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湾巷的温度

转发
文/Elisa2018.12.24 22:09字数(1675)阅读(625)喜欢度(115)收藏(2)点评和评论(16)

一条路,能有什么温度?

直到学校门口的过街斑马线突然被栏杆封住了,再不能从熙熙攘攘的菜市场里穿行。那些往日里嫌弃至极的菜叶和污水,还有拎着菜篮子横冲直撞的老娭毑老嗲嗲们,突然一下就离我远去了。从此,上学路上再没有粉面馄饨葱花的香气,没有昏黄的灯光依次点亮在早点铺上,没有再次期盼而骄傲地看着小巷中蓝黑色的校服棉袄逐渐汇聚成一股挺拔的洋流,在破晓时分向逐渐醒来的校园走去,去迎接人生最后黎明时的乍破天光。

从此,我变成了大路上的人。

据说将要建成林荫大道的书院路是新征程的第一段,走过这一段尾气满满的“幸福谷”,就到了西湖路两侧丁字路口。在这里,我遇到了一个有趣的灵魂——路口的红绿灯。长沙市别的红绿灯皆是浑浑噩噩,遵守规则,行人们耀武扬威,红灯停绿灯行。唯有它开眼看了世界,它觉醒,它愤怒,它满怀着一腔热血,开始了自己孤独却坚决的抗争!对面车行道的绿灯亮的时候,它也亮绿灯,对面亮红灯时,它跟着亮红灯!就是要让这帮不知与时俱进开拓创新自私自利无耻之尤的愚蠢人类一次只能过半条马路!它的举动,开天辟地,响遏行云,随之摇尾相和的还有那随心所欲、从各个方向突然冒出来又飞驰而过的,视交通规则于无物的电动车群体。黎明,睡眼惺忪的高中生们,穿着冬日厚重的衣服,背上沉甸甸的书包,好不容易在过了半条守规则的马路想努努力冲向对岸,就被从天而降的电动车逼的连连后退,惊悚中耳边是小轿车的刹车声和司机的怒斥声,木木然拍拍耐脏的校服裤上辗过的泥印,再次前行。行路难啊,唯能一叹:百无一用是书生,真理也!电动车猛于虎,醒世名言耳!

马路是必须要过的,西湖路也必须要穿行的,但最最interesting的还不是过马路,过了马路之后。西湖路两侧的人行道都是在修䃼,挖得坑坑洼洼的,人行道外侧整体做了封闭。行人只能在二个车道上与大大小小的车争道,每天晚自习回家的路是最艰辛的:靠近人行道一侧的车道上停满了接孩子放学的轿车,有时停的不止一列,有两列,在剩下的一车道亦或半个车道上,在公交车与电动车的夹缝里,缓慢地涌动,和大车擦身而过,被电动车碰一下,那实在不算什么,除了要躲避电动车外,你还要留心另一侧的"暗箭伤人",那路边接孩子的小车,时不时会打开车门,有放学的学子上车。车内倦鸟归巢的温馨和车外跋山涉水的艰辛,西湖路的温度不消说,是远远低于零度的。

晚间南墙湾巷的好处,有此对比,便是立见高下。安全系数第一啊!全然不用担心来来往往的各色大小车辆,因为巷子没有学院路美食的名气大,品类多,也无游人排队塞巷之扰,这个时间段,过往的主力便是统一校服,统一面色萎黄的郡园学子,至于它的温度,更是妙不可言。

学院路在晚自习放学后是渲嚣的,被各知名美食和学生们的热闹充斥着,但这条路离家太远,回家要穿过七扭八歪,商品罗列的小巷,悠闲而适于冶游,不适于放学迫切返家的学子,南墙湾巷则不同,它与西湖路几近平行,是一条直巷,不如学院路宽,也不比学院路热闹,窄窄的小巷,最多容得下四人并行,但巷子两侧依然是亮堂堂的,白天在路边推着小车卖水果的小贩们,此时聚拢在小巷中竞相吆喝着"草莓十元两盒"、"菠萝蜜十五元两盒"⋯路边摊上铁板上翻炒蛋炒饭的香味,锡纸花甲煎烤发出的鲜味,铁板煎豆腐滋滋的声响,老板娘给豆腐翻面,锅铲与铁板的碰撞声,每一步都有一个无形的勾子在勾我的脚,勾我的心,勾我的胃,勾我的口水。色香味的诱惑啊,在深夜寒风萧瑟的冬夜,三个半小时晚自习锤炼之后的小身板,在小巷一盏盏浅黄灯光下,整个人都沐浴在一种幸福的温暖中。

晚归的也不仅仅是学子,小巷深处,名震南门口的"文庙坪铁板烧"和斜对面的"姐妹炸炸炸"依然人头攒动,食客簇拥在摆满食材的长案前,人声鼎沸,俨然如白日一般,从中穿行而过,恍然行走于另一个平行空间,处于一个沸点温度中,整个人都松懈下来,一天的疲惫也似乎在香味和人气中奇迹般地被治愈了。

温暖总是短暂,愈往深处灯光也渐渐弱了,人声也萧瑟了。从文庙坪小学左转,便又回到了长沙的冬夜,前方依然是那性格执拗的红绿灯,纷纷拥拥的人流和车流。抓着那点温暖,重新打点精神,准备过马路,家就在前方不远了。

文章最后由 左右 编辑于2018.12.24 23:56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Elisa 所有
115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0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3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2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3人送来了礼物
4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Elisa
学生
长郡中学高中1706
发表文章(35)获得喜欢度(10662)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