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与我分手

转发
文/小哥哥2019.06.17 22:23字数(2490)阅读(593)喜欢度(153)收藏(2)点评和评论(43)

Cicada - 你再也读不出我任何欲望

00:00

03:01

长久以来,我惯用的伎俩就是写些不明就里的题目。明明离别的列车纵然驶去也与我这种站在轮回前扇的人毫无干系,却仍也死命地攥着车票一只脚要攃过月台警戒黄线。才在尘世间滚过一趟的我总觉得烟尘味道和肌肉松弛剂已经渗透进了肌理:躯壳不再听从思想,灵魂总在叫板肉身。现实给我注入了过量的镇静剂、镇痛剂或者是致幻剂,以至于我近期活在欢脱的迷朦生活中。

我已经近一个月没有产出过任何一篇像样的文稿了,这是不寻常的,而且是很不寻常的。徒然在听上戏的影视戏剧艺术教授的讲座才掘出了一条真理:“人在快乐的时候常是灵感枯竭的,痛苦是艺术永恒的源泉。”纵使即便我在低谷时也只产出过某些怨念之作,但是无病呻吟也比无语凝噎要好。文人最怕的是不再写了。

奋斗年龄的全身心的洒脱和快乐都意味着你要舍弃某一部分东西。在人生中我头一次把课业成绩放在了第三位,这在以前我看来是不经之谈,可它还是发生了。我坐在月考的考场上,跟我的好友揶揄道,我可能亟需一次强有力的打击,否则我就将如此苟活。

接着,在经了长篇胡乱闲扯之后,按道理来讲我是该切入正题了。不怕事的讲,我一开始看到这个月的征文活动我是狠狠地、毫不留情地嘲笑了一把的。我始终认为半命题的作文适龄跨度仅仅应在小学生(撑到极限了也就是初二学生),但却发现到最后,这种无情的嘲讽只不过是对于我根本无法选择填入横线的措辞的一种酸软无力的掩饰,是一种纠结内里的本体抗拒。唯有当静下来思忖,既然是“下一站”就不免要告别什么、抛下什么、放下什么,就我目前的状况来说,自我放逐是最好的选择。于是下一站,我将不期和自己分手。

其实讲白了我只是希望自己可以跟得上应该有的成长步伐,我自觉是已经过了那个可以不时把放纵当成自我奖励,可以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可以任性撒娇的年纪了。我现在需要更多的只是自律、自控、自觉。下一站,我踏上的站台是一样的破旧还是焕然一新的几净,抉择权应当是在我的。我只愿时间车轮在滚远时扬起的风沙可以裹去我年少不经事稚气的近段过往,而不只是让我鼻炎发作,无关痛痒。但是这种成长和造塑却又有无可避免无法抗拒的附加作用,以至于我几乎可以料想得到在多年之后我会怀想曾经可以不时热泪盈眶的那个自己,因在那时理性会严格把控情绪的闸门。我们这一代人,以及以后的几代,都是“早熟”的一代,我们无可选择地在定性之前就了解了太多的东西,被关在制度的笼子里和被压在书山之下又让我们没法接触一些东西,以至于我们说出的话、做出的事,发出的喟叹或者是评论,或极端或偏执或片面,稚嫩可笑。以至于当有人跟我讲“我分得清什么是喜欢”的时候我会笑他“你不懂什么是爱”云云。我想可能也不光是我,我觉得每个人都要拿一张蹿向未来的单程票作借口和筹码,赏赐自己蜕幻的机会,而不是非得要活在现状的泥沼,等着阶段性的离别才慌忙想要改头换面。这是不现实的。负责任地评批一句:“现实是神域的陈酿,往生常是玄幻扑朔的。”

实际上在我的早年生活时常会幻想自己以后会成为演员,以至少不经事的时候在偶尔莫名精神的夜晚会因为这样的一个念头或者是荒诞不经的想象而激动得手心发汗。做演员在我身上来讲可该是个折中的办法,因为我想成为的人太多了,是舞剧成员便能天天嗅到陈年木地板的隽香和镁光灯的淡焦味,是阿尔卑斯雪山旅店的夜班经理便可以把姿色万种的冰晶在掌心多留五秒,是咖啡店主也能在苏门答腊的深烘新豆香里和匆色的过客邂逅,是街头的肖像师便可用碳黑把一千三百五十九张脸孔镌刻在纸上或用干的法棍欧包擦出高光,是落魄小说家便可以混着湿朽的霉味混迹人生,是特工便可以在硝烟味中潇洒倒下…过于陆离的假象最终都不能实现,于是或许可以演绎若干段本不属于我的人生、来拼凑成我有限的人生,也本会是一种奇妙至极的体验。

由于生活在过于优渥的情感环境,有时会被假象世界引领,我却在近期由另一件看似毫不相关甚至无厘头的事情被稍稍扯回到了现实。这不是什么让人笑得出来(laughable)的话题。透过几层关系认识的某一个店员,一晚在店面拾到了一个钱包,在确认身份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随名片放在一起的某病症的阳性报告(他特意强调的是单子是被揉皱了的),这种你实际的若有似无的意识到一条鲜活的生命被命运胁迫的感觉、和一个道德灵魂在接受审判的事实,你就会猛然从现代人(尤其是青年人)这种“知多懂少”的美好乌托邦里面抽出身来,明白有些路仍是不好走的、不被接受的(unacceptable),也让命运的干枯的手在你的细皮嫩肉上不轻不重掐了一把,冷笑着对你讲:“有些事情你必须及早认清。”当然这段说辞是偏激消极了。

随后几日的“赖床作息”让我成功地撞见了一句更加扎心的电影念白:“若是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只能活到34岁,你这一生将怎么过活。”自《巴黎烟云》。犯贱清闲的人又总是要去细想,正思索着,我恍惚间竟觉得这简直就是世纪难题,甚至比做高数压轴题还要痛苦。我脑海中成形了两派说辞各执一词,一边云淡风轻地嚅喏着:“花34年的时间去忘掉这个事实。”一边尖着喉咙还硬着嗓子叫嚣:“把90年的时光压缩进30年。”虽然叫板的声音就像美民主党说话一样激进,但却是我现在亟需的拯救药方。我受够了这种“把自己折起来”的生活模式,我想要伸展、渴望生长,而不仅是蜷在阴凉的舒适区歇凉躲懒,把明天想成是末世般地拼命生活,或许才是适合我的,至少是这个年纪相符的。

混着夏日特有水腥味的热风应要将呓语的人吹醒。我自希望长大,却又害怕成熟的冷淡,我希望永是年轻,有期许稳重理性,奈何既要乘坐这趟驶向未来的首发车也是末班车,就注定了你在选择目的地的那一刻就已经在地图上标注了轨迹了。但我仍希望沿途的过站依旧不乏精彩,最好是能够像夏日气泡水一样闪烁着粉色的光晕。至于下一站,我还是以期和我决定要告别的那个自己分手,愿能巧遇一个中和过感性的自我同行。

至此,一篇叨念快要了结,不过无事,它更像极了是写给我魂灵的一封纸笺。我如此也便就在此再次落俗:愿下一站,你我终得所想。

 

【番外】(下下下下下下下下一站再次打开12KM的某位)

(笑)到底还是个怀着少女心又不甘沉沦幼稚、想要长大变成熟又怕自己变得假惺惺没感情的小屁孩子 真矫情。

文章最后由 芈明 编辑于2019.06.24 21:37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小哥哥 所有
153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8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9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2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19人送来了礼物
29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小哥哥
学生
发表文章(43)获得喜欢度(15049)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