,主要也是用点儿尿素(氮肥,化肥中唯一有机化合肥料)催苗。不到半个世纪,现在农村基本上全部依赖化肥,土地过劳,越种越贫瘠,化肥使用量也就越来越高。据官方统计,2016年我国耕地化肥亩均用量21.9公斤,是世界平均用量的4倍,有的地方化肥亩均用量超过40公斤。过度使用化肥,土地有机质严重下降,重金属污染触目惊心,还带来了对河流、空气的污染。有资料说,现代农业的污染已经不小于工业污染,占全部污染的47%。已经是涸泽而渔,贻害子孙了。

故而,2016年秋开生荒种菜,决计不施任何化肥。当年,小区绿化队修整园林草地的树枝杂草都拖到小区一角焚烧(后来环境治理,城区严禁焚烧秸秆),我担了三四十担草木灰,两年,大约买了八百斤菜枯(菜籽榨油后的枯渣)三百斤“生物有机肥”(说是鸡鸭粪秸秆益生菌成分),大缸沤制菜叶,另外,收了一些狗粪,存放农具的雨棚里放了个粪缸,雨棚周遭植有旱伞草(又称水竹,高可两三米,四季常青),将雨棚完全遮蔽,可放心方便。还培育过EM菌沤肥料。

两年,生荒土基本变熟,种出的瓜菜果蔬,甜香味美,是市场上所买远不及的。

“屎臭三分香”,还真的是。

十天前,比尔盖茨造访中国,为旗下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厕所计划"站台支持,比尔盖茨的演讲中宣称,正在研究的“新世代厕所”,采用了多种创新技术,实现人类粪便降解灭菌,产出清洁的水和固态物质,而这些固态物质可用作上等肥料。

如此,当是人类一大福音——大粪无臭无害而肥田。


没有拍肥料,上几张菜园子拍的杂片:

水沟里的香蒲

玉米

扁豆

深秋最后的番茄

豌豆(湖南常称菜麦豌)

蒜薹

紫苏

红苋菜

农历九月的“四月豆”

落在箢箕铁丝上的蜻蜓

进菜园带的茶

菜园子01——开篇的话

菜园子02——土地情结

菜园子03——植物情结

菜园子04——绿色食品

文章最后由 老鼓捣汤正良(作者) 编辑于2018.11.17 17:08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老鼓捣汤正良 所有
730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0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6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14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2份
给作者鼓励
22人送来了礼物
58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59)获得喜欢度(60863)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