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道的错误一侧&堕胎主义

转发
文/小哥哥2019.04.05 18:20字数(3244)阅读(195)喜欢度(58)收藏(1)点评和评论(3)

Lady Bird

00:00

10:22

Lady Bird想逃。她不爱父母给他套上的名字Christine,她讨厌装成一个教徒,她不喜欢在睡前还要被迫把衣服都收拾好。这种“对于旧生活的厌倦,外带对于新生活的景仰”模式在好莱坞的青春题材的影片中已经可讲是“拍烂了”。而当老套的模板,注入新鲜的人设和环套式的剧情,再耐心涂抹上真正动人的情感,才成就了这部“爆米花青春剧”(即便它与学院奖依旧无缘)。

生活本来就这样流淌,即便是在加州的Sacramento,日子虽然称得上是无聊,但活着是足够了。在铁轨的这一边——就是无情割裂东西富贫居住区的该死轨道——不少高中生始终都在过着同样的生活;其实讲白了,生活在这里的人,都过着一样的生活:好像人人都信教,人人都要念圣心高中,人人都想去或者将要去教会大学或者是社区大学,人人都有个唠叨的母亲、一个失业的父亲和一个无业的哥哥。而在不觉之间,藉由克里斯汀之言而道出的人生观和成长哲学以及现实哲学,是真实的且极具启发性的。

 

¤I轨道的错误一侧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在Sacramento,一条铁轨解开了贫民窟和富人区之间的拉链,活生生的让两个产级的人分裂。在东区,人们考虑的是下午茶该用什么点心;在西区,人们考虑的是该用什么去做晚饭。在西区的现实、残酷中夹缝生存,只得偷窥东区的幻梦和奢靡。而实际上,在这种较为劣势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叛逆一代:即克里斯汀之辈,却比在东区过着安逸生活的富家孩子更有理想、更有远见:即便听起来很极端,但是:东区的校花幻想着以后结婚生子、西区的克里斯汀在想着永远别再回来。

克里斯汀和母亲一日清晨在就毛巾问题进行争辩后,谈起了父亲的抑郁症。母亲说:“金钱不能用来衡量人生的精彩与否;成功本身也并不意味着什么,它仅仅代表着你成功而已,却不意味着快乐。”但是克里斯汀却陷入前所未有的迷茫:他的爸爸,既不成功、也没有钱,却也过得不快乐。影片在表现青年成长和家庭变迁的过程中,实际上也指出了本世纪初美国经济和就业发展的不平衡和下行难关。以至于在克里斯汀担心地问道父母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离婚的时候,她父亲只得调侃说:“我们没有多余的钱去做这种事。”——这一切,只因为他们仅仅负担得起“轨道错误一侧”的房价。她的母亲也曾尝试引导她“我们不能总是用娱乐麻痹自己”;但实际上,若是连廉价的娱乐都无法享受,对一个十几岁的青年来讲又该是有多么无聊。不得不说,一种平静的讽刺意味在诙谐和现实的夹缝中惨淡滋长。

 

¤II河的第三岸

影片的开头,克里斯汀一句“我希望我可以多经历些风雨”道破了不经世事、急于成熟和极度渴望独立的青年思想逆潮。作为影片创作的主调,对青春的解读和呈现贯穿始终。用克里斯汀所代表的这一种青春,不只是例行听讲、不只是拌嘴吵架、不只是三两段糜烂的感情、不只是一两个深闺密友、不只是一个逃离故乡的“异乡梦”、不只是冲动过后的空虚和苍凉——但却又每种都有,而实际上,(至少在美国人眼里)这就是十七岁。

宗教对于这些年轻的生命来说几乎毫无意义,不少人选择教会大学只是因为,为了尝试让家长开心。在跃动的心潮和萌动的情感之下,圣心高中的修女“保持六英寸安全距离”警戒着实显得苍白无力。

克里斯汀曾一边爆粗口一面问道:“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我就是学不好数学,我爸爸数学那么好。”电影选取了一个成绩平平没有什么突出优势的青年作为塑造的中心实则也是电影的人设艺术、能引起更多人的共鸣。而越是这样的人,往往就怀有更加的旷远的理想——克里斯汀曾想着要加入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队,即便数学远不是她的强项。

在大多数时候,克里斯汀与家人都不是平静和睦的相处,尤其是她的母亲。而电影的成功之处的感人之处就在这些矛盾的集中点里面展现出来。

一晚,母亲勒令克里斯汀要在睡前把把自己乱丢的衣服收拾好,叛逆的克里斯汀一反常态用一种沮丧又无奈的语气问她:“你有没有,哪怕就是一次,在睡觉前没有收拾好衣服的时候?你难道不希望你妈妈可以心平气和的来跟你讲吗?”这种从一个孩子口中呼唤出的,对于渴望父母能够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和渴望父母重新记忆自己也曾拥有过得青春而在两代人的对话中多产生一些理解,然而这种做法的本质又是青年一代对于责任的推卸甚至转移、和对于习惯和惰性的屈服,这样的矛盾读来让人纠结,而错综复杂的“青春期撞上更年期”式的纠缠画卷也在荧幕上生动展开。

在克里斯汀高中毕业舞会前夕,母女去特价区选购舞会的洋装。克里斯汀在抱怨自己的身材不像杂志上的平面模特,母亲就指出她意大利面不该吃了一份再加一份。即算是当克里斯汀终于试到一件自己满意的之时,母亲依旧从中挑刺。这时,克里斯汀积压在心中多年的话终于脱口而出:“我希望你可以喜欢我。”母亲很吃惊,但也很语塞:“我当然爱(love)你了…”但是克里斯汀马上截断她又问:“那你喜欢(like)我吗?”母亲一时间无言以对,许久转移话题“我只是希望你能呈现出自己最好的(the very best)一面。”克里斯汀随即问出了最后的挣扎:“如果这就是我最好的情况了呢?”这种想得到父母的肯定,以及渴望得到认同的心情和渴望被父母关注和重视的思想实质,尽在这一段揪心的灵魂对话间展现淋漓。

勒令退学的那个下午,母亲完全接受不了。一回家就是一顿猛批,把为人父母的心酸和心血一股脑堆砌在克里斯汀头上——他的爸爸在电脑前玩蜘蛛塔牌。在隐忍了前半段后,克里斯汀以一种极其克制的姿态同样爆发了:“给我个数目,我需要知道你把我养大用了多少钱。我以后会挣一大笔钱,还清我欠你的,我就再也不用搭理你了。”然而她顽强的母亲也没有为之气倒,反而用一种比先前平静和轻蔑的语气说:“我觉得你很有可能找不到能让你挣这么多钱的工作。”

文章用一个常见的持久对峙的母女关系做线,串联起了青春的琐事和逸事。而一种难以言喻的真实、现实的情感在每一帧画面里面都亲切地展现出来。就像克里斯汀在初到纽约之后于一个陌生男子在酒吧里分享的话一样:“人们死心塌地的用父母给自己取的名字相互称呼,却不相信上帝。”这一部电影更侧重于表达像克里斯汀这样,具有反抗敢于冲破和新奇的思想。

 

¤III堕胎主义(影片中有相关的内容,不代表我对这个话题不严肃)

很喜欢Lady Bird公开怼一名讲者的话:“有些事情看上去很糟糕(ugly),但这并不代表它在在道德上就是错误的。”我姑且将同这句话共同代表着的一种价值观念撰拟成“堕胎主义”。克里斯汀身上如带着海水般咸涩的叛逆天性和反抗精神,让某些“惊世骇俗”的论断从她的嘴里蹦出一点都不会“格格不入”。

实际上,所谓的“堕胎主义”也只是一种积极向前的生活态度的极端表达形式,是一种不依靠事物的表面去评判正误的思维方式。安放在克里斯汀这样一个形象的身上是很合适的。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女洗手间排起长队的时候,克里斯汀会转身大步走向男厕,并向其他人解释:“这里永远都不需要排队。”

 

¤IV莫奈的崖径

实际上,影片的细节处理的剧情衔接是极其细腻的,以至于让片中流露的情感都是合乎时宜的而富有质感的。在选裙子时母女俩不约而同的审美默契、深夜母亲为女儿悄悄改裁衣线、父亲对女儿十八岁生日的简单庆祝、和哥哥米格尔女友的交心之谈、寂寥深夜的甘醇丁香烟、和好友闲聊时偷食的圣餐饼、不舍女儿离去终于放下倔强调头回机场途中的泪水、父亲偷偷塞在行李箱中的母亲的信、身在他乡终在教堂唱诗班的乐声中得到的片刻宁静、漫步在第五大道上时的晕妆、母女俩第一次开车时的欣喜感动、以及对着答录机独白的影片尾声,无不展现着生活的原本样貌而给人以超越生活的感动。

在影片的最后,在克里斯汀在用手机(也就是被他前男友称为“政府的追踪器”的工具)向母亲道白之后,简单交代了一句“Thanks”就挂断了电话。实际上,她应该感谢生她养她的父母,感谢她生长的Sacramento,但同时,她也要感谢曾经那个倔强的自己,和现在依旧没有泯灭的魂灵——

-“My name is not ‘Christine’ but ‘Lady Bird’.”

-“It was given to me ,by me.”

文章最后由 小哥哥(作者) 编辑于2019.04.05 18:27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小哥哥 所有
58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3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1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4人送来了礼物
1条点评
金明池2019.04.05 20:30
1
给文章评了星
觉得当初的自己很幼稚,又庆幸自己幼稚过。
2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5.0
总评星数(5)评星人数(1)

写作水平一流啦

作者信息
小哥哥
学生
发表文章(31)获得喜欢度(7190)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
高中作文,初中作文
Keywords: 高中作文 初中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