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麓兮山有灵

转发
文/少华2019.04.05 09:42字数(2908)阅读(279)喜欢度(102)收藏(9)点评和评论(10)


【壹】

村子坐落在群山之间,由山环抱,枕山而卧。

一片黛青色连亘绵延,远近层叠,有如颜色浓淡不一的水墨画,常常有风,从山巅汇聚而来。

我在七岁那年初见到她,大人们让我喊她清兮婆婆。

婆婆并不老,姣好的面容上,一双眸子如清溪,温婉,柔和。青丝高绾,露出细瘦纤长的脖颈,微微颔首时古意袅袅,透过纱帘看她,宛若少女娉婷,又沉淀几分气韵。她的左手腕不佩戴玉石,只戴着一条由红白两股线编就的细绳,穿着一枚精细雕刻成水桶状的核桃木。

“这里的环境适合孩子养病,这段时间就麻烦您,暑假一结束,我们就来接她。”父母将我交给她,她便用左手牵过我的手,小水桶滑到我的手背,有节奏地敲击着我的指节。

婆婆拉着我经过一片民宅,居民们晚饭过后搬了藤椅到屋前树下纳凉,蒲扇轻摇,驱赶蚊蝇,见了她无一不向她问好,只是她并不与民众比邻而居,绕过民居,择道上山,她的居所在半山腰上。

山上晚风沁凉,月光下的山峦是水蓝色的,犹如一只只巨大而神秘的神兽,转着一双水蓝色的瞳仁在暗处瞧着我们。

“婆婆为什么要戴着它?”我摸着婆婆手上的核桃木,越发觉得玲珑讨喜。

婆婆慈和笑道:“婆婆在你这么小的时候,就开始戴着它。”

原来在清兮婆婆尚年幼时,村子里曾发生过一场火灾。

那天深夜,人们入梦正酣,村子猝然起火,火势在山风下蔓延,连烧了数十户的房舍,那时家中大人急着救火,竟将熟睡在里屋的清兮给忘了,清兮醒来时大火已经逼到面前,目及之处一片赤红,幼童只知嚎啕大哭,哭泣间,一个身着青色宽袍深衣的人从天降临,将她抱出火场,次日清兮的家人意外地看到清兮躺在村外茅舍中沉沉熟睡,毫发无损,只是手腕间多了一条穿着核桃木的手绳。

清兮婆婆问我,相不相信人类会与鬼神结缘?她与这只小水桶结缘,一戴,就是一辈子。

【貳】

清兮婆婆常带我去采花,每次总要经过一座庙宇。

一次走到庙宇前,清兮婆婆心血来潮,指着牌匾问我:“穆窈可记得从这里回婆婆家的路?”

我抬首望向那方匾额,上面题着“古山斋”三个大字,遂点点头。

后来我贪玩,趁着清兮婆婆不留意的当儿,偷偷溜到山上玩耍,日暮西斜,到了归家的时候我才惊觉我迷了路。

在山林间茫然乱转,却始终在几处相同的景致间兜兜转转,我急得想哭,又担心哭声将野兽引来,只好悄悄抹眼泪。

倏尔,山间忽起大雾,一步开外的光景全然模糊不清。

雾霭迷蒙间,一只手蓦地抓住我的手,将我往前带去,举目望去,一个难辨的身影在我身前带路,依稀只见来人身着青衣,高冠博带,衣袂翩然。

我吓得忘了开口问,待回过神来,握在我小臂上的手已经撤离,那人遍寻不见,大雾在此时散去,我惊讶地发现自己站在古山斋前。

——穆窈可记得从这里回婆婆家的路?

清兮婆婆的话赫然在耳边响起。

我边抹着泪,边往婆婆家走,路上遇到了出门寻我的清兮婆婆,清兮婆婆并不怪罪我的擅自出走,看我倦色渐深,便将我背到背上。

安下心来的我只觉得疲惫不堪,我趴在清兮婆婆的肩头,悄悄告诉她:“我今天见到了青衣人,是他把我带回来的。”

没能等到清兮婆婆的回应,我已经沉沉睡去。

【叁】

再去那座村落,已是一个七年过去。

我的个头已经长到清兮婆婆背不动我的高度,而清兮婆婆还跟七年前一样,身骨不老,仍旧独居,操持内外事务,劈柴烧饭,种菜采花,还坚持每日赶清早的晨曦到山间采集晨露,清兮婆婆说,晨露吸收天地精华,受青山滋养,也滋养着青山。

不少好事的妇人来寻清兮婆婆,脸色一沉,开口便道:“村头那条河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她继续评判:“村北算命的说得不错,自打第一年有人在河边溺死,一看那死状,她就预言至少要十个年头才能消停,果不其然,每年都有人在那个地方出事,而且离奇得很,每年都是一男一女地索命,今年男孩,明年就是女孩。今年是第五个年头了!”

妇人越说越玄秘,期间瞟了我一眼,慎声嘱咐:“算到今年,该是个女孩儿!你可小心些,别到河边去。”

彼时一阵风起,山林叶木沙沙,清兮婆婆抬眸眺望树影,没由来地忽下结论:“今后应该不会再出事了罢。”

妇人悻悻离去,清兮婆婆开始给我烧沐浴用的热水。

清兮婆婆还保持旧俗,用木桶沐浴,谁知水盛至半,大风又起,这次枝叶摆动幅度极大,树叶纷纷飘坠,院内的枯草也被卷起,草叶满庭飞旋,突然什么东西随着飓风坠入沐浴用的木桶中,激起水花四溅。

水中似有什么东西在苦痛挣扎,不断从底部冒起大团气泡,一向沉着从容的清兮婆婆也难镇定,她神色慌张地快步进屋,拿出了早晨采来的晨露,扑到木桶前,一股脑将晨露尽数倒进桶里。

说来奇怪,水中的动静在晨露倒下之后,渐渐平息,清兮婆婆长舒一气,只听她喃喃:“没事了……”

似在自我安抚,又似在安抚水中的东西。

那以后,果然再也没有村中人在河边丧生之轶事,村中妇人又来寻告知婆婆,而婆婆只是付与淡淡一笑,边做着手里的针线活,边低语:“不干净的东西总归会被赶跑。这青山哪,在守护我们。”

我和清兮婆婆都看到,那股坠入水中的风,是青色的。

【肆】

又一个七年过去,再见到清兮婆婆,她脸上已显出细纹,岁月待她宽厚,如今这般模样也不过是同辈人二三十年前的样子。

村子里的人已经响应政府号召,齐齐搬到城里新起的楼房里,再取道上山,已经没有村民们坐在藤椅上摇着蒲扇向清兮婆婆问好,一排黑魆魆的房舍,象征着贫瘠落后以及抛弃,唯有山腰间一盏如豆灯火,尚孤零零亮着,那是清兮婆婆的家。

过了蒙昧无知的年纪,我开始知道,清兮婆婆终身未嫁,膝下无儿无女,只全心守着这座山林。

见久了都市繁华,这山林间的一切都值得稀罕:

鸟雀啼啭空林,古树寒烟,松涛竹韵。午后醒来,睁开眼便是满眼苍翠的树林,头顶上是瓦蓝的天和堆砌的白云,时光仿佛静止。

清兮婆婆的庭院里花草馥郁,院子里辟了一处书亭,轻纱幔帐飘垂,夜里在里面点上一盏灯,书亭内阅卷也自成一格。

晚间清兮婆婆会泡上自制的花茶,我们在庭院里品茗,两个人端坐石桌前,清兮婆婆却取出三只杯盏。

第三只杯盏前无人,只是她每次沏茶时,都会给那只无主的杯子斟上七分满。

期间我们端起茶盘进屋换茶,庭院里有风拂过,树叶沙沙喧响,再出来时,那只杯盏已空,杯底仅残留一洼浅薄的琥珀色。

换好茶,清兮婆婆又给那只杯盏斟上新的热茶,如是反复。

我已不觉奇怪,只是没想到,他也爱喝茶,爱喝清兮婆婆泡的茶。

【伍】

倏忽七年,我再次赶赴这座被人们遗弃的村落,上山的小道已是花草掩径,再也没人会来清理它们,清兮婆婆已经不在了。

山间的花仍旧如火如荼开着,我学着清兮婆婆采来花朵,制成花茶,泡好了茶,去她的墓前看她。

清兮婆婆的墓前松柏参天,花枝繁茂,几株花树围绕在墓地四周,开得热烈,偶尔风过,花木摇曳,花瓣和树叶纷纷扬扬飘落,我猜,她应该一点都不孤单。

回到婆婆的屋子,清扫除尘,拾掇齐整,便像以往每一个暑期一样,我在屋子里安心住下。

按照惯例,夜间是要泡茶喝的,虽然如今喝茶的人只剩得形单影只。

我取出两只杯盏,像清兮婆婆一样,我为那只杯盏沏上七分满。

起身换茶归来,杯盏却是满的,我将凉了的茶倒去,重新续上。

“以后我会替清兮婆婆守着这片山林,你若欢迎,便将茶喝了,若不欢迎,便不喝罢。”

我说完,复端起茶盘回屋换茶,再出来,杯中的茶已经空了。

抬眼望去,村子坐落在群山之间,由山环抱,枕山而卧。

一片黛青色连亘绵延,远近层叠,有如颜色浓淡不一的水墨画,常常有风,从山巅汇聚而来。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少华 所有
102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2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0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1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0人送来了礼物
3条点评
左右2019.04.10 12:54
2
给文章评了星
如一出未完的故事,在这片有情的山林里延续下去。
刘光荣2019.04.10 11:40
2
给文章评了星
以柔柔软软温暖的文字,给读者展现出一个体态轻盈柔美、内心善良可亲,为人处事淳厚,勤劳忠厚、心灵手巧的青兮婆婆的美丽形象。
金明池2019.04.05 09:57
3
给文章评了星
文章犹如水墨画的清丽可感,是清明的颜色。
7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5.0
总评星数(15)评星人数(3)

写作水平一流啦

作者信息
少华
嘉宾
发表文章(12)获得喜欢度(1252)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
高中作文,初中作文
Keywords: 高中作文 初中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