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北国北

转发
文/戏亦非2019.01.28 16:29字数(932)阅读(538)喜欢度(158)收藏(6)点评和评论(14)

北方的一月,云幕初开,积雪未化,我坐在温暖如春的暖房里,就着冬日珍贵的阳光为你写信。

房间密不透风,那么我面前的一盘饺子所散发的气味,便无处可逃,它会和着酱料的味道,随着信寄出,告诉你电话中“吃的还好”的后续。窗外横斜着些许光溜的树枝,每一枝上都轻巧的积了一行细雪,曾经归属于树梢的叶子们都已消失在积雪深处,也许积雪化去时,一同落下的叶子会重新生长在同一条枝丫。

记得此时南方会落的叶也落的差不多了,他们变得枯黄干卷,在风里打滚,踏上去一脚一声脆响,可以使无言的境地变得美妙无比,我们曾如此走了许久。北国亦有相似的时候,不过这里的落叶积得更快,倏忽一夜寒风里,便大都从树上堆到地上,深秋二字棱角分明,不似南方冬夏,在风雨中摇摆不定。我踏在这厚重的积叶上,他们自然也发出了声音,像是在叹息他们的模样最后一次不可挽回的改变,从此再难分明。

这叹息里,我想起应当为你写一封信了,信里存不下风雪,但仍可以带去一片未朽的树叶,它会替我叨念一句“我一如既往。”我自然是一如既往的,从南方带来的习惯哪里会很快改变,心心念念着酸辣聚全的细面,寻寻觅觅着咸淡恰好的菜汤。很遗憾的,全然没有,或许是有的罢,不过听说哪哪好像有时,突然又不敢去了,担忧着若是配不上回忆里的味道,却搅乱了原本的记忆,这就要彻底的变成一个北方的食客。于是硬撑着每日吃些北方常有的米面肉菜,尝不到的味道是消不去的,他们时刻肆意生长,所以不会遗忘。

所以我会在日头高升的清晨,嚼着酸菜大包子想起,我是要为你写一封信的,这时秋风里的太阳过早落下,我已经来不及说声晚安。所以我起的很早,并非一时勤奋,着实是因为天亮太早。尤其是刚到北方的时候,早晨睁眼常有万事皆休,一觉过头的恐慌。转身才发现方才正是时候。那时窗外的叶子渐渐变黄,有些个着急的,已经成了摇摇欲坠的红色,也有不少仍然青着,似乎还在夏末初秋里沉睡,清爽的风在它的梦里吹拂着,也吹过你在南方的梦境。

南方的初秋的确是个适合做梦的时节,所以那时你同我去看海,海从梦的深处涌来,并将时光悄悄卷走。我转身离去时,未曾想此刻便是分别,只是忽然想到某时要为你写一封信。当时有不知何处的风涌来,掠过身后的假菩提枝头。秋风里有叶落下,叶子们互相说话,有一句相见有时,有一句勿忘归期。

文章最后由 左右 编辑于2019.02.10 14:39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戏亦非 所有
158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3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3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7人送来了礼物
8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戏亦非
嘉宾
发表文章(6)获得喜欢度(333)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