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痕收集症

转发
文/千盏凉茶请君自取2019.01.04 23:34字数(1450)阅读(697)喜欢度(358)收藏(7)点评和评论(33)

我怀揣着难以名状的心情,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个面孔十分熟悉的,却又古怪异常的病人。

我们似乎在一个类似心理咨询室的地方,室内摆设整洁干净,十分舒适。桌面上有一台绿植造型的时钟,不停地、有节奏感地“滴答”着。

他满身青紫伤痕,於青和凝固的鲜血在他的皮肤上,手肘内窝处由于血块的凝固而流通不畅,以肉眼可见的程度一突一突。他旧旧无言,那双黑得发亮的眼睛直勾勾地迎上我的目光,让我的心头涌上了一阵不明的恐惧。

“咳……”我打破了这阵沉默,发现我的声音十分沙哑,“你说你患有……伤痕收集症?”

他愣了许久,好象没听见我说什么,随即惊醒。“是的,我很确信,请帮助我,医生。”他语速很快地回答道。

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怪异的名词。但是我不想让他知道我不知道他知道的。哈,好怪啊。

“请……仔细描述一下你的病情。”废话,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吧,我暗暗想到。

他好像一下子活过来了,我看到他的眼睛里一下子迸发出了兴奋的光芒,他往前移了移凳子,撩开袖子,从手指尖如数家珍般介绍起他的每一道伤痕。

“这一道小口子是我三岁第一次做手工,不听老师劝告玩剪刀划到的。”

“这是小时候我妈斥责我,我受不了往外跑,结果摔在地上磕成的淤青。”

“这是我体检抽血留的小口子。”

“这是我被同学们冤枉,他们的唾沫像刀子一样飞到我的脸上脸上留下的血痕。”

“这是我唱歌难听被嘲笑时,别人的话砸在我身上留下的淤青。”

“这是父母吵架的时候,妈妈扔在地上的结婚证弹起来,飞到我脖子上割出的大口子。”

“这是……”

他一一细数过来,好像这些是无与伦比的珍宝一般,脸上还有几分陶醉的神色。

越说越邪乎了。我听得越发烦躁。

“你有病吧。”在桌上的时钟“滴答”了九百九十五下时,我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

他滔滔不绝的话截然而止,神色古怪。

“我就是有病呀。”

我扶了扶额。“你干嘛留着这些,有什么意义?”

“这就是我活着的证明啊!”他陶醉的神色又浮现出来了,看得我只想作呕,“你看,这些只有我有,别人没有,这不就是我独一无二的特色吗?”

我突然异常的愤怒,我也想不清我为什么那样愤怒,我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直冒,“你活得不累吗?这样你不每天都一直痛苦着吗?这他妈算哪门子的特色?”

“医生啊,说脏话是不对的。你看看,我又多个伤口。”他抬起手,凑近给我看,果然,一小道血痕在他所剩无几的完好皮肤上渐渐浮现。

我的怒火渐渐平息了下来。房间里又陷入沉默。我的耳边又充斥着“滴答”声。

“滴答”声又响了九百九十五下。

“如果有一天,你的身上已经填满了伤痕,你会怎么样?”

“不知道,”他耸了耸肩,“大概会死吧。”

“你想死吗?”

“当然不,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因为我死了的话,这些独一无二的宝贝就会消失,我不想让它们消失,所以我想让你取下我的皮肤,换上新的,那样我就可以一直存着这些宝贝啦。”

“等等,”我脑子里乱作一团,冷汗直冒,“我不是个心理医生么?”

“你在说什么啊,你不是个地下诊所的外科医生么。”

“可这里……”我摊开双手,想给他看四周,却发现我早已不在那个心理咨询室,而是一个阴冷的手术室,我的手上带上了白色手套,旁边放着的,正是一块血淋淋的皮肤。只有“滴答”声依旧不绝于耳。

“啊——”我拼尽浑身的力气尖叫着,直到我从自己的床上惊醒。

什么啊,我喘着气。

是个梦啊。

“嗯?今天起得挺早啊?”当我走出门,母亲惊讶地问道。

我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然后走进厕所。

那个人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会做一个关于他的梦?

我努力回想着,却发现他的脸一直模糊不清。

我甩了甩头,打算开始洗漱。可当我一望向镜子,我的心脏猛地突了一下。

那个人就在镜子里。

文章最后由 左右 编辑于2019.01.05 10:42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千盏凉茶请君自取 所有
358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3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0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6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1份
给作者鼓励
14人送来了礼物
16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42)获得喜欢度(31252)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