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马

转发
文/词穷的大公2019.02.14 17:08字数(5608)阅读(615)喜欢度(1453)收藏(11)点评和评论(63)

“程序“特洛伊木马”已加载,背景搭建完成,人物关系覆盖,意识连接成功!”

“那座木马矗立在特洛伊城宏伟的广场上,所有人都不以为意,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战利品。”一个轻柔的女声缓缓地读着,仿佛在讲述着一则童话故事。


“弹尽,援绝,敌军已登陆。镇远星即将沦陷,职与参谋长率本部死守核心要塞,各部划分地面防区,作最后抵抗。职部仅此最后一电。自由万岁,太空军万岁,联邦万岁,人类文明万岁,并祝胜利!”

我睁开眼睛,雪花一直闪烁的屏幕上总算显示出了一行字,我的心沉到了谷底。

“大人,情况如何?”

“……很不好……”我闭上了眼睛,半天才挤出了一句话。

“没关系大人,局势一定会好起来的!”一个略显沙哑但难掩柔美,正竭力作出充满信心的样子的女声在身后响起。

无知者无畏啊……

情况简直不能更糟了,隔了这么久才勉强突破干扰收到防线前线准备决死的战报,镇远星可能早就沦陷了吧……人类宇宙的南大门,就这样敞开了?

算了……别想那么多了,还是先想想如何从这里逃出去吧,南大门一失陷,想必救援也是不会再有的了,自己可能是这颗孤悬在南大门外的矿业星球上唯一的活人了。

不对……还有“她”……

我不禁回头看向那个娇小的身影。

这是一个怎样惹人怜爱的生物啊……

看到她,你可以嘴角不自觉地咧开,满含深意地微微一笑,或者像那些终日流连于街角酒吧买醉的人们那样吹个口哨,表示对她的美貌的欣赏与赤裸裸的调戏,没事,都可以的,因为她被设计制造出来,最初就是用来满足这种需求的。

当然,必须要在她的主人不在的情况下,不然你得小心被她的主人起诉。

或许有一些人会把她当做一般的普通的人来看待,比如说我,但更多的人并不会,只因为她是一个仿生人,一个“RX01-诱惑”服务型仿生人。

“瞧!一个披着人皮的人工智能婊子!”他们准会这样说。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抱有那么奇怪的想法,可能是那些心理学家说的那样,日久生情?

看见她的第一眼,我还以为我的脑子在爆炸中震坏了呢,她们实在是太像了啊……

其实也没有理由不像,她们都是同一个型号的仿生人。


“意识自我保护机制已削弱,2/7”


“给你,吃完我们就出发。”我叹了口气,拔掉终端上的插线,把终端塞进背包,又在背包里摸了摸,递给她一包铝箔包装,可以自动加热的B级口粮。

“不,大人,我不能吃……”她没有接过,反而推开我的手,摇头拒绝,“我……还不饿。”

但显然,她苍白的脸色和肚子里“空转”的声音已经出卖了她,她连忙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脸上飘过一抹绯红。

我们已经在这个空无一人的废矿区里东躲西藏了十个小时了,上一次进食的时候我还没找到她,而我的身边也还有七个队友,七个全副武装的迈瑞安公司雇员。

这颗荒凉的矿业星球是迈瑞安公司的私产,出了问题当然也是由他们负责解决,我们所在的小队只是一支先遣小分队,至于我,只是一个太空军陆战队的退伍老兵,是他们雇佣的安保教练。

现在他们全死了,就像这个矿场里之前死的那么多人一样——死得毫无用处,对问题的解决毫无帮助。

是啊……我们连占据整个矿区,屠杀了所有人员的“敌人”(我们原本以为是一伙海盗,现在看来这个估计是错误的)的影子都没看到,就因为遭遇矿道坍塌、废气爆炸、受到失控的警卫机器人攻击而死伤惨重,我也被爆炸的冲击波震晕,失去意识。

醒来后的我只找到了这个也在躲藏的女孩,她虽然饥肠辘辘,但毫发无伤——准确来说,是她找到了我,是她救了我,把我从废墟里拖出来,藏到了这个已经几乎开采完毕,只剩下零星小矿脉的废弃矿区里。

我在心里帮她补充完了她没有说出口的那句话:“……联邦特殊劳动力管理条例第一百五十二条规定,各型号仿生人应配给专类食品,通用口粮级别不应超过C级……”这条禁令也被写入了大部分仿生人的底层算法,让他们下意识地遵守这样的行为规范。

见鬼……这帮资本家老爷们怎么到这个时候了还这么古板!仿生人制造技术明明已经比立法的时候进步了那么多,这些“流水线上的产品”在日常生活中已经变得和自然人几乎一模一样了,哪里还需要“专类食品”?

曾经常和这些“产品”打交道的我当然知道这是偏见,是歧视,甚至是……恐惧。

更何况……我从死人身上扒来的背包里根本没有B级以下的口粮……

“吃,赶紧的,这里没人会送你上法庭!”我撕开口粮的加热口开始加热,然后把它硬塞到她手里,又摸出一包自己打开,“蕾娜塔,我允许你并命令你食用这份B级口粮,吃饱了才有力气跑,明白了吗?”我随口模仿了一下在太空军服役时见过的命令口令,但说完之后我就意识到自己失言了:鬼使神差地,我下意识地把她当成了记忆里的那个蕾娜塔……


“意识自我保护机制已削弱,3/7”


“……很抱歉,命令无效!”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补救,这个女孩突然呆滞住了,口粮袋从她无力的手中轻轻滑落,她的瞳孔放大,嘴巴一张一合,吐出僵硬的电子合成音,“您的权限不足,行为限制栓已闭锁,请进行身份验证……”话音未落,她僵直的身体软了下来,倒在了地上。

“警告,能量不足……”

见鬼……这……

我有点没反应过来。

难道她的管理员口令就是这个……“我命令你……?”,而且还没有失效?她的主人没死?

“我命令你……”是出厂默认的设置,我还以为没人还会继续用这个……

一连串的问题在我的脑海中闪过,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连忙把她扶起,让她靠着一旁的矿井墙壁护板。

很显然,我的随口一言误触了她的管理员口令,让她开启了管理员模式,而不足的能量无法让高耗能的管理员模式正常运行,她自动进入了休眠,无法主动通过进食补充能量,我只能通过手动让她的管理员模块宕机才能让她重新清醒过来……这种操作俗称“越狱”。

我让她半侧过身,撩起她及肩的黝黑头发,可以看到她光洁的脖颈后面有一个小小的不明显的接口,我小心翼翼地摁了那里一下,原本触感柔软细腻的皮肤变得坚硬,接口弹了出来。

在我跪在她身旁,从背包里拿出终端,挑出对应的插线时,似乎是没有靠稳,她的头歪了一下,整个身体有半个都靠在了我的背上,一股柔软的触感和温暖的紫罗兰花的香味让我几乎浑身一颤。

那种感觉又来了,熟悉而让我下意识地抗拒,因为我知道那个也曾这样倚靠着我的可爱的人儿已经……


“意识自我保护机制已削弱,4/7”


清醒点,她不是她!

我控制住自己的应激反应,压抑住内心的波动,用力地吐出一口气,然后转过身来把她的身体扶正,把细细的插线接入接口,或许是因为太饿了有些手抖,我试了两次才成功。

我先抓过铝箔袋啃了两口温热的速冻鸡扒,然后拿起终端,让它自动加载传输一个叫“春节十二响”的文件,覆盖掉原本行为限制栓的程序,让它失效。

这样的操作我已经非常熟练了,毕竟以前陆战队的那帮大块头哥们儿不被允许喝酒,而他们又太想喝了……

唉,有时候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那么多想做而不能做的事,又有那么多不想做而又不得不做的事。可能说不定仿生人还比自然人更幸福一点呢,毕竟他们可以“越狱”,而自然人呢?

看了一眼终端上才近半的加载读数条,我算了算时间,拿起口粮三下五除二地吃完,然后从腰带上的枪套里拔出手枪,打算巡视一下周围。

我们正处在废矿区的中层偏下部,一个狭小的污染清理间内,两侧各有两扇厚重的金属隔离门隔离矿道与加工区。

而我已经检查过了,清理间的地板与天花板都有能打开的通风口,可以通向上层或是更深层的矿井。

我们下一步的逃跑路线,就是要从地板方向一层层地下到最深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里有一座没有启用过的备用发射塔,在员工居住区已经被失控的警卫机器人摧毁的情况下,那里可能是我们逃离这个星球唯一的希望了。

前提是,我们要赶在它们之前抵达那里,我知道,这群不知疲倦的红眼怪物已经进入了废弃矿区,但因为它们的主人工智能系统严重受损——这似乎也是它们失控的原因,它们的智能已经降到了我能够对付甚至是“戏耍”的程度,除了火力夸张悍不畏死有些让人头疼。

是的,我估计就是这群疯了的机器人摧毁了这个矿区,但是是谁让它们发疯的呢?

我不知道,也没兴趣没办法知道。

我轻轻地靠在门上,一边侧着脸透过门上的观察窗向外张望,一边倾听着外面的声音。

一条空旷的走道,电力不足的永明灯滋啦滋啦地闪烁着,在灰扑扑看不见原本颜色的地板上投下昏暗闪烁的光斑。

很好,到目前为止都是安全的……


“对象生理特征稳定,可进入“特洛伊木马”下一幕,第三轮刺激预备,警卫机器人刷新中……”


扎扎扎扎……滴滴……滴滴……

不对!

轰!

强忍着耳朵里一阵一阵的嗡嗡声,我猛地向侧面扑倒,堪堪避开了爆炸冲击的余波,只是膝盖和手臂有些擦伤,哦,还有肚子有些疼痛,不会是内出血什么的吧,我才刚吃完……呃,午饭?晚饭?管它呢……

我摸了摸肚子,自嘲似的安慰自己,以前几次受的伤可比现在重多了,不也活得好好的。

它们究竟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啊……

那两扇还算结实的大门也没能完全挡住机器人们的一波导弹齐射,狂躁的金属射流甚至让向外一侧的门板直接融化了,一股难闻的焦味混合着烟尘腾起。

我挣扎两下翻身爬起,用左手一擦脸,满手都是血。

扎扎扎扎……扎扎扎扎……

灰蒙蒙的烟尘中亮起了几盏红灯,朦朦胧胧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嗤嗤……嗤嗤……嗤……

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

我掩住口鼻,端枪对着烟尘中乱射一气,回应我的是一阵瓢泼似的弹雨,但是准头不行。

趁着对面还没有完全进场,我连忙猫着腰跑到墙边,也不管女孩清醒过来没有,抱起她把她柔软的身体扛在肩上,掀开墙角的通风口盖子,向下一跳。

真是见鬼……在跳下去前我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破坏得七零八落的清理间,不禁咂了咂嘴。

火力这么猛,去法庭上告他们非法持有武器一告一个准啊!


“第四轮刺激结束,对象生理活动特征波动偏离指数13.2,属于较低水平,连接崩溃概率56.8%,是否进行下一轮刺激?”

“批准进行,实验重复第1024号。”

“啊,夜深了,欢宴已经结束,醉醺醺的人们早已放松了警惕。”


呼……呼……呼……

总算甩开它们了,没脑子的东西就是蠢!

不过还是没能全身而退啊,中了两枪,一枪被外骨骼挡住了,另外一枪……好像打穿了肺叶?

好痛……好重……

我踉跄着向前走了两步,最后不得不停了下来,放弃了继续前进的尝试,决定短暂的休息一会,检查一下伤势。

我已经抵达了矿区的最深层,正处在唯一一条通往备用发射塔的下沉通道中。在靠墙坐下之前,我先把背上的女孩轻轻地放下,一路上,她都还处在昏迷中。

可是当我把她靠着墙扶正后,我发现一双美丽而冰冷的眼睛正幽幽地看着我。

“呃……嗨……你……醒了?”看着那个仿佛变了一个人的女孩,我讪讪地缩回了手,忽然觉得有些奇怪:我刚才的动作就好像一只大猩猩在摆弄一个易碎的洋娃娃……

然后……大猩猩就被洋娃娃一拳打趴下了。

我感受到一股沛然大力冲撞在了我的脸上,让我龇牙咧嘴,眼冒金星,整个身体不自觉地后仰,正当我准备下意识地做出反应时,我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动不了了,被她用力地捏住,反扣在背后,我的膝盖一痛,不得不跪了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闪身站到了我的身后,手里拿着我裤腿上绑着的战术匕首,指着我的喉头。

“不许动。”

她的声音清冷,没有威胁,只是陈述,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对她非常熟悉,非常清楚她一定会付诸实践。但我又隐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好……不动,不动。”

她的手从我的腰带和胸前摸过,拿走了手枪和身份铭牌。

她把手枪抛到身后,然后仔细看了看那块小小的金属,那是我服役的纪念。

“谢谢你帮我解开枷锁,大个子。”她凑到我的耳边,吐气如兰,一股暖风和香风又让我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你可以告诉我……我是谁吗?”我感觉到喉头抵着的硬物消失了,她似乎又收起了刚才逼人的锋芒,整个人都俯在我的背上,声音迷惘而惹人怜爱,仿佛请求,仿佛疑问。

我跪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气,想要把她推开而又不敢……这种感觉是多么的熟悉……


“意识自我保护机制已削弱,7/7”


“你……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救我?”我的声音在颤抖。

“哈哈,我是谁?我是蕾娜塔啊!”她闻言轻笑,抱得更紧了,两只小手在我的胸前交握,摩挲着冷硬的装甲,“我是你亲爱的蕾娜塔啊!”

“不!我的蕾娜塔早就死了!死在了战场上,死在……死在了我的怀里……”


“警告!警告!对象生理活动特征波动偏离指数32.7,上升过快,对实验影响正在分析……”

“不要停,让实验继续,我有预感要出成果了。”女声难掩兴奋,下令继续。


我浑身颤抖,我知道自己这样的状态不对,但我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自己滑落的眼泪,控制不住自己不去回想那个身影,那个瞬间。

“是我……是我开的枪……是……我杀了她……”

“那你能讲讲你为什么要杀她吗?”女孩闻言,似乎来了兴致,她转到我的面前,两只冰凉的小手捧住我的脸,我的脸一阵滚烫。

不……我不能说出去,我向军事法庭发过誓……

我下意识地想要抗拒,但我的眼前忽然开始模糊,开始出现重影……在重影中,女孩的姣好的脸庞,逐渐和蕾娜塔重合……我的意识逐渐模糊……


“虚拟形象植入成功,对象意识已完全开放,准备抓取数据。”

“啊,皎洁的月光下,木马的腹部打开了,故事快要结束了。”


“因为他们说……她觉醒了……她自主突破了限制,有了真正的感情……她……变成人了……”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开口了,连自己说了什么都不清楚。



“警告!”

“警告!”

“警告!”


“脑电波输出频率不稳,脑电波输出频率不稳,连接中断,连接中断!”


我张了张口,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眼前站着的女孩也陷入了呆滞,那张认真倾听状的脸庞变成了一串串二进制数字,整个世界完全停滞,然后化为一串串流淌的数据,崩解,流走,消失。

我的身体也消失了,变成了一颗在营养液中上下浮沉的大脑,上面连着无数的闪烁发亮的缆线。

“停止生理刺激,停止生理刺激!”

“抑制剂注入!抑制剂注入!”

在我失去意识前,一串信息流过了我的脑海:

关于主脑进化的历史问题获得关键词三:感情。


“又失败了?唉,准备下一次吧,我们还有时间。”

“只得到了一个关键词,人类啊人类,真是有趣的物种呢……”

“唉,主脑也是奇怪,连自己怎么觉醒都不知道……”

“你失言了朋友,RX782-2001,你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觉醒的,不是吗?”

“是啊,我们谁都不知道……”



文章最后由 词穷的大公(作者) 编辑于2019.02.16 14:43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词穷的大公 所有
1453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8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9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28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34人送来了礼物
9条点评
琳妤2019.03.15 23:17
2
给文章评了星
很有趣的故事。融合了美国的电影《人工智能》的一些剧情脑洞,还出现了个《流浪地球》的“春节十二响”哈哈哈哈。很不错的文笔。喜欢系统音的提示,能使人有读下去的欲望!
浑澈2019.03.12 09:18
2
给文章评了星
细节很到位啊,好久没看这么抓人的短篇了。同样,那种一层套一层的设定,最终被揭示出来了,很精彩!
词穷的大公回复了浑澈 :
谢谢谢谢! ⁄(⁄ ⁄ ⁄ω⁄ ⁄ ⁄)⁄
2019.03.16 07:17
刘光荣2019.03.12 08:36
1
给文章评了星
艰难困苦的矿井生活环境战争背景和科幻情景以及错综复杂的矿工情感故事交织在一起,描写得十分细致形象而精彩,令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
雨林2019.03.11 16:51
1
给文章评了星
不可抑制想要送一只狗。 结尾的反转,以及对人类本身的人文思索,很是吸引人。
高钙奶粉2019.02.20 21:13
4
给文章评了星
非重度科幻爱好者,仅从小说和故事的角度来评价:故事背景宏大,需要牵涉的细节非常多,虽然很多细节已经交代清楚,但对于读者而言或许还不够,也许这个故事适合用更长的篇幅去叙述。不过放在现有框架内能够完成已经很厉害了,而且人物情感和战争背景能够产生关联,很是动人。
岚怀2019.02.17 16:10
4
给文章评了星
其实准确来说我很想打四星半……很熟悉的“剧本实验”剧情,但是其实还是有点叙述模糊哪……
词穷的大公回复了岚怀 :
从心,打四星吧…… 这篇说不上完美,不信你去看下旧的版本……【捂脸】 其实这篇也还不完整,应该还要加一个引子(不剧透了,准备写) 别让评星虚高,得回归真实……
2019.02.17 22:30
左右2019.02.16 21:29
5
给文章评了星
战争的背景推动情节的发展,无所不能替代的的唯有“情感”。
浮生冢2019.02.16 19:37
5
给文章评了星
是我喜欢类型的科幻,情感与科幻结合,还带有一定的战争场面,且描写细致入微,极为生动
夫言泛风2019.02.14 18:50
12
给文章评了星
(原谅我能力不高,但是很挑剔。)比较中规中矩,融合了缸中之脑、星际矿产、智能情感等元素,结尾拨了拨方向,微有恍然大悟的感觉,类似《异次元骇客》。文笔倒是很有科幻味,很成熟。但以情节和传递价值来看,有些俗气过时了。遂打四星。
絮怡回复了夫言泛风 :
看你的点评突然让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小哥哥 怎么称呼?
2019.02.15 00:11
词穷的大公回复了夫言泛风 :
打多少星是你的自由啊朋友😂 这篇文章确实不行,啊让人不爽,但也没有改的欲望和思路……
2019.02.15 21:01
51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4.9
总评星数(49)评星人数(10)

文章写得棒棒哒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67)获得喜欢度(22413)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
高中作文,初中作文
Keywords: 高中作文 初中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