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何的谎言

转发
文/北境2019.01.29 16:45字数(2045)阅读(622)喜欢度(238)收藏(9)点评和评论(23)

老何在我们毕业那天还是说谎了。

老何是我们班的语文老师,五十来岁,刚刚入学的时候看上去才四十出头,却总喜欢把自己装成六十多岁的凶老太。口是心非,刀子嘴豆腐心,形容她一点不错。老何最常说的话,就跟广大段子的内容一样:“你们是我教过的最差的一届学生。”

入学的第一节课,老何就是那么凶。当年谁都还不认识谁,脸上带着的全是青涩。老何站在台上大声宣读班上的规矩,突然瞟到一个同学往窗外看,老何就定定地看着他,大家都往那个方向看去。窗外大有好风光,阳光明媚,万里无云,还有一棵刚好长到窗台高的玉兰树,伸手就可以碰到。那个同学立马收回了向着窗外的目光,不敢直视老何,只能心虚地低着头。老何不再理他,继续宣读班规,读了两条,又突然不读了。老何把纸往讲台上一扔,翻了个白眼,用恰好可以让我们所有人听见的音量说了一句:“刚入学就有人不听课,这一定会是我教过的最差的一届学生。”大家都低着头,气氛突然就低沉了下来。

后来过了一年,我们班在一次期末考试中,拿到了全年级第一名。公布成绩后,同学们都高兴着,互相喝彩庆祝。其实考成功的很大原因是老何,考前老何日日加班,不辞辛劳,一直费尽心力地给我们树立信心,还破天荒地鼓励了我们,大家士气大增,才有了我们这次的成绩。但是考后,老何却说:“高兴什么!看看你们考前的态度,课也不听,作业也不认真,不要以为考了第一名就很不错了,要把目光放在全市,你们懂吗!态度差,成绩迟早会差下来!”老何说,你们就是我教过的态度最差的一届学生,再不端正态度,你们就没救了。那天放学后,老何回到办公室,其他老师纷纷祝贺老何,祝贺我们班得了第一。老师们夸着我们班的同学聪明又努力,老何的笑意从脸上慢慢地漾开。有人从办公室门前偶然经过,恰好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他把全班都叫来,从窗外看着老何久违的笑。老何竟然也忘记了谦虚的反驳,只是眼带笑意地说了句,也就那样吧。也就那样吧,同学们你看我我看你,都偷偷地笑了起来。从那以后,大家就都知道了,老何那句最常讲的话,是一句谎言,一句老师对学生的谎言。

到了中考前夕,老何更加严厉地鞭策我们,严厉得连她自己也不放过。整天泡在办公室里改作业,还要熬到深夜思考明天的教学任务。老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去。也许是年纪到了,老何上课甚至都有些恍惚,时常忘记自己讲到哪。“我讲到哪了?”老何问。我们就笑。老何就生气:“笑什么呢!有这么好笑吗?你们真是……”话没说完,就被同学们接了过去:“我教过的最差的学生。”老何又突然不生气了,看着我们,脸上挂着点无奈的笑意,但又必须绷着个脸,复杂的神情常使人忍俊不禁。随即,又听见老何咕嚷了一句,到底是怎么了呢。

怎么了呢,老何老了。

老何的的确确是老了,白头发是早就有了的,更多的皱纹往她脸上添,上帝一点也不心疼。

“你们是我教过的最差的一届学生。”连初中的最后一堂语文课,老何也不放过我们,她又说谎了。

最后一节课老何叫了一个同学起来回答问题,同学支支吾吾了半天没有回答出来。老何转身在黑板上写下答案。写到一半,粉笔断了。在安静的教室中连小小的喀嚓一声都显得无比生硬而刺耳,这不是这节课老何第一次写断粉笔了。地下掉落的几个小小的粉笔头安静地置着。老何蹲下去捡它们,看着它们,它们也看着老何,一如当年的我们。黑板上的几个字面对着我们,端端正正,像一群哑口失言的人。老何站起来,对着我们说,你们就是我教过的最差的一届学生,连最后一节课都不认真。有同学听见了熟悉的台词,他们笑,但笑了之后就没有像从前那样安静下来。他们又哭了,哭得越来越大声。到最后,同学们都哭作一团,止不住了。

老何没哭,她轻轻地说:“虽然我经常说,你们是我教过的最差的一届学生。好吧,老师现在承认,其实你们也没有那么差,甚至还有点优秀。但你们毕业以后,还是要好好读书。你们努努力,加把劲,是一定可以变得更优秀的。”老何半开着玩笑说,你们高中一定要认真听课啊,不要成为你们高中老师带过的最差的一届学生。说完,老何眼睛还是红了。

这就是老何啊,连最后一堂课都不放过我们,连最后一堂课都要这样苦口婆心地谆谆教诲。伴随了我们三年的谎言,老何还是在这堂课上说了出来。老何啊老何,不就是怕我们骄傲,不就是怕我们不认真读书吗?你总是这样吝啬,一句表扬也不肯多给我们。你就放心吧,我们会努力的。

下课铃响了,老何说,下课、放学、都散了。然后毫不犹豫地走出教室,离开的背影已经比当初垂下去太多了。然而,大家是多么还想听老何继续讲下去啊。教室的窗外还是阳光明媚,一如我们当年。没有电视剧中刻意的大雨,又或是小说里矫情的阴云,阳光就直扑扑地晒在眼泪上,折射出温度,氤氲出情感,映出我们的模样来。窗外的那棵玉兰,已经长到上一楼去了,它长得太快了,时间是这样,我们也是这样。这里承载的是我们成长的三年啊,我们三年的成长;也是老何三年的年华啊,老何老去的三年。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梦一般,都随着老何那个远去的小小的背影,一瞬间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

老何在毕业那天说的谎,的的确确是我听过的最温暖最温暖的谎言了呢。

文章最后由 左右 编辑于2019.02.05 21:43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北境 所有
238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8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6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4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7人送来了礼物
9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北境
学生
发表文章(4)获得喜欢度(862)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