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

转发
文/湘滨2018.12.02 20:39字数(2287)阅读(914)喜欢度(816)收藏(5)点评和评论(33)


愤怒的疯狂的无名之辈,

执着的刚强的不知后退。

坚持着对抗着心中错对,

粉身也不下跪。

卑微的骄傲的我的同类,

眼神里不灭的生的光辉。

誓不做我们世界的鸡肋,

碎骨有何可畏。

——《无名之辈》主题曲


2018年称得上国产电影的中兴之年,而且是民生年。《我不是药神》《暴裂无声》双峰对峙。加上最近的《无名之辈》,就是三足鼎立了。

《无名之辈》是11月16日上映的。豆瓣评分8.2,国产片里的年度前三甲了。可看不下去、贬低非议的人也不少,但我要给个总体评价,就是趁还在院线,去看一看。

上映表现如片名一样,开始平平淡淡,然后口口相传,虽然票房没有《摔跤吧爸爸》那样强劲逆转,但也蹿上了5亿。无名之辈往往就这样自带光芒。

非议的人以生活整饬、衣食无忧的小年轻为主,对这种邋里邋遢的底层状态,多少隔了一层,或者就是觉得影片的价值观比较沦丧。

细想,好像是有一点三观不正,而且BUG不少:

两个本性怯懦的笨贼,为了找到自己的尊严,以持枪抢劫为捷径,还想着做大做强;

协警身为执法者,醉驾肇事,家破人亡,一言不合就动手,还把家暴带到校园,为了继续做协警,不择手段,滥设私刑,要么是法盲,要么是知法犯法。

地产老板是典型的男人有钱就变坏,携款跑路,抛妻弃子找小三,还两情相悦,恩重义深,同甘苦共患难,并且小三还违反交通规则与司机互殴,与重庆万州女乘客如出一辙;

高中生谈恋爱、拉帮结派、打群架,大庭广众下持枪射人,并且还敢动手打未来老丈人,其他百来号学生参与群殴,并以此为热血青春;

瘫痪女重度残疾,只比眼珠子能动的霍金好点,能说会道,却毒舌一个,明明可以绝食而死,以头抢地,为了一己之死,非得搭上一个,无底线挑衅劫匪;

还有很多:按摩女坐台,按摩店老板拉皮条,债主非法讨债,校园治安混乱,老师认钱不认人,银行保安见钱眼开,老邻居为老不尊还逛窑子。

几乎所有人都游走于法与非法、罪与非罪,情与欲、善与恶的边缘,打着“尊严”的旗号,行为所欲为之事。

而喜欢这部电影的,或许觉得这不用辩护,因为真正无名之辈的内心,本来就是自闭封存,难以言说的。

如果要辩护,可以是一句话:这是一部荒诞喜剧。荒诞喜剧就是运用有些颠倒的对白、有些混乱的思维、有些隐喻的行为,表现现实的不堪与人生的苦痛。

我是和孩子妈去看的,那天她生日。我很忙,还是陪她去了。她在影院哭出了声,有些失态,我安慰了几次她才止声。

这几年里她遭遇的悲欣交集,别人很难体会,甚至我都无法真正理解。就像我们无法真正窥探到电影里哪怕是一个小人物的内心。

她需要一种发泄,而《无名之辈》成了一个很好的触发点。在观影时,在出影院后,我都有意没问她。

过了几天,我问她为什么那么伤心,她说:瘫痪女那种生无可恋又有所留念,对世界充满恨意又需要最终和解,就像窒息浪涛中望见一根稻草,那种心情,只有真正绝望过的人才懂。

或许这是另一个可以和与影片缺乏共鸣者说的理由。你没有被影片打动,是因为你没有真正绝望过。要恭喜你。

片子一半笑,一半哭。而中间的分水岭一点都不生硬不穿凿。

编剧以一种风行水上的轻灵,带着你滑翔过这道分水岭,不用加速减速,没有颠簸刹车。然后笑着笑着,你就哭了。

《无名之辈》的原名是《荒枪走板》,很明显“枪”是主线,围绕枪的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展开故事。编剧把单线改为了多线,而且把多线并进的套路,玩得没有重复别人的老路。

寻枪与当协警的马先勇和叛逆的女儿马依依,截瘫的马嘉祺和憨匪“眼镜”,跑路的房地产奸商高明和儿子高翔,梦巴黎按摩女真真和大头李海根,以及马先勇和妹妹马嘉祺,马嘉祺与猥琐大叔九孔,大头和眼镜……

各条线分散开来,又相互交错,还不打死结。

演员阵容很好,没有很大腕的,也没有奶油味与脂粉气,有的是粗粝、沧桑与生活的烟火味。

《我不是药神》里那个惊艳的小黄毛(章宇),《驴得水》里的那个张一曼(任素汐),无论角色还是演员,都是名副其实的无名之辈。

干瘦的章宇戏份并不单调,一个内心单纯而卑怯的处男,总喜欢摆出贾勇斗狠的样子,极力想把自己伪装成凶徒,在兄弟面前颐指气使,却被磁石一样地牵引着,在一个截瘫女孩面前彻底沦陷。

在一个小房子里,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把戏演活了。

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愿望,无论对于大奸大恶,还是对于小善小恶,无论对于自闭冷血者,还是对于高位截瘫者,都有不可抗拒的魔力。

其实关于《无名之辈》,不用多写评论。每个人都有冷暖自知的生活,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懈耕耘。

你就放肆地笑出声来,不要掩饰,也可以恣意流一把泪,然后悄悄擦去。

再暗暗使一把劲,抬起有些飘或者有些沉的脚步,继续走进下一个日暮与黎明。

无名之辈是芸芸众生中大多数人,如你如我如他。

走家串户的快递小哥,穿街过巷的流动商贩,深夜蹲点的代驾师傅,凌晨起身的早餐店主,风吹雨打的交警,日晒雨淋的推销员,朝九晚五的公务员,天天加班的私企员工。

没日没夜的的士司机,没节没假的网店老板,青葱迷惘的青年,老无所依的老人,早起贪黑的老师,三点一线的学生。

以及配菜工、理发师、保洁员、文员、保安、杂工,以及所有生如蝼蚁的人。

他们亦步亦趋,又于心不甘。他们觊觎生活,而谨小慎微。他们走错一步,又迷途知返。

他们期待获得尊严,却在尘世蓬头垢面。他们渴望振臂一呼,但终将卑如尘土。

刘亮程的散文里有一句话: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冬。

都来不及感慨一下,2018年已经余额不足,我们又到了朝花夕拾的时候,又要收拾清点一年的生活。

可能盆满钵满,可能空空如也,可能欣欣然,可能戚戚焉。

而时令的轮回不管这一切,一季又一季的暖流与寒潮,交替从我们的头顶,喧腾而过。

冬雪随时压境,愿你的这个冬天,不孤独。


文章最后由 没有名字你是要上天吗 编辑于2019.01.05 12:30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湘滨 所有
816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3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16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4份
给作者鼓励
19人送来了礼物
13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湘滨
老师
发表文章(52)获得喜欢度(51272)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