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利物浦

转发
文/小哥哥2019.06.19 22:43字数(4599)阅读(118)喜欢度(163)收藏(1)点评和评论(15)

以一种假装放荡的矜持与你告别

00:00

06:00

倚着山风伴晚霞,绿皮火车卷弯了铁轨枕木旁生长的野草——几乎是碾过去的,每天都被这样粗暴对待的那一点点染上了20世纪下半叶工业文明尘埃的芽尖叶竟能存活真的算得上是个奇迹。算不上古董但也早已不新奇的蒸汽(这个时代竟有这样多的机器在运作真也是另一个奇迹)阻挡仅有的阳光通路的同时,更把“摩登”的工业气息和化工味道撒向了链接切斯特和利物浦的铁路线。不过并无大碍,这些废气不过会给已经不见天日的多汁牧草农场再一些荫庇罢了。

“咳…咳”即便已经在这里当临时工(待遇谈不上好)已经有两三个春假的时间了,本杰明依旧无法坳过自己脆弱而顽固的咽喉,不时就要在车上的乘客面前以一种腼腆的、女性化的姿态半掩住嘴巴来满足自己正常的生理性应激反应,但是这样奇奇怪怪的动作还有他因为压抑着咳嗽而涨红的脸和颈脖,却招来了各种各样的目光。得了吧!他只是个没钱用的穷学生,不然谁愿意在这种压抑沉闷狭小的铁皮盒子里面被工业废气熏蒸?他自然是也想像那些跟他们父亲同名的、持着一口标准伦敦腔的青年一同坐在利物浦大学的讲堂或者是转角的酒铺里面抨击政治,或是让他回国窝在他在布鲁克林租来的地下室也好——但谁叫他是个没钱用的穷学生,一个操着一口波士顿口音的冒冒失失的毛头小子?

繁琐的乘务琐事、散不尽的雪茄和劣质烟草交乳的团状迷雾、麝香水和石楠脂粉或者羊膏油的复合气体、每日特供一成不变的奶油焗虾和厚腻的罗勒糊,本杰明终日周转在这样繁杂黏腻的无聊事务之中,在这个可有可无的岗位领着微薄的薪金,在没有旅客传唤的时候,他也只能想着如何付起下一个学年的学杂费。他不善也不爱和乘客有任何不必要的交流,一来是整天见人就要维持着唇角完美的弧度让他的面部肌肉僵硬而酥酸,二是他觉得若是花哪怕半个钟头的韶光去应付那些穿着熟灰色暗花或条纹的资本家、鞋边沾满泥污的工厂工人或者是苍白瘦弱但絮絮叨叨的大学生,他就会猝死。

他不是“lucky dog”,至少不是今天。他忍受着空腹之下胃黏膜自相残杀的微痛感,招待着餐车异常火爆的生意——这本应该是雪莉的工作——但托那群工人的福,一次加点13份虾酱奶油浓汤和薯条,没有两个麻利的待应生穿梭在走道的狭缝之中,等菜凉了都是上不完的。他无暇抱怨,以他能做到的轻快手脚递送着烤漆白瓷餐盘。可真见鬼!一个工人模样身板极小的斑秃男人突然从餐盘下撺掇出来,只一瞬浓腥的橘红色稠液就在本杰明白色的内衬上晕开。这下可好!但他并没有另外一件像样的衬衫做替换,只好当做无事。随后还听到了旁边一位先生戏谑地拔高音调说道:“Well well well,先生们,即便我们的帝国已经如此强大,可怜的年轻人们却还要忍受着难熬的艰苦和恼人的臭虫,不能果腹竟至手臂孱弱无力…Son,我为你过的生活哀悼!”本杰明触电一样抽了一下嘴角,这是他最极端的发泄方式了:穷人是挥霍不起高消费的怒气挥霍的;随后他就走远了,耳朵被迫听到了那句带着笑的尾调“来我的工厂做工,至少我可以给你两套干净的工作服…”

他踱到工作隔间,拉上布帘,污渍倒是干了大半,他只拿一块干净的餐巾垫着就算是妥善处理了。经这么一出到也不觉得有多饿了,反倒是拿着夹了一小片淡咸黄油的干面包片——这是职员的“高级待遇”——望着被烟尘沾染了边角的窗发呆。天空是仅剩了最后一点淡色光亮的灰绿色,铁路两旁无光的原野全盘垄覆在暧昧朦胧的雾尘之中,云里的月光像一团发光的气似乎就要被吹散,这样寂静的深色天幕之下不知道还涌动着什么令人玩味、捉摸、流转的异物。他没时间想这些。

浓汤倒是已经结了块了,噗噗地往下掉。本杰明准备到卫生室去做一下最后处理,但是奈何只得在准备敲门的抬着准备的手势尴尬的作罢——他分明在听到了磕碰在木制的门板上的闷响和几不可闻但是在狭小空间里面却异常响亮的两股呼吸声,在他发不出一个音节之时,他只得心中空然地望着门板上面老红色的【BEING TAKEN】标识叹息。

“咳…咳”经历了一天高强度的待应工作的本杰明现在倒是闲下来了,夜晚的空气是沾了水汽的沉浊。竟也无处安身,他只得在靠近卫生室的连廊半靠着墙坐下;做列车乘务员的小费是很微薄的——毕竟把自己在工业中苦捞出来的资本砸在了车票钱上就鲜少有人再愿意慷慨解囊地体恤下这些“侍仆”们了。他从沾灰的条纹围裙的口袋里面笨拙的掏出了一坨小费,还有几便士滚落在地上;他无心地点着数,但是随即又皱着眉头抽出一只手来搓捻了几下指头——钱币上的煤渣黑尽数转移到了他的指尖,又奈何卫生室仍在占用,他也就在深色的西裤上揩了两下权当清理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很久——久到本杰明觉得自己不是要睡着了就是要昏过去了,红色的标识卡顿着变换成了旧绿色的【AVAILABLE】,然后意识在一声女性的小声惊呼中回笼(而且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绊到了他的皮鞋),睁开眼后随即看到了另一位中年男子和他微敞的领口。他倒是大方,讲话也算随和,而且分明沾染着笑意:“哦小伙子,不要一副懵懂的倒霉样儿!你知道的…这该死的车程太长了…我帮她叫了一杯champagne,我自己也要了半杯,随后我们谈到我的家乡、我的工厂…真棒不是么?”他语无伦次,但本杰明并不在意:不管怎样,他可以用卫生室了。

晚上反倒是全无傍晚的喧闹,摇晃颠簸的节奏中不管舒适与否睡意都挤满了整个铁皮箱子。只不过在第三次给同一个老妇人送去毛毯并收回她因为各种理由退回的毛毯后,他被另外一位乘客唤去了,一位蓄着黑色浅须、留着大背头,仅穿一件竖条马甲并敞开上两粒衬衣扣子的先生,口音也并不很像是英国人。

“唔…伙计,如果你能在第四次给那位迷人的女士换毛毯的时候帮我带一盒火柴过来,那就真是太好了。”他嘴里还吊着手卷烟,这让他的吐词更加含混了。

“好的,先生。”虽然半是调侃的玩笑话,但是却是本杰明一天下来听过的少数的善意言语了。

即便没有再给那老妇人去换毛毯,他去隔间打了个转就取了一盒火柴回来,并且心情不错的他直接帮那位先生点上。

“班…本杰明?”那先生倒是也没闲着,伸手掰正了本杰明衬衫胸口被磨损了边边角角的金属名牌,更加含混的念出了他的名字。

“史蒂夫,史蒂夫·克林顿。”他浅吸一口,混着烟云一起吐出这句没头没尾的话。

“Pardon?”本杰明不知所云。

“史蒂夫,我的名字。”

“Okay,Mr.Clinton.”他觉得没来由有点好笑。不赖的开始,这趟夜车还长。

“May I…sir,我可以在您对面坐着么,当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个点列车长不再会没趣地来查他的岗,再说这位先生似乎也没有同行的旅客。史蒂夫轻顿了下头算是答应了,随即斜颌轻呼出一团烟气,呛鼻的烟草味。坐下来的空档,也才让本杰明顺着致谢的目光略在对方的面颊上游走,恍惚间发掘深色的胡须下不过也掩藏了一张比他年长不了多少的面庞,至少眼里的光彩还没有淡去,没有变得干涩泛黄。

“你也不是本地人,”史蒂夫浅吸一口,“波士顿口音…em…by the way,我以前在费城住过。”

“那是什么风把您吹过大洋来的呢?总不可能像我这样当个没钱用的惨学生。”本杰明笑着低头去摆弄手指甲。

“大家都为了工厂来,我自然也是…当然,你知道,不是为了做工人,自然是想投资办厂的。”他云淡风轻的谈过,态度颇像在应付一笔利润不多的小额交易。

又是工厂,本杰明暗自想道,那工厂、机器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人人都想接近它、拥抱它、使用它!倒是没等他接话,史蒂夫又兀自地问:“那么——‘穷学生’先生,等你完成了学业之后会干什么呢?总不该会是继续当这种可笑的乘务员叭?”他挑眉。

这可把本杰明问住了,他要干什么,他能干什么?去工厂做工人?噢别傻了!但他又能干什么呢?他就这么望着积蓄了不少残渣和灰尘的地板沉默了几秒,仅只发出不清不楚的气音以示他仍在努力思考。最终他妥协了——也是因为那个老妇人又招手了——边起身边回答道:“唔…我可该去某个工厂做个会计之类的……总之,旅途愉快先生,我的工作又来了。”

最后,他用尽极致的耐心把明明和前三次一模一样都是干干净净的毯子递送给那位妇人的时候,尽量温和的与她解释这已经是列车上仅剩的最后一条毛毯了,若是她仍不满意,他也爱莫能助无能为力了。最后他在妇人小声的叨念之中走向隔间,脱力般地把自己掷到冷硬破旧的【乘务员专座】上。他身体已经在抗议,但是脑子运转的速度却不减。他想起了刚刚自己敷衍了事随便应付的话:“工厂会计,真滑稽。”他小声嘟囔道。但是又暗自揣想,自己上完大学之后要干什么呢?他不想去工厂了,毕竟他的喉咙跟嗓子实在是受不了那种燃料和废气的混合味道;他还记得工厂里面那种幽暗的光线,开得极小的窗户: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争着要进去,那些说“蒸汽的芳香是本时代最管用的兴奋剂”这样的鬼话简直是胡扯!他的汤姆叔叔、杰德舅舅,估计现在正在厂里面被折磨得翻来覆去哩!但他除了最这种事情还能干嘛呢?他一遍遍地问着自己:他可以经商,转运工业原料给各个工厂;他可以自己开一家小酒馆,给忙碌了一天的工厂工人在回家之前可以喝一杯冰镇的德黑兰啤酒;他可以经营一家餐馆,以便在附近工厂上班的工人们用餐……唔…对了!他太忙了以至都忘记了:此趟随车回到利物浦他就不得不为新学期做那么一点准备了,故而他艰苦的乘务临时工生活也将告一段落,无论如何,这种受人使唤工人差使的日子将暂时远去,管它呢!工厂、废气、火车、毛毯、浓汤,都见鬼去吧!

他知道自己现在只能尽量把视野剪短,用依旧安逸的现实来哄骗自己,或者是倚借其他假象来掩饰,不应该想到那么远的地方,谁知道会怎么样呢?他们这些人都是被时代和工业抛出的一代,追索着钱币、商品和工业废气迁徙的脚步而挪移自己的生存定位…他不觉得这样不愿接受的现实会有改观,以至于前途过于迷茫他只得选择逃避。他仅仅在压迫、逼仄又迷惘的心神逐渐让睡意主导。

透过仅有的透光玻璃小窗,外面看不见任何一点点景色,于是他也睡了,中途好运的无人搅扰。

到了早上,一切又将要步入正轨。讲话和走动的人很快就多了起来,吵吵闹闹的讲话声夹杂着襁褓的啼哭声和小孩子和笑声,还有……本杰明的咳嗽声。由于早班到达,车上没有为乘客准备的餐点,不少颐指气使的先生和他们的夫人们忍不住又要抱怨,但本杰明自动地将它们忽略掉了,只是浅笑——毕竟没人能拿一个衬衫上沾着一块污渍还一直微笑着的傻子怎么样。他很快地驱散睡意,投入到工作的行列,提醒不少粗心的乘客收拾好自己散落一地的杂物。他不停地被问到,有态度恳切的老妇人、唯唯诺诺的瘦削的工人也有娇生惯养语调媚极的阔太:“下一站是哪里?”他也不记得这是第几次答道:“下一站是利物浦,先生。”“下一站应当到利物浦了,女士。”是的,估计列车已近进了利物浦的农郊了,他望着窗外同连日来一样阴沉的天发杵犯懵:他的下一站会在哪里呢?

列车如期到了利物浦南站。等乘客都走了之后,本杰明拎着自己的墨绿色箱子,和共事简单地告别就准备离去,并不为他们的爱答不理而愠恼。只不过他在下车的时候没留神,轻崴了一下脚,他吃痛地小声叫了一下,但是总的来说也还好。一切都会好的,他总是在会心情好的时候这样想。

事实上利物浦和切斯特相比并没有太多不同,只不过明显工厂规模要更大些,天因为这种气和那种气的交织叠加而变得愈发浓厚,白白的,灰灰的厚厚一块。“咳…咳”,另一种废气和烟尘味,本杰明兀自在心中暗下定义。给自己一个开始,新的,他想。利物浦,希望这里的生活会好过些。至于下一站,他拿不准,也许利物浦大学西面的街区会有不这么呛人的工厂。

文章最后由 左右 编辑于2019.06.20 11:14查看所有编辑记录
收藏
举报文章© 本文版权归 小哥哥 所有
163
小心心喜欢度 +1收到3颗
消耗1积分
小红花喜欢度 +5收到2朵
消耗5积分
柯基犬喜欢度 +50收到3只
消耗50积分
赞赏给作者鼓励收到0份
给作者鼓励
8人送来了礼物
7条评论

同时转发到我的动态@
作者信息
小哥哥
学生
发表文章(38)获得喜欢度(9849)

十二公里,中学生写作社区

立即下载 12KM APP