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一笑,总监你好.

转发
文/阿仇2019.06.06 12:49字数(3108)阅读(300)喜欢度(134)收藏(2)点评和评论(16)

三月份得知要写剧本的时候,心里激动得很。

500元的奖金让人垂延,我不是脱俗的人,说不在乎是没人信的,自己也瞒不过,多多少少有些心动。

班里有很多人想要写,老师鼓励我们积极参加,但看到题目后都退缩了回去,力不足,只是心还在这方驰骋。最后他们都放弃了,和我说,“虎哥,我们要和你干。”

我只是想,尽人事儿吧!可话是这么说,还是下笔艰难,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感受到了郝建说的脑仁要炸了的感觉 。

想到一个点,不行不行!

那个呢?换掉换掉!

头要秃了吧?是的是的!

张金梅告诉我,那奖金倒是小事,起码这是一段经历。

王倩说,这确实是一个难题,不过你可以突破一下自己。

王丽娟语重心长的说,要写就要写那个容易引起观众共鸣的点。

我哥和我讲,“我靠,得尝试,这必须得试试,想想那500块钱你这灵感还不好来吗?我记得我高中的时候,老师讲过剧本,但我唯一记得的是语言要干练。这东西,慢慢摸索,加油小妹。”

师长们给我的忠告都没错,并且我发自内心的感激。

写这个剧本,确实不易,而灵感来自于赵立的一句话。

那天下午老师向我提起剧本的事,问我写的怎么样了,我蛮尴尬的,不好意思说事实,说是已经差不多,只剩结尾,其实当时我一个字都没有动。

老师开始一一罗列她的秒点子,我看起来点头,其实内心是把老师举的都pass了。终于她一句话让我醒过来“红嘴鸥受伤了,人们去帮它包扎,体现了乌海人的什么什么精神,你可以围绕这个去写......”

我当时征了三秒,灵感乍现,回到座位赶紧把这个想法记下,一回家就奋笔疾书,连夜赶出来。

“赵立应该还没看过剧本吧?”肖珂问。

“没事儿,她未来会看到你们的表演的hahaha。”

找演员也是个麻烦事,人人都想做主角,但主角不是人人都适合。

当我想到那个故事的时候,我脑海里自然而然的浮现出曹熙文,歪果仁那这个角色定是他了,看到杜春晴就看到了穿着红马褂的志愿者,只是她百般推辞,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让沈悦萱演,她倒愿意,只是不好意思争。

沈悦萱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角色志愿者,想起来简单,其实是最不好演绎的。但她声音洪亮,仪姿良好,表演特别自然。志愿者本身需要是一个正能量满满的人来填充,沈本来如此,是志愿者本人没错了。

第一次排练是在家长会那天,人并不全,只有三个主角和我。大概都是第一次演,又是自己指导,那里出错也不知道,只有当后来发现不对的时候才大改,真像我哥说的,自导自演,得慢慢摸索。

我在结局加了一首歌,三个人唱着调跑了个没影儿,肖珂说我唱的很准,只可惜我不是演员,一个下午着重练歌了,话剧只练了一遍。

而我没想到的是,这一遍即是审核前最“正式”的一遍。

三个主角是合唱队员,总是缺席,配角也是懒懒散散,我也抱歉,必须承认在这件事的过程中我并不是百分百的上心。

我们并不知道艺术总监什么时候会来检查,甚至有一段时间我们把这件事全然忘了,乃至周二那天接到通知,我脑袋里顿时间嗡嗡的响,其他人也都蒙圈了。沈悦萱和曹熙文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何亭诺坐在我旁边,即是沈悦萱的位置,我有些蛮不好意思的,小声地向何说了声“再见”。

沈喝了口水,喘着气说,“再见什么再见?是她要和你说再见!”说完她向曹熙文打手势,示意他告诉老师什么,我当即明白了意思,心里一紧。考虑自己要不要去,紧急中听到一个声音——“你指导的,批评是批评你!”

当时那个声音并没有说“夸也是夸你!”大概我的潜意识里并没有想过被夸。

两个人都满头大汗,嘴里一个劲儿的说紧张,沈悦萱说她吓得腿软,曹熙文无奈的说那个罗总监是多么多么可怕。

她骂人吗?

不骂!

她吃人啊?

不吃!

那不就完了!

沈:“你不知道她有多严!太恐怖了!小申都很敬她!”

曹:“我跟你说哦虎哥(我),你千万不要看她的眼睛,她就是个老美杜莎!”

在合唱教室外面,一个个都慌里慌张,慌是正常的,因为我们没有一次是完整的排练过的!

当肖珂悦耳的声音从合唱教室里传出,我们都笑了,缓解了紧张的气氛。

一秒前曹熙文还在抱怨,“肖珂那货不知道死哪儿去了,气死我了!”(玩笑)紧接着就是肖珂的致词haha。

我的同学们都在低头看剧本,嘴里喃喃有词,本是我没组织好,如今的局面全归结于我我也没异议。我站在窗前,似乎感觉到有一股力量穿梭在我的肺腑里,让我精神大振,没吃早饭的肚子也变得鼓鼓囊囊。

终于“司令”吹起冲锋号,让我们准备准备,要表演了。

我在门口看着罗总监给上一个节目做点评,心里想,这老太太啰里啰嗦,不过都句句在理。

我看到肖珂一直微笑着,像头被驯服的鹿,我噗嗤笑了,想,肖珂啊肖珂,脸都要笑僵了罢?

终于听完点评,到我们的话剧了。

我站在罗总监旁边,她抬头看了一眼我,我给予微笑,“罗总监你好!”

她也对我笑了,“好!”

第一幕是肖珂上,给她的儿子打电话的戏,本该有停顿,但肖珂却是连着,我心里有一点着急,肖珂!你的停顿去哪里了?!

我的余光瞥见罗总监满脸笑容,吁了一口气,总监别过头来问我,“你们的指导老师是谁?”

我回答道“话剧的指导老师吗?”

她并没有回答我,而是换了问题,“导演是谁?”

“是我。”我答。

“剧本是谁写的?”

“也是我,罗老师。”

她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让我到她身边去,我刚走到,她拉起我的手,轻轻拍了几下,“哎呀呀!这孩子 真好啊!真好!真是才女!”我看到她的笑脸,似乎懂了席慕蓉的繁花中是如何再现繁花的。家人说我从小招长辈喜欢,就在这一刻我信了。

我抬头看到沈悦萱向曹熙文指我,笑场了,还好罗总监专注和我谈话,没看到这一糗幕。

才演到一半,罗总监叫停,说这个剧写的好,只是演员还没脱稿。问我们能不能做到脱稿呐?

他们一致回答——当然可以啦!罗总监!

她开始点评,我倒是有些紧张,怕听到更多的否定,“你们这个第二幕,老奶奶在公园里说书吧,群众都应该站起来,这群众一坐下,就把老奶奶的行动局限起来了,要有灵动性!还有第一幕老奶奶和儿子的通话太长了,无关紧要的东西大可删去!你们还要设定服装,这个人物要表现出来,所以要靠衣着突出,就像《红楼梦》里的板儿,拿起肉就大口大口的吃,这个人物形象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所以要——”

我想到一个词,脱口而出“个性鲜明。”

“诶对!个性鲜明。”罗总监重复了这个词。

我看着罗总监说,“服装打扮一定要有的,还有PPT...”

罗总监手一挥,“会提供LED屏!”

她回头对张校长说,“这个很好,我们希望可以出现,好伐?”

她又回过来对我们说,“你们呢,好好把这个排出来,很好呀!我们的学生自己写自己排,我们需要鼓励呀!六月底有一个大型的比赛,能上就尽量上!”

我认真且坚定的说,“好!”

“几个人在一起要讨论戏,好伐?学生们可以回去了!一定好好把它排出来,放手大胆去做!”

走之前我们都一一向罗总监道谢,出了门都松了口气。

“罗总监怎么一直拉着你的手?能被罗老太太看上,不错呀!”同学向我说。

“我怎么知道?反正这次咱们的话剧要好好排了,别再一天天懒懒散散。”

这一两天都在讨论话剧,但家人也提醒我,先忙完考试再好好说。

到现在,我似乎觉得最后得没得奖已经不重要了,我收获了多少,其中旁人也是没法得知的,其中的小情绪,小意外现在想起来都让我忍不住雀跃。

我要中考了。

六月会很忙,一切看起来很难,走起来也不容易。

我也在想会不会像走过的18km一样,过程漫长的想哭,到达之后什么都忘了,连途中的感觉也说不清了。

总之路程曲折,然而值得前行。

感谢罗总监的夸赞,让我这颗被暴晒过的干的挤不出一点儿血水的心脏在周二的晌午开始变得重新鲜活有力起来。感谢我的同学,翟娜祺,张可欣,柴文君,东鹏程,曹熙文,肖珂,沈悦萱,王瑞霞,让我感到别样的温暖在我的肺腑里流转。感谢赵老师,让我在困惑的时候灵感崛起,宛若醍醐灌顶。感谢我自己,在头秃之前写出这个剧本。

下次相见还要微笑,轻轻道声总监你好。



文章最后由 没有名字你是要上天吗 编辑于2019.06.12 13:10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阿仇 所有
134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9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5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2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2人送来了礼物
7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阿仇
学生
发表文章(75)获得喜欢度(2363)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