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大少年班40周年:真天才还是伤仲永?

转发
文/王心宇2019.03.07 00:10字数(1075)阅读(198)喜欢度(17)收藏(3)点评和评论(12)

        如今,中科大少年班已有四十年,但在媒体的审视眼光中,过去十几年的教育不仅没有满足社会心理预期,没有出现诺贝尔得奖主,部分神童甚至没有做到“正常长大”,出现了被劝退等状况。少年班,到底是在培养争夺诺奖的天才,还是在伤仲永?

        少年班的出现,有特殊的时代原因。1978年,设立少年班的公开目的是说“探索中国人才培养的规律”,但实际上这种教育模式的根本目的在于及早选拔精英,试图以一个小而精的团体来弥补中国在科技和学术发展的不足。少年班40年,见证了我国教育从整体匮乏到过度焦虑的过程。而对于诺奖的执着,则源于20世纪那段积贫积弱的历史留下的精神创伤,获得诺奖不过是中华民族重塑民族自信的手段之一。

        少年班的早慧、早培以及进入社会后的发展,同样也是一面镜子,有助于我们从一个侧面审视这种神童教育的内在问题。神童教育的理念之一就是把有限的资源,首先集中到少数精英身上。一方面,这种办学模式挤占了有限的教育资源,有损教育公平。另一方面,这种“开小灶”的国际社会共识和潮流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当天才儿童的需求与所在教育环境不对等时,他们更容易面临心理健康问题的风险。比如,学习没有挑战性内容,可能会让他们觉得无聊而放弃学习,反而成为差生。这么看来,对天才儿童进行必要的特殊教育,是应该的。石墨烯超导重大发现的第一作者曹原,就是“神童教育”的受益者,一位年仅21岁的博士生。

        然而在这种“为弥补不足而选拔精英”的政策指导下的办学方式,同样对很多少年天才造成了伤害,而媒体的渲染,则进一步扩大了伤口。除了过多的关注造成过重的压力外,没有对学生因材施教,不注重心理健康等,也是少年班的槽点。曾被誉为“中国第一少年天才”的宁铂,是中国科技大学第一届少年班的明星。宁铂曾表露过自己的痛苦,他喜爱天文学,却不得不学习理论物理,因此,他的个性被压制,不得不出家为僧。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员孙晓云也曾说过:“神童其实是一个心理问题的高危群体,因为随着他们的成长,他们可能在学业等方面出现越来越缺乏应对的能力,这样必然会在心理上留下阴影。”

        不难发现,少年班真正的问题不在办学模式,而在于,我们是否应该要求这些少年都成为顶级的学术明星,甚至成为第二个牛顿,第二个爱因斯坦?在这种压力下,强迫他们学习,更容易制造出宁铂那般的悲剧。真正的教育是什么?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因此,更理想的教育,是追求学生成长的质量,而不是成长的速度。少年班40年,我们也该反思“神童崇拜”了。

文章最后由 王心宇(作者) 编辑于2019.03.24 09:34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王心宇 所有
17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2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3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0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4人送来了礼物
4条点评
Elisa2019.03.14 16:30
0
给文章评了星
文章令人深省,千里马终需有伯乐赏识和良好的生长环境。
金明池2019.03.13 19:54
1
给文章评了星
认识一个很优秀的小姐姐考进去了。感觉就像衡中,有人能力不足,有人却不仅考得上清北还各种能力也极为出众。
刘光荣2019.03.12 08:17
2
给文章评了星
四十年前,大吹大捧的12岁就上大学的少年大学生,其目的是为了那个时代促使快出人才、多出人才的需要,至于他们是真天才与《伤仲永》中的仲永相提并论来反思神童的培养,作者认为更理想的教育是追求学生的成长的质量,而不是成长的速度,我认为这个观点也是正确的。
高钙奶粉2019.03.07 21:05
5
给文章评了星
其实少年班存在的很多问题,在正常教育体系内也能找到。只不过少年班由于其各方面的特殊性,让这些问题暴露得更早、更严重,也更容易受媒体和社会关注。至于“神童崇拜”更多还是现代教育观念、心理健康观念的落后甚至以往官方错误的引导所导致的,随着时代进步,相信这样的现象会有所好转。
8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5.0
总评星数(20)评星人数(4)

写作水平一流啦

作者信息
王心宇
学生
波峰中学高中高三
发表文章(84)获得喜欢度(2662)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
高中作文,初中作文
Keywords: 高中作文 初中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