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春天

转发
文/弄影2019.05.11 13:41字数(1007)阅读(355)喜欢度(115)收藏(3)点评和评论(27)

春天里回外婆家,我总是特别高兴,不说别的,单是那些滋味奇特的“山珍”们,就能让我兴奋不已。

蕨与笋:野菜双姝

在我的记忆中,蕨与笋始终是一对不离不弃的姐妹花。蕨要选初春时节采,若是待她们舒展了身子,伸开了紧握的拳头,就为时晚矣。笋则讲究品种,有些笋大而无味,则为下品;其次是青色的小笋,需用水浸泡数日,方能去掉涩味;顶好的是剥开即为乳白色的小笋,纤纤巧巧,开水氽之即可入锅,烹之味极佳。春日好时节,漫山是蕨与笋,我们若去采蕨,定能带回大捧的笋。二者性情却不同,蕨做汤为佳,笋则小炒最好,蕨菜汤,笋炒肉,都是极富春之气息的野味。舀一勺蕨菜汤细品,蕨的清香尽数融入了汤中,极其鲜美,难以言说。夹一箸笋炒肉慢品,色彩鲜亮的笋与肉,几乎满足了我对春天的全部想象。笋炒肉味道较蕨汤浓,却同样令人食之忘忧。  

野蔷薇:童年美味 

野蔷薇嘛,就是外头那些大丛大丛,有尖刺的家伙,我称之为刺花。开花时,或白或粉的花瓣映衬着金黄的蕊,颇有几分千娇百媚的意思。它的嫩枝长得丑丑的,却是我童年记忆里的美味。我折它们的时候,经常笨手笨脚地被扎到,但是,这丝毫不能阻挡一枚吃货对它的向往之心。拣刺花的嫩尖折断,剥去外皮和叶,咬一口脆嫩的里芯,带着一点微微的涩意,一股清香弥漫在口腔里,疲惫的味蕾无异于遇上了一股“清流”。

覆盆子:山野贵族

覆盆子许是春天山野满地嫩绿中最明亮的一抹色彩罢,它小巧玲珑,状若几颗水晶珊瑚珠攒成的红绣球,有地方也叫“三月萢”,或许因与草莓有几分神似,亦称之为树莓,权且算作是草莓的小妹妹罢。别看它个儿小,一颗入口刚够塞牙缝,其实在水果店它可身价不菲,与西瓜菠萝什么的比起来就算是贵族水果了。偏偏到了三月,覆盆子便漫山遍野长起来。若你不介意被叮上几十个疱,愿意去山上走一遭,一般都能吃回百把块钱嘞。覆盆子入口清凉,略带酸味,甜得叫人不由自主地漾起微笑,回味无穷,堪称“山野贵族”。

映山红:“秀色可餐”

继覆盆子后,映山红便漫山遍野地盛放起来。它们热热闹闹地挤在低矮的小灌木上,炫耀着自己的身姿。花色是大红为正,四五瓣晶莹剔透,身形曼妙的花瓣,簇拥着几柱花蕊,热忱而多情。映山红的花瓣可供食用,入口酸酸的,清香扑鼻,没什么甜味,却一样叫人感到新奇。既有“秀色”可赏又有美味“可餐”的花,现在不多了。城里街道旁或公园里那些各色的映山红可不敢食用。

这些乡村野味,我如此念念不忘,或许是因为它们有最原始的味道吧!

(2019.5.10)

文章最后由 弄影(作者) 编辑于2019.05.12 09:58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弄影 所有
115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5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2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2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8人送来了礼物
15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弄影
学生
发表文章(10)获得喜欢度(1156)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