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日志(送别吾师果安)

转发
文/木秀于林2019.04.15 15:13字数(1415)阅读(642)喜欢度(268)收藏(1)点评和评论(16)

我闹钟定的六点半,但六点半没醒。睡在我书房的老婆过来把我唤醒,我又吼她为什么不早点叫醒我。

待我匆匆洗漱完毕下楼找她的车,没人,扭头一看她在9栋一楼的小粉馆为我下粉,还站在那里等,不由怒从心起:“你还有没有时间观念,每次都是这样!”

她碎步急匆匆跑过来,端着个纸盒子:“我不是考虑你胃不好吗?路上也不好买早餐吗?不要就拉倒!”说完就使劲一倒,米粉飞到了路边,接着是纸盒子。

真他妈悲哀,我开始检讨自己:我伤的明明是胃,为什么肝火会这么旺?

到金星北路钰龙天下接师弟,又走错了一个路口,这次我控制自己:别说话,自己也有责任。

好在今天是清明节放假,路上畅通无阻,七点十二分,赶到了陈老师小区。

赵炎秋老师、合林、清良和考试院周宓及两个师妹,已经站在小区门口。阿宓是远道赶来,自从04年陈老师到考试院命题,他们已结下深厚情谊。昨晚他给我打电话问灵车出发的时间,要一起去殡仪馆为陈老师送行,我说没联系这么多车,就和赵老师等一起在小区门口送别吧。

合林手里拿着两封鞭炮,是我叫他去买的,但后来我在网上查长沙市政府通告,三环以内都禁止燃放鞭炮,我就叫他别带了,但他还是带来了。

“既然带来了,我还是把它放掉”,我对他们说,他们也说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再说今天是清明节呢。

七点半,灵车启动,我和清良各自点响鞭炮。有鞭炮声,有他最好的几位朋友送行,我觉得稍微驱散了一点凄凉。

没有追悼会,没有任何组织和个人的花圈,没有幡幢飞动,哀乐低回,一位大学教授如此离去,怎不让人感觉凄凉。

殡仪馆。上次来是送李咏弟弟的父亲,再上次是送老马的父亲,每次都想到哦这里就是我们的终点无论我们能走多远最终不过是在这里烧成一把灰。每次看到这里的白云如白衣斯须成苍狗就会觉得人生不过是他在无聊时玩的一种小把戏。你爱智慧,你著书立说,最终不过与图书馆的灰尘为伴;你爱浪漫,你耍酷,一阵风把你吹得无声无息。

路上不时看到怀抱逝者遗像低头走过的人群。一个50来岁的农村妇女哭得很伤心,她身后几位男人在相互递烟,一脸释然。不由得想起陶公那句诗:“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又想到合林昨天给我微信发的五个字:既来,就会走。

陈展在服务大厅为爸爸选骨灰盒,她选了一个浅蓝色的盒子,六千五,后来将骨灰盛入的时候,我看清了盒子上的字“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这倒正可为老师一生写照。身处士林,品行不污,可以了。

第一次来到火化车间,看遗体焚化过程。其实也看不到什么,遗体随纸棺推入火炉,近一个小时,传送带将烧成之物推出来。先是让家属拿着金属夹子捡骨头,然后工作人员用铁铲将骨灰铲入骨灰盒。骨头是散乱的,粗一点的,也许是腿骨和肩骨。侄子在将腿骨放入盒子的时候,发现太长,放不下,动作犹豫,姨妈果断的说,“敲脱啊,不敲脱怎么放!”

这一敲,敲得我眼泪都要出来……

装满一个盒子,还有一些骨灰,家属试图自己铲,一个工作人员说:“可以啦,不要了!”于是就不要了。

陈展独自随工作人员将骨灰盒放到指定的位置,然后我们一起回家。

等待的时候,师弟要赶火车回上海,我让老婆开车送他先行离去。我和师妹坐小魏的车回城。小魏是陈老师97级的本科生,在湖大工作。他是本科生中的唯一代表,一路他都在说起陈老师对学生的好,对他的帮助,我说我知道,我知道(我是陈老师的开门弟子,我太知道了)……他把我一直送到家。

晚上临睡,拿起手机想给老婆发条信息:感谢并道歉。但一想起与老婆半世沧桑,相濡以沫何须言语,就又放下了。


4月6日草稿,11日改定

文章最后由 老鼓捣汤正良 编辑于2019.05.01 19:31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木秀于林 所有
268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3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3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5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0人送来了礼物
8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12)获得喜欢度(3944)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