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km周评第67期:12km之上有蓝天,蓝天之上有星空

转发
文/星烁2019.02.10 21:07字数(7594)阅读(1359)喜欢度(3523)收藏(3)点评和评论(88)

Clair De Lune (Suite Bergamesque, Movement 3)

00:00

05:44

戊戌年腊月廿九—己亥年正月初六(2019.2.3—2019.2.10)

序曲

星舰无声地划过苍穹,在漆黑的帷幕中撕开尾焰的痕迹。

“早上好,长官,睡的怎么样?”副官走进舰长舱室。

“叫我舰长——昨晚情况怎么样?”星舰长靠在座椅上,正喝完杯中最后一口咖啡,站起身来。

副官一愣,随机正色道:“舰长,我‘12km周评巡戈舰’昨晚已按照您的指示停泊在皮撒尼尔(希伯来语翻译即“写作”)星系外部,全舰官员进行整休,按该星系时共整休7小时零3分(写周评花的时间),现全体官员已投入岗位。昨晚除12km帝国的316(我来到12km的天数)号运输船经过外,无异相发生。”

“很好。”舰长走出舱室,副官紧紧跟在星舰长身后,两人一同沿着舰桥的狭窄通道前进。

通道在蜿蜒中指向前方,昏暗而幽静,舷窗极不对称地在左侧展开,一点星光从光年外冲进;便是无边的黑暗。

苍穹。”舰长看的出神,不禁脱口而出。“什么?”副官一愣。

“在浩瀚的宇宙面前,我们人类就像一只蚂蚁,只是苍穹一粟。宇宙是无边的苍穹——起码对我们来说。阿西莫夫的《银河帝国》系列——即使是银河系,也只是宇宙的苍穹一粟。人类——我们。在这狭小、寂静的空间里——甚至我们却毫无知晓这里的全部,却在宇宙下卖弄着自己的一点权术、准则、制度,却不愿正视自己所制造、所面临的一切——即使是人类造出的机器人——虽然机·丹尼尔·奥利瓦是机器人,但在某种程度上,丹尼尔做到了许多人做不到的善良,真实,理智,以及为人类献身的勇气与担当。(点评)”

“如果人类终有了心理史学……”

“不,若是——若是心理史学,若是谢顿,那我们的端点星又在何方?”

舰长咏叹般地自言自语。

静谧的宇宙,不给半点回响。

只是电磁波在爬行。

通道尽头打开了一个门,暗淡了星光。

已经多次进入这个门了,舰长却仍是不习惯这里的光线。

无视过他人的招呼,舰长径直走上了指挥位,用食指在中央划开一道空气——全舰的指挥权。

他坐下来,勉强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

“那么,我们的旅程就此开始了。”

推进器喷出钴蓝的火焰。

颂歌

PART.1

星舰借助前推进器缓缓停下,在行星系外侧等待接受宫廷传来的消息。

“舰长,今天是春节。”

“是吗?”舰长仿佛如梦初醒般地点了点头,在回想着什么,“春节啊。"

“舰长,宫廷传来了一条消息。”

舰长猛然回过神来,仿佛是咬了咬嘴唇。“把它们全舰传达吧。”

“即使身于繁星——无论身在何处,一切的思绪都将被春节所连结。”

电磁波中所携带的信息缓缓被翻译成正楷,一个个打在舰桥前方的显示屏上,简约而扣人心弦。

“已是己亥新春。送瑞犬,迎金猪,合家团聚辞旧岁,迎春纳福财源广。(左右老师评论)12km宫廷祝周评舰全舰官兵诸事顺利,周评更上一层楼!想起戊戌除夜,感怀旧年,展望新年,峰头气象云可改,此日人间正迎春!(风扬青衫老师评)”

还是这老一套。舰长不禁摇了摇头,却又点了点头。

舷窗转向行星系那颗夺目的恒星,一切都在预示着新生与希望。

PART.2

“对了,最近宫廷里巡演的几部戏剧怎样?”舰长扭头问向副官。

“据说口碑很好。可惜,戏剧的巡演已经结束,我们无法看到了。”副官无不带惋惜地说道,“但是宫廷内阁有几篇剧评,您要看看吗?”

舰长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了。

“内阁成员傲娇的过氧化氢感慨道:地球啊,我的流浪地球,我们对家的眷恋,以至于我们在逃离苦难时却仍然保留着对土地、对家园的深厚情感,不惜放弃一切、甚至是可能放弃人类生存的希望——却执著地携着家园——即使去流浪。我忽然想起了我去年七月份写的一首诗《水上的神明》,那种特定时期的孤独和面对未知的恐惧大概也是相似的吧:

‘你何以希求溺水者审慎地思量一切?

我不知道。圆心离每一片陆地

都很远很远。看不见岛屿,便也无法沉没

我只得等着这灾难的尽头’

也许以此文细致的文笔、浓厚的感情以及对《流浪地球》这般细致的分析才能表达我对流浪地球的感悟吧。”

“‘可我们那流浪的中国科幻呢?’内阁顾冬诚不禁黯然泪下,‘我们带着家园去流浪,却又为中国科幻的流浪所怅惘。即使这样,纵观一场现象级的影片展开对国内科幻作品的解读,让我们看到来自中华文明底蕴下的“现实”与“梦”的碰撞,以及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关注和思考,(左右老师点评)也只是中国科幻的一个缩影。何处,又是我们的科幻?’”

副官读完两段流浪地球的剧评,舰长却闭着眼,沉默无言。

良久。

“何处为家?只是物质的家、而那精神的家又何方去了?星空旷大,我们又何方去了?”

沉默。

“另外几部戏剧呢?”

副官一愣,忙不迭地开口道:“内阁成员逝水无痕在他对于飞驰人生的感悟中写道:或许,某些人拼命争取的一切,真的就是他们人生中最大的意义所在吧。因为喜欢,所以热爱。因为热爱,所以坚持。因为坚持,所以奋斗。又因为奋斗,最后或许成功了,或许失败了。那么,谁在意呢?谁的一生,还不就是图个自己开心,自己喜欢罢了。愿我们,都能朝着自己的目标和理想,奋斗终生吧!奉献自己的大好年华,只为了那最美好的瞬间。(文中截取)”

湘滨老师说道:不管《新喜剧之王》拍成怎样,周星驰仍然是喜剧王中王。万物皆有归去时,也许盛大,也许平凡,或是寂静而已。周星驰老了,便也即将归去;但如果用雅俗共赏的心态去观看周星驰的电影,或许更能明白他所要表达的一些真正内涵吧。有时候,变得不仅仅只是周星驰,也有我们。我们也早已长大,那些过去会让我笑中带泪的片段,如今再度观看。是否,也还是会像当初那般一样呢?谁知道呢,谁又想知道呢。(逝水无痕点评)

舰长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望着前方闪烁的星光。

思绪万千。

舰长抬手,终止了副官的演讲。

“起航吧,完成任务在先。”

星舰在无声中迅速远去。

寻吟

“舰长,前方到达目标类地行星:厄斯星。我将准备进行分离舱降落操作。”大副朗声道。

“正在扫描合适降落地点。”紧接着传来AI冷淡的电子音,“降落地点:无。再次扫描中。结果:无。确认系统无误中。红外传感无误。光谱分析仪无误。光束扫描无误。磁场解析仪无误。推测原因:该星球长期受到临近小行星带的撞击与本身板块运动活跃,地表崎岖不平……准备投放侦察无人机进行深度探测……”

“够了。”舰长不耐烦地按下了AI的电子音,“实施人工高空索降。目标估计处于地穴或深坑中,使用无人机是个不明智的选择。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检测该星球重力及空气情况。”

“但是谁……”“我。”舰长低沉地发声,“将数据投放至屏幕。”

“该星球重力较正常偏大。可以支持正常行走,若要运动则需穿戴机械外骨骼提供支持;氧气含量为3%,含量极低。其余混合气体含量正常,需穿戴头盔并在机械外骨骼维生系统中添加大量氧气或携带氧气罐……”

“舰长,这不是童话中那种理想而美满的故事……”

“我当然知道这谈不上童话!童话本是给孩子看,大人总能挖掘深浅恶面(肖默评)——也许童话就是定式的,狐狸和狼总是坏的吧,兔子和熊就总是足智多谋的智多星吧,猎人就一定是屠杀动物的凶手吧——我这舰长也应该总是指挥岗位的吧!我是舰长,我是你们的长官,但我总是和你一样的人。结局并没有想象中的好,但也不代表它是坏的;我无法更准确的表达心情,于是之于那只大灰狼,我想送给它二手玫瑰的《夜深了》,因为在它的角色里,有一种怪异的苦涩和不甘:我们在不同的角落感受,同样多姿多彩的生活,可是我们的现实里有一种,不伦不类的颜色,牵强的等待, 糊涂的明白,我这浪费的清白。(左右老师评)你的定向思维,我何不如说舰长就应在前面打头阵!“

大副的反对声被埋没在舰长从未如此暴怒的颤音中,他舔了舔嘴唇,一摇头,又一点头,“我和你一起去,舰长。”

“也许。”

……

巡戈舰舰腹下方向斜后打开两个平台,舰长和大副分别站在上方。

“嘿大副,什么时候你是这样的矫情了?”舰长饶有兴趣地对着外骨骼里的无线电传译系统嚷道。

大副没有答话,任由这颗星球的引力摆弄着自己。

舰长不禁抬抬眉毛,仿佛在无线电中听到了什么。

“布列瑟农?你在听布列瑟农?”

“嗯哼。”

BRESSANONE啊。”舰长抬头望向天空,那是赤红与星空的混杂,稠密的交织,像煮开了一碗紫甘蓝汤。就像……生活?舰长微微一愣。

“舰长,舰腹已进入目标星球大气层,到达指定地点,可以准备跳了。检查一下你们的维生系统状况。我们仓促执行任务,舰上并没有动力机甲,仅仅只配备了外骨骼。”副官的声音从无线电里渗透进来,又略一沉思,

“祝你们好运。”

“跳吧。”

两份信仰向下坠去,平台缓缓回收,复合金属缆绳随着平台的回收以及两人的下坠,猛地向着平台边缘刮蹭,溅起一阵火花。

舰桥控制室里,舰长和大副仅仅是两个红三角,在广阔的苍穹中急速下坠。

“你感受到孤独吗?——在心里,或者是在现实里。”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人性仿佛就是这样的孤独——尤其面对狼藉,寥廓与不堪,是如此的脆弱。”

“莫过于在无人之时。”

无线电里沉默了,只是微微能听到一些杂音。

以及不均匀的呼吸声。

“我们都不会是孤独的。两个人的孤独,并不能使孤独乘以倍数。(文中截取)生活总会给你答案,但不会马上把一切都告诉你。(左右老师评)剩下的,就靠我们自己了。”

舰长猛地看向大副,却已沉默。

静静下坠。

外骨骼脚底的缓冲火箭猛地喷射出高热气体,舰长瞬间一震,惯性所带来的冲击力席卷了全身。脚底的外骨骼结实地踩在崎岖的地面上——那是被小型榴弹好不容易轰平的地面。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当舰长好不容易从眼前一篇漆黑的眩晕感中脱身出来,看见的只有遍地乱石。

以及高达十几米的的石柱。

这种环境,生命都很难存在,难道还会有遗落文化存在么……

“舰长,缆绳不多了,最多支持你们行动半径2公里。AI说一小时后会有一场风暴到来,尽快。”

“OK。”舰长回身望向大副,做了一个前进的手势。

“根据宫廷发过来的坐标,就是这了。”大副低下头环顾着四周,不禁皱起眉来。

还是一样的乱石嶙峋,寸草不生。

“这地方能有什么……”大副不满地嘟囔了一声,瞬间被地面裂开的巨洞所吞噬。

两个红标在屏幕上消失。

“怎么回事……舰长和大副呢?”副官差点破音,引来了其他人的围观。

沉默。

“舰长……不见了。”

这是哪?舰长使劲一甩脑袋,恍惚间看见了什么非自然的东西。

瞬间清醒了。

“这是……神庙里?”

神庙,这个星球的遗落文明所创造的文化巅峰。

大副也已经醒来,与舰长一起勘测着神庙。

舰长顺着岩壁抬头望去,高耸的洞口,还在不断落着碎石——赤色的天空,好似一轮沉沦黯淡的夕阳。

神庙地上的古怪花纹突然开始一点点裂开——舰长这时才注意到它们。两人急忙闪躲,那动静却已经停了。神庙中间盘旋伸出一根石柱,石柱侧面摆着摊开的古籍。

“看来,他们是有意的。”舰长若有所思,伸手解开了头盔的锁扣,并准备将头盔摘下。

“你在干什么——这种大气条件我们无法存活!”大副急忙伸手去扑,舰长却已经把头盔摘了下来。

“看——这是为我们准备的。”舰长依然呼吸正常。

“这……”大副不相信似的伸手摸向头盔,轻轻取了下来——然后贪婪的呼吸着从未感受到的如此新鲜的空气。

“有趣。”舰长笑了起来,于是两人一同扭头看向石柱。

肃。

哀重而沉痛,在书从来的史诗。

舰长缓缓走上前去,看着摊开在石柱上的古籍,脑中忽然闪过些什么,不禁向后退去几步,

“不对,这不是——这只是想让我们看见的——不是他们真实的文化。”舰长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恐惧。

“‘什么意思……”大副看着舰长的神请,也仿佛明白了什么。

“他们并没有将自己的一切向我们打开。”

“他们是文人。”

“文人?”

“他们想回到过去……我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但他们肯定是被改变了什么……他借助我们的力量,让他们回到过去,他们在变化……”

“这……怎么可能?”

“这不是理想国!他们已经无法回去了……不,我们需要阻止他们,这——这总是一条孤独的道路,一个人也能走的慨然(闲时折花评)……他们——文人在尝试回去,但他没有成功。他变成了另一个样子,他变成了又一个老文人,却丝毫不自知。无论知道与否,从前的那一切都只是理想国罢了。其实,他们是永远也回不去的(文中截取)……”

“可……”

“他们在借助我们的力量重返归途!那些可怖的事物,当路走错时依然神秘可怖,而当步上正轨时,其意义由模糊变得明显,形象则不再那么阴暗可怖(江长岩点评)……他们正在走这条错误的道路,只有牺牲自己并拯救了他人——那他人便也是自己,才能真正地重返归途啊……即使那是一个永远不知道出路的迷宫,那是我们心里的菲茨杰拉德……”舰长几乎无视了大副,一个人兀自的在那长叹。

那石柱仿佛颤动了一下。

“我们应该走了。”大副咬着嘴唇,几乎是从思绪里脱身而出的一句话。

见舰长不为所动,大副不禁心里一紧,上前一把拉住舰长,使劲一拽,终于将舰长拉回了现实。

“风暴快来了,我们必须要走了!”大副几乎是在舰长面前吼着。

“从哪出去。”

“那!”大副向着北边的石壁指道,“这有个洞口。”

舰长一震,刚下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个洞……

不对。

舰长带好头盔,于大副后钻进了那个洞口,稍稍一蹬,便重新返回了地面。

沉默。

大副最先反应过来,指着北方说道:“风暴来了,我们必须马上返回!”

一阵踩踏碎石声。

“舰长?大副?是你们吗?”无线电中传来了久违的声音。

“别矫情了——想着我们该怎么上去!”舰长一边狂跑一边狂嚷道。

猛然他站住了。

大副仿佛注意到了什么,回过身来,发现舰长站定在哪里,沉着头,仿佛思考着什么。

“你疯了么!”大副向前走了几步。

“停下。”舰长沉稳有力的声音传来。

大副不由站定了。

“快走……记住,”舰长突然抬起头来,“他们依然存在。”

“谁……”大副突然止住了话。

舰长痛苦的呻吟起来,身体一片片的被剥落——像古老的石像被风雪摧残。终于舰长的身体也消失在无尽的虚空中,地面上却出现了一块黑斑——不,准确来说那是一个影子,不断扩大。

大副不止地向后退去。

天空中逐渐幻化了一个充满古怪花纹的黑球,与地上的影子一起不断扩大,并被尾随而来的风暴所包围。

……

你是谁?

你来到这里想干什么?

舰长猛然睁开了双眼,身处一片虚白。

看不到尽头的白。

你又是什么?

舰长猛然一惊,那是……意识。

他在用意识和他们交流。

我们是这个星球的生命啊。

你们是文人……的意识?

意识也是一种生命啊。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们只要回到过去,就跟你们一样是实实在在的生命体了。

不,你们回不去的——也不能回去。

我们想要回去,那是思念啊——即使那思念是一座无人吊唁的坟。我们就像思念着远方的恋人一般——事实上它正在远去啊。我们的思念,早已成了坟。

我们就是那游荡在杂草丛生中的孤魂。

你可否知晓回去的代价?

也许吧。那就是这样一条河,我从不知道那条河有多长,我只想顺着那条河回溯。我们不知道有多长,就好比我们脚下的路,并不知道有多长,只是走着走着才发现更长了(林柒评)——即使它只是在我们想要到达的山顶下阴暗的山谷里围了一个莫比乌斯带,但我们一定要回去……无论代价。

你想回到从前吗?什么吸引了你?

从前的冬天

有趣。能说说吗?

我们,那些不曾被理解的个性,从来都承受着误解和伤害。(左右老师评)被平民推下神坛的英雄啊,也许那些人们本就不需要英雄——那些平庸,却有了思想。

那……为何你还想要回去?

因为啊。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就如对异性般那种灼热的情吧。情不知所起,也不知所终。那就这样吧,慢慢地走着(青尘子评)吧。也许吧……我好像并不只是在说,为何想要回去的原因……也许吧。

嗯。可,回去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你要考虑清楚。

是你们人类所说的己亥年了啊。有些话……这样讲出来吗?

没事。我听着呢。

那就,致一封己亥琴書吧。

……

终记淅情(钟季淅琴)吧。

……

“我们应该走了!太晚了!”副官已经完全不耐烦了,使劲摁着桌子,努力不让自己发作。

“再等等。”大副冷静的望着舷窗,注视着那就那阴影上方、仿佛从未移动过的风暴。

“你还想要等到什么时候?舰长被困在迪拉克之海已经3个小时了,即使他没受伤,他的氧气也早就没了!再等下去,我们就赶不到接应地点了!”副官忍着怒火,从牙缝里钻出来了一句话——那阴影叫迪拉克之海。

“再等等。”大副仍然是不温不火。

“舰长他已经死了!死了!我们不会再因为你的愚钝而浪费时间了……舰长死了,现在我就是舰……”副官没有将话说完,他的暴怒在一瞬间喷薄了——也骤然停止了。

那风暴骤然停止了。

迪拉克之海消失不见。

舰长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然后跪倒在如此平整的地面上。

……

尾声

舰长清醒过来。

“你醒了,舰长?”

“当然——我们现在在什么位置?”舰长奋力坐起,望着前方的舷窗——被无数次望着的舷窗。

“现在离宫廷只有0.3光年了,正在以匀速航行,30分钟内就能到达。”

“很好——现在准备反方向宫廷航行,开启曲率引擎,功率最大。”

“舰长?”

“我是舰长。我说了算。”

“……方向?距离?”

“无。”

“舰……好的。”

舰长以如此放松的笑容答道:

“我们,不是一直在寻找写作的本质吗?”

“——为了,我们的追求。”

“前方行星系:长沙。自动设定目标行星:第12颗行星——麓谷。”

……


12km之上有蓝天,但我们最渴望的,还是那绚丽的星空。虽然这宇宙辽阔而又危险,但——只要我们的信仰从未改变,我们的追求是如此坚定,坚信那星空,只是我们征程上的一个足迹。

——致12km


迪拉克之海:量子真空的零点能组成的负能量的粒子海,文中灵感来自EVA。

———————————————THE END——————————————

后:

自我检讨。

也许这篇文章本就不是按照周评来写的——只是在故事里粗浅地夹上一些文章吧。也许这已经脱离了周评的本质,更谈不上什么精华,算得上是什么玩意儿。

只是,这是开年第一评吧。

当京姐告诉我我的周评将跨越春节,是开年第一评时,也许我在内心就已经想着,如何将这期周评写的不一样了吧。

那就用科幻——一个周评从未用过的文体吧——这也是在表达我的内心啊。

也许,显得有些主次不分,过于追求故事了吧。

请原谅。

顺便补充两点:

几天前塔塔和我说,他想把他那篇文人也加进周评里时,我仿佛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即使那不是这周的文章。

我只是觉得,那篇文章没有上周评,有些可惜了吧。

诗歌便也是如此。

基本不是这周的诗歌——当我只是决定,这些,应该存在于周评。

如果有不明白的,请在评论区提出,谢谢。

如有冒犯,请多原谅。


本周数据

发文前十(有并列):溪辰、刘光荣、沉羽、曾sm、逝水无痕、热带风情、狸苏、SmileHR、田丽维、浮生冢、嗷嗷君、漆左闲樵、顾冬诚、苹婳、HUA354、田皮、蓝染、DELTA

评论前十(有并列):左右、蒸稻、词穷的大公、杨淅琴、rosemary、胡铮良、清欢J、刘青松、瑾记、闲时折花、絮怡

阅读前十:蓝染、rosemary、子书郁水、“Girl”别哭、杨淅琴、徐亦远、沉羽、Nicholas、苹婳、词穷的大公

被阅读前十:溪辰、沉羽、sixteen、天才旺、浮生冢、蓝染、顾冬诚、SmileHR、田丽维、胡铮良

注册学校前五:湖南广益实验中学、湖南师大附中梅溪湖中学、苏园中学、郴州市第十三中学、湖南师大附中博才实验中学


下周周评由蒸稻执笔,敬请期待!

文章最后由 没有名字你是要上天吗 编辑于2019.02.25 16:53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星烁 所有
3523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8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1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68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2份
给作者鼓励
48人送来了礼物
57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星烁
学生
发表文章(31)获得喜欢度(11733)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