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之“稠”与“酬”

转发
文/松露2019.03.07 23:32字数(1266)阅读(39)喜欢度(10)收藏(0)点评和评论(19)

乡愁是人类最本真自然的情感之一。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在传统文化历史长河中留下吟诵乡愁的诗词歌赋,无数学者又以身体力行将乡愁化为奋斗来表达。这般深沉厚重的情感,是粘稠如血的思念,亦是催人奋进的酬谢故国乡土之意。

乡愁之“稠”,源于个人和祖国母亲血浓于水的亲情。就像婴儿离开母亲怀抱会啼哭,人们离开了故国乡土也会产生无穷的愁绪。古代文人寓情于景,将情感寄托在身边一草一木之中,一如“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之柳,“路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之月。还有“家书”、“鱼书”等等有关传音表情的书信的意象,无不体现这是一种人类的共同情感。团圆的节日时,“每逢佳节倍思亲”;战火纷乱时,“家书抵万金”。即使是相对和平稳定时,也有还未正式回归的台湾宝岛与“那湾浅浅的海峡”分隔两头。表达乡愁,实际上是表达个人的情感需求,表达婴儿对于襁褓的依恋,表达对自己身份的认定和精神的归属感。这种需求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听到乡音,看见特色小吃,甚至是不相干的月亮,都会勾起血脉深处的绵长情思。

乡愁之“酬”,体现个人奉献于社会建设的反哺。思乡固然使人忧愁,但正因热爱故土,才更要投身实践去报答、去感恩,使祖国更为强大,让自己的身份烙印更为闪耀。至此,乡愁脱离了一般的情感,而转化为了民族的共同信念与追求的动力。上世纪首批留学生中,詹天佑斩获唯二的学士学位证书之一,毅然回到祖国开创中国铁路先河,实现了“我愿成为匍匐在中华大地上的一条铁轨”的希冀和愿望。改革开放大步向前,一大批留学生纷纷回国建设中华之巢,投身复兴大业。乌鸦反哺,羔羊跪乳,自然中的动物是简单的报恩。而中华民族却是能够置生死于度外,用生命反哺。一战时国家决定“以工代兵”,华工毕萃德等人便决然踏上去往欧洲的渡轮。他们当然也有思乡之愁,但却能以提升国家国际地位为重,即使不能魂归故里,也在祖国的发展进程中留下了自己的温度。这便是高级的酬谢与报答了。

新时代中,留存乡愁有不一样的做法。物质载体能记录历史,记录情感,保护、维修西关大屋、骑楼等物质文化记忆,也是“不忘根本”的乡愁的表达形式。铭记乡愁之“稠”,实践乡愁之“酬”,那么“乡愁”也就不会再有忧愁。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许多关于乡愁的诗文,如西周时期《诗经·采薇》中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又如杜甫《月夜忆舍弟》中的“路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祖籍福建的台湾诗人余光中,在他的诗歌《乡愁》中写道:“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上世纪50年代,许多在国外已有成就的科学家,冲破重重障碍,返回一穷二白的祖国,参加新中国的建设。千禧年,在改革开放正踏步前行的时候,当年随“留学热”出国的学子,又在一股接一股的“海归”潮中返回祖国,投身复兴中华的大业。

广州在改造旧城区的建设中,重视对诸如西关大屋,陈氏书院(陈家祠),上下九骑楼等物质文化记忆的保护与维修。

乡愁是一种对故国乡土的深切思念之情。她既是传统的,又是现代的。就以上材料,你有什么思考和想法。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少于800字。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松露 所有
10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0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2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0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2人送来了礼物
6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松露
学生
广雅中学高中01
发表文章(10)获得喜欢度(755)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