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KM作文周评 第62期(20181230——20190105)

转发
文/梦游者之歌2019.01.06 17:52字数(4754)阅读(996)喜欢度(2072)收藏(1)点评和评论(44)
序曲

 “闭上你的眼睛,深吸一口气再缓慢吐出。集中精力控制呼吸,每一次呼吸都会让你更加轻松。想象一道明亮的白光浮在上方,注意它缓缓地流淌过你的身体,你将进入深度放松的状态。现在,我从十开始倒数,你会觉得愈加平静,眼皮沉重,就是这样……你已舒舒服服地入睡了,睡得很香,睡得很沉。”

 “十。 九。 八。”(咔——嗒——咔——嗒——

 “七。 六。 五。”(咔,嗒,咔,嗒。

 “四。 三。 二。”(咔。嗒。咔。嗒。沙——沙——

 “一。”(叮——————


 那么,周评开始了。


开端
老鼓捣汤正良《12KM:穿过互联网的冰天雪地
太阳花《12km迎春赞

 “新年快乐!异教徒!说到新年,就不得不提起上年中美合拍的西游记将于……算了,直接开花。”垂死的木门被一脚踹开,耷拉在一旁;门顶积攒多天的灰尘在暴力的摇晃中跳起了欢快的探戈,舞蹈出一场肮脏的细雨。  

九个闯入房子的白衣人好一会才适应周围环境的黑暗,他们看到一个瘦削的年轻人在空旷——相对于房屋内的空间而言——之中央站立,外头的灯光扑进来,在地上烧下他惨灰的影形。

年轻人手上拿着一把尖刀,旁若无人地原地打转,他轻声对自己说道,富有节奏感地,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扰乱:“我的玫瑰,我的玫瑰到底在哪儿呢?它不在这里,也不在你们身上,那么它在哪儿呢……”

白衣人中的四个立刻冲上去把他打倒,使他和影子交融在一块。

“少跟我瞎扯什么狗屁玩意,信奉恶魔的杂种!你就是普莱德?你的‘老师’呢?!他躲到什么地方去了!”英珀斯揪住他的衣服怒吼。

年轻人面对着英珀斯笑了,仿佛他的脸曾被小孩子涂鸦过、那印记还留得新鲜似的。“我该怎么称呼你们几位,闯进来的圣莽汉先生们?虽然我也从你们身上闻到了植物的气味,但它恶臭无比,就像初夏烈阳下腐烂的死尸;而我要寻找的是玫瑰,寻找的是那无上恩赐的幽香与鲜红。”

“你这……”英珀斯正欲挥拳,一个留在原地的老者却阻止了他:“等下!别太冲动,让我和这位年轻人谈谈。”老者的话语显然很有力量,英珀斯即使不甘也仍乖乖地退开,年轻人则一边咯咯地笑边挣扎爬起。

“我毫不怀疑你就是普莱德,和那病弱、神经质、尽说怪话的特征完全符合。但你,普莱德,为什么一定要找到那丑陋的事物呢?被恶魔奴役的可怜人,你想做什么?”

普莱德爆发出讽嘲的笑,在场的白衣人无不恼怒,眼睛齐齐射出火的光。

“我也毫不怀疑你就是笨蛋,和那愚昧、假深沉、空长年岁的特征完全符合。先生,你能否掘弃掉你的神和我说话?你能否掘弃掉那虚无欣赏它?”

独立的害虫1206《艺术就是

老人没有发怒,他和蔼如呆木,慢慢说:“普莱德,你太沉浸在自我之中了。我的主无处不在,他创造了美的理式,创造了美的事物,但并不包含玫瑰。《旧经》早记载过,我主创造出天使,但天使洒袒堕落成魔鬼,洒袒割开他的手腕,流下来的血就化作玫瑰。魔鬼拿玫瑰诱惑世人,但虔诚者、纯净者一眼就看穿魔鬼的把戏,揭露这丑花的虚伪。我看见魔鬼的诱惑缠在你的头上,你的眼睛前笼罩着可怕的浓雾,这就是为什么你会认为玫瑰是美的。”

普莱德深吁,表现似乎冷静了许多,:“先生,我不相信你们当作宝物的经书,你肯定知道的,我对上头记载的事物并不关心。我记得曾有人提过:美不是事物的固有属性。美是人类这精细的、伟大的心灵和事物之间的一种关联。你们所认为的东西,已经被自己捏出来的泥神的坏空气熏臭了。”他停顿了一会,又补充道:“欣赏这些美的事物,大概有几个标准吧:一是感官的敏锐性,二是想象力的敏锐性,三是对艺术品的观察和积累

“当然了,这种解答并不能使我满意,或许通过感官吸收进来的材料能被人类先天特有的内心的结构——即我们的理性能力能对‘美’进行分析,独属于人类的经验世界——以上和神没有关系。

“然而在很多时候,事物之作为艺术品的充分条件——就像玫瑰,即使你们不认为它是上帝的艺术品——人类创造后,只要他自己宣称是这是艺术品,这就够了……”

布瑞克不耐烦地打断了普莱德:“停止这无谓的争辩!我们不是来和你闲聊的,我还说艺术就是一滩水呢,哼……你刚才还在装疯卖傻,现在就装冷静,最好不要再玩弄游戏。告诉我,你们的‘老师’呢?!为什么这里只留下你一个人?”

“完全不知道,圣礼貌先生!两天前,先知拄着金杖,同他的鹰和蛇离开了,临走时他还期望我们快点成熟独立,推翻他的偶像呢:一个会自我怀疑的先知?……可是我病了,病得很重,时间很短:我听见死神的金镰在粗糙的大地上摩擦的逼近,你能听见么?……我为什么要呆在这里?因为我在寻找我的玫瑰,最美丽也是最热烈的那朵,等着你们的到来……”

布瑞克向另外八个白衣人说:“果然还是晚了,看来我们今天只有先抓他回去,不至白跑一趟。”


发展

“算了,等等再带回去吧,我有话和他说,反正已经失败了,不急。”老人上前几步,“很抱歉我们在新一年的开头就打扰你。”

普莱德随着老人前进的步伐退后:“请不要靠近我,假惺惺的消毒水和荆棘条。”

老人无奈地站住,制止身边快要冲上去殴打普莱德的白衣人。“狂妄者,公正的上帝自有惩罚,烧着沸油的地狱将迎接不皈依我主的罪人。”

君既若见录《文森特在圣诞夜不卖啤酒

“惩罚,惩罚,绵羊就喜欢搞死后受罚的这一套——作为现世无法复仇的心灵麻药。顺带一提,按照‘我们’的日期,今天应该是12月25日,你们的圣诞节,小耶稣诞生的日子。和新年倒数过来,有六天,那老爷休息的前一天。这也是你们可笑的三位一体理论的产物,嘿嘿。

“圣诞节啊……我也曾有许多期待,就像那些普通人一样,他们也有很多愿望。我在期待,我有我想要的东西,我有我要实现的东西,我孤独地在街上喝酒,如同沉沦的流浪汉。如你所见,我们的日期,和我的感受是一样的:我落后于时间……在别人开心地过节日的时候,我的节日还没有到……虽然这未尝不算做我超前于时间。”普莱德瘫坐在地上,思索着什么。

老人却突然有了兴致似的,他摸了摸白胡须:“我们应该可以聊上十几分钟,你愿意吗?”

“无所谓。”他耸耸肩,“将死之人在回望过去的人生时,应当是放电影那样快速把已有的记忆过一遍,对于那些珍贵的镜头,比如第一次与爱人的接吻,却往往不像从前一遍一遍回味了——是的,我想我们的对话也该像这样,涉及面宽,而不需过于加以深入:重点是量,而非质。”

老人点头,他打算以倾听为主——追求”量”的要求。

暴动》(虽然写得不怎么样,只是相关性比较大的拓展阅读)

“我记得小时候和母亲去教堂做礼拜,那里的空气令我感到深深的恶心,你知道我闻到了什么吗?疯人院的味道!医院的气味!那些跪下虔敬祈祷的人们都是可怜的病弱者——虽然我也病着,但那是肉身——他们的嘴里在叽里咕噜着的东西我都听得见,什么‘无力反抗即善’、什么‘求救’、什么‘间距的存在是恶’,总而言之,人性的一切奴隶与卑劣都在跪拜和跪拜的话语那儿体现——空气很差!空气很差!

“还有‘天才’的教士们,他们怀着对人类的大同情,还有对人类的大恶心,终于探索出一条对生命本身反抗的路径,一剂刺激自己的极好麻醉:他们鞭笞自己:所谓‘苦修’……他们凭借着本身强大的求权的意志寻找到群众,将他们变成牧羊。

千盏茶《伤痕收集症

“我告诉你,那些可笑的堕落者们——真正的堕落者——他们在生命路程上感到痛苦,他们看到自己的人生之境似乎是一片空虚时终于失去了方向,但这些笨蛋并没有去寻找新的价值或是来一次充满生命力的创造、一种不妥协和反抗,而是划伤自己的身体,以此来觉得自己‘活着’,因为他们失掉了力量。于是苦修教士们珊珊来了:以仁慈的医生的形象出现。他们教导这些口流涎水的病人们:‘让你们痛苦的,正是你们!’一个怎样高明的谎言啊——先制造伤口,然后治疗伤口,这治疗却只是用麻醉进行!不过换句话说,他们不是说了‘不’,他们是用另一种方式思考‘是’的。”

荆楚犬离生《城市

普莱德完全没有在意其他人的反应,继续说道:“母亲死了,我长大了,却陷入那如逆潮般涌袭来的荒谬感中。我居住的城市终于在难以脱离的陌生感下变形:舞台与演员的分离是多么恐怖的一种古怪、一种带有多少厌倦意味的惊讶!布景扭曲了,崩溃了,化成了一滩恐怖:嚎叫的怪物、通电的蜃气、蛟龙的口水……难道你,信仰神的人,不,我不该怀疑,一个有归宿和目的的人是安全的……

“在无法自救的迷狂中,我遇到了先知,也是我的老师。”

“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其中就包括:道德是人捏造出来的东西,它并不实在,而原先由贵族统治的道德被卑微的底层带着复仇的恨意推翻——奴隶道德终于取得胜利,这让我——还是那句话——感到恶心……”

Elisa《河的第十三条岸

老人终于开口,用他因激动而抖颤的音调:“堕入邪道的年轻人啊,请听我说,我知道一个杀手,虽然是十年前的事了。他的手上沾满了数不清的人的鲜血,他的杀戮已经使自己麻木了,然而他的内心却保存有那样的柔情:他曾经就读过的学校、吉他弹奏的民谣、纤细的姑娘们……请允许我诵出他写下的文字:‘人之所以为人,或许就在于怀着期待与灵魂被爱的救赎的那一刻相遇吧。’这个人最后……”

长久而短暂的沉默压抑了房间。

呼————呼————大风吹着,预备着无限的深情与敌意。

“雪又下了,”普莱德淡淡地说,他的头发上黏着点点雪斑,“我也厌倦你们了。”

“既然如此,我们也要把你带走了。”布瑞克起身,脸上的冷漠夹杂着不屑。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教会么?”

“是的,你这坨狗屎,教会的圣洁将会代表上帝的正义将你审判。”英珀斯阴冷地笑了起来,“我看你的狂妄还能坚持多久。”

“你们没有资格审判我的灵魂,先生们!”普莱德捡起刚才打斗中飞远的尖刀,抚摸着银白的刀身,以一种出人意料的轻松语气说道:“我想我找到我的玫瑰了,你们仔细看吧,将会是怎样美丽的场景呵……”

老人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难道,你要……等等!你们抓住他,夺走那把刀!”

可是已经晚了,普莱德的手把刀送进了自己的心脏。

他的胸膛绽开了一朵艳丽的玫瑰。


结尾

“你再次被美妙的白光围绕着。”

“让光带领你离开再走进一生,光消散后你就会慢慢苏醒。”

“当我告诉你睁开眼睛你就会回到现在,平静下来,然后呼吸。”

“现在,睁开你的眼睛。”


周评结束啦,祝大家新年快乐!




篇外话:

开头和结尾的催眠借用了我喜欢的乐队的歌曲的歌词

另附今天下午看到的一篇文章,挺好的,但其内容插不进周评里的片段,就放在这了。    城南《李狗蛋飞逝的时光    》。

考虑到有的人不理解评的逻辑或是不适应这种不正常的周评,我把周评提到的文章的其他人的点评或评论放在这里(文章是好文章,不要被我的周评拖累)。

老鼓捣汤正良《12KM:穿过互联网的冰天雪地》:

12km迎春
年末雪花卷地来,篱前冻菊冲寒开。
横流沧海鹏飞举,不信东风唤不回。
      老鼓捣激情催文,似闻鼙鼓声声,催人奋进。唯沧海横流、英雄本色可为言说,不顾简陋,反王令《送春》诗意,以为小唱,或可踊跃前行。(太阳花置评)

太阳花《12KM迎春赞》:

冬菊破寒而放,是其天性,更是蓄势使然。鹏举万里,呼啸而过,既要寻求高远的目标,也是迎接东风的到来。新的一年里,大家都会以饱满的激情,崭新的姿态,播种,等待丰满的秋收。(欧阳睿置评)

独立的害虫1206《艺术就是》:

颜冬终究还是没有遇到梦之海,这就是生活真正的模样。(钟季路置评)

君既若见录《文森特在圣诞夜不卖啤酒》:略(不说略的原因了_(:з)∠)_)。

千盏茶《伤痕收集症》:

无法忘却伤痛才是症结,受过伤之后,就算伤口愈合,也会留下一道伤痕,伤痕还能抚平吗?(左右置评)

荆楚犬离生《城市》:略(同_(:з)∠)_)。

Elisa《河的第十三条岸》:

情感铺垫渲染做的巧妙,impressive(君既若见录置评)

最后是捞一篇很久以前文章,刚好同我这篇周评有点联系(一篇滑稽)。化原《如何创作一篇看似优秀的小说》。

完。


下周周评由君既若见录执笔,敬请期待。


文章最后由 梦游者之歌(作者) 编辑于2019.01.27 23:29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梦游者之歌 所有
2072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2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4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40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1份
给作者鼓励
27人送来了礼物
13条点评
冬诚2019.02.12 19:06
1
给文章评了星
等等,这才是第一篇以小说为框架的周评吧。这简直就是小说周评的模版好么。
雨林2019.01.11 20:46
4
给文章评了星
周评本身就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故事。而文章嵌入其中,更是拓宽了这个故事。 才华横溢并非虚言溢美。
黛鸢黛鸢x2019.01.09 23:38
5
给文章评了星
难得一见的新颖。
胡铮良2019.01.09 05:37
6
给文章评了星
新颖,独特啊!
金铃儿2019.01.08 22:20
6
给文章评了星
有风格,够精彩!
梦游者之歌回复了金铃儿 :
谢谢老师喜欢_(:з)∠)_
2019.01.08 22:26
刘超衡2019.01.08 20:07
7
给文章评了星
脑洞大开。
林柒2019.01.08 10:03
8
给文章评了星
这样的周评不同往日,比较有新意,读来也甚是觉得值得好好学习,学习写文者,学习点评者。
刘光荣2019.01.08 07:38
7
给文章评了星
咔嗒咔嗒的游动文字,把读者带进了故事的迷宮里,听着一个个神奇精彩的故事,听着听着,就迷醉了。..
冯风2019.01.07 16:30
9
给文章评了星
用故事的形式串联佳作,构思不易。辛苦了,丢三狗。
奇子子2019.01.07 09:40
8
给文章评了星
很有新意的周评,用一个故事将那些优秀的文章串接起来,花了很多心思,为作者点赞!
刘青松2019.01.06 20:51
7
给文章评了星
周评采取文中嵌文(标题)的方法,将一周好文带出,相对往期来说风格较为简洁。谢谢一周的梳理和分享!
左右2019.01.06 20:19
9
给文章评了星
催眠,然后进入梦游者之歌,用故事里的故事串讲出周评的精彩,这就是少年心气不拘一格的个性表达。
金明池2019.01.06 19:05
8
给文章评了星
周评辛苦!选取的文章风格都很典型,也能体现出作者的审美偏好。新年第一篇,开了个好头。
27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5.0
总评星数(85)评星人数(17)

写作水平一流啦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25)获得喜欢度(5808)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
高中作文,初中作文
Keywords: 高中作文 初中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