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遗】活着有多久

转发
文/闲时折花2019.02.10 22:52字数(1633)阅读(442)喜欢度(691)收藏(8)点评和评论(57)

活着有多久,这大概既是一个哲学问题也是个科学问题。

什么是活着,什么是死去,活着从何处来,死去往何处去,活着和死去之间是否有中间状态存在,活着能转化为死去,那死去又能否转化为活着,死后是否真的是无知无觉的,灵魂是否存在,这些问题困扰过无数人,也还会继续困扰无数人。我们活着,我们死去,我们生生不息,我们身体里的原子或许来自侏罗纪的一只恐龙或是一株苏铁,往后又将化为其他的事物而存在,活着是偶然,又像是必然之理。

就像是死去也是我们的必然之理一样。

“贫者士之常也,死者人之终也,处常得终,当何忧哉?”语出《列子·冲虚经》,在足够久远的过去,我们的先人就开始意识到“死亡”作为一种常态的存在,人生而后死,凡是生者,必有斯日。生而不知其来处,唯知死为其归处,命中自有其常理,天道不远,人道亦迩。大刘在《流浪地球》里说了个故事,说你在平原上走着,突然迎面遇到一堵墙,这墙向上无限高,向下无限深,向左无限远,向右无限远,这堵墙是什么?

我们都会遇到这答案。

活着和死去都是天定的,不管是谁,我们都将在这平原上相遇,所谓修短随化,终期于尽。有不同的,唯有一点:活着有多久?

传说中彭祖活了八百岁,而有的人生下就夭折,人的寿命,从来是难测的。死的机会,倒是比活来得多得多。有人把致死原因分为四大类:疾病、感染、创伤、毒质,这四类原因产生的机理并不相同,但结果却是相同的,它们都导向同一个结局。我们的一生中不断受到这些家伙的袭击,不断和他们抗争,直到我们精疲力竭,为之吞没。死去的方式有千百种,而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幸运。

哪怕只是短暂的幸运。

在这几十年里我们体会着人世间的爱恨情仇离合悲欢,得到又失去,我们感受着肉体的欢愉和痛苦,用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来连通周天,我们沉浸于宇宙之大和自身的卑微,也为一花一世界而泪流满面,我们生、老、病、爱别离、求不得、怨憎会、五阴炽盛,直至消亡。我们以“我”的存在来定位世界,又以世界的存在来锚定自身。活着本身,就是一种不一样的奇遇。我们有太长的时间感受死亡,而有太少的时间活着,哪怕死去也不会万事皆空,也不是活着滋味。也许活着和死去不过是生命的不同形态,也许死后离开的一切又会重聚,都没人知道,但是也不妨碍我们珍惜每一次相遇或是分别,和相处的每一点短暂时间。

天意难得,也当尽欢。

活着有多久,无非是弹指几十年,我们从尘土中来,又复归尘土中去,苏东坡说:“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不过是权且寓形宇内,总有曲终人散之时。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未知世事几何,有所愿者,唯生而无憾,得一笑而飒。


【按】

早些时候读了一本书,书名就叫《活着有多久》,书里用一种冷静的视角阐述着“人”作为个体的死亡以及死亡方式,冰冷而平静的东西,往往更让人窒息;再前些日子,重读到《兰亭集序》,又为了些事读了《祭侄稿文》,“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尤今之视昔”,念及此,心中沉郁不能释怀;往台湾时,多览前人之遗,深感人生在世,有如旧照片的缓缓褪色;初一,随父母上山给太爷爷拜年,回家路上父与我谈及家事,我曾祖为“智”、祖父为“信”,父为“温”,至我为“良”,代代相传;昨日返长,今日上山扫墓拜年,同行舅母说:“这山是老彭家的,他爷爷太爷爷都住这里,以后的以后我也得住这里了”,又对舅舅说:“以后我们就在这下面了”,我父说他以后就不给他们做伴,得回老家去;姑外祖母亡故数年,墓在我外祖墓旁,无人来此,既无香烛,也无纸钱。

活着是一场不那么明晰的旅程,而死去之后更让人惶惶不安,古人对现世的思考和今人的思绪,其实并没有什么两样,因何而生,因何而死,因何由生而死,没人明白,也没人能明白。阮籍失路而哭,原也不难理解。此事无解。

能有什么办法呢。我们注定战胜不了死亡,唯一能战胜的,或许是对于死亡的无端恐惧,而要战胜这种恐惧,最好的方式不就是慷慨投入所有的感情去热爱生命吗?听起来很鸡汤,却是无可奈何的唯一选择,且走着,说不定到某一天,我们也能慷慨而平静地谈及这件大事吧。

文章最后由 闲时折花(作者) 编辑于2019.02.17 11:47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闲时折花 所有
691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6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7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13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1份
给作者鼓励
20人送来了礼物
38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69)获得喜欢度(48025)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