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心安处 唯是吾家

转发
文/一分风雨2019.05.07 11:47字数(981)阅读(31)喜欢度(2)收藏(2)点评和评论(12)

丰子恺的散文《家》中所提到的“优待的虐待”这一概念,着实引我产生强烈的共鸣。何所谓“优待的虐待”?子恺先生如是说:“例如拿了不到半寸长的火柴来为我点香烟,弄得大家仓皇失措,我的胡须几被烧去;把我所不欢喜吃的菜蔬堆在我的饭碗上,我无法下箸;强夺我的饭碗去添饭,使我吃得停食;藏过我的行囊,使我不得告辞。这种招待,即使出于诚意,在我认为是逐客令,统称之为优待的虐待。”

火柴不到半寸之长,本就不太好控制其火苗,为自己点烟也倒还好,可勉强着要为他人去点,若是手微微一抖便真就烧着人家胡子了,岂不难堪!又或许人家现在本不想抽烟,而见你如此这般也不便再做推脱了。何不将火柴放在客人就近的、方便拿的地方,待他想抽时自行去点。如此,主客双方岂不均轻松自在些?菜蔬米饭亦如是。至于藏过客人的行囊使他不得辞去,我以为就更是荒唐了,且不说客人真有何急事须离去,就单单私自动其物品就足够不得体了。凡此种种,虽都出于好客之情,却实在不能算作是好客之道,也难怪子恺先生称其为“优待的虐待”。

而我也是向来不喜欢去别人家做客、向来把去别人家做客当成是困于牢笼一般的。在别人家中,必是要顾及主人的感受的:本不愿吃的东西,总是要勉强吃三两口;本不愿做的事情,总是要勉强做一些;甚至于连自己的面部肌肉都要跟着勉强挤出一些僵硬的微笑的表情,如此岂不是牢笼一般?而一旦脚步从他们的家门迈出,我便好似刑满释放,倍觉愉悦。人们总是对客人招呼得过于周到,令人从身到心无一处不别扭,倒不如在家里来的自在随心。因而我才说吾心安处,唯有吾家。因而我才对于子恺先生口中的“优待的虐待”颇能感同身受。

这“优待的虐待”其实由来已久,其根源大概是中华民族历来所推崇的以礼待人吧。中华民族的好客,是名扬海外的,没有来过中国做客的外国友人们,往往会对这种好客赞不绝口,而日日身处这种环境的我们,却多少有点身心俱疲了。这种礼待,其出发点本是无可厚非的,然而问题在于人们往往没能把握这种礼待的度,太过了,便反而使人感觉拘谨难受,恨不能逃之夭夭了!

“君子之交淡如水”这大概就是最令人舒心的待客待人之道罢!

待客之道,度,是不容忽视的。其实为人处世的其他方面不也都如待客一般嘛!凡事都需要把握好一个分寸,过犹不及。然而这个“度”的把握也着实难以轻易做到精准,这实在是我们漫漫人生路上的一门深奥的学问,还须在春去秋来中去慢慢感知、慢慢体悟。

文章最后由 没有名字你是要上天吗 编辑于2019.05.11 19:29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一分风雨 所有
2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2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0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0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2人送来了礼物
5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发表文章(2)获得喜欢度(666)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