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

转发
文/黎寰2019.01.29 22:26字数(2981)阅读(552)喜欢度(281)收藏(7)点评和评论(18)

这雨还没完了。

秋冬交替时的雨最为恼人。它不似夏季的那样瓢泼,让人淋个痛快后立即停歇;也没有春雨那样温柔,霏微中透出新生。这雨缠缠绵绵地覆盖每一寸空气,但无论如何呼吸都不能带走它的分毫。

没有什么人撑伞。朦胧的细雨里,远远地我看见公交车穿过冷清的街道,向我开来了。

它距站台三百米,我距站台三十米。我目测了一下距离,不觉有什么紧急的,于是我继续哼着歌向站台迎去。最近突然发现校歌特别好听,正打算上车后搜一下完整版的歌词。

枝头残留的叶片并没有颤动,我的身边却响起一阵风声,急促而轻柔,没有脚步声夹杂。于此同时,身侧出现了一个黑色背影——具体而言,是黑色的风衣搭配着侧裤缝为一条白竖纹的黑色休闲裤。那是一个年轻人纤细而轻盈的背影,因其身材的修长笔挺而带上了几分画中人的模糊迷离。我侧目打量他,那确是一个让人赏心悦目的身影。此时他已经逼近了站台。

站台候车的人也不少,大多是中老年的妇女和稚嫩的孩童,够拍一张取名为“市井百姓”的照片。他没有诸如背包和帽子的随身物品,径自奔跑到站后默默地在人群末端处停下。他伫在那里,显出干净利落的风姿,我的直觉告诉我他的眼神也一定是十分清明的;他望着同样停下了的公交车和拥挤着上车的市民,没有移动脚步,似乎有些踟蹰。

我见他站在那里有些出神,便掠过他先他一步上了车——或许此时我大可以借机对他说一句“你先上车吗?”,但我选择了维系陌生人之间的淡漠感。我刚刷完公交卡,回头就见他在我身后询问司机:

“您好,请问去新华书店吗?”

我没有听到——或许也是不在意——司机的回答,替司机答道:“到。”说话时的我微微垂了下眼帘,并且矜持地没有让自己的目光在他脸上多作停留——但我看到了,他的正脸。他的黑发打理得整洁有型,但并没有作过染烫;五官精致立体,又似毫无雕琢的浑然天成般清新脱俗,尤其是眼睛,跟我所想象的一样清明澄澈。

我有些兴奋,他所询问的地点正是我的目的地。但他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回答,他没有望向我。我以若无其事去覆盖落寞之感,接着向车厢里边走去,看见了最后一个空位置。

我猜想他会想要坐在这里,于是我在那个座位旁边倚着栏杆站住。公交车已经开动,他平平稳稳地走了过来。他纤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了几下,眼神在手机屏幕和周边环境之间游离,但并没有停留于这唯一一个空位置,而是轻轻地扶住了我对面的栏杆,继而让眼神停留在了手机屏幕。

啊,也是,我一个比他小不了多少的女孩子都没有坐下,他又怎么好意思坐着——除非我比他上车时间晚,他选择不给我这老弱病残孕以外身份的人让座才会合乎道义。噢,不对——我定睛一看,发现这个空位置上面有水渍。看来这才是原因所在。

窗外的细雨飘了进来,朦朦胧胧地覆住了我额前的碎发,碎发垂到了眼前。下一站,坐在离他最近的那个座位的乘客起身离去。他仍然没有坐下。上回有个去日本旅行的朋友告诉我,日本的年轻人搭乘公交车时不会去坐专为老弱病残孕设置的座位,或许他与我那位朋友有同样的见闻。

他仍然是安静地、轻盈地伫在那里,轻盈到让倚着的栏杆显得形同虚设,从窗外钻进来的细风吹拂着他的发丝。他的眼神已经没有停留在手机上,而是凝神望着眼前的虚无。虽是凝神,他的眉宇间却没有负担任何杂尘。我突然疑心我视线的炽热会否打搅到他,于是我硬生生掰回了自己的视线。几分钟之前,没见到他的时候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来着?我试着去回忆,还没开始回忆又被余光中他的侧颜所吸引——那是何等的素净啊。啊,不去管几分钟前的想法了,还是让几分钟后的自己多几份回忆吧。

下车了。这回他没有等待其他人先下车,而是混在其中下去了,比我想象的要急促一点。我是最后一个下车的,缓慢移动步伐时我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他身上,如同最优秀的狙击手凝视自己的目标。我的目的地是这个站,但我却并不是要去新华书店。而他很可能与我不一样,从他对司机的询问可以判断他对此地并不熟悉,那么他所询问的地点很可能就是他的具体目的地。我有些紧张,在想自己原本要去做的事情和眼前的人哪个重要——眼前的人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一种无法言喻的兴奋。

不管了,我也忘了自己原本要去干什么了,暂时跟着他便好。至少目前看来他的大致方向是同我一致的,我安慰着自己。细雨中的他并没有跑,只是快步地走着,轻轻地穿过整齐紧密停泊在商城里前面的车辆,淡然出尘的气质之下沉稳取代了悠闲。但这样的快步行走却让我不得不失去稳健行走的风度才能勉强追上。

他拐弯了,而我要去的地方也需要拐弯。我兴奋得小跳了一下,欣喜之情直接流露在了脸上——反正我笃信他不会回头。

但紧接着我又有些失望了,因为我要去的地方在拐弯过来了的这条街道的马路对面,若是要去那儿,应该要走街道靠马路的一侧——围绕商城的这一条街道足有三十米宽敞——而他却走在了紧挨商城的一侧。我明白了,他要去电影院。或许之前他查看手机就是在跟朋友联系,或是在看电影票的信息,而此刻的步履匆匆也是因为电影快开场了。

我没有跟他一样走挨着商城的那一侧,我不想直接品尝眼看他走进影院的失望。我在走自己原本该走的那条道路,雨帘连同一大片停泊的汽车再次将我和他隔离。但他很高,我的视线若是穿透这片汽车、仔细分辨仍然可以看到一点点他的背影。渐渐地我也疲倦了,垂头丧气地收回了视线,独自品味最直观的失望和几秒之前的兴奋的余韵。眼前三百米处是我即将要登上的天桥,我将穿过天桥抵达我的目的地,到时候就以天桥为界作别这短暂而美好的回忆了。

行了两百米后,我的视线渐渐从回忆中抽出来,重新回到眼前的朦胧世界。我惊讶地发现,眼前的、画面拼凑成的世界,包含着一个跟回忆中相同的身影。

咦?我睁大了眼睛,确认了他的存在——那种气质与一千七百年前嵇绍鹤立鸡群的出尘风骨一样、与十几分钟前候车站中突出的笔挺伫立一样,寒风里他的凌厉风姿如同一阵强光穿透了其他将自己裹成一团畏缩前行的行人,他轻盈地登上天桥了。

我激动不已,已经顾不上理会背上背着的沉重的背包了,直接跑了起来。离他越来越近时我又猛地想起,若是他不经意地回首——可不会有人在街上走着没事回头吧?不,极小概率的事情也有它的风险不是吗。我绝不能让他发现我,否则这场我一个人的游戏就不复纯粹了。我还是放慢了脚步,将视线锁定在他身上,眼神的灼热是不会让人在物理上感知到的,我也有足够的时间直接收回。他在细雨中若隐若现,比明明白白和消失不见都要美妙地若隐若现着。

可我没有注意到最后一个岔路口——先前的每一个分叉点我都做好了与他就此别过的准备,却连发都没有发现天桥左右两个上下楼梯的这一个分叉口。他一个人走向了左侧的楼梯,其他所有人,包括我都应该走右侧——不会有任何一个以商业广场的入口为目的地到人会选择走左侧。我看着他下去了,心里在想我是否应该跟他一起下去,走完这最后一程路。

不行,这次真的不行了,再走下去就没有“最后一程”的概念了。我黯然却坚决地往右侧走去。且不说继续追下去会背离我的目的地,在之后的那条街上我们俩之间不会有任何视线障碍物,他极易发现我的存在。这该是一场仅仅属于我的梦幻游戏,是我的插曲,无论我的心如何悸动也绝不能让他听到。他是我生命中十几分钟的主角,“十几分钟”的概念应当与“主角”的概念同样纯粹。

但我走下去之后,又忍不住地往他前行的方向走去。我的视线穿过身边的绿化带,看到那条冷清的街道上,只有几个一定不是他的人。那个轻盈的黑色身影,似乎在细雨的迷蒙里飘散了。

雨停了,他消失了。

文章最后由 黎寰(作者) 编辑于2019.03.22 23:58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黎寰 所有
281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6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5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5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5人送来了礼物
8条点评
尘灯2019.02.22 23:55
0
给文章评了星
文笔清丽,细腻,充满了诗意。
闲时折花2019.02.17 11:32
1
给文章评了星
字里行间是一场诗意的心雨,将至而未至,似有又似无,最合适一晌贪欢
林柒2019.02.03 19:06
1
给文章评了星
细雨朦胧间,语言流畅,饱满的情感,整篇文章娓娓道来,很有韵味。
杨淅琴2019.02.03 14:50
4
给文章评了星
心动于不期而遇的少年,刹那间;小心翼翼的追随与靠近,一个人的游戏,短暂的深思游离,迷蒙于细雨,于他俊朗的侧脸,清雅的气质;来如飞花散似烟,是未竟的结局,亦是一种余韵悠长的缺憾而圆满吧。
胡铮良2019.02.01 05:04
3
给文章评了星
细腻的细节,情感的细致变化,来源于写作的生活源和创造的冲动力。
左右2019.02.01 00:26
3
给文章评了星
生活就像是一种律动,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而有些滋味就藏在不为人置疑的曲折里。
清欢J2019.01.31 22:59
3
给文章评了星
你选择的右侧以及消失在细雨中的他,朦胧,似是雾里看花了。
浮生冢2019.01.31 22:39
6
给文章评了星
细腻的文字背后总隐藏着你诗意的灵魂!
10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5.0
总评星数(40)评星人数(8)

写作水平一流啦

作者信息
黎寰
学生
发表文章(16)获得喜欢度(2153)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
高中作文,初中作文
Keywords: 高中作文 初中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