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远离的往事

转发
文/扁舟夜雪2019.03.10 09:40字数(3549)阅读(301)喜欢度(162)收藏(6)点评和评论(9)

不曾远离的往事

    

缘起:

编辑第三辑学生作品集《满天星》,重读前C30弟子们的作品,不觉生出几许怀恋、几许沉吟、几许忧伤,于是在张幸《春风春雨愁杀人》一文之后,信手敲出了如下文字:  


    每次批阅和讲评三十班的作文都有心灵的自由舒卷之畅快与惬意,那是一种纯正的、自然的、清洌的美感。 窃以为:这种风云际会跟倾城倾国的李夫人一样,佳人难再得,是不可复制的绝版。

一是写手云集。

诸君试看:慕陶谢之清真,杂温李之典丽,向望是也; 挟自然之清新,拥书卷之蕴藉,毛世旺是也;以独立之沉吟,显风神之潇洒,宇轩是也;申绮绣情怀,吐清词丽句,张幸是也; 神思若岚霭飘飞,妙语如荷珠流转,苏卓阳是也;其文如幽花夺目,其思如环佩叮咚,尹佩文是也……如野花开遍河滩,又如繁星点缀银汉,信可乐也。

二是幽花乍开。

我们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很多班级的优秀文章时常集中于几个熟悉的名字,几张熟悉的面孔。掌声与喝彩似乎已成为他们的专利。这是客观存在,但这种存在绝不合理。我绝不这样做,三十班也绝不是这样。“我论文章恕中晚,略工感慨是名家”,除了推出名手们的扛鼎之作,我更乐于奖掖后进、发现新人,享受“时有幽花一树明“的新奇。甚至一个精彩的段落、一个别致的拟题、一个绝妙的比喻,我也乐意拈出来,大家共同玩赏。除了高手们芬芳不绝,三十班其他孩子亦时如幽花乍开,令人为之瞩目、为之感叹。这便有了周婧的博闻强识,课内外诗词的相关典故在公开课上她如数家珍;这便有了毛浪的深情咏叹,他曾倾心于一个女孩并为她写了好几十首诗,我深深理解一个少年的纯净的忧伤;这便有了肖杰的偶露峥嵘,他其貌不扬,其学不霸,可三十班的孩子没有人不记得他的对联:萝卜向往田野,毛浪心仪伟波……

三是绵、密、幽、深。

绵,是指她(张幸)的文思迢递,极少跳跃;密,是道她的思绪纷沓,密不透风;幽,是说她不经意处,偶有峭拔;深,是言她眼光独到,时有深思。如果用水来比喻,向望是山岩迸溅的浪花,世旺是曲折回旋的溪涧,宇轩是淅沥如歌的春雨,卓阳是来去无羁的阵雨,佩文是湖面粼粼的清波,那么张幸则是排排涌来的潮水,读来绝不让人感到窒息,多的是被一把密而韧的梳子梳理过后的畅快淋漓,然而这也正是她的瑕疵所在,还没臻于疏密有致、虚实相生、浓淡相宜的境界。我们在期待着!

第二天(2016年),我将《满天星》中评论原C30张幸的《春风春雨愁杀人》的 一则评语复制过来冠以《永远的怀恋》贴在空间日志里,没想到却无意中拨动了宇轩君(现就读于福州大学)记忆的琴弦。我本知道他心灵的琴弦灵敏度极高,无须十指的灵妙拢捻挑抹,即使一缕微风拂过,也能将心湖上的涟漪转化成淙淙的旋律。让我感叹的的:宇轩君竟然会生出如此多、如此清、如此澄明的感触,这些感触,如迢迢的、温婉如碧玉的山泉,婉转回环,遇到岩石便激溅起洁白的浪花、敲响叮咚的环佩,青苔为之葱茏, 野花为之斑斓,空山为之静寂。我的内心的水面也因之波澜乍惊,不复宁静。下边我将宇轩君的文字,私自拟题曰《不曾远离的往事》,贴将出来,以飨读者。


不曾远离的往事

谭宇轩

记忆是一团久久不愿散去的云雾,总是露不出干爽的透明。它可能是过去一片灰烬下偶然的飞雪,也可能是大雨滂沱的傍晚一把破旧的小雨伞,氤氲下,依稀还能看到当初的面庞。

昨天突然在空间读到周老师的随感,心中不免有些感怀。第一次听说《满天星》,是在今年元旦之后,那时候多的是些不解,这么多年了为什么才出一本作文集?是啊,这么多年了,才出一本作文集,或许是让我们来怀念的。当时,听说里面可能也有自己的作品是,心中未免升起一股暖流。更让自己为之动容的是周老师昨天晚上的感人肺腑的文字,也让我拾忆起那个十四五岁的自己和你们。

那时候,我们还是稚嫩的自己。稚嫩的做着自己的梦,然后扬扬洒洒将自己的梦一挥而就。都不曾知晓在落花独立之间还能如此般飞花似梦。我们很简单,只是做着自己的梦。初中正是从稚嫩走向懵懂成熟的路口,那是候我们还只是个孩子,享受着自己的童趣。虽不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但每天放学后和小伙伴一鼓作气冲下那座实验中学所在的小山坡,在铁路上竭尽全力地看谁平衡能力更好。不禁感叹那样的日子真好!如今可怜的骗着自己还是个孩子,去做那些孩童时期美好想望却力所不及的事,只是给自己徒增些许伤悲。要是没有那个稚嫩的自己,我也不会相信笔下写出的是淅沥如歌的春雨,细若悬丝,读起来都要小心翼翼;要是当初没有珍惜那个稚嫩的时期,断然不会明白笔下气势汹涌的闷热雷雨,紧锣密鼓,落的酣畅淋漓;要是没有那个循循善诱的授业解惑者,爽朗的秋后,能喟然的徒有空山。同样没有了那个稚嫩的你们,我便终将独钓江雪。

我们都不是盲孩子,可是我们都在追着自己的影子。记得肖杰在晚自习“萝卜向望田野,伟波心仪酱油”这样玩笑中的出口成章。也记得和我同桌了很久专情的毛浪为他所向望的女孩写了好多首诗,“庆幸我的眼角没有泪珠,你也不再是我唯一的想望”。现在回想起来其中的多少情愫,更与何人奔走相告?也不乏想起庞兰把我写的“灵气活现”,“有我在的地方外面是阳光明媚,里面却下着雨。”当初的哭笑不得成了现在的莞尔一笑,不可置否的是真希望当初多几个人能描绘我。我记得每一年的诗歌朗诵,因为我都有参与。初一时候的不懂世事,那个吹着萨克斯风,从容潇洒、豁达大度的克林顿,我到现在还为你叹服。初二时候,茂盛的青纱帐,挺拔的甘蔗林,不知道那时候有多盼望亲眼瞧见你的模样。初三时多了些自己的想法,选择了远离尘嚣,活在世俗之外,高昂着头去面朝大海。还固执的选了一首流行歌曲略带伤感的伴奏去塑造那颗开花树下凋零的心。每一个人都是诗人,我想这一点在三十班体现的淋漓尽致。我们隔三差五地“化我为物”,陶醉在“每日一诗”的花丛之中,悄然一回首,望尽烟雨楼台。

千山明月几多愁,一叶扁舟竟风流。开学第一课上的是《在山的那边》,曾记否,周公一挥手道:“下节课,我改诗会尽力的”,语文课我们就是这样逐句炼字。而我对开学第一课最深的记忆还是关于我自己。老师范读后,抛给了我们一个大问题“有哪个觉得我有什么读得不好的地方?”我战战兢兢地举起了手:“你那个‘哦’读得不够有童真。”于是反被要求来读一遍,既然举起手来便没有紧张,从容地读了下来。时至今日,我仍然认为以自己当时一个十二岁孩子得心态,我比老师诠释那首诗更好。我也不曾忘记毕业时老师赠与我的纪先生联语:“水面文章风写出,山头诗意月传来”,希望我的为文、为人都能臻于此境界。回想起来,一切恍如昨日,点点滴滴,不懈踪迹。

我们终将要远行,都将要和稚嫩的自己告别,即使过程中充满艰辛与困苦,但我们依然勇敢面对。

可以这么说,太久没有认真写过一篇文章了。高中阶段被新时期的八股文所套化,总是想着如何去总结材料,提出中心论点,然后瞻前顾后,左思右想是把中心论点一分为三的并列式好,还是层层跌宕的递进式好。语文老师也一个劲地给你灌输不写议论文风险太大等思想,甚至还出现过首段的首句必须出现材料中的字眼这类要求,于是每次作文都是草草了事。可能是初中养成的自信,考场上从没有畏惧过作文,依旧在独立沉吟,却没有了所谓的风神潇洒。似乎课堂也被套化了,甚至连语文也逃脱不了题海战术这样的命运。在题海中徜徉了一年,从坐落在金字塔最底端字形字音、修改病句、成语用法和语意连贯到古诗文鉴赏积累,文言实词虚词断句思想。再是现代文、外国小说、文化经典阅读,到最后的集大成者的作文,似乎最终的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怎样得分。题海没让我记住多少题,我却记住了湖南卷语文从头到尾的每一题要考的内容。

到了大学似乎都没有了语文课,也许有人认为理工、农医类的学生没有必要去学语文,也根本不可能和文艺青年沾边。那么作为杰出建筑师的林微因是怎样让人沉醉在她四月芳菲之中的呢?有很多人思忖着一代才女的传奇是因为她的爱情和杰出建筑成就,喟叹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当然,我也会这样喟叹。但她的传奇不仅仅是爱情和事业,更在于她是建筑行业中的文艺女青年。或许我觉得她的墓碑上不应该仅有建筑学家的定义,还要有作家的定义。

现在在榕城福州这座充满着亚热带海洋气息的城市求学,每次回家和返校都要途经长乐,因为榕城的机场坐落在东部海边的小城长乐,机场也被命名为福州长乐机场。初识长乐,不是因为这里人来人往的航站楼,而是因为这里是冰心老人诞生的地方,是她“梦中的真,真中的梦”开始的地方。现今福州三坊七巷还保留着冰心故居,虽然我一度怀疑她老人家是否真的在这座房子里住过,但所幸的是我在这座城里做着穷及一生也做不完的一场梦,我在这里伴随着我含泪的微笑回忆着我梦中的真,品尝着我真中的梦。

假如人生不曾相遇,我还是那个我,偶尔做做梦,然后湮没在这尘世里。我不会知道,有些人、有些事一想起就觉得温暖……

(宇轩现在中南大学攻读硕士)


文章最后由 左右 编辑于2019.03.10 11:44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扁舟夜雪 所有
162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2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2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3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6人送来了礼物
2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43)获得喜欢度(5721)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