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吾父书

转发
文/木人2019.03.09 10:07字数(2868)阅读(198)喜欢度(156)收藏(0)点评和评论(25)

这篇闲谈来自于我和父亲近期一次争吵之后我的独白。我与父亲的关系从小便疏远,父子之间早已相知不相熟,我想这不止是我自己的问题罢,亦会有许多年轻人有着和我一样的烦恼。

——————————————————

父亲您于交流结束之时,讲您没读过书——不知道道理如何去讲,我想这不应该成为拒绝沟通之理由。我本来想着电话里沟通,仅仅我讲述,你表达同意与否,随着聊天的不愉快结束这一设想亦难成现实。于是遂作此篇,一来讲述一些我心中所坚信并奉行之“道理”,以期达到互通思想、共情理解之效;二来,回溯往事,以通今朝,探讨旧事新情以辩是非。我心里深深地期盼您可以寻一闲暇片刻,认真、理性、平静地读完此信,若此,我心里一定不胜感激。

其一。谈论中华之美德与我心中之道理。

谈这一点,首先要先说一句,下面之所言并非控诉你对我之控制抑或不公,不过是单纯探讨这两个词语的含义罢了,并非有我感性映射于其中。不仅如此,我还必须承认,在大学选择、研究生报考意愿上您都充分尊重我自己的意见,这我都牢记于心,并深以此为傲。

尊重父母之为中华传统美德不辨自明,无须多言,我亦深表赞同。可中华传统美德里从来便不只要求子女尊重父母,也要求父母尊重子女,其也并未表示子女要服从父母一切想法抑或子女不能对父母的想法提出不同意见,不然弟子规里“亲有过,谏使更……谏不入,悦复谏”便成了一句空话。我想这一点您一定能够理解。旧社会里父母对子女的绝对掌控已经成为过去式,其作为一种不健康的家庭交往模式已经被现代所抛弃。所谓孝顺——孝敬与顺从,其中绝对的顺从早已被如今批判为愚孝,甚至绝对的顺从而失去自己的想法根本不能称之为现代社会意义上“自由、独立的人。”故而我们如今的“孝”,其含义正如你所言为子女尊重长辈,长辈尊重子女,而并非长辈控制子女,子女服从长辈。

于微信中所发生之事便是我对你之所言于心中并不赞同,于是想要“谏使更”,可“谏不入,”便有了这次争论。

这次争论谈论谁对谁错我想现在已失去了其意义,它唯一的意义不过是成为一导火索,点燃了长期父母子女之间之隔阂矛盾而已。若解决背后矛盾,则此事无足轻重,若对此选择遗忘,不仅以后你我都如鲠在喉,而且日后诸如此类之事件也依旧会层出不穷。

之后我便要聊一聊我心中之道理,以期你可以了解我心中之所想。

你所言“读书便是要教会你通情达理。”我所言“我从未觉得我不通情达理。”通情达理为何呢?一定不为我要事事顺你心意即便违背天地良心正义公理吧,通情达理便是理解对方的感情,通晓真正的道理,然后做出正确的事。于是于此种含义,我便认为,我从未不通情达理。

首先说说道理,我想讲述一下我心中的道理。于我所接受的法学教育,尽是西方启蒙运动所留下的哲学精华,概言便是人人平等,权利神圣不可侵犯,不因人的肤色,信仰,性取向亦或受教育程度而歧视任何一个人。这样说未免过于形而上,大而空。仔细说一点的话,便是我心中所坚信之道理也并未比没受过教育的人要高贵,我所能做的,只不过是将大家都普遍认同的道理完整、系统的讲述出来,并为之坚信,为之坚持。我所擅长的,不过是学到了如何运用理性、辨证、批判的思维去认识这个世界,坚持心中的道理,并规整自己的行为,从而心所欲,不逾矩。我想您也承认,理性这些品质,都是我们应该学习的好品质吧。我们不应该遇到问题,只是表达自己的情绪,只是用自己的地位排挤别人的表达,这不会解决问题,只会掩盖或激化矛盾。真理不辨不明,只有理性平等地表达才可以真正解决问题。我想您也会承认这是对的吧。

说到此,便要重返微信之争论把眼光置于现实与道理之间穿梭查验以期看清真正之问题所在。首先我须罪己一番,我须承认于节日问候家人,这不是一件错事,是一件应提倡之事。于此种事端发生矛盾,其起因为我之感性浮于理性之上而至争吵,本非吾之所愿,而后“谏”之过程,我亦理性严苛,未有和颜悦色,此为吾之反思。其后我望您可以自省尔之所言,两番直言无法讲述道理,而后又多次仅以父母身份之压制要求对方承认其所言非实,亦尔所为。

于是我便仍需于此重申,日后无论发生何种矛盾纠纷,理性讨论方为正道。其他种种均不应为正确之解决办法。

其二,探讨往昔旧事以期解决今日困境。

谈这一点,我首先须问出几个问题。您自认做父亲没有哪里出了差池,便可以尝试回答一下这几个问题。

您是否说得出我从小到大之亲密朋友三五人之姓名亦或住址?

您是否知悉我从小到大之情感状况抑或感情经历?

您与我高中、大学期间交流频率几何抑或时常会有发自心灵之攀谈?

您是否知悉我身高、体重,视力、鞋码,衣码等基本信息?

我想这问题中绝大部分,您是无法回答的,这便又回到了我们于微信中的争论。虽仓廪实、衣食足,但我从小都缺少精神上之关爱与亲密的父母子女关系。我想您须承认,高中大学期间我们交流之频率,一月尚且不足一次,心灵之间的距离早已彼此拉开,彼此亦早已习惯了没有彼此的生活,父亲不了解儿子,儿子亦不了解父亲。如今要求我频繁交流,我甚至于不知道如何开口,甚至于亲人之间无话可聊。我想这一切不能仅归咎于我己身,这是在这段亲情关系中所有人都需要思考、反省的问题。

而后我还需说一点,大抵上所有人都是会忘记自己的错,只记得自己的对,可能这便是人之本性。您说自认做父亲这二十余年未有差池,我便只指出一点,描述一件小事,谈谈我心中所想。

已记不清是哪一年的春节,只记得大概是我十岁左右年纪的时候,那时候还在河湾子老家,甚至还有没修起来客厅的大炕。除夕夜里,我坐在炕沿上兀自看着春晚,你与母亲站在客厅里、桌子旁包饺子,此时我姐从厨房走出,路过我面前,不小心碰倒了在我面前的凳子。而后,我看到的是包饺子的你们两个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怒目圆睁,在没有看清的情况下便是劈头盖脸的几句指责。而后是我姐姐自认碰倒了凳子,两位才收起愤怒,而后继续包饺子,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自然亦没有道歉。

说到这里,估计您会想,这不过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是我肚量太小可以记得十余年。而我要说的是,我之肚量便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中变小的,一次次的伤害无论有没有合理的缘由,都不曾收到过歉意,这便是我们中国式父母子女关系中最为畸形的一个地方。我们在路上不下心踩了别人脚会道歉,不小心撞到别人也会道歉,为什么独独到了亲人这里,一句道歉变得千钧之重。我想无论是谁伤害了谁,本应都要说一声道歉的吧,毕竟这伤害不会因为亲情而少一分,也不因是自己的子女便伤害起来心安理得而无需道歉吧。

这只是其中一个实例,于此种种,不必多言,不必详述。

我想你心中也定会有言,我亦从小到大闯过多少祸、做了多少恶,不是亦无一句道歉。这便是我们的症结所在,从小我没有在父母口中学会如何对亲人说抱歉,如今说起来,也是吃力无比。

我便想在这里收尾,无须在多说什么。纠结一件事的对错,早已没了意义。只期望到这里,我们可以各自反省这些年之所为,以同理心站在对方的角度替对方思虑,从过去的探索中寻找出我们今后之方向,遇争辩时学会平等发言、理想探讨、冷静讲话。若您可以对此表示赞同,实为我之所愿,而对我若有不满,亦可尽数倾诉,这便是我写此篇之意义所在。

文章最后由 没有名字你是要上天吗 编辑于2019.03.09 10:28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木人 所有
156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3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5人送来了礼物
12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木人
嘉宾
发表文章(19)获得喜欢度(1894)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