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案:若有阳关道,谁走奈何桥?

转发
文/冯风2019.01.11 08:30字数(1594)阅读(2631)喜欢度(624)收藏(9)点评和评论(42)

这几天的全民关注,莫过于张扣扣案。

昨天看到,在网络刷爆的《张扣扣案一审辩护词》被删。其它访问量较大的同题帖子也不见了踪影,包括邓学平律师本人公号的原文。

这对于一只脚已经迈进地狱的张扣扣,这有没有透露某种隐语或者玄机?

7500字的辩护词,我看了几遍。出自律师之笔,这篇辩护词的法理,由行内人评判,但字里行间的情理,柔软而凛然,低徊而绵长,写尽汉语言所能表现的悱恻悲怆。

不像是一个理性的律师,更像是祭十二郎的韩退之。没有多少法理援引,更多是一声声“刀下留人”的哀告。

我这个和中文打了三十年交道的,一瞬间也有点热血贲张,好像从这篇辩护词,看到了一个为文字正名与弘道的时代。

今天再来说这个案件,显然不能多说什么。这样一个千断万断都难以一刀两断的案子,注定沸反盈天,民意喧腾,也注定成为“有关部门”铠甲下的软肋,想要掩饰的命门。

张扣扣案成为关注的焦点,这是信息时代的必然。这个案件太让人揪心沉重,不仅是它毁了三个家庭,四条人命,还在于它具有载入司法史册的独特性。

张扣扣的命运,罕见地值得同情。当年仅13岁的张扣扣,无助地哀告法律时,法律决然转身甩手离去;当36岁的张扣扣拿起尖刀时,法律又以迅雷之速回来了。

人们报以极大的关注度,关心张扣扣的命运,其热度盖过了勇立新功、单挑最高院的崔永元,而这种围观,又超出一般围观兜售人血馒头的层面。

它和一般的凶杀案有不同,它交织着爱与亲情,仇恨与罪恶,同情与谴责,它拷问人性,有关教育,牵涉法治。

尤其是,它毫不避让地直击民生。当人们赫然发现,张扣扣的人生,一定层面上,还映照着中国大地上千万蝼蚁人生之缩影时,案件引发人们对弱势的同情,对现实的宣泄,比对罪恶的抨击、对暴力的反感,就要甚嚣尘上得多了。

普罗大众齐声高喊“刀下留人”,是基于最朴素的侠义观,但将张扣扣上升为“君子报仇”,加以美化和推崇,无疑是对暴力的纵容,很容易走进一种极端。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不分二十年前和二十年后。

只是,如果张扣扣要被处死,那么二十年前杀害张扣扣母亲的王某,为什么只被判7年,并且提前多年被释放?如果说是因为王某当时年龄只有17岁,那为什么1996年的呼格吉勒图,也只有17岁,为什么又被押送刑场,而且是被冤杀?

人们的关注点中,除了有对张扣扣的同情,还有一点是,这样关乎人命的司法,应该在普世、阳光的天空下运行,经得起每一个目光的异样,每一个心思的揣度。所以大家都愿意来,围观一下,希望刀下留人,然后等待更多细节呈现,有更慎重的权衡,有更人性的量刑。

孟子说:以佚道使人,虽劳不怨,以生道杀人,虽死不怨杀者。


血亲寻仇,礼法之争,自古即有。有人举证过,如果他生在汉代,可能是忠烈,如果生在晋代,可能是个大孝子,最起码他是手刃其仇,可以从轻发落。

可是,时代车轮已不可抵挡地驶入2019,张扣扣案的意义,必然有一层是,作为范本昭示法治逐步取替人治的阵痛前行。而张扣扣,极有可能成为被法治车轮碾碎的那一位。

是的,立法要流血,变法也要流血,哪座庙里都有冤死的鬼。何况,张扣扣已经祭上了三条人命的鲜血,不好说冤或不冤。

可仍然希望,不是张扣扣来做法治的祭品。不知道怎么的,看到照片里36岁的张扣扣,我头脑里一直浮现的是,那个抱着嘴里汩汩流血的母亲、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的13岁孩子,以至于有“少年复仇记”的错觉。

二十多年里,一只强健的骆驼,是如何被一根又一根稻草压垮的,不好去定论。但是,人人都应当相信,若有阳光大道,或者康庄大道,但凡有路可走,谁愿意来走上奈何桥?

卫灵公问于史鱿曰:“政孰为务?”对曰:“大理为务,听狱不中,死者不可生也,断者不可属也,故曰:大理为务。”

其中的“大理”,就是今天的法院,每次法院锤轻轻落下,可能就是一条人命,人死不可复生,头断不可再接上。

约翰·列侬说:“所有事到最后都会是好事。如果还不是,那它还没到最后。”

希望对于本命年的张扣扣,一月八日的一审不是他的“最后”!

文章最后由 冯风(作者) 编辑于2019.01.11 14:07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冯风 所有
624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4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4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12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8人送来了礼物
23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冯风
老师
发表文章(37)获得喜欢度(53044)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