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厚堂的“富”与“厚”

转发
文/北雁南飞2019.04.16 19:28字数(2764)阅读(927)喜欢度(590)收藏(1)点评和评论(35)

富厚堂,在细雨纷纷的清明去拜访,才能寻得真正的况味。

一直想来富厚堂,从读《曾国藩家书》开始。“富厚”二字出自于《汉书》“列侯大者至三四万户,小国自倍,富厚如之”一语,取富裕厚足之意。富厚堂“富”在哪里?“厚”在哪里?带着这个问题,我走近富厚堂。

校领导终于同意将全校师生研学的地方定在富厚堂,而且这周就去,4月3日清晨,二十几辆大巴车等候在校门口,全校千余名师生,浩浩汤汤地出发了。临近清明,雨一直下,时大时小,车窗上蒙了一层雾气,擦开车窗上的雾气一抹,在这一抹清透里,看着窗外的陌上青青。

驱车近两个小时,道路渐窄,可闻车碾石子的吱吱声,不一会儿,便到了目的地。司机接到导游的电话,说上一个班的学生还没游览完,让这个班在车里稍作休息。我便一个人下来透透气,细雨纷纷,草木青青,走过一段泥泞的小道,豁然开朗,眼前突现一片接天连地的荷塘——荷叶塘,就是缘此得名的吧。

荷塘中架起曲曲折折的石栈道,循着栈道,人得以亲近清莲,轻嗅芬芳。时值初春,塘中仅有莲花的残梗,荷叶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褐色,有的被风吹折于水中,而梗依然挺立着,有的连着荷梗倒伏于水中,弯折扭曲成不同的几何形状,在冷雨中显得特别幽寂……“留得枯荷听雨声”李商隐写得真好,这残荷没有轻佻,只有厚重,没有浮躁张扬,只有沉稳内敛。它看似寥落了,却有了铮铮的骨。它盛开时,拥有着娇媚的风姿;它枯萎时,才真正有了风骨和气象。

几人能参透这一池残荷的心事?几人又能读懂这一池残荷生命的玄机?铺天盖地的禅意将我笼罩。着一身素服,撑一把纸伞,清明我走近他,走进他的内里,走进水里烟里,走进他深邃的双眸里,走进他铮铮的风骨里。

不远处富厚堂正厅传来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荷塘却只有我一个人,我独享了这份静谧与深邃,我尽量放慢脚步,轻轻地踏在栈道浅浅的积水上,仍然惊动了蛰伏在荷塘深处的白鹭,白鹭扑扑翅膀,向高空飞去。

跳过几个荷叶型的石墩,上了岸,毅勇侯第就出现在眼前了。一百五十年过去了,帅旗仍然招展。富厚堂坐西朝东,偏南15度,背倚半月形鳌鱼山,此山从东南西三面把富厚堂围住,后山树木茂密,古树参天,门前是一片开阔的平地,平地中有小河向东流去,从远看去,富厚堂像一把硕大无比的太师椅,坐镇鳖鱼山下,指挥千军万马,按《易经》来看,富厚堂是“玄龟坐椅”“得水藏风”的好风水。富厚堂占地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近1万平方米,这是中国最后一座乡间侯府,围墙又高又长,但正门却如同寻常人家般大小,门上挂着“毅勇侯第”四个纵排的字。进入内院,则截然不同,宽敞大气,庄严整齐,尽显侯府威严。方正的院子里草坪修剪的整整齐齐,清翠逼人。院子四周是马厩和轿房,院子正中间一条直路从大门直通正厅,整个院落呈中轴对称式图形。


应先参观正厅,彼时正厅游客众多声音噪杂,我便弃了正厅,循着内院的回廊向西北角走去,那里有个“思云馆”,那才是文正公真正居住过的地方。此馆位于富厚堂围墙内正宅北后的小山坡中,全宅建筑676平方米,经历了150年的风风雨雨至今仍然完整无缺。思云馆是二层砖木结构的楼房,文正公称其“五杠间而四面落檐,即极大方矣。”1855年咸丰七年二月,文正公的父亲去世,他从江西返家奔丧。此时,他已父母双亡,为了纪念双亲,他取古代“望云思亲”之意,在家亲筑思云馆,居丧期间,他“恪守礼庐”“读礼山中”,常居思云馆,思云馆正门有联语“不怨不尤,但反身争个一壁静;勿忘勿助,看平地长得万丈高”是文正公守孝期间反思所领悟出来的。上联说的是不能怨天尤人,应从喧嚣的争斗场里走出来,安安静静的面壁反思自身的过失。下联勿忘勿助,出自《孟子·公孙丑上》:“心勿忘,勿助长也,无若宋人焉。”意谓,既不能忘记心中的浩然之气,又不能像宋国的农夫那样拔苗助长。文正公在此丁忧了一年多时间,大彻大悟,再次出山以柔道而行之,不到两年就任了两江总督。

从思云馆出来,一路向西,向更高处走去,乃是院落的后山。后山古木参天,幽静深邃,循着整个院落古朴的围墙,有一条蜿蜒的石径,通向庭院更深处。如果说荷塘是富厚堂的眼睛,后山就是富厚堂的心。他是如此的安静、古朴、沉着而笃定。百年的古树,看尽了人世繁华与凉薄,不语。鸟儿在新生嫩叶间发出清脆的啼叫。拾级而上,后山上有两个亭子,一曰“绿杉亭”, 一曰“存朴亭”,应该是文正公静思远眺的地方。继续向南走,鸟雀楼从层层叠叠的树荫中显现,是宅主人读书的地方。忽然想起“心远地自偏”,想起“闭门即深山,开卷即净土”,哪怕尘世的再喧闹,来到鸟雀楼,就是深山净土:独处让灵魂得到休憩,读书使心灵变得丰盈。

文正公讲,独居守心,慎独则心安,“修身之道,莫难于养心。养心之难又在慎独,能慎独则内省不疚,可以对天地质鬼神。”人在没有监督没有约束的时候,也要心思正当,不存邪念。每读至此处,感佩之情,油然而生。

 从后山下来,见到了富厚堂的精华——藏书楼。藏书楼占建筑面积的三分之一,4000多平方米,上下三层。一楼因南方气候潮湿,作为会客用,一楼的门非常特殊,是典型的八方门,门槛又是宅子最低的,示意无论身份高低,只要来了就是客人,不能怠慢。典自《论语·尧曰》“君子无众寡,无大小,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一语。意思是,君子待人,无论对方人数多寡、势力大小,都恭恭敬敬不敢怠慢。“无慢室”门口有曾国藩手书的联语:“万卷藏书宜子弟,一尊满意说桑麻。”表达的就是要与父老亲朋融洽无间,不在他们面前摆架子的“无慢”之意。曾国藩并非生来就是一个谦谦君子,早年性格有诸多缺点,爱出风头,脾气暴躁,经常出言不逊,中伤他人。直到好友陈岱云写信直言相劝,才终于有所醒悟,他在日记中写道,“余于朋友,每相恃过深,不知量而后入,随处不留分寸,卒至小者龃龉,大者凶隙,不可不慎。”从此,曾国藩便下定决心改过,并将书斋命名为“无慢室”,以每日警醒自己。


    文正公讲:群居守口。在人多的场合,最宜说话谨慎,对于处高位者,握重权者,尤应把住自己的口。文正公在“无慢室”应该会常常想到这四个字吧。

藏书楼二层用于藏书,三层可看书可藏书,外有走廊专门晒书,藏书楼藏书最高时达30多万卷。“公记”是曾国藩的私人藏书楼,“朴记”是曾纪泽的私人藏书楼。

最后,我慎重地迈进富厚堂的正厅——八本堂,大堂神龛上方高悬着“勋高石柱”匾,是同治七年1870年曾国藩六十大寿,同治皇帝亲笔御赐。走过思云馆、后山、藏书楼,再来瞻仰正厅,突然悟到了:文正公何以取得“立德、立言、立文三不朽”的成就?曾家后代何以“长盛不衰,代有人才”?因为文正公做到了“群居守口,独居守心”。曾家的“富”与“厚”,缘于“孝致祥,勤致祥,恕致祥”的家风与家训;缘于屡败屡战、“打掉牙和血吞”的执着与坚韧;缘于他自剪羽翼、功成身退的智慧与胸怀。

富厚堂“富”在藏书万卷,家风纯正;“厚”在待人无慢,深山守心。


文章最后由 北雁南飞(作者) 编辑于2019.04.19 11:30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北雁南飞 所有
590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0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6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11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23人送来了礼物
18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89)获得喜欢度(15725)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