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曼波(三)

转发
文/鲸落2019.05.13 18:23字数(1402)阅读(364)喜欢度(311)收藏(4)点评和评论(11)
差不多过了一年,我才想提笔写一写深圳这个我生活了五年的城市。五年在人漫长的一生中并不算多长,但一段经历深刻与否并不仅仅关乎长度,还关乎那些深埋在血液和呼吸里的节奏。那是一种条件反射似的习惯,一种尽管脱离那个环境,只要有相似的引子出现,回忆就会汹涌而来的自动运行系统。正如圣路易斯春天同样飘满了石楠的气味,和劲嘉楼下的傍晚一模一样。

在回国的航班上写下这些对我来说很奇妙。这一年里我进入了全新的环境,适应了全新的节奏,甚至设计也找不到从前的影子。看着飞行地图上倒计时越来越短,我倒像是去见一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俗气地说,一座城市和一个人一样,我们与他相聚分离,他的身体,语调,甚至一个喷嚏,都会留存在我们记忆里,以另一种方式陪伴,成为我们的一部分。隔了这么久才想起这一篇早就应该提笔的文章,我就是想看看,排除挥手再见的不舍后,这座城市给我留下了什么。 

我总说我的记忆和食物联系在一起,可最终还是会想起谁和我一起吃饭。有的朋友因为吃饭认识,可我已经不记得我们吃了什么,有些朋友我记得和他们的饭局,可现在已然音讯全无。关于自己的小破餐厅,我定然没法记得每一次的菜谱,但令我舒心的是,大家在我这都交到了好朋友。

独立设计师的那两年每每完成一个项目,我都会坐十来站地铁去东角头,在德记点上一份烧鹅,一份猪肚,一份空心菜。南水步行街是我的枕头,烧鹅的脆皮和酸梅酱,猪肚上的沙姜是我最好的安眠药。躺在弹性十足的鹅肉和猪肚上,所有的焦虑和疲惫随着一声饱嗝烟消云散。

地铁站走向德记的小巷属于一个菜市场,两侧店家在我到达时常常已经关灯打烊。德记在昏暗的巷子尽头亮着灯,店家在人行道上拉起了简易桌椅,食客推杯换盏。城市之所以迷人,在这个复杂的,对比强烈而丰富的网络中,你总能找到一个小小的网洞只属于你自己,即便只是一张小饭桌的一隅。拼桌的食客间保持着约定俗成的静默,我蜷缩在如同独木舟的小圆凳上,轻轻往外踏出一步,就是汹涌的漩涡。

《一个明星的诞生》片头,lady gaga哼着歌从黑暗的停车场往外走,镜头对准她的背影,也对准出口外灯火通明的城市,她从晦暗但自在的角落走向明亮但紧绷的世界。我们从来不知道那些万分笃定的边界背后在酝酿着什么,是否会改写我们飘忽不定的命运,但至少一段哼唱,一口饭菜,让我们有勇气去面对。大卫和歌利亚的战争从来不关乎胜负,而是坚定站立的双脚和不断挥舞的羊皮投石器。 

蛇口之于深圳似乎是另一个城市。虽然无法明确他们的边界,但穿过绿树参天的工业八路,在不经意间就切换到了蛇口气氛,烟火气十足但依然精致,享受着便利却不再嘈杂。这是一个非常适合一个人闲逛的地方,我十分享受在蛇口的街道漫无目的地游走。从冬阴功到宝狮,从康乐到老兵牛蹄。有段时间我甚至特意绕过家门口的税务局,跑到蛇口开发票,只为在水湾的大榕树下坐坐。

听上去挺奇怪,我不是一个没有朋友的人,也不是一个孤僻的怪咖,但经常一个人吃饭,很享受一小段无人打扰的时刻,哪怕只有五分钟。可以说这是压力之下的逆反,我需要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那个并不属于我的深圳和属于我的生活。

你很难确定在哪个瞬间,真正融入了某个城市。我从来不敢笃定,什么是深圳真正的主旋律,或者它根本没有主旋律。一线巨型城市的重力和别处是不同的。他更用力地拉着你往下坠落,却也有着更强的引力弹弓,有着一飞冲天的可能。但东角头昏暗的小巷和人行道的小饭桌,似乎是被重力遗忘的角落,我飘浮着,灵魂出窍。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鲸落 所有
311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1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2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6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9人送来了礼物
6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鲸落
嘉宾
发表文章(44)获得喜欢度(10642)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