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5||繁星之上队||留香

转发
文/九歌w2019.07.24 18:27字数(2803)阅读(403)喜欢度(534)收藏(1)点评和评论(27)
故纸堆里,面目早已模糊。为那段烽火连天的岁月作序,也作结

    初平二年,初见。

    微风卷起他的袍脚,身后是家眷马车,是他身后系的红尘。

    王佐之才。

    他低头沉吟。抬头,眼前男子嘴角似勾起一丝弧度,温润如玉。

    如他的名字,美玉一般无暇。

    “吾之子房也。”他欣然。

    微风荡漾,他身上有暗香浮动,淡,却守住了清,若一方最后的净土,如多年后的那个夜。

    兖州城里,午后片刻的安详,让人忘了这是烽火连天的三国。他,他,人生若只如初见。

    “荀彧。”他默念,字字铿锵,一念即是二十一载岁月。

缘起

他本是在袁绍营中。袁绍以礼待他,甚是敬重,他却不安居于那一方天地之下,因为他遇见彼时寄于袁绍帐下的他。

他挣脱繁缛礼节的束缚。

他不要四世三公,名扬天下的盟主袁绍。

远行,他奔向远方,兖州。

他选了阉宦之后,曹操。

他要复兴汉室。

镇守

他随他征战四方,睥睨四野。

终于有了可守的后方。

兴平元年,他要出征徐州,留心腹镇守后方。荀彧坐镇甄城,腹地。

他却未料到,交情甚深的谋臣,却在恐惧和怒火下勾结,与吕布结盟,作致命一击,碎他打下的基业。

张邈反,陈宫叛,将坠入深渊,万劫不复,他却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拯救他于水火之中。

甄城有荀彧。

甄城上下大乱,人人自危,唯有投降吕布才有出路。人心惶惶。

“定会为主公死守城关。”额间冷汗划过,他轻轻拭去,突然忆起临别时的誓言。

此言既出,他定不会辜负主公的期待。

飞骑送简至濮阳,等来的是一支轻兵。

那夜,夏侯惇乘奔御风而来,快刀诛了数名欲投降的属官,终于斩去了低沉士气。

檀香中,他踱步,往返轮回,思绪拉回顷刻前。本以为张邈等三人已足够棘手,却突然现了郭贡的大军,在城门下,万人虎视眈眈。

金戈铁马,大战在即。

他竟已和吕布同谋?!

墙倒众人推,即使摇摇欲坠,尚未倒塌。

思索中,传来要求会见他的消息,对方是郭贡。檀香悠悠,但此刻让他头脑酸胀,求索不得。

去,抑是不去?抉择。

幽香远闻,执着坚定,留下答案明了。

他要去,不顾众人的劝阻,义无反顾。

城楼下,晚风袭人,拨动他的发梢。他一步一步,徐徐向前,每一步却掷地有声。

开口,音色清朗如故,波澜不惊,毫无惧意,安然,如熏香,用柔和铸坚强。

他像两年前初遇主公那样,仿佛身前不是千军万马,而是宜人暖风,安详平和的夏景,蝉声阵阵,声浪滚滚,还有那个面色欣然的男人。

郭贡怯了,眼前男子的镇静,必是身后强大兵力所造就,他想。权衡利益,最终撤兵而去。

归去殿中,他长舒一口气,将多余的担忧滤出,带着还未解尽的愁入眠。

夜,趋于平静。

陶谦死了。

趁机夺徐州,平吕布,曹操如是想。

他却来谏。

“深根固本以制天下。”他出口成章,云尽所想,撷取几缕对杀戮的不满,化为温和谏言,献策给高坐的主公。

细嗅有香,沉香幽雅沁人。

看他滔滔不绝的言终于流入大海,点头示意,纳谏。

从了他的策,广积粮麦,再与吕布开战,则大胜归来,兖州终于平息战火。

奉迎

建安始,黄巾破。

汉献帝将返洛阳,一介小儿。

他以晋文公纳周襄王为谏,劝说主公。

再次从了他的口才。他随主公至许都,奉迎天子摄瀛寰。

天子风尘仆仆而来,面含倦色,稍显拘束。

他却笑的灿烂,通往理想的路,光明无限。领了尚书令的职,他想,汉室将重鸣。

殊不知,分歧从这里开始,他,他,脚下是自己选定的路,渐行渐远,多年后蓦然回首,方觉逝去流年,春秋不再。

但那时,他只带着燃起的希望,熏了香,静坐屋内理公务,无言,以香明志,清雅却无悔。

官渡

建安五年。

曹袁间冲突愈发尖锐了,连续交战,日夜不歇。

袁绍的军队围了曹军,军粮几乎殆尽,却仍僵持不下。

僵局。

士气渐低,退心渐生。

“撤。”他下令,骑马欲返。跨上马背,正扬鞭策马,忽见信使飞奔而来,带着尘土飞扬,一丝硝烟。

递上一封信简,展信细读,原来文若力劝他坚守。信中引史为例,教他勿失用奇之时。

一念之差,他决定留守阵地,待到千钧一发,用计。

真如文若所算,许攸来降,送上奇计。

夜,轻兵劫粮,奇袭粮屯。

官渡,以袁绍病死暂且作结。凯旋,他见城门前有人迎接,文若。

他面含笑意,洗去他一身的红尘,携挂香包如旧,余香袅绕。

把世俗风尘藏在身后,相视一笑,是默契,拾了一段流光。

进爵

冬夜。

裹了裘衣,焰火却融不了心寒。

逝去的光阴改变了当初带兵讨伐董卓,复兴汉室的男人。

他要进魏公,加九锡。第一次,他没有从他而言。

摇摇头,想把愁绪甩去,思绪飘渺,迷走他日。

十二载前,曹操攻取邺城,领冀州牧。有人劝他复古置九州,为利。

“天下大定,乃议古制,此社稷长久之利也。”

平了动摇不定的灼灼心火。

他寝了九州议,但不满也从那一刻积怨。

望向帐外,他是被迫随军出征的。南方气候湿热,心却冷然。被调离中枢是因为他对进爵的反对,他对他起了猜忌。

不再亦师亦友,只是君臣。他再也叫不出主公二字。

已借病不出席议会数十天。

人伏在时间的背上行路,他们本步于同道,在命运的分岔处,选择不同,渐行渐远。

当初的风发意气,忠心耿耿全付苍凉。他口口声声说的匡扶汉室,不过是自己称王的借口,曾经文景之治,光武中兴的繁华不再,大汉仅仅是操控于他手中的傀儡。

他曾飞蛾扑火般上书恳请,字句间映出初心:匡扶朝廷,安定国家,重兴大汉。

秉忠贞之志,守谦退之节。

但一切只是徒劳。

他病了,是心病。

病重,身体日况愈下,他留在寿春。曹操离开寿春的那天,他第一次未去送行。

不久,他收到他送来的东西,食盒。

身在前线的曹操没有丝毫的喜意。他也恼过。

眼前的翩翩君子不复当年。他曾以为二人能互相理解,但那个如玉般温润的男子却出乎意料的坚韧。他也曾认为文若只是心怀家国,忠贞追随的人却还是他。

他错了。他不过是荀彧复兴汉室路上的一枚棋子,随时可以弃之如履。

都是执念深重的人,等不到救赎。

当初满怀希望等来的谏言,如今化为食盒送去,将熄灭的怒火还给你,他想。

风敛云暗。荀彧接了家仆送来的食盒。异常的轻让他意识到什么,嘴角一扯,一抹苦笑。

盒子是木质的,雕了花,精美如华丽的裳。打开第一层,空荡无物。

心中的预感被证实,他颤抖着,小心打开第二层。

依旧空荡。

嘴角弧度扬得愈高,他定神,控制住手臂的颤抖,轻轻拿起第三层的盖子,置于一旁。

还是空荡。

华丽的裳里已是血肉模糊。

盒中无果,请君自栽。

心绪潇然。

他已迫不及待将他除掉。

焚了香,是他至爱的杏花,散入冬夜。

从袖中取出小瓶,准备已久,还是派上用场。烟雾缭绕中,迎来最后一刻。

寿春,他却没等到建安十八年的春。

薨逝,带着对一片赤子之心,对汉室的忠。

素衣染上点点血迹,他在一片清芬中好像看到多年前兖州城里那个下午,蝉声叫出一曲乐府曲章,平仄。他腰间垂下的香囊如今夜,杏香滚滚。他是欲扶汉室的荀彧,他是起兵讨董的曹操。没有执念的束缚,没有野心的吞噬,微风阵阵,香散在空气中,不寻软弱的依附,只还给大荒。

他,他,相视一笑,走出半生仍是少年。

风起,吹灭烛火,吹散桌上信笺,他和他二十一年来的文字。覆水难收。

眉间的雪终于落下。云涌,惊悸。

斯人已逝,徒留香如故,赤子般,执着无悔,从一而终。

文章最后由 九歌w(作者) 编辑于2019.07.24 18:36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九歌w 所有
534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4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6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10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2人送来了礼物
19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九歌w
学生
发表文章(18)获得喜欢度(2701)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