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的雨

转发
文/北海以北2019.04.24 18:29字数(1134)阅读(161)喜欢度(75)收藏(3)点评和评论(29)

我画过一张小水墨画,不过送人了。画上的东西并不多,中间一座古桥,两岸的马头墙和远处的青山翠竹遥相呼应。寥寥几笔,充斥着徽州的气息。

我忘不了徽州的雨。

我不知道怎样描述徽州的雨。徽州的雨,没有南方临海的雨来得凶猛,哗啦哗啦的,让人不安。徽州的雨也没有北方雨的那般羞涩,它说下就下,绝不含糊。

徽州的雨,是绿色的,是充满生机的。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光溜儿的枝条,在春雨中纷纷突出了新芽,迫不及待地向人展示她那傲人的身姿。徽州的雨,是清爽的。细雨洗净了老巷的青石板,雨珠筛去了空气中的尘埃。一呼,一吸。没有了雨前的闷沉,皆是轻易舒畅。

徽州的雨,唤醒了徽州的笋。春冬季节,路旁随处可见卖笋的小贩。春笋比较便宜,家家户户都吃得上,相比较春笋,冬笋比较少,价格自然也高许些。无论是春笋还是冬笋,都要趁新鲜,刚出土的最好,也最贵。而放了几天的,口感实在不敢恭维。笋要烧得好,不光看本身,还要看怎么烧。火腿炖笋,一道在徽州流传已久的美味佳肴。黄中带些许白的笋片,随着菜刀节奏的挥动,一片一片地落入土制的炖锅中。笋片与早已炖透的火腿片汤接触在一起,一股奇特的香气顿时在厨房中弥漫。舀一勺,细细品味。汤,鲜,肉,香,笋,脆。怕天地之间最美味的,也莫过于此。

徽州的雨,催熟了徽州的枇杷。枇杷的个头不大,大不过乒乓球,小不过硬币。雨珠落在枇杷叶上,墨绿的叶片承载着晶莹的水珠,恰似玉碗托着一颗珍珠,别有一番情趣。滚过来,滚过去,一不小心,雨珠就跌落在了枇杷上。原本金黄的果皮,在雨水的滋润下,透露出诱人的光泽。随手摘下一颗,剥开轻薄的果皮,一股淡淡的清香勾人魂魄。用牙轻轻一咬,果汁四溢,清甜的汁液在嘴中不断地逗留,恨不得让每一个味蕾都品尝到这甜美的滋味,最后才依依不舍地流进渴望已久的喉咙。

徽州的雨,滋润了徽州的毛峰。经过细雨洗礼过后的茶园,弥漫着一种夹杂着泥土气息的芬芳。深呼吸,感觉茶叶清香的气味进入了自己的五脏六腑,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畅。釆下一棵嫩芽,闭上眼,闻一闻,仿佛嗅到了无穷的生机与活力。尚记得每次晚饭过后,一大家子人总是拿着茶杯,围坐在一起寒暄,即便是要回房休息,也要带着茶去。待到夜半觉着口渴时,起来品一口,带着幽香再回梦乡。

徽州的雨,洒落在徽州的建筑上。青墨色的瓦片,一排排地站在墙头。粉墙黛瓦,这无疑是对马头墙最好的概括与赞美。徽州人经商很有一套,男人们纷纷奔走他乡。对于在雨中守望的妻儿来说,马头墙便是她们,她们便是马头墙,夜以继日地眺望着丈夫的归来。

徽州的雨,还蕴含着一丝悲凉与惆怅。

每一次下雨,我都会撑把伞,独自站在雨中,聆听雨的脚步,欣赏雨的姿态。说来也怪,雨,总是让人忆起那已经失去了的东西,霎时,莫名的悲伤便充斥了天地之间……

难忘徽州的雨。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北海以北 所有
75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5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4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1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0人送来了礼物
14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26)获得喜欢度(445)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