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杨绛先生散文《老王》

转发
文/甘蔗唐2019.04.13 12:14字数(2250)阅读(821)喜欢度(125)收藏(2)点评和评论(35)

 这周,老师发微信群,希望各位家长陪同孩子一起阅读杨绛先生的散文《老王》,因为里面涉及到“文化大革命”,叫家长们进行必要的辅导。所以,我就要求爸爸陪我一起阅读理解。

故事的内容我是能看懂的。老王和所有苦命人一样:穷,身体残疾而且长期病痛,文章虽然没介绍但肯定也是没读过书的,只能长期靠一辆破旧的三轮车拉客谋生,有点像老舍先生笔下的祥子。但是,怎么看他还比祥子还惨得紧,他没有什么亲人单身中年,说孤苦伶仃再准确没有了。祥子还曾经幸福过,老王好像从一开始,脸上就写满了不幸,直至最后死去。如果说一定要大家看了不太伤心,他唯一的幸福就是碰到杨绛他们家,让他在艰难的岁月里,找到一段时间的安稳和生活来源,或者说至少还曾经有过同情他的人。

但是其中一些内容,我就不太明白了。什么叫“蹬三轮的都组织起来”,什么又叫做“文化大革命”?这估计就是老师说的要求家长指引的地方。所以,我就想让爸爸说说。爸爸虽然是70后,但在文化大革命的那段日子还只有几岁,所以他也没什么印记,但他却很清楚真正经历过的两位老人:爷爷和奶奶的故事。

爷爷是1958年毕业的武汉大学农学院学生,之后到了广州农科所工作研究甘蔗培植技术,我的笔名也是缘于此。在爷爷年轻时候的时候,糖烟酒都是国家专控的副食品,因为严重缺乏的缘故,研究如何提高黑皮甘蔗的高产量和出糖量,是当时极为热门和必须尽快解决的国计民生的大事。可爷爷很不幸,刚开始工作没多久就碰上了文化大革命,被送去了广东韶关消雪岭华侨农场进行思想和劳动改造数年,那段时间正好是爸爸婴孩时代,大部分时间家里只有奶奶和大伯。直至某天,一个剃了光头的陌生男人出现在家里,爸爸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父亲,也就是我的爷爷。爷爷就是去了杨绛先生那种“干校”去了,华侨农场的工作队说,剃光了头就由“臭老九”(对于读过大学的人的侮辱称呼)变成劳动人民,但是奶奶说,只有监狱的犯人才会这样。爷爷当然也不会抱怨什么,一回到家马上干起了家务活。这些年,爸爸和大伯都是幼儿园的年龄,靠奶奶她一个人抚养。记得奶奶说过,当时大家都挺难的,大人除了上班,下班还不能马上回家,要在厂里面学习各种关于文化大革命的报告和讨论。每天早上,就是把大伯和爸爸送去厂里的幼儿园,当时叫托儿所,意思是为了方便大人,工厂里面成立的托管婴孩的地方。这样,哪怕开会学习再晚,也有人照看。

我说:“这不是挺好的吗”?爸爸这时候脸色更加严肃了。原来,托儿所只是负责托管。奶奶的企业是规模两万人的国营棉纺厂,托儿所每天“处理”数百名的孩童,而负责看管的阿姨非常有限,因为说不能为了照顾忘了革命。爸爸和大伯每天送去托儿所的时候,里面的工作人员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两兄弟脱下裤子,绑在中空的木凳上,下面都放一个痰盂。除了部分大班的孩子,其他大多数都要齐刷刷地绑好。说这样,就可以解决小孩每天害怕去托儿所而吓出的屎尿。而这样一绑,往往长达半小时,因为要等全部人到齐而且处理完问题。而到了晚上,这一群的孩子们,都聚集在托儿所的围栏内,翘首以待熟悉的亲人脸孔。看到了自然哭,看到别人家的父母到了,自己家的还没来也哭。因为通常不会是傍晚,奶奶还需要各种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学习,只有到了晚上9点才能过来接孩子,第二天早上7点,又要把孩子往托儿所送。爷爷被送去“干校”改造的那些年,奶奶每天就是忍着眼泪和心如刀绞的心情,这样坚持下来。所以,托儿所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是此起彼伏的哭闹声。

爷爷虽然在这几年没能在家里帮上什么,但是从华侨农场扛回来50斤的番薯,确实引起了不小的躁动,不仅仅是帮助了咱们家接近两个月的吃饭问题。那时大家普遍生活清苦,都住在回字型的通道式集体宿舍。过道上,每家每户门前摆满了需要烧用的蜂窝煤,还有为了获得鸡蛋而放的鸡笼,养鸡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防贼偷煤。所以,每个经过的陌生人,都自然而然成为被监视的对象,何况爷爷当时还梯着光头,身上还背着大麻袋,是贼还是劳改犯呢?奶奶说的没错,那时候只有监狱出来才会这样。爷爷还懂得苦中取乐,说在农场改造这几年,除了定期被批斗和罚写检讨,每天被水田里的蚂蟥咬以外,身体还算结实。剃光头也没什么,比起当时著名女粤剧演员红线女被剃“阴阳头”,让你完全光头已经是善待了。而且可以省了买肥皂洗头发的钱,擦汗也方便。爷爷还说,因为比较机灵,所以在农场思想改造时候,没有怎么被打。回到家里,看到邻居各种警视的目光,就赶紧叫奶奶给他们送去几块番薯。当时的社会大家都穷普遍营养不良,递上吃的比什么解释都管用,很快整个楼道又恢复了平静,大家都议论着,咱们家的日子很快会好起来。

老王是苦命人,他苦在没有家人的互相照应,不得已的时候还需要拖着病体做事。杨绛家对于他的关心和帮助他自然心存感激,可以理解他为什么临死前还坚持上门道谢。也明白为什么杨绛先生事后如此愧怍,因为她自责内心深处,还是觉得老王上门是某种程度上的讨要生活费,尽管老王也确实需要。老王最后的岁月还被取缔了载客三轮,他几乎失去了唯一的生活来源,幸好还有同情他的人,愿意坐他周边加高半寸的平板车,维持着残喘的生计。社会上还是好人多,总有一些人,自己并不富裕,却总能接济比自己跟穷更苦的。

爸爸说,爷爷回来的时候,文化大革命也快要结束了,之后就是改革开放。而幸好有了改革开放,爷爷继续工作的研究所,现在也逐步发展成为国家级的重点微生物检测单位,越来越强大。过去的说得太多可能只会带来伤感,展望未来才是积极的正能量。2019年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爸爸一定要我记住改革开放意味着什么。


文章最后由 甘蔗唐(作者) 编辑于2019.05.12 11:30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甘蔗唐 所有
125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5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4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2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8人送来了礼物
15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甘蔗唐
学生
发表文章(26)获得喜欢度(1524)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