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的盛宴

转发
文/刘青松2019.03.29 16:41字数(4865)阅读(304)喜欢度(477)收藏(2)点评和评论(13)

说明:这是近年以笔名“斯索以”写的书评、感想文章,陆续发一些上来,与大家做阅读的分享。在一场有关阅读的旅行中,让我们充实空乏的内心、找到活着的意义,找到一方风土人情和那里的味觉,找到自然、江湖的大美。


流动的盛宴

——读《先秦儒家哲学:傅佩荣的哲学课》

文/斯索以


对那些酷爱经典阅读的人来说,在其一生的漫长阅读史中,有些书是无法脱离阅读视线的,《论语》便是其中一本。然而历来人们对《论语》的阐释各异,甚至存在着许多误解,很少有人能够真正抵达经典的本义,去客观地理解它的思想以及文本背后那个鲜活、真实的夫子。在台湾大学哲学系傅佩荣教授看来,有关《论语》的诸多阐释、注解,都留下了时代的印记,且人们对先秦儒家经典的阅读莫不如此。因此,在其2014年所开设“先秦儒家哲学课”上,他强调应跳出历代各类注解所构成的藩篱,回到《论语》《孟子》等经典作品本身,把握要旨,读懂先哲。“这门课的目的,就是让大家从哲学的角度来看一看,儒家究竟在说什么。”透过文本的语言我们大致可以假想当时的场面:面对学生,他从容、严谨,侃侃而谈,师者风范尽显。课的内容后来整理为眼前这本《先秦儒家哲学:傅佩荣的哲学课》。

1.为什么是先秦

我们距“先秦”不止有时间上的两千年,还有政治地理上大大小小无数个朝代,它几乎是一个遥远到朦朦胧胧、难以辨认的名词,甚至连具体边界都是模糊的,属于那个时代的一切都隔着战火,只有被深埋过的青铜器似乎还在诉说着什么。这却也是一个活跃在文化基因里、流淌在民族血液中无比熟悉的字眼,儒家的思想正是在这片混沌中孕育,指引了龙的子民两千年,心灵上,我们与先秦似乎又如此靠近。无可否认,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先秦恰如德国思想家卡尔·雅斯贝尔斯所言,是一个典型的“轴心时代”。

而今,“先秦”多指秦朝建立前的春秋及战国时代,其时诸子争鸣、百家竞起,在大一统局面土崩瓦解之际,知识分子奔走于各诸侯国,寻找个体与时代的双重出路。其中,以儒家、道家、墨家、法家、名家、阴阳家为代表的各派思潮崛起,试图通过不同救世路径化解时代危机。傅佩荣认为,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只有儒家“既能认清问题又能解决问题”,其思想虽不为当时所用,却在秦以后最终进入一个民族文化的核心层,影响着政治、经济、文化的方方面面,即便在经历了整个20世纪的摧毁后,依然表现出强韧的生命力。

在《先秦儒家哲学:傅佩荣的哲学课》一书中,儒家思想被界定为“先秦儒家哲学”。这里的“先秦”无疑具有很强的时间属性,对“儒家”二字做了定性的修饰,将汉代以后学者阐释、演绎的成分加以割舍。书中第一讲,傅就表明了自己的目的,旨在“定义真正的儒家”。假如读者并不否认后来的儒家思想与先秦儒家思想一脉相承的话,所谓“真正的儒家”,实际更接近于“最初的儒家”这样的表述,其本质便是孔孟之学,意在以当时人的姿态解读当时人的话语,直接跳过孔孟“不在场”的两千年。“因为从秦始皇开始,便有了帝王专制,一直延续到清朝末年,这让真正的儒家不复存在。儒家思想与帝王专制在本质上不能相合。”傅指出,帝王宣扬以儒家思想治世实际是一种“利用”,如汉武帝时代,虽“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但其实是“阳儒阴法”,即表面打着儒家的招牌,背地里使用法家的手段;后来如宋明学者的注解则弊多于利,反而造成理解的障碍,因此才有“必破一分程朱,始入一分孔孟”(颜元)的呼吁。

于是,对今人而言,要理解当时的儒家,就得重读经典,回到“先秦”,这是傅佩荣的基本立场和出发点。

2.从孔子这里出发

或许很多人并不认同将《论语》《孟子》《大学》《中庸》等几部经典简单划归为哲学,或者说这些作品不是用哲学二字就能概括的。古人所谓的“经”,其实比哲学有更宽泛的价值指向,与西方的哲学概念有着本质的不同。从阅读经验看,一直以来我也更愿意将《论语》等视作纯粹的文学作品,其中鲜活的语言和人物形象,都让“语录体散文”这个提法显得名副其实;在“文以载道”的传统下,历代文青对《论语》为代表的“经”的内涵捕捉和演绎也非常贴近文学的方式。但从哲学视角来审视儒家思想又未尝不可,因其充满了对自然、人生的诸多思考和内在规律的深度探寻,从个体到家国多层渗透并作用于生活日常,形成了自己的思考思想范式。

那么,先秦儒家哲学思想的核心是什么,如何界定?作为“先秦”文本代表作品的《论语》到底说了什么,我们该如何去把握?原本看似简单、在中学课本里有标准答案,也似乎无需多做思考的两个问题,在傅佩荣眼里却是复杂、难辨的。傅认为,就儒家及其思想而言,“孔子是出发点,孟子是中继点”,这两点形成一条直线,以此直线为基本立场和出发点,“只要方向相同的就是儒家”,也即我们常说的“孔孟之道”。有了这个标准,许多问题就好判别了。

沿着上面的思路,书的“自序”部分对三个问题做了思考和厘清。首先,荀子并非儒家,根本原因在于他对人性和天的看法与孔孟是背道而驰的。其次,《易传》《大学》《中庸》是孔孟思想的“接着讲”,分别将其应用于“打通天地之道与人之道”“培养合乎儒家思想的统治者”“由安顿人类推而至于参赞天地之化育”,儒家哲学因此而完备。再次,后人阅读儒家经典绕不开历代学者的注解,但须慎思明辨,今日研究儒家应抱持“以理性探讨真理”的姿态。概念的限定、范畴的架设,是将学问做到深处的必然。这种厘清,是后文阐释《论语》等经典文本的前提,也是鲜明治学立场的体现,进一步划定了研究的边界,从而有利于抵达真正(最初)的儒家,更精准地触及儒家代表人物的思想及《论语》等经典文本的内核。

傅佩荣将《论语》等儒家作品界定为哲学,或者说从哲学的角度对其阐释,是有着充分的理由的。因为,从今日研究哲学的角度看,儒家与道家“具备成为普世哲学的条件”。这个条件包括三点,即:澄清概念、设定判准、建构系统。傅认为,与我们日常对自然、人生的理解方式有所不同的是,哲学家更偏重于“建构系统”,传递对根本问题的思考:人类与自然界到底有没有来源,有没有归宿?重点不是探讨宇宙的演变过程,而是去追问,思考人类活在宇宙之中,究竟有什么意义?“如果不能解释人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就无法回答人应该如何生活”;并且,“如果没有一套完整的思想把控方向,便只能随波逐流”(在这层意义上看,儒家的“守规矩”,正是为了“做自己的主宰”)。或许正因如此,《论语》处处是“人”的学问。而这“人”的学问,便集中体现在为“仁”字。

傅佩荣认为,在“礼坏乐崩”(傅更认同“礼坏乐崩”而非“礼崩乐坏”的表述)的时代,外在的判断方式(礼乐)受到挑战,形式主义大行其道,社会上行礼如仪,但内心的真诚缺失了。因而孔子“承礼启仁”,以之为志业。傅据此推断,“仁”的主要内涵即是“真诚”:由“真诚”而自觉为行为之主体,行善的力量由内而发。从构词上看,二人为“仁”,也肯定了人与人之间的适当关系。

书中对此有较细致的表述。傅结合《论语》《孟子》《中庸》等经典文本,认为至少可以从三个层面对“仁”的内涵加以把握和理解:(1)仁的第一层意义为“人之性”向善,源自《孟子》“人之性善也,犹水之就下也”。“向”就是内心对善的向往,本身就是一种因真诚而生的力量;而“善”,则指向人与人之间适当关系的实现。(2)仁的第二层意义为“人之道”择善,源自《中庸》“诚之者,人之道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择善,必然要求做出何为人与人之间适当关系的判断,进而坚持做下去。(3)仁的第三层意义为“人之成”至善,源自《论语》“杀身以成仁”,《大学》“止于至善”。止于至善的诉求,在于成就生命的终极价值,无论孔子的“杀身成仁”还是孟子的“舍生取义”,都是这种诉求的生动折射。傅由此总结,提醒我们:“仁”的三个层次都与“善”有关。

从体例上看,《先秦儒家哲学:傅佩荣的哲学课》共有十六讲,第一至五讲是对《论语》的概括介绍与集中解读,包括“儒家的基本性格:背景、人物与经典”及围绕“宰我问三年之丧”“吾道一以贯之”“吾十有五而志于学”进行的解读,并专门讨论了“孔子的宗教信仰”,简洁、系统、口语化是行文上的主要特征,常能别出心裁,看到一般学者看不到的关节。第六至十讲说《孟子》,将内容提炼为“浩然之气”“人性理论”“尽心知性知天”“人生境界”等四个话题,有提纲挈领之效。第十至十一讲分析了《荀子》,重点围绕“人性理论”“天行有常”两个话题展开,其间对“荀子与儒家内核的分歧”做了必要的阐述,让我们理解了荀子与“真正的儒家”的区别所在。第十二至十五讲分别简要探讨了《易经》《周易•文言》《大学》《中庸》四部经典文本的主要思想,说得简约,重点大约在指引学生入门。第十六讲为“综合讨论”,以九个问题生动展现了学生与傅之间的课堂提问与回答,语词间充满机趣。综观全书可以发现,所有的解读都基于文本,判断必有依据,并结合特定的时代背景展开,且这种特点在《论语》的解读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3.冲破两千年误解:还原的努力

显然,站在当前的时间节点上,“儒家”的内涵在中国文化语境下并不单指“先秦”的儒家,儒家也并非只有孔孟,很多人都倾向于以演进的眼光来看它,研究其思想发展的轨迹;而一种思想的生命力也正体现为其能够自觉地演进、嬗变、更替,不断补充进新鲜血液,甚至最终都很难说下游的水就是源头的水了。可是,关于源头的探寻依然至关重要,尤其从史学的角度看,还原历史才能认知历史,理出真相,方见本质。

跨越两千年误解去重读经典、做出还原的努力,其过程无疑是极为细致和辛苦的。书中,傅通过四个方面进行了引导,身体力行提倡用借鉴诠释学的方法重读经典,且给出了四条治学要方:(1)经典究竟说什么?这个阶段要追根溯源,注意原文写了什么,参考借鉴考古学上的发现、文献学上的研究,即便是面对残缺不全的文本,也不能以猜谜游戏的方式去对待。(2)经典想要说什么?这一阶段要注意作者的时代背景,把握时代语境,不能仅从当前的时代武断地判断古人。(3)经典能够说什么?傅佩荣解释,“能够”这两个字,“是指任何一句话说出来,离开说话的时空脉络与当场人物的关系之后,就变成单独的一句话,任何人都可以解释,解释越多,就代表这句话的意涵越丰富”。也就是说,我们在读经典时,要去追问其意义的空间有多大。(4)经典应该说什么?他以自己的治学方法为例,认为“必须判断每句话应该是什么意思”,而非依从于前人的解释。

继而傅又例举朱熹对“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的解释,认为理解此句的关键在“时”这个字。《论语》中“时”出现了11次,只有两种用法,一是代表季节,二是代表适当的时候,结合文本可知,其和学习之后的“时常”复习没有任何关系,而是指“适当的时候”。孔子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学了做人处事的道理,并在适当的时候认真实践,不也觉得高兴吗?”因此,“《论语》里的任何一句话,如果不能在生活中实践,代表你可能读错了”。由此延伸,他指出:“是否读懂了一本经典,有两个基本的判断方式。首先,经典的内容必须圆融一致,不可以前后矛盾;其次,经典与经验必须互相配合。”与之相呼应,在具体的治学态度上他对学生的要求是:学习经典时,能不能懂的关键因素只有两个——到底用不用功?能不能思考和分辨?在对整部《论语》的解读中,我们处处可见这种思想、态度和精神。

从课本和生活中,我们对先秦儒家经典的接触常常停留于只言片语,系统阅读这些智慧之作并能准确把握先哲思想的人少之又少。因此,即便是在学术之外的“还原”,也显得弥足珍贵。或许被现实生活所困扰的每个人,都应该上一堂完整的先秦儒家哲学课,这不仅有助于我们更好“抵达”这个世界,与之和谐相处,也能够让我们更通透地理解和塑造自己,在更高也更真实的层面感受自我、体悟生命。“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海明威作品扉页上的这句题词,是我内心一直铭记着的佳句。如果要做类似的比喻,那先秦儒家哲学无疑是中国传统文化里“流动的盛宴”,且它的精彩和丰富性直接流淌在我们的血管和记忆里。

2019.3于北京•既往居

文章最后由 刘青松(作者) 编辑于2019.03.29 16:41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刘青松 所有
477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7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4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9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4人送来了礼物
6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刘青松
嘉宾
发表文章(33)获得喜欢度(34659)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