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KM第78期周评:我的文章观(20190429——20190505)

转发
文/人犬呜呜2019.05.07 13:49字数(5554)阅读(584)喜欢度(1836)收藏(0)点评和评论(39)

前言:

人犬于12km创作一年半,行文十余万字,也算是颇有心得。但笔下之物,终谈不上有学问,故本篇周评不以《我的文学观》为题,而名为《我的文章观》。

自第一期周评以来,种类之繁多不可胜数。各位周评撰写者,各有特色,各成风格。周评者,每周由一人或多人挖掘,发现,点评,分享,推荐好文章。然而既然办周评,必有目的,私以为,周评目的有以下几点:

1.分享好文章,让各位12kmer用有限的时间和精力,完成更高效的阅读。

2.鼓励创作,对各篇进行的点评,合理地指出其长处预报不足,帮笔者在创作之路上走得更好。

3.分享评论之观点,即在有限的篇幅中,体现出撰文者(或更多人)的文章观。

私以为,周评论既然为周评,必担道义,铁肩担道义也好,平肩担道义也罢。前七十余期周评撰文者,皆妙笔生花,人犬在此却只能庸手著文章了。但我心中常怀三句话,“讲情怀,做学术,造学者”,希望以后的周评能接好接力棒,力图将12km打造成“讲情怀,做文法,造文才”之园地。

本篇周评,时间发布甚晚,一为统顾一周之文章,求兼看兼顾,二因期中考试后学业压力猛涨,时间实在难以抽出。写作时,虽是按以上几点所做,然而个人之文章,将不可避免地沾染个人之色彩。故本周评不可能十全十美,望诸位包容。


正文:

文章以境界为上,境界源于情或理,道理深邃,情感真挚,境界自成。

无情无理,文章必为死物;怀真挚之情,明深邃之理,文章即便无好文法,却必怀生气。

今人写古体诗,已少有古人之请调,却常常只在文字上下文章。力求仿古,结果落笔往往有古不古,今不今的类犬气质;力求精致,结果花耀不过六朝宫体诗,只成了毫无设计,满载花纹的工厂式可量产瓷器。不过时代变换,情随事迁,都市人身上浸着都市习性,自然难写出有古人风采的古体诗作。但经过人犬观察,平台上诸位师长的古体诗作品,一般优于我们青少的古体诗作品,此也实属正常,时间终将一切虚华打磨去,只留下真正实沉,难以抹去的事物。

恰逢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平台上歌咏五四的佳作频现,如风扬青衫老师的《五四运动百年抒怀》

木轮铁舰两相逢,老大神州未敢迎。
变法破题无起色,启蒙革命待纵横。
氓心早惯经离乱,志士何能惜死生。
百载沧桑三峡过,坊间却是浪潮平。


这首诗作上两联叙述别有趣味,写东西方两大文明相撞,不直接着力,轻轻一句“木轮铁舰两相逢”,看似平平,实则把当时的文明实力对比写出来了,这一句生动形象。下半句“老大”一词极妙,一来,古诗中老大多用于一种自嘲式情感,如《回乡偶书》的“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下一句便紧接“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不仅有衰老的疲态,还有种淡淡的落魄感。这种复杂的人类情感用在国家上,可不是妙笔吗?“老大”一词,生动形象地写出了五千年文明面对对新生的强盛西方工业文明的那种衰颓感,把“老”字写活了。与上局相承,更是流畅自然。

如果说这首诗尤显语言功力的是首联,那么尾联则从作文上给人指出了一条明路。“百载沧桑三峡过,坊间却是浪潮平。”用比喻之手法,写现实之境况,抒诗人之心志。这句诗的深意,并不难懂,却少有人想到要将这种深意在文中体现。这是我们需要学习的。

这首诗之外,还推荐老山先生的《咏五四》。从这些师长的诗歌足以见得,古体诗歌贵沉淀,贵积累,这种沉淀和积累不必表面体现在用典上,有时用典于无形,无处有典,而处处有通古今的情感,通古人诗作的情感,处处有好似有典了。


诗歌贵曲而不疲人,散文贵畅而不寡味。

诗歌和散文这个筐子,随着时代变迁,慢慢变得越来越大,也慢慢变得越来越小。变得越来越大自然好解释,只要向文字海洋里看,各种顶着诗歌,散文名字的文章层出不穷,数不胜数,所谓诗歌散文是个筐,泼点墨水往里装;变得更小也实在可以在诸多话语中体会——“诗歌是少数人的狂欢”,“只有大家的散文才有味”,诸如此类的话语,数不胜数。

这样的话语背景下,诗歌散文极其易写,也极其难写。同样,从阅读者的角度来说,诗歌易读,也难读——容易读个爽快,却难读到东西;容易读到别人的文字或思想,却难以读成自己的。人犬私自猜测,这大概也是为何高考作文中议论文大行其道,而相对委婉的散文,诗歌却式微了。其实,私以为,对中学生来说,写好诗歌散文标准不需太高(因为高了人犬达不到),只需做到在不错的思想,语言的基础上,保持文体特色,独有个人风味即可。

平台上诗歌散文优秀作品也多。但这一周来,江长岩《康园简记》,个人十分喜欢:

我读《我与地坛》的时候,一见到“地坛”这个字眼,就会想起康园。康园可以说是一座花园,也可以说不是。它是我现在住的小区的名字简称,但又有花园的气质。它和地坛可以说不一样,也可以说一样。不一样在于:地坛有地坛的人物事,康园有康园的人物事。一样在于:无论是地坛还是康园,无论是对于史铁生还是我,它们都是宁静的居所,是心魂的去处。
这个心魂的去处,在我这儿荒废已久:康园已经没有安放我心魂的能力了。史铁生去过的地坛已经荒废了,而我的康园虽然繁华美丽如初,却也已经停滞在过去。它像一个老人一样安宁,但我却常常怀疑它现在是否与时间有关。它明明还富有生气,瀑布仍然时不时从假山涌出,老人依旧会变着模样,可当它走尽我的童年后,就仿佛不变了,记忆在童年的末尾流尽,老人再也不会变了。

这篇散文极畅,看前两段基本可猜出主题——物是人非,时过境迁的苍凉。但散文贵有味。虽说味难以形容,它蕴含在文字风格,描写内容,遣词造句中。就如这几句:

我读《我与地坛》的时候,一见到“地坛”这个字眼,就会想起康园。康园可以说是一座花园,也可以说不是。它是我现在住的小区的名字简称,但又有花园的气质。
它们都是宁静的居所,是心魂的去处。

虽然没有描摹康园的形貌,但实在描摹了康园的神采。说《我与地坛》,实则是用来拉近距离,拉近读者感情的,后面的叙述也流畅,自然,不显得矫揉做作。

说不会变了,是因为当我走在康园里时,我像是时空里的旅游者,它则是时间凝结而成的化石。往事荡然无存,只留得一点印象还在这化石里头。
“我以后论推翻前论,我以这文字重新审视康园。而康园也无声地重新审视了我。”
当然这场景已经不会再有了——早就没有了。
往假山那边走,要出康园就是走东门。我以前上学常走这条路,现在不怎么走了。

这些简简单单的过渡句里,都是作者今非昔比的心性写照。文章结构比较明朗,清晰,可谓流畅至极,但作者的情思,情动,全在文字里。这样的文字才是有生命的,才是活的。 百花文艺出版社最近大声高唱一个概念——“自然文学”,对自然文学的概念有很多解释,但我认为,自然文学,就是写心的文学,就是剥离心外缠绕的欲念,掺杂的琐碎,把灵魂搬到纸上的文学。我高一时与朋友闲聊,说文字不可太精致,也不可太土气,精致到头是虚假,土气过了就是劣质。但对于为何大家的简单文字颇有味道,精致文字颇显干净,却无法解答,只把文章的成功归功于大家。现在看来,所谓大家,不就是想事情,写文字把心给洗干净了吗?这样落笔来的文字,怎么可能不给人美好的感觉呢?

我的“自然文学”,像文章中提到的:

我以后论推翻前论,我以这文字重新审视康园。而康园也无声地重新审视了我,虽然此时,我正在湘阴,我不在康园里,大约它的声音真的可以传得很悠远,很悠远。

这是写文,也是写心。


近来品诗,不知是春日换了人的口味还是如何,猛地不太喜欢过度含蓄的了。其实人犬个人喜爱的诗人,例如海子,顾城等,虽说意象给人曲折之感,但诗歌的风味(此处不言主旨),确是十分显明的,令人有步入一座花园的感觉。虽说石径曲折,春景繁盛,但各种花开不显拥挤,草绿柳绿不显俗套。12km平台上,也有这样一位诗人,文字不复杂,不诡异,却直接把生命感泼洒到人身上——这便是胡岭老师,这里看看她的新作,《春日,读诗》

春日之美,极好
我却写不出诗
写不出诗,就读诗

 

读到一首好诗­
一种自己写不出来的好
便觉得,极好

 

好,是一道了然的痕迹
像一列绿皮火车
缓缓驶来,长久停靠

 

有几人上,有几人下
我混迹于其间,诸多事实
可以忽略不计

写生命质感,最容易出好诗,如艾青简单一句:

人问:春从何处来?
我说:来自郊外的墓窟。

不用看前面的文字,不用知道诗歌的背景,你也可以感受到诗中的生命感,这种生命感,像春意,像暗恋对象的蹙眉,像绿色迎面怕泼来。这句诗已成诗中之诗,能跳脱诗外,正是凭借这他提取的哲学性。你似乎可以看到,一切苦难背后种子的发芽,一切炮灰掩盖之下花蕾的绽放。

“春日之美,极好/我却写不出诗/写不出诗,就读诗”平淡吗?很平淡,但是人在春天里的哀伤全写出来了。赞叹,落寞,哀伤,安慰,这是对暗恋心上人的感吗?是对优秀竞争对手的感情吗?还是对难以支付,却一直向往的诗和远方的情感呢?简单的文字中,有着极大的包容性。

这首诗歌之所以动人,是因为他把人的真实情感平铺在纸上,最终又回到人真实的美好上。哀而不怨,寂而有情,这是所有多情人,多愁者的良知展现。

至于胡岭老师的其他诗作,我比较喜欢的有:《西风是一把剔骨的刀》《听一只鸟的鸣叫》《被落日拦在谭嗣同故居外》《街头,一直死鸟》


文章既然为文章,有传达之功用,晦涩实非晦涩,为传达之流畅,为晦涩而晦涩,无花而造雾,沦为下品。相反,无物之显白,亦为不遮挡之脏地。

平台有一个专栏,叫做“非传统表达”,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因为他们提出了一个立于传统却又创新的新概念。但不同于冬城几位的自觉意识,自发的伪劣“非传统表达”,往往沦落到不表达。技法再美,暗示再多,往往也被排斥。或许一些独特,难解,隐晦的表达,会谋得同好同知的会心一笑,却终不会将文章的地位提高。

是的,文章不单因表达方式而脱众。表达方式的改变,只能影响内容的传达,文章真正的品类,在于被表达出来的内容——不在于表达方式,甚至不在于内容本身。所以,方式皆应为目的。正如现在存在一切学科终将走向哲学的一种论调,个人对这种观点不加评论,却也认为一切知识终将走向智慧,且一切无法解决问题的knowledge,都逃不过沦为useless information的宿命。我们在生活中,学习中,千万要注意不要一味追求知识,最终变成以知识之多,掩饰自身的愚昧。

因为阅读面的缘故,我对小说一向没有太多了解,对文学理论亦是,这是读书少之弊端。 近来读《斯通纳》、《夏日终曲》,也总感觉隔了层什么,见不到真容,品不到真味。这也侧面又一次印证了我之前的文学观,文章如月悬于中天,读者各见水中倒影罢了。希望各位12km的作者读者,也能进一步建设自己独有的,专属的,私人的文学世界。


以下为你可能喜欢的其他推荐:

青羊散人《和解》:我们在不同的空间里感受着彼此,可现实总有一种不伦不类的色彩,关于爱,不知是牵强的等待 ,还是糊涂的明白。(左右置评)

马毅《指甲一样,月亮》:作者用充满力量的语言将月亮充盈起来,活脱脱一个真实的月亮存在着。(林柒置评)

雨屿《写给附中的千字情书》:这篇文章真的很优美,运用了大量的句子描写自己对于附中的爱恋。在附中读书,作者有个清晰的脉络在其中,首先可以进入附中的幸运,然后再附中遇到一些让人难过的事情,最后是希望自己可以传承附中的风骨。勾起了我对高中的怀念之情,是一篇美文。(zhyt1998置评)

真真切切的情书!仿若变成了红着脸的小懵懂在喜欢的人面前叙说自己的感情,那种度把握的非常好,一种欢喜雀跃又有一种含蓄的羞意,整篇文章的词句都包含了浓厚的感情,不显重复,感情又更加递进,有点小心动!(沐与曦置评)

肮脏的冬城《海峡往事》:一句“家在海峡对岸”就已将情感升华到极点,家会永远永远的等待他归来。(谷白置评)

林柒《流浪者》:我们都是下层平民,个个都是流浪者,在这个世界上为了生存到处穿梭,在困难面前从不低头而勇往直前,从来就没有过上真正自由的生活。(刘光荣置评)

老山《五四百周年三赋》:时移世易不须怜一一我的感慨是:时移世易岂由我,东去大江波浪多!(风扬青衫置评)

和泉鱼仔《我为什么喜欢二次元》:二次元是一个自由开放且宽容度很高的圈子,它和现实世界不一样,更坦诚、更直接、更简单,且更友好。尤其那些带着有色眼镜去抨击别人喜好的人,才更应该好好了解二次元的世界。(水谷凛置评)


后记:

受钟大(我idol)之邀请,本因个人倦惰,想要拒绝,但奈不过是偶像的邀请,不敢不接受。撰写本周周评,因学业繁忙,也因近来人事复杂,实在只能以区区之笔力,划这样的庸作了。这次周评很短,短到重点所评所分析,只有三篇文章,古体诗歌一篇,散文一篇,现代诗歌一篇,甚至无一篇小说。这一方面归咎与人犬时间有限,笔力不足,一方面归咎于人犬的懒惰和携带。但另一方面,人犬也认为,周评也无需面面聚到,只是给诸位12kmer创造一个互动的园地,开启一堂互相学习的大班课或小班课。不知是否仅是人犬逐渐分配时间少了的缘故,总感觉进来十二公里流量多了,活动多了,但有质量的互动却逐渐少了。虽说呼声喊声热烈,把十二公里这座广场弄得十分热闹,但总没有看到几场大型广场舞,或者放风筝,或者机器人表演,让各位围成一块,与陌生人津津有味地交谈。其实写周评并非是官方一家之权力,各位12kmer若是有时间,完全可以展示自己的文章观,品评12km上你见到的各种文章,一可促进互动,提升感情,二可提升自己的素养。

另外,近来语文功力不断下降,若在文中发现错字,或用词不得当之处,尽可在评论中晒出所捉之虫;若认为我的文章观有何不妥,有何是害人,践踏人美好心灵,美好生命观的部分,也尽可以在评论区中提出,探讨。

最后说几句,相信看过我以前所作文章的朋友们会发现,人犬的语言风格是不断变化的。这种变化不敢说是成长,但至少是体现了人犬的文章观是不断在动态丰富地。希望诸位能够找到自己的文章观,并能够用自己的文章观品析作品,指导文学写作,以致给自己这短短一生的文学体验,增加许多独有的况味。




文章最后由 两京 编辑于2019.05.07 15:00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人犬呜呜 所有
1836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7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36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34人送来了礼物
26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293)获得喜欢度(32300)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