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随想

转发
文/小哥哥2019.05.15 23:02字数(2195)阅读(528)喜欢度(269)收藏(4)点评和评论(22)

——关于做学生、导演和儿子的一点胡思乱想

谨献给我的母亲和父亲

连日以来天幕的拉链始终是紧闭的,透不过甚至一小点的光。数着日子你才会极不情愿地承认:按时节来讲,已经是夏季了。若说这四五月份于我而言最令人心焦和令人憔悴的是什么,那怕就是齐刷刷的压力在一时间会不约而同的主动找上门来勒索你,令人倍感心神乃至机体的困乏,并且你心里你清楚的知道这与这个嗜睡的季节毫无干系。于学生,我们这一代是被制度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一代,辗转在深不见底的文件圈套里时刻碾压着脆弱的神经末梢;于导演,迫近高三成人礼,仅将近20天的时间是随时可能燃尽的引线,毕业纪念的制作压力一瞬间涌贯,心理防险些决堤;作为儿子,这是我生命中第一个没有伴在我应当陪伴的人身侧:因为一旦这样的事情有先例,如若还有下次,就会变得顺理成章了。

之前对于这一次的春游到底参加否,实际上两个人心中是起了梗的。但是想起毕竟拼拼凑凑也一起摸爬滚打过了一个半学期,这趟末班车要是再错过就真的要说永别了;况且一个竞赛班的孩子最后选了纯文,这是少有人能够理喻的。而另一手,是赋予你生命之人,是你的心紧挨着的那一段距离;碰巧又赶上父亲开年会出差,阴差阳错的等于把母亲一个人孤零零的抛在家里——这样的状况确实是史无前例,更不要提今年5月12号这个重要日子了。于是在“冷战”当晚,我没说什么就躲回被子里,像某些时刻一样安静地哭了(我难得像这样不回避的讲),然后脑子里零散拼凑出一些诘责的话(一般我比较脆弱的时候就不自觉地会道歉),然后想“你还是不够有用,有些关系你权衡不了,有些事情你做不出选择。”但是即便是对母亲我也不会展露出我这样脆弱不堪的一面,所以在第二天早上用冰水冲着眼睑就为了消肿。

实际上在春游的当天,我的精神是开了小差的。我自觉是应当在这个特别的日子写些什么的,毕竟虽然我父母也时常入我的文,但是正二八经地以写作目的的存在,到还是第一次有。这实际上是有心之为,但也当理解成无心之举。当我在游乐场里面瞥见:年轻的父母带着两三岁的孩提,看着他们为了自己的孩子收获一个开心的下午而在璨阳下暴晒、可以在"重峦叠嶂"的围栏里苦苦等待、可以苦笑着塞完孩子嚷嚷着要买的却只咬了一口的棉花糖,可以任由五颜六色的氢气球缠绕的棉线而把手指勒成紫红色、可以举着孩子够到他们想要的高度只为了看见台边上的那只海豚。在这样的时候,我总是想起母亲曾无意中跟我提到的一件事:大概我幼年时代的一次母亲生日,同样是在某个我记忆中已经泛黄模糊的游乐场,我一时兴起要母亲去乘某个我在很多年之后才有勇气尝试的一个高空项目,结果她还是克服这饿心理障碍和内心恐惧毅然硬着头皮上了。即便是在没有全面思考能力的孩提时代作出的无心之举,我依然为之感到一丝愧怍,当然更多的永远是感动。以至于在这么多年的记忆里面,无论我在游乐场多么放飞、欢脱,我总会在一个时间节点回忆起这个瞬间。

更甚,当炽灼的光夹带着不容忽视的高温穿过伞骨和防晒涂层包裹着你的肌理,当下午两三点的缱绻睡意纠缠着你混沌的意识死缠烂打,我依旧在看到用塑料雕件粉饰的装缀盘曲在铁皮架上、泛铁青或陶红的旧铁皮、随意搁置的稀疏树影,我还是会忆起记忆中或许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必然褪去了几分甜腻的回响。

至于为什么我要在这一天齐刷刷地把副标题上的帽子往脑袋上扣,或许就是在不长不短的成长岁月里逐渐复加的社会责任和责任主体的条框限制,和我要用完整的一生去扮演的永恒角色之间的纠葛、矛盾终将有一天会幻作秋蓬棘麻的混乱。在这个密度极大的交汇点让我头一次感受到了身和心同频率的疲弊。作为"母亲的儿子"的这张身份证从一开始就攥在了手中,而在我途经人生的每一站的时候盖上去的邮戳和漆印,让我的身份不再纯粹。每经历一些事情,你就会被迫成长,会看清一些事情,也会在你的心上留下薄茧。不论我是否有勇气承认,情感的确是在随着涉世的深度而改变,这种骇人的剧变让你不自主的在向一种冷淡的边缘划去,这将是多么可怕。然更令人觳悚的是,我不觉得我将会有能力去阻止。

或许是因为处在一个神奇的年纪,我总觉得自己的一切都是模糊的、多变的、破碎的、糅合的。这种不能精准把控自己的真实性情和情感需求的感觉是很糟的。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我极其喜爱胡思乱想的症状,也格外让我关注和比较自身和旁人。但最后失望的发现,有人因为要对母亲说一句“我爱你”而憋得从耳根红到脖子,却不为自己嬉笑怒骂间下意识的爆粗而害臊。

最后是比较私人的部分。我的母亲,对于你我并不想说俗话,但你我又确实都是注重仪式感的人,所以在一切开始之前我先得说“节日快乐”。然而实际上我也只想说这一句,以我这种薄脸皮的性格,有些事情还是细水长流地做出来比较好。后面回来之后,母亲跟我揶揄道:“哈我就因为有你才能过母亲节。”我立马出言纠正道:“准确的说是因为有爸爸你才能和我过母亲节…”实际上(在今天这个不讲歧视的年代)因为有了“父母”的概念才分别有了“母亲节”和“父亲节”,故而我也要感谢我的父亲;即便在平时我总觉得在这一点上我应当心怀愧怍,但也还是怀想随着年龄渐长我也在这样的事情上面会更加成熟。

至于我写这样一篇散记的目的性是不纯粹的。更多的是一贴战书或者讲是一纸假条:一来是我向未知的、无可估量也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挑战巨大的“魔鬼半月”宣战;二是及早提请,在这段时日里,我可能会常常要在本属于我们的生活时光“请假”。

母亲,祝我好运,祝你好运。

文章最后由 左右 编辑于2019.05.16 09:45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小哥哥 所有
269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4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13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4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6人送来了礼物
11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小哥哥
学生
发表文章(43)获得喜欢度(15049)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