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Emily

转发
文/君既若见录2019.02.28 19:57字数(3329)阅读(517)喜欢度(1025)收藏(8)点评和评论(7)

I Can't Go On Without You

00:00

06:12

Dear Emily,

…我已经不知道要和你说什么了。

但我总想说些什么。

太蠢了。


文森特说到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目光在窗外游移,我也循着他的眼神望向窗外,空无一人,而街对面的夜总会闸门紧锁,毕竟现在仍是早晨,彻夜狂欢之人为俄尼里伊所唤去,整座城市仿佛都彷徨在昨夜的梦境内。到头来我仍无法理解他困在哪里,不过我没打断他,他只是回忆得太过深入了。

“我们刚刚讲到哪了?”

他转过头,像只受惊的兔子,我把那句话的上半句给他重新读了一遍。

“抱歉继续吧,我刚刚走神了。”

“你只是在回忆过去,”我点了下墨水“这是好事。”

他没在意我说了什么,我们又回到五分钟前的样子,他斟酌地低语亲昵的文字,我记录在给打印机用的横格纸上。我们会一直等到第一个触响门铃的人,这时候他,但也许可以是位上了淡妆的女士,不论如何,这位绅士或是可人会叫一杯暖胃的焦糖拿铁,兴致来了便指了指玻璃橱柜里的可颂。然而我同文森特如两只伏在河边的老狗,没有为这处颇有格调的咖啡厅贡献丝毫生气。文森特叙述着他不至于波澜壮阔的一生,我品味着我写下的不至于感人肺腑的文段,我的咖啡厅坐落在一座不至于糜乱纵欲的城市,人们挣扎在不至于陷入枯燥泥潭的生活。


Dear Emily,

我时常想着要养一只猫来着,但这样的话我总会忍不住地想到你。我太老了,不记得是你的哪部电影,现在的电影院放映的都是些我看不懂的打斗,人们现在追求的不过是一个能刺激观感的理由,不论有多么滑稽和荒诞。我从前和你说起过人再老也是可以顺应时代的,天真至极。

酒吧最近一直很好,不过在圣诞夜那晚闯进来一个圣诞老人装扮的人,我把他赶了出去。因为不记得你喜欢的座椅颜色我又自责地打碎了几盏酒杯,衰老蚕食着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后一个等你的圣诞节,你从来那么光彩夺目。在一部电影里你和一只猫住在公寓里,男主角是一个阳光帅气的作家,在楼顶还住着个滑稽的日本人来着。总之,那时的你简直太令人着迷了。

新年快乐。


文森特是个不折不扣的怪人,独来独往,早上的时间总是用来泡在咖啡厅里,自带紫罗兰色的咖啡杯,我同他解释即使紫罗兰色不差,但配上咖啡着实会若有若无地丧失些美感,不过他从未改变心意,倘若固执可以得到物质上的体现,那他可以轻松掰断一层楼的钢筋。我对于他的疑惑和警惕打消在了他请求我来帮他写信的第一个清晨,他扭捏得就像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此外他还向我借了几张老电影的光碟,那是一个朋友在离开城市前送给我的,整整五箱,都是些晦涩怀旧的老旧影片,于是我举办了一次沙龙,那天惨淡得连面包店卖剩的法棍都比来咖啡厅的人多,而文森特是那晚最忠实的观众。

“这个Emily”有一次我停下笔问道“是你妻子吗?”

他摇了摇头。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不能凭空就捏造出大段大段的鬼话。”

“说来话长。”

“难道我们现在没时间吗?”

他没敢看向我,目光锁在面前紫罗兰色的咖啡杯,任凭咖啡厅里这磨人的冷淡沉寂着。

“好吧,”我无奈地妥协“继续告诉我你想写什么吧。”

“我爱她,”他呢喃着,像在沙漠里被剥干水分后的呻吟“我爱她。”


Dear Emily,

这周末我尝试去公园坐了坐,你以前也是这么建议过我的。那里的空气十分清新,午后的阳光为眼前的一切注入无限的生机,人人都乐在其中。可是总有些异常藏匿着,像卡在靴子里的石子一样,温馨的场面离我太过遥远,我总是忍不住去揣测每一个人满足的背后都隐藏着不知为何的慌乱与恐惧,这使我同这座城市格格不入起来。人们开始盼望着夜幕的降临,他们趁着撩人的夜色用口口相传的轶事和放荡不羁的歌谣来换取一扎啤酒,和骗得一片少女的欢心。我什么也做不了,斑斓的灯光不断唤醒我身处异乡的罪恶,我办不到,我每次噩梦后便这么告诉自己,我什么也改变不了,从我最后一次挽住你,注视你的背影消逝在阴冷转角的那一刻开始,我就这么想的了,无论哪座城市,于我而言都是异乡。

倘若你身处此刻公园的欢愉的人群中,我应该会一眼认出你,但我认出的只有泛白的大片空洞。


比文森特今早没来更让我惊奇的,是一位牛仔推开咖啡厅前门,我敢说他就是活生生从镜头里走出来的巴斯特斯克鲁格斯,。

“先生,”我两肘撑在柜台上“酒吧在牡蛎街,您可以晚些时候光顾那里,文森特的啤酒是全城……”

“Espresso”

我愣在那,他平静地重复了一遍,我连忙为他煮上一杯Espresso,牛仔仰头一口喝尽,戴好刚摘下的宽檐帽。

“可不能以貌取人啊,先生。”

他表达谢意后这样说道,我本以为他就这么牵着拴在门把手上的白马离去的,然而这位神枪手猛地转过身来,迅捷地掏出左轮,那时候我还在想今天是星期几,或许又是一个我记错的不应该开门的日子。


“你说一个牛仔来咖啡馆要了一杯咖啡然后开了一枪,然后那颗子弹正好落在咖啡杯里?”

我咽了口唾沫,点点头。

“怎么可能,或许他早把子弹投在杯里然后随便开了一枪?”

“我没找到弹孔。”我掏出那枚子弹“你看,根本和新的一样。”

“总之就是有什么不对劲。”

“诡异的周三,文森特今天也没来。”

“要你帮他写信的那个?”

“正是,他有几天没来了。”

“要不我们晚上去牡蛎街那约会?顺道看看他。”

“酒吧没开。”

“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了,我说这座城市。”

“谁知道呢。”

“不过就算如此你也别想逃过今晚的约会。”

“当然,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我托起她精致的面庞献上深深的一吻。


Dear Emily,

你可曾有过这么一种感觉。

街道漫射着都市的霓虹,深夜的穹顶漾着紫红色的微光,迷醉在灯红酒绿的人如同虫群朝你涌来,尽管如此,周遭的一切都与你无关。

我尝试过用很多词藻去修饰,但都显得那么苍白又毫无意义,我只是想和以前一样,我想我开始排斥除了你周围的一切了,无论逝去的时光多么美好,它们都在试图把我拖进坟墓,结束我的等待。

我想我只是忍不住去爱你。


这个现在正坐在我面前男人告诉我文森特已经过世了。

“你是?”

“伊恩,文森特的儿子,不知道我父亲有没有提起过我。”

“等等?文森特结婚了?”我相当不快“你认识Emily吗?”

“Emily是谁?”他把烟摁灭在咖啡杯里。“我没听说过,不过我也能理解,他已经够努力了。”

我无法接受他陈述的事实,在妻子离世后文森特一人来到这开了这家酒吧,直到前几天在吧台后猝然长逝,当时他正攥着酒吧的钥匙。

“他从来没爱过我母亲。”伊恩点上第二根烟“他只是在扮演一个角色。”

“你来应该不只是告诉我死讯的吧。”

“我没什么其他意思,是想看我父亲留下了什么。”

他望向窗外,唯有萧索。

“在小时候,我有次犯了什么错,他非常非常生气,”他回忆得样子像极了文森特“但他没有对我动手,他冲进客厅,像头野兽一样,砸碎他所见的一切,沙发,电视,唱片……统统成了一堆垃圾,我就站在门前,不知所措,接着他抵着墙角伤心欲绝地哭起来,然后我脑子一片空白地去了学校。那一天我一直在想,回去父母会怎么样?大吵一架?我根本没见过这样荒诞的事。”

他把弄着桌上的糖罐。

“后来你知道怎么回事吗?我回到家,想好一万种可能的情况,但等我打开门时,客厅和从前无数个早晨一样,一切完好,唯有那种被母亲打理过的温馨,我愣在门前,他们在餐桌前,朝我露出平日里关心的微笑,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而他就只是简单地说道:”

“艰难的一天啊。”


Dear Emily,

我又一次孑然一身。

最终我还是回到了布里茨兰,牡蛎街,我在那开了一家得到盛赞的酒吧。

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希望你能在圣诞夜光临我的酒吧,我的酒吧会为了你一直开放的。


对于夏天开在公路上的大巴,我脑中总是闪过它像罐头一样在高速中融化成一摊难闻浆液的画面。大巴中央卸去的座位那横着一具掩着白单的尸体,我问过守在一边的侏儒

“他是个可怜的牛仔,”侏儒仿佛真的在为他伤心“明明拔枪更快一些,不过另一个家伙的子弹穿过他的心脏,谁也没找到他先开枪后的那颗子弹。”

我渴望同他说些什么,可是事实上我一言不发地回到原位,明明我们什么也没有做错,但现实偏偏又变成了这样。

我一个人在玫瑰公墓前下了车,这是文森特拜托我的最后一处地方,我得替他取回一些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不过公墓里又能有什么自己的东西呢?这里除了密密麻麻的墓碑和一个在自己墓前弹唱的墨西哥人外别无所有。而文森特在公墓铭牌上那朵生锈的玫瑰下怔怔地注视着空空如也的信箱,和在无数个清晨推开咖啡厅的前门一样浅浅地抱怨道

“艰难的一天啊。”


文章最后由 君既若见录(作者) 编辑于2019.03.01 00:27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君既若见录 所有
1025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0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5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20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0人送来了礼物
3条点评
风扬青衫2019.03.02 17:44
0
给文章评了星
故事性与寓意都好,耐读,很喜欢这种风格!
左右2019.03.01 12:39
1
给文章评了星
每一个梦醒都是艰难的一天,等着一个等不到的人。
刘光荣2019.03.01 08:14
1
给文章评了星
这个爱情故事情跌宕起伏而神秘,文森特的性格忠实而奇特,Dear Emi|y这个人物形象也跃然纸上。
4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5.0
总评星数(15)评星人数(3)

写作水平一流啦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30)获得喜欢度(16640)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
高中作文,初中作文
Keywords: 高中作文 初中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