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

转发
文/刘光荣2019.01.11 15:52字数(1204)阅读(796)喜欢度(132)收藏(2)点评和评论(35)

清晨,山区汽车小站。

“嘀!嘀——”开往县城的汽车鸣着催促的喇叭声音。

“咔嚓!"汽车门又开了,蹿上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年青学生。他身着灰色校服,右膀上挎着一个黄绿色书包,眉清目秀,模样俊俏。他上车后,随便扫了一眼车厢里的乘客,便选定一个空位坐了下来。

“嘀!嘀——"汽车将要启动的喇叭声又响起来了。

“成章——成章——满崽呃,你的书。"正在这时,一个四十开外的农妇从汽车后面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她一面喊着,一面摇晃着手中的书。那农妇头发湿漉漉的,额头上沾满了汗水。她大概在追儿子的路上摔了一跤,衣服上还沾着许多黄色的泥浆。

“司机叔叔,请等等。"年轻学生看见那农妇是自己的母亲,慌忙站起身,弯着腰,把头伸出了窗外,大声呼唤,"娘呃,我在这儿。"

"满崽呃,成章,你咋这么没记性,咋连蓆子下面的书都不带走呢?"农妇三步跨到车前,右手紧紧攀着车窗门口。

“娘呃,您——?"年青学生瞧着农妇衣服前面沾满了泥浆,心里很不安地问。

“不要紧的,在路上滑了一跤。"农妇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使劲踮起脚尖,右手高举着书本送上窗口递给了儿子。

“啪!"不料那年轻学生没拿稳,书一下子掉到了有点儿潮湿的泥巴地面。

这本书上崭新的封面闪烁着《一帘幽梦》这四个醒目的大字。

农妇慌忙蹲下身子,轻轻地拾起这本书,慢慢地解开几粒外衣纽扣,把书贴着内衣细心地揉擦着,擦一下,看一下,直到书面上无一点泥迹,才重新递了上去,还有点儿为难地说:“唉!湿了一点点。满崽呃,怪娘不小心哟。"

就在那年青学生红着脸抓住书本的瞬间,突然又从书缝里掉下来一个白片儿,农妇急得一下子跪在潮湿的地面上,白片儿晃悠悠地,恰巧飘落在农妇两脚间。农妇双腿并得紧紧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接二连三地说:"好财气!好财气!好财气——"农妇边说边从腿间抽出了那张白片儿。天哪,只见白片儿上一个漂亮的妹仔正对着她甜甜地笑哩,农妇一下子惊呆了,神色顿时就变了。

“娘,这这这……"年轻学生支支吾吾,顿时慌乱起来。

农妇疑惑地盯了盯儿子一眼,慢慢地站了起来,默默地将相片递了上去,又小心翼翼地从内衣袋里摸出一个红布包出来,轻轻地展开,从中抽出一把满是一张张零钱的票子出来,细细地数了数,然后又摸出了几张加了进去,卷成了圈儿,吃力地踮起脚尖,颤颤地递向窗口,催儿子拿着。她那矮小又单薄的身子在晨风中瑟瑟地发抖……

"瞧,底下那位母亲……"

“可怜天下父母心哪!……"

“做父母的都想着儿子读书将来好有出息,自己脸上有光……"

旁边的几位乘客轻声地议论着。

“娘——"那年轻学生听到乘客们的议论,颤颤地叫了一声,泪水盈满了眼眶。他双手抖抖地将相片撕成“一分为二",接着又掏出那本刚才塞进书包的《一帘幽梦》的书,发狠地撕了起来……

“嘶嘶嘶……"很快农妇身边便飘满了像雪花一样的碎纸儿。

“嘀!嘀嘀——”汽车开走了。

车上,年轻学生还在狠狠地撕着那本书……

车下,"雪花儿"还在纷纷扬扬地飘着……

车后,农妇依然在呆呆地站着,站着……

文章最后由 左右 编辑于2019.01.11 18:01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刘光荣 所有
132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2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6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2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8人送来了礼物
16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刘光荣
老师
发表文章(157)获得喜欢度(52430)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