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院的噩梦

转发
文/驴车漂移赵二2019.04.22 20:41字数(1444)阅读(718)喜欢度(235)收藏(18)点评和评论(39)

法兰西有许许多多的美、奢华与骄傲,但唯独不包括圣母院。或许是因为,圣母院仅仅是法王给予教皇的一个最恶毒的嘲讽。一个世俗的国王,囚禁了神在人间的代言人,将中世纪人所能想到的所有屈辱施加在教皇与教会上,然后又修建这样的雄伟与尖刻,向神无情地炫耀自己的疯狂与激进。

原来如此,也仅此而已。

在熊熊燃烧的木质尖顶下,几个当地人有说有笑地走远。

如今的圣母院,主要内容为大革命后重建,除了宗教的意义,也仅仅只能承载《巴黎圣母院》这样一部作品了,雨果还拙劣地把大革命后的尖顶写入文艺复兴时的巴黎,如今就连尖顶也被焚烧了。

法国人不会因香奈儿、路易威登而自豪,也不会因为巴尔扎克、莫泊桑、福楼拜自豪,也不会因为拉格朗日、柯西、费马自豪,甚至不会因为路易十四、拿破仑、戴高乐而自豪。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会热爱圣母院,惋惜它的遭遇,未免显得自作多情。

如今的法国,就像一个愤怒的中年人,看什么都不顺眼,只因为他无限精彩的青春已然远逝,或许,他的青春结束在滑铁卢,内伊元帅轻吻马刀的刀柄,然后向英军的苏格兰高地步兵发起最后的冲锋。

圣母院,其实是旧时代的孑遗,与如今的法国格格不入,因为法国人既不浪漫,也不激情,更不附庸风雅,他们只是激进。因为激进,可以在他们还叫法兰克人时率先接受基督的洗礼;因为激进,可以在文艺复兴时抛弃封建,不顾一切地走向专制;因为激进,可以在大革命时矫枉过正,一步步推着国家前进;因为激进,可以在色当惨败后立刻竖起红旗,建立公社。法兰西,因激进而强盛,因激进而耀眼,也因激进而身陷囹吾。

辉煌而混乱的大革命,巴黎被政变清洗了数次,所谓的文化遗迹在那时就已经作伪,雄伟的巴士底狱被拆毁,尽管它不只是监狱,更曾为法王的宫堡,依旧无可奈何地结束了自己四百年的人间之旅。之后等待着巴黎的,还有七月革命,一八四八年革命,巴黎公社运动。

圣母院若是在大革命期间随巴士底狱而去,倒也不足为奇,只是它依旧撑到现在,像一个整容数度的流量女星,关注它的人,也仅仅是在意它历经的那些岁月,在它矗立在塞纳河的小岛上时,查理七世用石弹火炮击垮了英格兰的长弓手,踌躇地回到巴黎;黎塞留引领法兰西走向专制主义的血腥强国之路;路易十四以无限的热情与自信宣誓自己的强大;拿破仑以法典与法军宰割欧陆。只是近黄昏,圣母院不能让这段岁月回来,也只能像路边复述着旧事的祥林嫂,白白招人厌烦。

圣母院不断重修,法兰西也在变样,青春岁月远去,曾经的激进也成了笑柄,第三共和国的法兰西腐朽而颟顸,来自法兰西岛上的法兰西,与伫立在塞纳河岛上的圣母院,终于两看相厌。

如今,它在烈火中拷问自己,存在为何成为一种折磨?

无他,与历史同寿,就是原罪,逼迫每个与之相关的人思考自己的过去、当下与出路。

烈火熄灭,圣母院对法兰西的拷问还在继续。只是,还是有无数的惋惜之声。

它只会被逗笑,中亚的巴米扬大佛被塔利班炸掉了,中东的尼尼微古城被ISIS凿毁了,这两尊更为珍贵的负罪者居然如此悄无声息地走了,自己一个辈分小了无数代的姑娘,烧掉一个两百年的木头尖顶,又有什么大不了?何必区别对待呢?

也许是因为,它见证了法兰西的历史,而见证了亚述与阿富汗历史的尼尼微古城与巴米扬大佛,就显得无足轻重了吧。那么,圆明园如今还能被这么多人铭记,真要感谢国人的奋斗,让中华的历史在法兰西以及其他所谓“文化大国”的历史面前显得不那么无足轻重。

总之,这段小风波也就这样过去了,它只是历史上几十次火灾中无足轻重的一次,真是承蒙世界人民的关注。

依旧伫立在塞纳河上,依旧继续着对这个民族的见证与拷问。

文章最后由 水谷凛 编辑于2019.04.24 17:49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驴车漂移赵二 所有
235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0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5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4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3份
给作者鼓励
19人送来了礼物
26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12)获得喜欢度(565)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