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二十五)大恸惊晕厥

转发
文/胡铮良2019.01.09 22:53字数(3103)阅读(686)喜欢度(256)收藏(1)点评和评论(25)

母亲(二十五)大恸惊晕厥

父亲扶着母亲走在队伍的最后,在途经大舅外婆小坟墓的时候,母亲心不自觉地一惊,父亲紧紧楼住了母亲的肩,不让母亲滑倒,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心有灵犀,两人同时想到几年前的那个雨天,是多么让人痛心疾首的日子,一幕又一幕在母亲的脑海中回放。母亲泪已滂沱,竟然暗自诅咒自己所造的罪孽。母亲想:“前方送葬的有余显得多么伟岸和高大,在他面前,在家人面前,我是多么渺小啊”!送葬的队伍随着盘旋的公路,走一走,孝子们拜一拜,亲戚邻居们的鞭炮接一接,又送一截,“呜哇,呜哇”的唢呐喇叭声使这个沉寂了很久的天马山热闹了起来。飞鸟、野兔们不知所措,纷纷向山窝深处飞翔、奔逃,树木们也避闪得很慢,抬着灵柩的人们觉得越来越沉,越来越沉,但是他们打起了号子,是送亡的号歌:“半夜听到丧鼓响,不管是南方是北方,你是南方我要去,你是北方我要行,打不起豆腐送不起情,打一气丧鼓送人情。”老外婆的儿孙们也把早早准备好得烟酒,在墓地下方腾出跳丧的场子,将老外婆的棺材慢慢地停放在早已经刨好的墓穴中,在墓穴的左前方放一个自制的大牛皮鼓。

随着门外“嗵、嗵、嗵”三声铳炮响起,几个道士带着一班班男女老少,在墓穴前的空地上互相邀约,踩着鼓点边歌边舞。他们的头、手、肩、腰、臂、脚上下一齐协调动作,跳着变幻多姿的舞步。他们时而相互击掌;时而绕背穿肘;时而扭肩擦背;时而嘴唇触地衔物,说是“燕子含泥”;时而蹲下踮脚打旋;时而相互嬉戏;时而沉默;时而呼啸唱和。祈求老外婆的灵魂早日升入天国。

快要撮泥封穴了!接着儿孙们不止歇不停断的哀怨的哭声,让母亲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外婆啊!是你救了我的命啊。为什么您竟会撇下我而去?”母亲朝着墓穴,“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父亲从背后搂着母亲,硬是也被母亲带着跪了下去。父亲也是涕泪交流:

“兰妮,你还不忍着点。你肚子里还有我们的孩子啊!”

母亲看着泥土一铲一铲地下去,众多的帮忙人一起行动,很快地,老外婆的棺木就快被泥土盖住了。

母亲不断地哽咽着,她想着所有和老外婆在一起的日子,从今以后,连心痛自己的老外婆也和她天人永隔了!以后还有谁,会像老外婆那样心痛她呢?母亲一张一吸的声音让父亲心碎,和有余有元菊炎舅舅们的声音和在一起。

此时,西边传来一声沉闷的雷声,不一会功夫,雨柱倾泻而下,哗哗哗哗地,没有停息。母亲一脚下去,一气接不上来,晕倒在了父亲的怀里!

“兰妮!”父亲一声尖叫,抱住了即将坠落下去的母亲。父亲力气不济,一个趔趄也差点掉了下去!

“兰姐!”有余舅舅一个大踏步,踏到父亲前面,扶住了父亲。一把抱起母亲就往山下的卫生院跑。

“兰妮!”父亲双腿发软,但是还是深一脚浅一脚,上一脚下一脚,踉踉跄跄地跟着有余舅舅后面追赶。

满舅外公见状,跟二舅外公嘱咐几句,也跟在父亲后面追赶。

无情的阵雨哗啦哗啦地下个不停,不知是被老外婆纯朴善良的心感动落泪,还是为老外婆的逝去悲伤落泪,抑或这阵雨是要洗刷、卸去母亲所背负的所有的委屈和负累?

到了乡卫生院,医生和护士们都迎面而来。看到后面的满舅外公,很快有余舅舅身边聚集了很多人。父亲赶上前去,他们慌忙把母亲小心翼翼地抬到床上,父亲趴下身子,在母亲耳边说:

“兰妮,你一定要挺住!”

护士拿来吊针瓶,给母亲注射点滴。针尖扎一下,父亲的手跟着颤一下,终于扎通了静脉血管,父亲的眼神移动到了吊瓶那里。看着吊瓶里的液体一点一滴地滴落进母亲的血管,父亲迫不及待地问那名大夫:

“大夫,我堂客怎么样?”

“她有快四个月身孕了!是悲伤过度,加上贫血,所以才会晕过去。等会就会缓过来的!”

“兰妮,你可吓死我了!”父亲带着哭腔。

“兰姐,你何苦要这么不保重自己,弄成这样!你要赶快醒过来啊。”

有余舅舅也是泪眼汪汪,看着病床上的母亲,自言自语。

父亲找来条凳子在母亲的病床边坐下,握着母亲的手,把头深深地埋在了被子上。

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套,连枕头也是白色。刚刚还是身着白色丧服的有余舅舅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奶奶终究没让他见上最后一面,无言的悲哀、伤痛在有余舅舅的心里蔓延。自己的母亲竟然会一去不复返。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她舍弃三兄妹而去?总有谜团在心里。然而,人不能因为有谜团有疑惑就放弃未来。所以,他领引弟弟妹妹们努力读书,每个人只有成就了自己的梦想,才有资格去谈孝顺父母。或许等到兄妹们都有出息了,母亲也就回到了我们的身边?”有余舅舅这样想着,竟然畅快了一些。看到之伦哥趴在被角上睡着了,有余舅舅又看了看吊针瓶,点滴完好。

有余舅舅到外面买了点点心回来,放在了床头桌上。

床上的母亲的手忽然动了动,母亲醒了!

有余舅舅端杯水给母亲,示意母亲喝水。

“嘘!”母亲看睡着了的父亲,示意有余舅舅别发出声音,让累坏了的父亲再睡一睡。

“姐,你可吓到我了?”有余舅舅绕到床的另一边,对母亲压低声音说。

“应该没什么毛病吧!”母亲不以为然。

“兰姐,你还是改不了老毛病。逞强!你都快有孩子啦。还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身子可不行。”

“好好好!都听你的。”母亲看着这个表弟,心中充满怜爱。

“你呢,现在北京读书,怎么样?肯定特别好吧。”

“挺好,大家都是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学习自然也是如此!”

“还有两年就毕业了吧?”母亲记得的。

“是,将来还不是随国家统一安排,安排在哪就是在哪。”

“现在国家培养先进人才,你要争当先进,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母亲说。

“当然,都是统一分配的。”有余舅舅望望睡着了的父亲:

“兰姐,姐夫对你还好吧!”

“榆木疙瘩,就那样!对我,还是没得话说的。”母亲笑笑。

“姐夫对你好就好!我还有点担心呢。”有余舅舅欲言又止。

吊瓶的点滴往下滴落,又让母亲的心又沉落:“莫非有余要问他母亲的事情?如果他问了,我该怎么回答?是如实相告,还是继续隐瞒,等待一些时日?”

母亲微闭双眼,看起来很累。终于还是止不住有余舅舅的询问:

“兰姐,你最后一次见到我母亲就是去乡公所那次吗?”

“什么?我和你姐那次去乡公所没见到你母亲呀!”父亲迷迷糊糊,听见有余舅舅这么一问,比母亲回答还快。

“你醒啦?!”母亲见父亲醒了,拿着床前桌上的点心就给父亲吃。

“哦!姐夫醒啦,吃点东西。我先出去一下。”有余舅舅没有继续追问。

“兰妮!你看我又睡着了。你醒来我都不知道。真该死!”父亲看到母亲醒来,气色没有先前那么苍白,高兴了起来。

“什么‘死’不‘死’的?这么大个人了,一点不会说话!再过几个月又要做爸爸了,一点没长进。”母亲笑骂。

“你们母子平安就好!刚刚我吓得腿都是软的。”父亲也不怕母亲笑话。

“兰妮,你不要命了!怎么能和有余提他母亲的事?”父亲不无担心,小声地说。

“我还没说什么,就被你迷迷糊糊地打断了话题。”

“目前不知是一种怎样的形势,这事千万还不能说。虽然又划归了山林,又重新分配了土地,但还是不说的好。”父亲说得好像有理。

“有长进了!你去找医生,我打完针,就回去。”母亲也觉得父亲打了圆场,是最好的结局。不管怎么样,不能让大舅外婆灵魂不得安宁!

满舅外公和有余舅舅一起进来,听说母亲说不想住医院,要回去住。就跟医院商量,要了一副担架,母亲躺在上面,由几个男人们抬着,把母亲抬到了高丰。护士反复叮咛:

“不能再乱动,不能再动怒,更不能大悲大痛!否则动了胎气,孩子怕是难救!”母亲吐着舌头,听着护士的话。

“哎呀,还真不敢了!”

奶奶也是千恩万谢护士和几个帮忙的:

“您们真是好人啦,救了我媳妇和孙子。哎呀呀,有余舅舅可真是一表人才啊!今儿来了,就多住两天,再走!”

有余舅舅被夸得红了脸。

父亲再也不敢要母亲做事,只要母亲安心养胎。母亲赶制着小孩衣服,一件又一件,各色各样的小衣服把母亲的脸映得通红,月缺月圆,绵密的针线缝红了夏花,缝透了秋果,也缝香了桂花。

(本故事纯属虚构)


文章最后由 胡铮良(作者) 编辑于2019.05.12 12:26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胡铮良 所有
256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5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2份
给作者鼓励
7人送来了礼物
12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胡铮良
老师
发表文章(147)获得喜欢度(19057)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