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除罪恶的药

转发
文/无名人氏2019.01.05 22:33字数(1317)阅读(810)喜欢度(141)收藏(1)点评和评论(22)

2018年12月28日上午,一宗特大拐卖儿童犯罪案在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第二法庭宣判。贵州籍47岁男子张维平及其4名同伙,被认定参与使用暴力绑架并拐卖儿童案,其中两人被判死刑,两人被判无期,一人被判有期徒刑10年。

拐卖儿童,不陌生了。电视里一次又一次的曝光,寻儿启示贴遍了大街小巷……这是我六岁的光景,也是我十六岁的见闻。人贩子被惩处了一批又一批,然而拐卖儿童的惨案从未断绝过。国家尽了最大努力,然而总有人在铤而走险。

我们该看到了:法律是打死罪犯的那一把枪,但不是治愈犯罪的那一味药。

要对症下药,就要先看清人贩子究竟是怎样的一批人。他们明知道严格的法律,然偏往枪口上撞,可见其法律与规则意识之单薄;孩子父母真情的呼唤他们充耳不闻,满脸的泪痕与破碎的家庭他们闭眼不看,足见他们的同情心之低;为了自己的欲望得到满足而拆散别人的家庭,已证明他们的自私自利。

自私自利、同情心低、规则感弱。很多人把它简单地归结给个人道德感低,殊不知这其实是一种精神疾病。

这种病一般都起源于幼年,或父母影响,或社会不公,甚至有些病因是血脉相传的一种战士基因。他们天生无法对他人产生同理心,甚至因为大脑神经中枢的异常,无法感受到自己的行为会给他人带来多大的伤害。并不在乎规则,只以自我为中心。

似乎听起来,他们就是天生的罪犯。罪恶是从一出生就种在他们的基因中了的,这无法不让人有了荀子“人性本恶”的感慨。

但就像不是每颗种子都会按照亲代既定的性状生长,也有些战士基因的携带者最终成为了与罪恶斗争的勇士。

詹姆斯•法隆被《华尔街日报》评为十年来成就最大的神经科学家,他有着美满的事业和家庭,然而在他背后的是其父系血统康奈尔家族陆续曝出过杀妻弑母等数个杀亲案件。2011年后,另两支父系血脉,一支被曝出全是凶杀犯,一支全是抛弃妻子的流氓恶棍。

他有着和所有他所研究的变态杀人狂相似的脑部结构——控制同理心的额眶部皮质和前额皮质腹侧脑功能弱,从额眶皮质到腹正中前额皮质再到前额皮质的结构中,扣带回区域存在脑功能缺陷。

但他的的确确是战胜了身体中本来的恶性的。而在他回忆起童年时,才惊觉在自己童年就已经表现出了对规则和他人的漠视。但幸好,有一位一直温柔而体贴的母亲在陪伴着他。所以尽管他的身体里住着一只黑暗巨兽,伺机将他拖入无尽深渊,但他从不缺乏寻找光明的力量。

而詹姆斯的故事,之于我们群众,带来的最大启发应该是:究竟怎样对待他人?我们应该认识到,人是具有个体差异性的。所以必定会有人存在一些与当下社会相违背的心理。可同样单纯地诞生于这个世界的他们,难道出生就要伴随着谩骂与诅咒吗?

詹姆斯在他的自传里提出了成为变态狂的三条凳子腿理论:失常的大脑;战士基因和童年的虐待。如果说大脑和基因是注定的因素,那么我们至少可以试着让这第三条凳子腿搭不起来。

我们的社会的确太需要温暖的力量了。或许只是一个微笑,一句理解,你的付出不过刹那之间。然而挽救的,或许是一位精神疾病患者的余生,还有千百位儿童,千百个家庭的美满。罪大恶极的犯人自然需要法律的惩处,但在他成为罪犯前,我们能不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他远离深渊?

我始终相信,法律是对抗罪恶最快捷的手段,但彻底根除罪恶的方法,从来都在你我之间。

文章最后由 芈明 编辑于2019.01.10 20:58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无名人氏 所有
141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6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7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2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4人送来了礼物
7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6)获得喜欢度(461)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