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言非情

转发
文/周四2019.02.07 13:22字数(5633)阅读(1048)喜欢度(1786)收藏(19)点评和评论(57)

(这篇小说有点变态还有点长 如果你能看完我很感谢  然后编编说建议16以上看)

 (一)

晚上十一点半。

阿南修剪好最后一束满天星,站起身。他的花店开在偏僻安静的街角,此时外头已经灯火阑珊,冬天的夜里空气冷甜。他回身换了衣服,关好门,准备步行回家。

把门锁好,转身,门口深绿色的垃圾桶旁一个黑黑的影子,起先他以为是垃圾袋,却发现它在隐隐抖动,走近看,他吓了一跳——是个姑娘。

姑娘把头埋在臂弯里,瘦削的肩胛颤抖着,没有声音。

他犹豫了很久,开口,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划出一个大口子。

姑娘?

姑娘抬头,满脸的泪,混着口红在脸上粘着碎发。一双眼望着他。

你,你在哭?

姑娘继续望着他。

我看起来在笑吗?

呃我是说……你为什么哭……你很难过吗?

我看起来像喜极而泣吗?

……现在很晚了,快回家吧。 阿南觉得自己像个智障。

姑娘继续把头埋进手臂里哭,阿南尴尬的站在原地,尴尬的过了很久,他再次开口:

要不你去我花店里坐坐?就在对面。

出乎意料的,姑娘站了起来,看了他一眼,直接往他店门口走,阿南赶紧上前开了门。将灯按开,打开暖气,烧热水,洗茶杯。

他忙活的时候,身后姑娘突然轻声叫起来,他回身看去,姑娘举着被花刺划伤的手指,皱着眉。

阿南赶紧放下手里的活,翻箱倒柜的找创口贴碘酒棉签,姑娘声音带着笑意:赶紧的,我这可是熊猫血。

阿南抬头,笑了,我妈也是熊猫血。

是吗,我长这么大第一次遇见和我相同血型的人。姑娘也笑了。

有些人不笑的时候更好看,有些人笑的时候更好看,阿南觉得姑娘属于后者。

唐蜜蜜。姑娘贴着创口贴说。

嗯?

阿南往热水里撒茉莉花。

我叫唐蜜蜜,你呢?

阿南。

哦,你有英文名吗?

上学的时候有过一个,Mike。

姑娘歪着头想了一下,

太乡……我是说,太普通了。

你也可以说是经典。

太经典的东西很滥俗。

阿南想了想,觉得这话有道理。

唐蜜蜜四处看着,花店角落里贴了张海报,她凑进去看,

你居然喜欢许嵩?

怎么了吗?

我觉得他那种非主流的气质不适合你。

那要看你所理解的主流是什么吧。我只是欣赏他几乎所有歌都自己作词作曲。我一直觉得,如果一个人长大了,他年轻时做过的事应该被原谅和忘记。长大了的他和年少时的他是两个人。你呢?你有喜欢的明星吗?

阿南抬头看唐蜜蜜。

只有一个。张国荣。喜欢他好多年了。

为什么?

阿南知道有很多人喜欢张国荣。但是很少有人把他当做唯一的偶像去追。因为他已经给不了粉丝们新的期待了。

唐蜜蜜说,因为全世界的女人都得不到他。

可是……他死了呀。

对哦,这样全世界的男人也得不到他了。

唐蜜蜜笑出了声,然后说,可能只有死人才不会再让我失望了吧。

阿南确定她应该是失恋了。

你为什么蹲在路边哭?

唐蜜蜜拿起小圆桌上的书,书的旁边是一盆圆嘟嘟的千佛手。是杜拉斯的《情人》。

你喜欢这种书?

我只看过她这一本书。

大概只有人变老的时候才写的出这样的书吧,我觉得她好像没有喜乐。

唐蜜蜜把书放下了。

阿南说,心理医生说,如果你总是不表达,慢慢的你就没有感情了。

阿南把茉莉花茶递给唐蜜蜜,她看了他一眼,端起茶杯,嗅着淡淡的茉莉花香,干净而透明的味道。她没有喝。

你看心理医生?

很多年了。

没想到你顶着一张被包养的脸,开这么低调的花店,而且还惆怅寡欢。

唐蜜蜜自顾自的笑了,她看了眼阿南,发现他没笑,便停下来。

阿南盯着一盆水仙,白色的花,白得让人看到了香气。他说,养花可以让我安静下来。阿南很久没有和别人谈过那些事了,可是夜太湿润太寒冷,让他想说说从前。他深吸一口气,

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我七八岁的时候。那时候我家还住在海边的一个小镇里。一个晴朗愉快的周日,

阿南轻轻的说,好像在自言自语。

妈妈早上要去加班,她出门的时候,我说,我要爸爸开车带我去海边玩。妈妈很凶的说,你懂点事,不要这么多要求。我被吓到了。爸爸说,他带我去。

那时我还看不懂妈妈眼神里的担忧,但她还是吻了爸爸,说,出去透透气也好。

我们来到海边,天和海都是蓝的,没有一朵云,风是咸咸的,是那么美好的一天。

爸爸停下车,说,你自己下去玩吧。我很开心的跑下车,大叫,爸爸你快下来踩踩沙子,很软很舒服。车里没有动静。

忽然车子发动了,起先是慢慢的,然后加速往前冲,我还以为爸爸不要我了,哭着叫着,然后爸爸的车就冲进了海里。

我看着那个浪,一点点盖过爸爸的车。

我就是不甘心,凭什么,我人生中最悲惨的日子,是个那么美的晴天。

阿南笑了一下,说,很多年了,我都在想,要是我那天,不那么任性就好了。

水仙花的香气在空气里蔓延。

你没有错。

唐蜜蜜盯着他,语气坚定。

一个美好的晴天,一个孩子想和父亲出去玩,这没有错。孩子们没有任何错。错的是他们,是他们。她说。

很久很久的沉默,久到让人有了困意。

蜂蜜色的灯光在夜里倔强的亮着,灯边围着三两只小飞虫,

你说,唐蜜蜜说,

夜这么深了,这些虫子为什么还不睡觉呢?



(二)

后来唐蜜蜜经常来阿南的花店买花,有时是朦胧的清晨,有时是困倦的黄昏。阿南不愿收她的钱,她起先不同意,后来也就习惯了,变成经常来阿南的花店领花。

有时她说:我这样,会不会把你的花店拖垮啊。

阿南就淡淡的笑着说:有可能哦。一边给她包上一束满天星。

就这样过了半年,很平淡却也很欢喜。

唐蜜蜜在一家餐厅做服务员,一天,进来一个男人,身着普通衬衣,却掩盖不了身上的属于领导者的威慑力。唐蜜蜜知道这是她等了许久的一天。

唐蜜蜜迅速去洗手间补了个妆,然后走到男人面前,用她练习了许久的笑容问,先生您要点什么?

男人看了她一样,眼神像鹰。他点了几样菜。

她接过菜单,并不走开,她盯着男人,妩媚的笑。她知道自己看起来很漂亮。他们对视了三秒,然后她去端菜。

她把菜端上来后,男人对她说,像你这样的人,不该待在这里。

她俯身,凑到男人耳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紧张,说,我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你这样的人说这样的话。

男人抚掌大笑,我的车停在拐角的地方,等我吃完饭跟我走。

那天黄昏唐蜜蜜没有来花店。

接连半个月唐蜜蜜都没有来,第十八天,花店门口停了一辆黑色轿车。一个男人从车里出来,然后是一个女人。

阿南发现那女人是唐蜜蜜。她穿着精致的旗袍,化着精致的妆,头发被精致的盘起来。一支精致的银簪吊着流苏,随她走一步便晃荡一下。她在男人的陪同下进了店。

她对着阿南说,替我包两束满天星。眼睛没有看他。

阿南看看他们。

男人额上有沧桑的皱纹,腹部微胖,头发银白。

他一只手搂着唐蜜蜜的腰肢,一只强健有力而宽大的手,令阿南想起了捕兽夹,令他想把她牵到自己身后。

阿南转而低头自顾自继续擦着玻璃花瓶,每一个花瓶擦得锃亮,简直像凶器。他没有说话。

男人有些恼了,想说些什么。唐蜜蜜抢先他说,替我包两束满天星。

阿南抬头又看了她一眼。把玻璃花瓶轻轻放下。取了两束满天星,用旧报纸包好,递给她。


两天后,唐蜜蜜一个人再次走进了阿南的花店。她换了之前的黑裙子,长发散下来,变成了他熟悉的唐蜜蜜。

阿南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她找到之前的小椅子,坐了下来。她说,他喜欢古典美人。

阿南剪下了月季多余的枝条。

她接着说,我其实可以单独来见你,可我想让你见见他。她拿起桌上的小茶杯,蜜色的茶,被阿南喝了一半,她一仰头喝了剩下的。

是很普通的茉莉花茶,那天她没有尝。

你是不是讨厌我。唐蜜蜜说。

我很希望能够说不是。

你终于理我了。唐蜜蜜笑了,跟你说个故事吧。

这样的故事在人间发生了千万次。

有一个年轻有为的男人。

他有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是他的大学同学,毕业他们就结了婚,她为他生了一双乖巧懂事的儿女。

男人的事业蒸蒸日上,可寻找更多雌性交配是雄性的本能。

他在外面的女人不计其数。

妻子什么都明白,可她从无怨言,一心一意将全部精力放在儿女身上,她天天都在说爸爸明天晚上会回来的。

可孩子们等啊等,很少能等到。有时爸爸回来了,身上带着酒味,脾气暴躁。他打孩子们,打妻子,哥哥每次都冲上去护着妹妹。

唐蜜蜜没有说下去。

 外面忽然慢慢下起雨来,很小的雨,湿哒哒的声音。

阿南知道她在说自己的故事,他说,你的母亲是个伟大的女人。

唐蜜蜜笑了,你误会了。我的妈妈是那些外面的女人之一。

阿南看她,不知说什么。

她说,那个我应该叫妈妈的女人把我生下来后送进了孤儿院。那院长是个禽兽。

两年后她开始每隔一个月把我接出去,给我买新衣服,吃一顿好的,然后带我去那个男人家里索要高额抚养费。

有时他说她来得太频繁了,她就尖叫着掐着我的脖子,喊,信不信我杀了你女儿。他就皱着眉头看着她,说,你们真让我恶心。

我记得他说的是我们。

得到钱后她又把我送回去。

在我八岁的时候她再没来过。

后来我得知她在我八岁那年死于艾滋。

阿南看着唐蜜蜜,他突然很想抱紧她。

我恨他们。她说。

阿南迟迟没有说话,他突然意识到一件很恐怖的事,他的心脏开始狂跳,这个女人比他想的要残忍许多,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

你……那天那个男人……是你爸?

不是,他只是给了我生命,他不配做我爸。

你去勾引你爸?你疯了!?他怎么可能人不出你?!

他拥有太多女人了。当年那女人抱我去见他,他从未正眼看过我一眼。从未。

然后她小声的说,那天在餐厅,他盯着我,我的计划定了两年,甚至更早,我调查到他住哪里,他的生活习惯,他爱去哪家餐馆,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等那一天等了很久,但那时我突然好希望他能认出我,虽然那样我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可是啊,可是……

雨声呜咽,像在诉说一个说不清的痛处。

阿南很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那……你准备怎么办?

生一个他的孩子,然后,她笑了一下,做当年那女人做过的事。我可以拿到很多钱,很残忍,是不是?你会阻止我吗?

阿南看了她很久,直视她的瞳孔,没有逃避,

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但我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你要想清楚,那是你的生父,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分钟,你都要告诉自己,这是你的生父,不管怎样,你的身体里流着他的血。

你喜欢我,是吗,阿南。

是的。

有多喜欢?

一点点。

那如果我和你妈掉进河里,你救谁?

我妈。

哈哈,我喜欢你的诚实。她用手指捋了捋耳鬓的碎发。

阿南,生活太苦了,为什么我要叫唐蜜蜜。


(三)

唐蜜蜜的计划在进展中,有时男人眯起眼看她,说,我觉得你好眼熟,我们是不是之前见过。

她娇媚的笑,可能是前世吧。然后把脸埋进他怀里,不让他看见自己的表情。手心都是汗。

然后她有一天发现自己的例假没有来,她自己去买了验孕棒,在公共厕所里测,显示阳性,她在厕所里捂住嘴巴,可哭声还是从指缝间钻了出来。

她告诉自己那是喜极而泣。是的,一定是。

她没有再去见男人,躲在阿南的花店养胎,她不敢去做胎检,这是一个注定不正常的胎儿,但她要把他生下来,这是一招险棋,但她没有输的资本。

阿南的母亲得了宫颈癌,需要立即做手术。医生说,幸好这时候查出来了,这是最后的期限了,再晚可就没命了,赶紧给你安排手术。

阿南的母亲自从他父亲去世后便拜了佛,生活简朴,为人良善。她常教导阿南要心怀善念,不要总计较得失,不要像父亲一样执着于那一点怨念。做好事,上天会看得到。

手术要输血,她经常献血,所以尽管熊猫血源稀缺有限,仍先给她安排了下来,手术排在两个月之后。

阿南有时花店忙不过来,就托大着肚子的唐蜜蜜去给母亲送饭,他说这是他朋友。阿南的母亲见了唐蜜蜜,看着她的肚子,什么也不问,她知道她的阿南如果想说自己会说,不想说她什么也问不出。她只是慈爱的看着唐蜜蜜,牵着她的手,一遍遍说着:多俊俏的姑娘。辛苦你了。

唐蜜蜜几次都差点落泪。

手术前一个月阿南都守在母亲床边。有时候夜很深了,他睡不着,就和睡着了的母亲聊天。

他看着母亲蓝色的帽子,下面是青白色头皮。

妈,今天有人把那批蓝色妖姬全定走了,我留了两枝给您。

妈,您去年买的三条小金鱼,只有一条了。

妈,我有点想爸爸了。

妈,我爱上了一个姑娘,一个不怎么善良的姑娘。

妈,我心疼她,但她好像不需要我的心疼。

妈,我准备领养她的孩子。




这天半夜,唐蜜蜜突然腹痛,此时她已怀胎八个月,她立马给阿南打了电话,阿南最近照顾母亲很疲惫,为了不影响母亲休息,手机一般是震动,他睡得沉了,直到第三次打过去才接到。

由于未婚产子,孩子的父母又是令人不齿的关系,他们不敢去正规医院,找了个私人小医院送进去。唐蜜蜜紧紧抓着阿南的手,不停的抖,阿南说,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我在外面我在我在我在……

唐蜜蜜被推了进去,一个护士拦下他,问,

您好,我们要做一个登记,请问您和产妇什么关系。

这是我太太。

他说了个谎,但感觉很好。他忽然没那么紧张了。


阿南在急诊室外面坐了两个小时,一遍一遍的祈祷。他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在等待生产的妻子,好像里面即将出生的,是自己的孩子。

护士出来了,摘下口罩,面色如铁,问他:

您好,你们之前做过必要的胎检吗?

我太太和我一直很健康,我们认为不会有什么问题,家庭条件也比较紧张,所以……

不知道你们做父母的怎么这样不负责任! 胎儿一个月之前就已经死掉了你们不知道吗! 现在只能引产,头胎有些难产,您太太现在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她什么血型?

她……

阿南脑子一片空白,好像世界离他很近,又好像很远,又远又近间,他感到呼吸困难。

她……好像是熊猫血……

熊猫血敢来我们医院随便生孩子?不要命了你们! 赶快转大医院问问有没有血源! 

阿南抖得连手机都拿不稳,连续拨打了附近几乎所有的大小医院。

实在抱歉,我们没有多余的血。

不好意思没有临时的熊猫血。

熊猫血太少了,况且血液保存时间有限……

不好意思先生,再问问别的医院吧。

……



(四)

唐蜜蜜醒来,阿南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眼睛里都是血丝。

她想坐起来,阿南按住了她,别起来,你失血过多,好好休息一下。

唐蜜蜜乖乖的继续躺着,突然,她问,我的孩子呢?

阿南没有说话。

她轻轻叹了口气,终于结束了。

她盯着血袋,红色的液体一滴一滴,触目惊心。她突然想起什么,猛的坐起,突然的用力令她几乎昏厥,她大喊,

哪里来的血?!我这是熊猫血!你怎么可能这么快搞到血?! 你妈呢?你说话啊!

阿南低下头,颤抖着,他喃喃,

你说,我是不是一个人渣。





那天晚上他跪在母亲床边,没有开灯,黑暗里他满脸是泪,他说,妈,我爱上一个姑娘。

母亲在黑暗里说,

是一个非常善良但非常苦命的姑娘啊。阿南,你说是吗?

这天距离母亲做手术的时间还有一天。

这天是二月二十九日。


文章最后由 周四(作者) 编辑于2019.02.07 15:43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周四 所有
1786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6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24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33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1份
给作者鼓励
43人送来了礼物
7条点评
砌尘2019.02.08 17:34
2
给文章评了星
驾熟就轻的文字功底,故事安排其实比较一般,但胜在叙事令人舒服,娓娓道来不紧不慢
轩然回复了砌尘 :
从作者对唐蜜蜜粉墨登场于阿南花店的外貌描写,作者连用三个"精致”,全文大体文风小清新,实在难说
2019.02.11 01:04
蜥蜴2019.02.08 14:45
4
给文章评了星
褪去尘埃留下的印记,看见的是一片茫然之中的情与欲,在内心的纠结中舞蹈,好像只有失去了才会悔悟,当初的冲动化作魔鬼,理智早已成为灰烬。
风扬青衫2019.02.08 14:40
3
给文章评了星
许多关系需要理清,不是有爱就能搞定一切。
子书郁水2019.02.08 12:59
5
给文章评了星
挺好的对白式,世界比小说更黑暗,更无奈,但也更单纯,更善良。所言非情,不言而感才能算情。
刘光荣2019.02.08 01:09
5
给文章评了星
情节曲折生动精彩,情感真挚浓烈深厚。人物性格突出鲜明,读完全文深受感动。.
左右2019.02.07 15:24
8
给文章评了星
迢迢人世间,爱至穷时尽沧桑。
清欢J2019.02.07 14:32
14
给文章评了星
首先很喜文章的叙事基调与方式,缱绻的古旧色调,像是胶卷的感觉。读起来很明白,像是在听独白但却很有画面感,没有大段的描写但画面很清晰明朗。
48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5.0
总评星数(40)评星人数(8)

写作水平一流啦

作者信息
周四
学生
长郡中学高中1702
发表文章(14)获得喜欢度(6780)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
高中作文,初中作文
Keywords: 高中作文 初中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