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游浯溪公园散记

转发
文/江边村夫2019.04.13 08:34字数(1498)阅读(874)喜欢度(106)收藏(0)点评和评论(11)

         清明刚过,天气晴朗,烈日炎炎,酷似夏天,虽着短袖薄裤依旧有细细汗珠冒出。

        大学母校刘老师携带徒弟前来,我们同学几个陪同,重游浯溪故地。公园隔壁的学校,原本是我就读的高中一一祁阳三中,现在的纪念馆是我们高中三年吃饭的食堂。公园以前不是什么A级景区,大门也无人看守,平时随时可以进来,晚饭后进来散步的更多。一草一木,一石一碑,一亭一桥,一山一水,无不熟悉亲切。

        然而,陪同老师重游故地却让我收获满满。

         刘老师是大学教授,娴熟古诗词,通晓字书画,指点碑林,如数家珍,历代名家,娓娓道来。

         浯溪因元结得名。元结,唐代文人,道州刺史,赴任遇阻,夜宿溪边。叹此地幽静,留恋难舍,结庐而居。改小溪为浯溪,在溪口巨石上造吾(广吾)亭,于最高处搭峿台,凿石盛酒,赏月吟诗,留有窊尊夜月、峿台晴旭两处胜景。(注:峿台、痦(去左边二点水)亭和浯溪,构成三吾,元结独创的字)

       浯溪摩崖三绝(文奇、字奇、石奇),名扬中外,小憩三绝堂,刘老师和学生畅读《大唐中兴颂》,历数颜真卿、黄庭坚、米芾、吴大澄等的墨宝真迹,惊叹百余米长的石崖,篆、隶、行、楷、草五体齐全,历经千年饱含沧桑。

        刘老师博学,各门各派,条分缕析,阐幽发微,精点细评,让人茅塞顿开。这些熟悉的字碑,原来如此珍贵,第一次面碑而肃然起敬,对碑林有了新的认识。真实感受了一把,“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观看完这江南第一大的露天碑林,忽然有了些感慨。据说共有五百余方的石碑,现存仅三百余方。很多石碑,日晒雨淋,风化殆尽,几无字迹。就连重点保护的《中兴颂》碑,许多字也依稀难辨,若干年后真迹还能否保存完好?后人来此还能否见到真迹?可是今人的字碑,却又大又长,矗立林间,与古迹有些许不和。树碑者往往希望随碑一起千年不腐不化,留芳后世。可是百年之后乃至更长时间,是不是后人会像我们今天驻足《中兴颂》碑前一样,驻足这些新碑前评头品足,赞口不绝?人工合成之碑,至少少了摩崖奇石这一绝吧!

        文化旅行是现在的时髦话题,于是为政者又有了在公园之旁打造浯溪特色小镇的构想。想依托景区,仿古建镇,青瓦白墙,古色古香,引湘江之水过镇,弄成小溪潺潺,九曲回肠,置身古镇,似乎要人穿越到盛唐。虽是蓝图,尚未建成,但想想零陵古城,模样应该相差无几。

        或许是配合文化旅游开发,溪流对岸种上樱花。昔日,越过石桥,是一片开阔湿地,记忆中,杂草杂树,野生野长,置身其中,有古幽野趣之乐。小溪隐藏在灌木丛中,远远就能听到潺潺的水声,清脆悦耳,宛如仙境小曲。然而,今人是否看不惯杂花野草,毀地种树种花,名木花卉,布满其中。樱花成片成行。高贵是高贵了,然与古朴的碑林,剥蚀的凉亭总有些不协调。莫非古人今人审美有偏差?价值观太出入?

        出得园来,若有所思。流水潺潺的溪边种满樱花,创意是否也切合当下。但要想吸引游人前来观看,应有难度。武大等各大高校,樱花多名气大,年年游人如织。各大城市的公园、植物园,也处处樱花遍地,甚至还弄出个什么节来。大有变倭国国花为敝国爱花之嫌。当下不少无知青年,迷恋过洋节,赏洋花,崇洋媚外,数典忘宗,令人扼腕长叹!

         然而,浯溪的天赐名片,却是这偌大的露天碑林。纵使科技再发达,雕刻毫厘不差,也实难在他处再造一山碑林。因为请不来元友让、皇甫湜、黄庭坚、秦观、李清照、米芾、范成大、张栻、沈周、董其昌、顾炎武、王夫之等书、画、诗、词名家。更造不出千年来的风雨沧桑之感。

         惜浯爱浯,且行且珍惜!

文章最后由 林柒 编辑于2019.05.01 21:03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江边村夫 所有
106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2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4人送来了礼物
4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20)获得喜欢度(1111)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