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岁

转发
文/千盏茶2019.05.06 18:54字数(1684)阅读(543)喜欢度(401)收藏(7)点评和评论(63)

不是向来有句俗话么,七岁八岁狗都嫌。我追问妈妈,我那时真的很烦人吗?

妈妈抖了抖手中正洗着的菜,水珠顺着菜叶流下,一阵晶莹,说:“要不是你是我亲生女儿,早就把你嘴巴缝上了。”我忍俊不禁。

太阳有点过于明亮了。

犹记得那次,大概也是七八岁的时候。学校组织活动,去一个类似职业体验中心的地方。其中一个活动在一个蛋糕烘培屋里,那里倒不大,不过灯光很有类似烤箱的温暖地质地。时间比较宽裕,里面两个叔叔在和我们聊天——几个戴着红领巾,手脚到处乱动,眼睛转啊转的小孩儿。

一开始的我们不太放得开,就算腿动不动扭一扭,上半身也端端正正地坐好,和同学说话要小小声的说。那个叔叔戴着一顶黄色带黑边的帽子,说是叔叔,现在记起来也就是二十一二岁的哥哥罢了。他有一双不太大的眼睛,眯眯地,温和地笑着,告诉我们说:“别太拘谨,放松一点哈。”

这可不得了。我们开始渐渐地大胆,七嘴八舌地,像一串前面闷炮多的红鞭炮,开始只是响一两下,然后慢慢地,慢慢地,噼里啪啦响起来。小心翼翼,又胆大妄为,似乎在试探大人的底线。

那个哥哥估计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吧,本想活跃气氛生个火,结果爆出了爆米花。直到他一遍遍讲注意事项都没人听的程度,他有些无法忍受,使劲敲了敲桌子——这可是学校老师训练过的暗号,译为“再不听话我要生气了”——我们顿时小声了许多。

“我是说了可以放松一点,但是要有度!知道吗?”哥哥憋着一口气和我们说。

七八岁的孩子,怎么知道什么叫度呢。

接下来的活动挺不愉快的,我不太记得做了些什么了。只记得我们又恢复了刚开始的拘谨样子,那个哥哥好几次想说点什么,却欲言又止,眼神里有些懊恼。懊恼什么呢?我也不懂。

我七八岁的时候,最是嘴碎。零零散散想到就说,好像天下的话都被我说尽了。据妈妈说,我还总是毫无衔接地从一件事跳到另外一件事,有时还添油加醋展开想象,弄得妈妈云里雾里,活泼的小孩子人人喜欢,但活泼没有度,就叫嘴贫。

我不引以为豪,相反,我也曾烦恼不已。什么叫度呢?这个问题可能连大人都没几个能说得明白吧。

太难了。

在后来我做了学校的副大队长,培训新的小干部时,深刻地体会到了那位哥哥的心情。

也是几个七八岁的孩子。一个男孩子和两个女孩子。看着他们扭扭捏捏的样子,又可爱又有些不忍,话几乎是我一张嘴就溜出来的:“你们不用这么紧张,可以活跃一点。”见他们没什么改变,我又故意说了几句玩笑话让他们放松。

我当时注意到了这句话多么熟悉,但我没多想,我觉得我不会像那哥哥一样造成不愉快的。

事实证明我错了。七八岁的男孩女孩没什么差别,打闹在一起,啾啾唧唧,叽叽喳喳,我尽力忍耐,但是慢慢地他们就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了,我的工作无法完成。因为他们听不到我说话。

“好了好了,停一下。”我用了稍稍严厉的语气。我对天发誓真的只是稍稍严肃一些,孩子却十分敏锐地察觉我的不悦。毕竟在他们眼里,十几岁的人很大了。

“咱们还是……适当地活跃吧,不要太活跃了……”

我尽力表达这些的时候,有一种很深的无力感,我从他们迷茫的眼睛里看到了小小的我。也看到了无能为力的我自己。

我们从婴儿想变成小孩儿,要学会说话。但是我们要想从小孩成长为大人,要学会闭嘴。

所以说,别再责怪小孩儿了嘛,人家很累的。既要学会表达自己,也要懂得聆听世界。

七八岁是是表达自己的巅峰,自己的喜好、自己的看法、自己的意见和自己的情绪,只要有就一股脑儿地说出来,而不是像大人一样委屈自己,蜷缩自己,千万句说不出口的话吞咽下去,郁结于心。孩子们没那么多烦恼,大概是因为有烦恼都第一时间说出来的缘故吧。你看动不动就绝交的小孩子那么多,他们的友谊可比说“常联系”的大人牢固多了。

孩子是勇士,他们敢于表达。他们有着得天独厚的,言所欲言的保护伞——年纪。

在还没有一定要身不由己的年龄,可以更多地考虑自己的年纪里,似乎唠唠叨叨也是可以理解的。这种特质似乎和七八十岁有类似之处,在人之初和岁之末,都有强烈地表达自己的欲望。

我曾经想,如果让我回到七八岁,我要少说一点,肯定收到的白眼和不耐烦会少很多。

如今看来,若是真让我回到七八岁,我还是要说——漫天漫地、天马行空地说,这辈子就这么几次肆无忌惮,浪费不得呀。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千盏茶 所有
401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6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9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7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9人送来了礼物
22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千盏茶
学生
发表文章(42)获得喜欢度(31643)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